第九、十章 义旗、调情不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杨平 书名:江湖剑儿女情
    第九、十章义旗、**不成

    胜负已分,或各自回到房间,或帮忙收拾残局。原本气势如虹的雄伟擂台,现在四分五裂,不免让人有些惋惜。

    萧贯虹回到房里,有萧水灵梅茹雪两个大美女伺候着,心是无比舒畅。唯一叹惋的,是那撒出手的三十两银子。向两人说起此事,不住摇头。

    梅茹雪道:“你虽然输了,我倒是赢了。”

    萧贯虹眼前一亮:“嗯?”

    梅茹雪本是矜持美女,如今却嘻嘻笑道:“当时我见好多人都偷着压银子,就捎带看了一眼。谁知,哼!他们那些人见慕容瑜瑾胜了常文,几乎全都是压慕容瑜瑾的。我气不过,他们怎么能看不起我萧世兄!我就直接在你上压了一百两!”

    萧贯虹动容:“结果呢,赢了多少!”

    梅茹雪小嘴一抿,可极了,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一沓子银票:“赔率是一赔五还多,数数看啊……”

    还没等梅茹雪数完,萧贯虹一把握住梅茹雪纤细的手,使出美男计,柔声道:“世妹,求包养!”

    梅茹雪脸刷地就红了,连忙把手抽回去。萧水灵看着弟弟没出息的样子,对着他的脑袋好一阵花拳。

    万剑门议事厅内。

    此时此刻,整个万剑门有份的前辈全都聚集在此。一双双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站立在议事厅正中央的狄焱。而目光,大多都聚焦在那柄赤红的离火剑之上。

    场面略有尴尬。林一剑打破局面,微微笑道:“来,狄少侠,坐。”看着狄焱坐到客椅上,又道:“狄少侠说是我万剑门的十三代弟子,林某现在却不敢相认。不知,狄少侠师承林某的哪位师兄弟?为何手中会握有我万剑门圣物“离火剑”?只有问清事状况,我才能堂堂正正做你师叔。”

    狄焱略有感触,说道:“徒儿是万觅山万大侠的弟子。”

    在座众人无不动容:“大师兄!”

    林一剑赶紧再问。许久许久,来龙去脉,水落石出。

    两人对话大意如此。林一剑感叹,十年之前,万剑门离火剑被盗,大师兄万觅山为寻宝剑出走天涯,这一去便杳无音讯。狄焱告知,师父这十年来,一直归隐山林。自己幼时,遭逢大旱,粮食颗粒无收,父母双亡。全靠师父收养,得以活命。又见自己是个练武的料子,便一直在山里传授武艺,最后赠与离火剑,又望自己重回师门,认祖归宗。至于师父是如何寻到的离火剑,却不知晓。

    林一剑道:“万师兄现在如何?”

    狄焱垂泪:“师父已然仙逝。”

    在座众人无不叹息难过。林一剑亦是老泪纵横:“好孩子,回来就好,从此,就跟在师叔边。”

    狄焱连忙磕头喊师叔。

    林一剑悲喜交加。悲的是师兄之死,喜的是,这狄焱武功不在常文之下,不但比武大会胜出,又带回了圣物离火剑,凭空从天上掉下来个好徒弟,真乃人生一大幸事!

    林一剑向狄焱介绍其他长辈,就不多说。

    待其他人走后,议事厅中只剩下林一剑和狄焱两人。

    狄焱道:“师叔,徒儿有一事不明。”见林一剑让他说话,便道:“今我与萧贯虹对战,发觉他的‘流星剑法’不过才练到第三层,而我已将‘离火剑法’全部练成。可为何,我还差点落败,难道离火剑真的比不上流星剑吗?”

    林一剑沉吟片刻,道:“流星剑排名第二,自有缘由。相传,三百年前,神兵只有六件,没有流星剑。这流星剑应是近人打造,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出世便把除玄冥神剑外的五件神兵给比了下去。还有传言说,铸剑者打造这流星剑的目的,便是为了对付玄冥神剑。想来比玄冥神剑可差不了多少”

    狄焱大惊。

    夜里,林一剑把常文叫到房中。

    林一剑道:“这,我听到不少弟子都在嚼舌,说这狄焱抢了你的风头。”

    常文连连道:“弟子并不在意,狄师弟武艺超群,我万剑门有如此英才,弟子高兴还来不及。”

    林一剑点点头:“好。师父没看错你。”顿了顿,又道:“不过,徒儿你要记住,狄焱虽然手中握有离火剑,武艺强于你,可是……你毕竟是我从小亲手带大的。”深深望了他一眼:“我这话的意思,你明白吗?”

    常文心领神会,大喜过望,“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师父之恩,徒儿谨记于心!”

    这几,狄焱总往萧贯虹这儿跑。

    萧贯虹一开始还以为他认自己哥们,也是好生招待。可越来越发觉事不对。狄焱总找话和萧水灵说,但每次都磕磕巴巴,没说几句脸就红了。

    萧贯虹、梅茹雪看在眼里,明白过来。真没想到,这个总是板着个脸面无表一脸土像还以为是木头人的狄焱,竟然是看上萧水灵了!

    至于萧水灵,看他长得还有几分姿色,虽没有欣然接受,倒也客气。萧贯虹心道:“姐姐不是有那个白什么的了吗?嗯,多一个选择也好,以后谁有钱,就把姐姐嫁给谁!”

    几天过后。

    进军魔教时间已到。照例,林一剑慷慨陈词,高举义旗“替天行道”,天下群雄拍手叫好之后,林一剑封比武大会胜出者狄焱为“除魔先锋”,领着天下群雄浩浩向西行进。

    上路之前,林一剑把那正派之中互有仇怨的人集中一处,望其在此期间能同仇敌忾,以天下正道为重。西门素自然是首要教育者。

    西门素道:“盟主放心,我与萧贯虹有仇,但我西门世家绝非不识大体。在此攻打天女教期间,西门素保证,绝不伤萧贯虹一根头发。”

    林一剑听了,满意至极,抚掌而笑,大大称赞西门素。

    西门素又道:“父亲已经在家准备妥当,粮草兵刃一应俱全,随时恭候盟主大军。”

    林一剑听了,更加赞叹不已,只恨这西门素是女儿,否则今后武林盟主之位,当仁不让!

    这一,剑宗城内锣鼓喧天,祝愿盟主大军凯旋而归。最后众人得知,此队大军,人数一万,多为武林中精英翘楚。如此阵势,众人畅言,天女教,必亡!

    ......

    胜负已分,或各自回到房间,或帮忙收拾残局。原本气势如虹的雄伟擂台,现在四分五裂,不免让人有些惋惜。

    萧贯虹回到房里,有萧水灵梅茹雪两个大美女伺候着,心是无比舒畅。唯一叹惋的,是那撒出手的三十两银子。向两人说起此事,不住摇头。

    梅茹雪道:“你虽然输了,我倒是赢了。”

    萧贯虹眼前一亮:“嗯?”

    梅茹雪本是矜持美女,如今却嘻嘻笑道:“当时我见好多人都偷着压银子,就捎带看了一眼。谁知,哼!他们那些人见慕容瑜瑾胜了常文,几乎全都是压慕容瑜瑾的。我气不过,他们怎么能看不起我萧世兄!我就直接在你上压了一百两!”

    萧贯虹动容:“结果呢,赢了多少!”

    梅茹雪小嘴一抿,可极了,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一沓子银票:“赔率是一赔五还多,数数看啊……”

    还没等梅茹雪数完,萧贯虹一把握住梅茹雪纤细的手,使出美男计,柔声道:“世妹,求包养!”

    梅茹雪脸刷地就红了,连忙把手抽回去。萧水灵看着弟弟没出息的样子,对着他的脑袋好一阵花拳。

    万剑门议事厅内。

    此时此刻,整个万剑门有份的前辈全都聚集在此。一双双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站立在议事厅正中央的狄焱。而目光,大多都聚焦在那柄赤红的离火剑之上。

    场面略有尴尬。林一剑打破局面,微微笑道:“来,狄少侠,坐。”看着狄焱坐到客椅上,又道:“狄少侠说是我万剑门的十三代弟子,林某现在却不敢相认。不知,狄少侠师承林某的哪位师兄弟?为何手中会握有我万剑门圣物“离火剑”?只有问清事状况,我才能堂堂正正做你师叔。”

    狄焱略有感触,说道:“徒儿是万觅山万大侠的弟子。”

    在座众人无不动容:“大师兄!”

    林一剑赶紧再问。许久许久,来龙去脉,水落石出。

    两人对话大意如此。林一剑感叹,十年之前,万剑门离火剑被盗,大师兄万觅山为寻宝剑出走天涯,这一去便杳无音讯。狄焱告知,师父这十年来,一直归隐山林。自己幼时,遭逢大旱,粮食颗粒无收,父母双亡。全靠师父收养,得以活命。又见自己是个练武的料子,便一直在山里传授武艺,最后赠与离火剑,又望自己重回师门,认祖归宗。至于师父是如何寻到的离火剑,却不知晓。

    林一剑道:“万师兄现在如何?”

    狄焱垂泪:“师父已然仙逝。”

    在座众人无不叹息难过。林一剑亦是老泪纵横:“好孩子,回来就好,从此,就跟在师叔边。”

    狄焱连忙磕头喊师叔。

    林一剑悲喜交加。悲的是师兄之死,喜的是,这狄焱武功不在常文之下,不但比武大会胜出,又带回了圣物离火剑,凭空从天上掉下来个好徒弟,真乃人生一大幸事!

    林一剑向狄焱介绍其他长辈,就不多说。

    待其他人走后,议事厅中只剩下林一剑和狄焱两人。

    狄焱道:“师叔,徒儿有一事不明。”见林一剑让他说话,便道:“今我与萧贯虹对战,发觉他的‘流星剑法’不过才练到第三层,而我已将‘离火剑法’全部练成。可为何,我还差点落败,难道离火剑真的比不上流星剑吗?”

    林一剑沉吟片刻,道:“流星剑排名第二,自有缘由。相传,三百年前,神兵只有六件,没有流星剑。这流星剑应是近人打造,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出世便把除玄冥神剑外的五件神兵给比了下去。还有传言说,铸剑者打造这流星剑的目的,便是为了对付玄冥神剑。想来比玄冥神剑可差不了多少”

    狄焱大惊。

    夜里,林一剑把常文叫到房中。

    林一剑道:“这,我听到不少弟子都在嚼舌,说这狄焱抢了你的风头。”

    常文连连道:“弟子并不在意,狄师弟武艺超群,我万剑门有如此英才,弟子高兴还来不及。”

    林一剑点点头:“好。师父没看错你。”顿了顿,又道:“不过,徒儿你要记住,狄焱虽然手中握有离火剑,武艺强于你,可是……你毕竟是我从小亲手带大的。”深深望了他一眼:“我这话的意思,你明白吗?”

    常文心领神会,大喜过望,“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师父之恩,徒儿谨记于心!”

    这几,狄焱总往萧贯虹这儿跑。

    萧贯虹一开始还以为他认自己哥们,也是好生招待。可越来越发觉事不对。狄焱总找话和萧水灵说,但每次都磕磕巴巴,没说几句脸就红了。

    萧贯虹、梅茹雪看在眼里,明白过来。真没想到,这个总是板着个脸面无表一脸土像还以为是木头人的狄焱,竟然是看上萧水灵了!

    至于萧水灵,看他长得还有几分姿色,虽没有欣然接受,倒也客气。萧贯虹心道:“姐姐不是有那个白什么的了吗?嗯,多一个选择也好,以后谁有钱,就把姐姐嫁给谁!”

    几天过后。

    进军魔教时间已到。照例,林一剑慷慨陈词,高举义旗“替天行道”,天下群雄拍手叫好之后,林一剑封比武大会胜出者狄焱为“除魔先锋”,领着天下群雄浩浩向西行进。

    上路之前,林一剑把那正派之中互有仇怨的人集中一处,望其在此期间能同仇敌忾,以天下正道为重。西门素自然是首要教育者。

    西门素道:“盟主放心,我与萧贯虹有仇,但我西门世家绝非不识大体。在此攻打天女教期间,西门素保证,绝不伤萧贯虹一根头发。”

    林一剑听了,满意至极,抚掌而笑,大大称赞西门素。

    西门素又道:“父亲已经在家准备妥当,粮草兵刃一应俱全,随时恭候盟主大军。”

    林一剑听了,更加赞叹不已,只恨这西门素是女儿,否则今后武林盟主之位,当仁不让!

    这一,剑宗城内锣鼓喧天,祝愿盟主大军凯旋而归。最后众人得知,此队大军,人数一万,多为武林中精英翘楚。如此阵势,众人畅言,天女教,必亡!

重要声明:小说《江湖剑儿女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