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堵截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杨平 书名:江湖剑儿女情
    第二章堵截

    第二,萧贯虹连连提醒带盘缠,萧水灵这也才想起来,找萧夫人去要。萧贯虹气得半死,我这回是一丁点零花钱都没了,要是就这么走,路上不知多惨!

    出门前,萧庄主连连嘱咐,万一和天女教开战,千万别真打,保命要紧!萧贯虹表示,这个道理不用爹说我也知道。萧水灵无语,要是所有人都这么想,这仗就没有必要打了……不过不打正好,没有人不盼着天下太平。

    下山后,姐弟俩没有再走以前通向梅庄的平坦大道,而是抄小路,直奔万剑门。萧贯虹换下“幻天星辰”,穿着普通的衣服,萧水灵也一素衣,掩人耳目。

    经过几个驿站,穿过几个小村庄,一路上平安无事。

    初夏之际,浓密翠绿的林木加上远方时隐时现的青山,真是一幅浓墨重彩的绝妙画卷。

    可萧贯虹却无心欣赏。一路上机灵了许多,一有风吹草动便战战兢兢,贼灵贼灵的小眼四处撒达,看是不是有人来杀他。

    山路崎岖,加上脑子里的胡思乱想,萧贯虹把自己弄的心俱疲,苦不堪言。气到极点,心道成天疑神疑鬼的过子,还不如死了的好!干脆心里一横,不管了,怎么样就怎么样!终于知道被人追杀的滋味有多么难受了。

    这,姐弟俩在林间小路里驾马轻驰着。林间的湿气加上柔软的青草,马蹄踩在上面几乎没有声响。

    走着,萧水灵却突然拉萧贯虹停下。

    萧贯虹心头一惊,连忙和萧水灵下马,把马栓在远处,又找了个隐蔽处躲藏起来,施展“龟息**”削弱气息。四下一望,并未发现任何不对,当下疑惑的看看萧水灵。

    萧水灵作噤声状,又指了指远处山坡。萧贯虹透过藏的浓密树丛,向那边望去。

    过了片刻,果然,数道黑影划空而来,落在姐弟俩前方不远处的路面上。

    六七个黑衣蒙面人,各个拿着奇怪兵刃,一见就不是好人。停在路上,四处张望。姐弟俩赶紧伏低子,不敢出气。

    其中一人道:“我说老三,你觉得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真能堵得到萧贯虹?”

    “肯定堵得到!你想啊,那大路萧贯虹是不敢走了,而这里又是通向剑宗城最近的小路,他不走这里走哪里?”

    另一人点点头,还是有些不放心。“可这小路这么多,万一他不走这边,那一千两黄金不就泡汤了吗?”

    一人不耐烦道:“唉唉唉,我说你别老说丧气话,有这功夫咱还不如找个地方赶快躲起来,等那萧贯虹来了,给他来个出奇不意。”

    剩下的人点点头,商量几句,便纷纷行动。有的躲在树后,有的蹲在矮丛中,有的飞到树上,还有一个,径直朝萧贯虹这里走来。本来他所处的位置就是个绝佳的藏之地。

    萧贯虹见大事不妙,右手握紧流星剑剑柄,随时准备出击。低声问萧水灵:“怎么办?”

    萧水灵嘴角一笑,伸手捏起一颗石子,注入内力,“嗖”的一声,向那人小腿弹去。

    “哎呦!”那人一声惨叫,只觉得腿一麻,一下子瘫在地上。马上拔出刀来,惊慌的四下乱看:“谁!谁在那!”瞅了半天,未发现任何人影。当下骂骂咧咧几句,只当自己是见鬼了。

    躲在暗处的同伴听到声音,向这里看来,轻声道:“唉唉唉,我说你大白天的发什么神经!要是不小心惊动了过来的萧贯虹,咱们的计划可就泡汤了!”

    那人也没多考虑,刚要起继续走,萧水灵又飞去一颗石子,打的那人再次一声惨叫瘫在地上。

    他一下机警起来,定是有人在暗处埋伏!自己遭暗算又发现不了敌人踪影,那敌人必定武功高强!慌慌张张向后退去,到了大路中间。知道同伴潜伏在四周,便不再害怕。东张西望看了一会儿,大声叫道:“到底是谁!快给我出来!”

    萧贯虹急的不得了,再这样下去,就要露馅!再看萧水灵,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揪心之际,却突然传来几道破空之声。让萧贯虹、黑衣男子、躲在暗处的杀手均是吃了一惊。

    众人向风声望去,不消片刻,一行人施展轻功,凌空飞来。却是一名老者带着数名弟子。其形貌,均手持长剑,穿着服饰也像是名门正派。只不过众人面露杀气、风尘仆仆的样子像是和谁有什么深仇大恨。

    萧贯虹仔细一看,竟然是月阳子!嘴巴微张,心道他来这里做什么?

    月阳子对黑衣人拱手一礼:“阁下好强的耳力,在下带着弟子刚刚上山,阁下便有所察觉,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黑衣人心道:“也许刚才就是这人暗算我。”由于分不清敌人强弱,自己先不回答,道:“阁下又是何人?为何来此,又为何暗算于我?”他的那些同伴也躲在暗处,紧握兵刃,以防不测。

    月阳子面色微变,心道我哪有暗算他?四下一望,并无他人。觉得这是他的疑兵之计,让自己误以为这儿有其他人,不敢贸然对他动手。笑道:“在下月阳子,刚才并未暗算于你。”

    那人若有所悟的笑了笑:“原来是月阳子前辈,失敬失敬。在下黑道中人,命不报了,恐污了前辈的耳朵。”宽下心来,知道刚才并非是月阳子暗算他,只当自己抽筋了。“怎么,前辈可是为了那萧贯虹而来?”他早就听说月阳子在萧贯虹的手里吃过苦头,想必今也是来堵萧贯虹的。

    月阳子笑笑:“正是。萧贯虹杀了西门世家的少公子,于我武林有不共戴天之仇,我月阳子岂能放过他!想必阁下也是为了萧贯虹而来吧。”

    那人心里一阵鄙夷,想报私仇想分银子就直说了吧,还说的如此大义凛然!都说这名门正派全是伪君子,看来不假。但话不能当面这么说:“原来如此,前辈侠肝义胆在下佩服!不瞒前辈,在下也是为了萧贯虹而来,不过只是为了金子,不似前辈心怀江湖。”

    月阳子四下望望,眼里突然闪过几丝寒意,老脸上咧出几丝笑,笑得让人有些发瘆:“怎么,阁下就一人前来?听说那萧贯虹的流星剑威力无穷,阁下就这么有把握?”似是没有发现有人躲在暗处。

    那人眼角一动,看着月阳子那略发冷气的眼神,不产生几丝戒备,微微想了片刻,说道:“前辈抬举,在下可没那个本事,只是等着以多欺少了。”

    月阳子沉吟片刻,心道这附近哪里有什么人?越是这么说,越是故弄玄虚。见他一人,本来起了杀意,但一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自已意不在钱,道:“既然如此,阁下是来劫杀萧贯虹的,在下也是同样的目的。不如我们合作,等杀了他我拿流星剑,阁下去西门世家领赏,如何?”

    黑衣人紧张之色稍减,点点头道:“这样最好。反正我们这些江湖草莽也不指着流星剑能认我做主。我也觉得两家合力,胜算更大。这样,我们一明一暗,等那萧贯虹来了,让他插翅难飞!”

    萧贯虹躲在暗处,咬牙切齿。

    萧水灵也暗自摇头,后悔当没有杀了月阳子。手中握紧一枚飞刀,伺机而动。对萧贯虹轻声道:“等我一发号令,你就大声说‘动手!’”萧贯虹不知何意,但知道听姐姐的绝对没错,点点头。

    黑衣人月阳子见双方达成了共识,放下戒备,要开始布置。

    月阳子毕竟是一帮之主,绝非浪得虚名。走了几步,便察觉事不对,忙让弟子停下脚步:“有埋伏!”

    黑衣人转刚想解释这是自己同伴,也就在此刻,萧水灵对萧贯虹一使眼色,萧贯虹心领神会,低喝一声:“动手!”话音刚落,萧水灵手中飞刀出。

    月阳子众人由于戒备心刚放下,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得一道冷风闪过,紧接着“啊”的一声惨叫,却是一名弟子喉咙中了一柄飞刀,瞬间倒在地上,断气了。

    此景一出,躲在暗处的黑衣人还以为是躲在别处的同伴不想与月阳子分这杯羹,下令出了手。又见对方人一死,知道事再没有回旋的余地,便怒吼着纷纷跳下,向月阳子众人冲来。

    月阳子以为对方毁约,抢先杀人,大怒对弟子叫道:“上!杀了这些背信弃义的鼠辈!”和弟子一拥而上。刚才和月阳子谈判的黑衣人,由于同伴未赶到,还没来得及逃跑,在月阳子众人围攻之下,顿时死于非命。

    一众黑衣人见同伴亡,勃然大怒,纵上来,和月阳子等战成一团。

    草丛中的姐弟俩看着前方混战的场面,高兴的不得了。萧贯虹扭过头去,一脸崇拜,低声赞叹道:“高!实在是高!”

    萧水灵也美滋滋的,“看到了没,这叫智取!”又望向场地,见刀光剑影闪烁飘忽,不多时已经倒下了四五个。双方势均力敌,一时看不出输赢。这样最好,越看不出输赢,打得越是持久。细声道:“弟弟,趁着他们混战,咱赶紧撤。”

    萧贯虹点头,对这个姐姐愈发崇拜。

    姐弟俩眼睛死死盯着前方,子却划过草丛,缓缓向后退去,生怕惊动场地中打得火朝天的敌人。

    萧水灵还好,退去过程中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可萧贯虹却笨手笨脚的,一个不小心衣服被小树枝挂住。

    小树枝被拽断了,“卡擦”一声。

重要声明:小说《江湖剑儿女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