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八章 将死、战败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杨平 书名:江湖剑儿女情
    第七、八章将死、战败

    魔君被黑气包裹,有些看不清容颜。二十年来沉眠已久的功力在此刻爆发,宛如九幽之下的恶魔突然惊醒,顷刻间地动山摇。

    看着三路而来的强敌,不退反进。上的黑气迸发出来,迫向四面八方,将席卷而来的黯天红绫生生退,手掌中握着的两团黑火,一团抵住朱雀的苑月刀光,一团向玄武的掌风迎去,震得朱雀后退一步。玄武内功拼不过,连忙收招。

    此招过后,宛如一团黑火的魔君,子飞速移动,划过道道黑光,带着浑功力,向三人击去。

    圣公主心头一惊,奋力挡在最前,仗着黯天红绫坚韧,和魔君打正面。朱雀虽有苑月刀,但终究功力不济,不敢硬碰,与玄武在侧后方扰纠缠。

    魔君法飘忽不定,难以捉摸,声东击西,以进为退,如此老辣的打法想必是在过去三百年间无数次生死战中历练而成的。

    朱雀玄武叫苦连连,每当觉得对方露出破绽自己奋力攻击时,魔君一变招,破绽又变成坚不可摧的防御,让自己捞不到便宜。不但如此,每每发力攻击,却被魔君逮到破绽,突然发难,被的一阵手忙脚乱。

    两人心中一寒,若不是圣公主正面死战,魔君抽不开,单凭自己这点本事,在魔君手下过不了二十招。

    转瞬之间,百招即过。四人来来回回,胶着着,谁也没占到便宜。

    青龙在一旁暗自心惊。圣公主武功应比武林盟主更胜一筹,在没找到魔君前,说是天下第一也不为过。朱雀拥有苑月刀,玄武虽先天残缺,心智如孩童,可根骨惊奇,自小得到上任圣公主的真传。这两人在江湖上算是排名前十。

    可这三人如今对上魔君,而且是重伤未愈魔君,不但讨不到便宜,反而险象迭生。若是魔君在巅峰之时,恐怕除了玄冥神剑,没有什么能克制得了他。

    青龙便想前去帮忙共抗魔君。可一看面前局势,又大叫不好。名师出高徒这话果然不假,魔君这些弟子各个怀绝技,没有一个好对付的。尤其是那个白蝶,一媚术,自己这边的弟子不知不觉进入幻境,胡打乱打。虽是三百人打一百人,却丝毫无法取胜,反而在这混战之中处于劣势。

    圣公主毕竟年轻,见周围形式不对,有些乱了方寸。

    魔君见机不可失,黑光更胜,秏尽功力向前攻去。这一下,饶是圣公主、朱雀、玄武合力都有些不敌。只见魔君掌风陡涨,每出一招似是风雷聚起,周一丈内都充斥着黑气。三人见这诡异黑气来势汹汹,不敢迎接,被的连连退却。

    圣公主心知再退下去我方必败,紧咬牙关,当下拼尽功力,不退反进,似求死战。口中大喊:“圣教弟子不得退却!誓杀魔君!”

    朱雀玄武心头一颤,见圣公主已作出拼命的架势,纷纷迎上,不顾生死。众圣教弟子听见圣公主发话,就像打了鸡血,口中大喊着:“杀啊!”也不管自己是不是敌方对手,不顾自己是不是受重伤,全力向对方冲去。

    魔君一见,对方是想玉石俱焚!饶是自己经百战,面对这些不怕死的后辈,不由得心中一紧。他自认为自己不是贪生怕死之人,可是,自己苦苦追寻一生的至上武学还未成现实,若是死了,不但自己三百年的心血付诸东流,恐怕还要成为天下无知小儿的笑柄。

    想我英雄一生,难道要在武林史上留下如此可笑的一笔?!

    魔君心中一声长叹:“我不甘心,我不能死!”正所谓人活一口气,想必他活了三百年,靠的就是这口气!

    魔君发疯了一般,不顾对手锋芒,迎着飞来的黯天红绫冲了上去,口中“啊——”的一声大喝,手上黑气大增,直圣公主。

    天女教众顿时大惊。

    虽然黯天红绫也在向魔君,可对手功力太强,就算是玉石俱焚,魔君不过是重伤,而圣公主必然丧命!

    这一瞬间,众人无不捏了一把冷汗,不论是圣教还是魔君弟子,都是那么一滞,打斗的动作渐缓,看向场地中的两人。

    时间似是停顿了,天地间一片寂静,什么都没有,只有九幽黑火般排山倒海的掌风,以及千钧一发,似要香消玉损的圣公主。

    圣公主意料不到今会到如此地步,本以为能杀魔君,完成我圣教百年来的建教宏愿,成就历届教主都没达成的功绩,名垂圣教!可无奈自己急功近利,太过轻敌,才到今绝境。见对方掌风袭来,虽不怕死,心中却有些凄凉。

    就在魔君掌上黑气已的圣公主衣襟咧咧作响,要击中她膛之时,突然听到边一声大喝:“圣公主小心!”然后闪过一个肥胖影,挡在圣公主前。

    玄武!

    这个孩子般的大胖子,稳稳站在圣公主前,面对诡异的黑气,毫无惧色,反倒是满脸孩子气的倔强与坚毅!

    圣公主还没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口中大喊:“不!”

    话音还没落,“嘭”的一声,黯天红綾扫在魔君的肩上,与此同时魔君被黑气包裹着的手掌,横空划过,带着刺耳的雷声风声,狠狠拍在玄武的膛之上!

    一口鲜血,染红了半边天。

    圣公主顿时脑海里一片空白。

    此景一出,魔君弟子起势,把那些吓得手忙脚乱的圣教众人打得叫苦不迭。青龙年岁较大,见况有变,赶紧下令:“保护圣公主!快退!”

    朱雀火速拉着圣公主向后退。圣公主也下意识的,在魔君再度进攻之前,拖着仅仅能睁着两只眼,体已经动弹不得的玄武向后退去。圣教众人也是训练有素,带着受伤弟子,赶紧后退几步,脱离战场。眨眼之间摆开防御阵势,再度与魔君对峙起来。

    白蝶见敌方防御已成,师父没有发话,自己也不敢盲目进攻。招呼弟子摆开防御阵势,站在师父边。又见师父一摆手势,示意不要动。

    ......

    圣教众弟子看着玄武的伤势,知道他必死无疑。鼻子一酸,不流下泪来。

    圣公主在阵后看着满鲜血的玄武,紧紧握着他的手,泪如泉涌。错乱之间只能喊着“玄武……你别死……你别死……”之类的话,根本不知该做些什么。

    “圣公主……”玄武有气无力,“圣公主你对我最好了……总是……做糕点给我吃……我……我……还想吃……”说到这里,满嘴鲜血的玄武,嘴角微微一咧,似是那么笑了一下。

    “好,我做给你吃……我以后天天做给你吃……”圣公主已经泣不成声,话音也有些支支吾吾,一顿一顿的,听不清晰。“玄武,我的好弟弟……我们回家,好吗……我们回家……”

    玄武孩子般的眼睛,清澈而又单纯,泪光盈盈闪动着,嘴角动了动,说道:“圣公主……我……我回不去了……我要去找师父了……我看见她了……她在对我笑……真好看……”眼神有些迷离,瞳孔有些发散。

    “不,不……”圣公主哭喊者,声音凄凉,神志不清。只是一声声的喊着:“你不要死,我不要你死……”

    “圣公主……圣公主……”玄武的声音越来越弱,气息越来越薄,眼皮也似是发倦的样子,想要闭下。“我……我好冷……”

    圣公主一把抱住玄武,紧紧拥在怀里,泪如雨下。“我给你暖暖……我给你暖暖……”

    躺在圣公主的怀里,就像躺在一团散发着芳香的草丛之中,柔软芬芳,如此舒适。玄武的脸上露出了孩子般的满足之色。一股浓重的倦意袭来,他有些发困,忍不住的,缓缓闭上眼睛。头微微一歪,倒在圣公主怀里,沉沉睡去……

    朱雀咬牙忍住泪水,苑月刀光芒大增,“圣公主,我们跟他们拼了!”

    “对!拼了!”

    白蝶见对方阵势微微动,不由得转头望着魔君。只见魔君脸色惨白,有些冒冷汗,但却一副镇定之色,嘴角微动,似想说话又默然无声。白蝶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可又想不出来。

    圣公主听到众人的呼声,看着已经离去的玄武的面庞,目光忽然变得坚毅深邃,转头向魔君望去。冷冷的目光,让魔君众弟子为之一寒。圣公主看着魔君冷峻的样子,自己再无胜算,打下去再无意义,必须留住青山,来再战。声音冷静,一字字道:“我们走。”

    圣教众人动容,面对死伤如此之多的同门,心有不甘:“可是……”

    “走。”圣公主只说了这一个字后,带着玄武的尸体,施展轻功,转离开。

    圣教弟子只得跟上。

    白蝶连忙对魔君道:“师父!我们追吧,只要我们跟上,定能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魔君众弟子也纷纷道道:“是啊师父,我们追吧!我们死伤了那么多姐妹,不能让他们就这么走了!”

    魔君一动不动,只是静静看着天女教众人离去的影,脸色晴不定,面部肌微紧,似在忍受着什么。

    “师父!”白蝶未过多在意魔君的异样,见敌人施展轻功渐渐离开,有些着急。“快下令吧,再不追就来不及了!”

    饶是众弟子苦苦相劝,魔君却是毫无动静。直到天女教众人已经完全离开洞,白蝶微叹一口气,知道已经追不上了。转头向魔君望去。

    也就在天女教最后一名弟子离开的同时,魔君晴不定的脸似乎终于忍受不住,只听“噗”的一声,一口已经有些发黑的鲜血,从口中喷出,吐了一地。接着目光一暗,体向前跌去。

    众弟子大惊失色,连忙扶住魔君。

    白蝶赶紧为魔君调功运气,这也才明白,原来师父功力耗尽,已经油尽灯枯,只是在敌人面前强撑着。否则敌人一见师父倒下,恐怕全军覆没的就是自己了。想到这里,又为刚才想要冲上前去一决死战的想法而心有余悸。

    天地之间,重归平静。

    死亡谷外。

    ###焦急地等待着。早带着教众在一处高地展开阵势。他知道林一剑认为天女教的目标是进攻中原,为此在西门世家摆阵防守,等着圣公主帅大军自投罗网。可他哪里知道圣公主根本不在军队中,却是带着精英弟子去攻打魔君了。如果他知道军队中只有一个###,肯定转守为攻,挥兵西进。不由得紧张,观察着局势,看林一剑有没有进攻的动向。

    林一剑在西门世家一处高塔上举目远眺,脸色晴不定。弟子们一直在打探消息,可无奈对方防守的太过严密,密探去了几次都无功而返。又不敢贸然进攻,面对那被不少人称作是武功天下第一的圣公主,自己没有必胜的把握。

    林一剑心中有些不安,如果这一仗最终要打,那便是自己当上武林盟主将近十年来的第一次大仗,只能赢,绝不能输!一旦输了,在数月后的武林大会上可就没有颜面再去争连任盟主之位。

    双方就这样僵持着,敌不动我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林一剑只见敌方突然全军撤去,只是一小会儿,再无一人踪影。心中一宽,也略有失望,但更多的还是奇怪:“这魔教今浩浩而来,为何没嚷叫几句就走了?”

    不但他们不知,魔教这队人马中,多数人也不知退兵详。圣公主军令如山,此次大战魔君,除了绝对信得过长老及精英弟子,对谁都不可泄露一丝消息。

    林一剑在远处看不清细节,哪知道###见到溃退的圣公主,大惊失色。在圣公主的命令下,全军撤退,又留下一部分兵力防守玄武堂。

    圣

    圣公主回到圣,为玄武办葬礼。为避免声张惊动林一剑,一切从简。圣公主更加过意不去,悲痛万分。之后,天女教恢复如常,只不过,众人心里都蒙上了一层影,打了败仗,死伤众多教众,谁都不好受。

    有人建议天女教倾巢而出,三千人打一百人,无论如何也不会输。圣公主却摇头否决,魔君所处洞,必有密道。大张旗鼓的进攻,魔君若遁逃,此后再找他,就太难了。

重要声明:小说《江湖剑儿女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