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圣公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杨平 书名:江湖剑儿女情
    第七章圣公主

    姐弟俩在茅草屋外,相距一丈,面对而立。此时夜黑风高,淡淡月光下,透过树林,薄雾一般笼罩着二人。

    树梢之上,不时停留着几只小鸟,几只野猴。小鸟啄啄羽毛,猴子伸手挠挠红彤彤的股,然后不约而同的转过头来,饶有兴趣的看着地上这两个人。

    萧水灵随手捡起一根树枝,不屑道:“萧大侠,小女子就以这一根树枝来讨教阁下的流星剑!”

    萧贯虹愣了一下,又哈哈大笑道:“就这小树枝,三两剑就给你斩没了!姐姐,我看你还是别打了,认输好了。”

    “少耍嘴皮子,有种你便攻过来!”

    萧贯虹其实也已心急,巴不得试试流星剑的威力,大喝一声:“看剑!”说罢,将星辰剑法剑诀使在这流星剑之上,向萧水灵攻去。

    刚一出招便一阵心惊。在内力注入剑之时,只见流星剑再次光芒万丈,耀眼夺目,将周围方圆数丈照亮。不止如此,挥动剑柄时,剑上缓缓流动的灵气突地迸发出来,幻化成数把宝剑,带着耀眼蓝光同时向萧水灵攻去。

    世间竟还有如此宝贝!萧贯虹震惊欢喜之际,再次感激老天开眼!看着眼面无惧色的萧水灵,心道:“我一个萧贯虹打不过你,六七个萧贯虹总赢得了你!”

    萧水灵并不惊讶,似乎知道流星剑的奥妙,只是静静观察这攻过来的剑光。剑光迫近之时,子宛如一只灵蛇,左右闪动,似缓实急,一一躲过。

    萧贯虹一击不成,马上变招,剑尖向上一挑,又是数道剑光直刺萧水灵。说来也巧,自家的星辰剑法本就是以动至静的招数,是剑招中的快剑。配着这把轻巧的流星剑,倒是如鱼得水,相得益彰。

    萧水灵子又是鬼魅般向旁边闪去,手中树枝顺势向剑光劈去。剑光虽凌厉,碰到萧水灵的树枝却顿时飘散,化为乌有。

    萧贯虹大叫不好,再度调整步伐,转攻去。可依旧被萧水灵闪过。

    如此你来我往数个回合,萧贯虹的剑招不是被躲过,就是被化解。牙一咬,拼尽全功力,再度幻化出更多更强烈的剑气,合作一招,向萧水灵当头斩下,旨在以此一招决胜负。

    没想到,萧水灵的影在萧贯虹泰山压顶般的攻势之前突然消失,巨剑全部斩空,萧贯虹暗叫大事不妙。想转还击,可无奈刚才冲的太猛,形一时半刻稳步下来。就在此时,只觉得股被狠踢一脚,当下“哎呦”一声惨叫,子飞出一丈远,“噗通”一声,脸先着地,摔了一个狗吃屎。

    “吱吱吱吱……”树上传来一阵笑声,却是四五只猴子,看着萧贯虹的狼狈之相,喜不自的拍打着肚皮在树干上直打滚。

    萧贯虹懊恼至极,干脆趴在地上耍赖:“哼!姐姐就会欺负我!姐姐就会欺负我!”

    萧水灵没好气道:“自己不好好练武还怨别人!我这是告诉你,流星剑再厉害不过就是一件兵器,你要是还不用功,就算给你玄冥神剑都没用!”

    萧贯虹从地上爬起来,还是很开心的。毕竟自己使出剑招之时,功力仿佛增强了十倍不止。“算了算了,不跟你计较了,我今天心好。我困了,睡觉去。”

    萧水灵听了差点没背过气去,一把揪住萧贯虹的耳朵,骂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萧贯虹连忙求饶:“姐姐教训的是!姐姐教训的是!”

    草屋内,姐弟两人又心细观察了一番,在脚翻到一本破旧的书籍,写着“流星剑谱”。萧贯虹心中大喜,原来什么剑配什么武功,难怪我刚才不是姐姐的对手。心道,待我练成神功之后,看你再对我说教!

    随手翻动着这本破旧不堪的剑谱,泛黄的纸张以及有些模糊的字迹仿佛在诉说着它久经风霜的历史。全书共分为七章,前六章都有文字,但第七章确是空着的。

    萧贯虹不解,向萧水灵询问。

    萧水灵也说不太明白。相传三百年前写书人在撰写剑谱时有意留下一章,让后世有缘人补全。只可惜三百年来流星剑经过数代人之手,从未有人练到过第六章。这第四章是个坎,许多人只练到第三章就江郎才尽,更别说接着往下练,并且补书立传了。

    萧贯虹仔细看着剑谱,发现确实这样。书虽然破旧,但前三章和后两章的字迹还是清晰可见的。唯独这第四章,被翻的是不成样子。想来是练功之人在第四章胶着起来,绞尽脑汁,却无论如何都过不了关。看了看摊在的上的骷髅,以及这间破旧的小屋,心想他也是被绊在这第四章上,到死都没领悟吧。

    萧水灵接着说道:“不过,就算是只练到第三章,也足够纵横武林,睥睨江湖了。”

    萧贯虹又是一阵欣喜。开始幻想自己以后手持流星剑,纵横江湖的样子,定然是风度翩翩,笑傲四方。

    不过萧水灵确面色凝重,若有所思,静静看着流星剑,沉默良久。“神兵择主,必有缘由,不知这流星剑为何选你。我只怕,你以后所承担的会太重,子,并不会好过。”

    萧贯虹却不以为然,“这天上掉馅饼的事儿,你考虑那么多作甚?睡觉睡觉。”开心的搂住流星剑,向边走去。

    萧水灵摇摇头,一阵苦笑。经过一天的折腾,经历了这么多事儿,早就疲惫不堪。当下与萧贯虹躺在上盖上熊皮,想美美的睡一觉,什么事都等到明天再说。

    这张小,两人躺着本就有些拥挤,可谁知萧贯虹睡觉还要抱着流星剑和剑谱,生怕明天宝剑不翼而飞了似的。这么一拥,本来不大的地方又被挤了一小块。萧水灵无奈,只得将子半靠在萧贯虹的上,将头躺在萧贯虹的肩膀上才不至于掉下去。

    萧贯虹只觉得边香气袭人,柔软的长发弄的他面颊有些发痒,温较小的躯靠在怀里让他倍感舒适。这要换了旁人,还不早就意乱迷,拜倒在这石榴裙下!可就算躺在萧贯虹边的是他亲姐姐,不会让他想入非非,但照理来说他也该对姐姐温柔一点,照顾姐姐的感受,哄她睡觉。

    可只见萧贯虹的表现,兴奋异常,虽躺在上丝毫没有睡觉的意思,也压根没去理会萧水灵的睡意,满脑子都是自己成为大侠,受千万人呼唤,让世间美女倾心的样子。想到爽处,不时的在口中发出阵阵笑,当真猥琐至极。每次萧水灵要睡着,都被这阵阵笑吵醒。

    数次反复,萧水灵实在忍无可忍,双手揪住萧贯虹的耳朵,怒斥道:“你给我好好睡觉!”

    萧贯虹赶紧求饶:“是!是!是!”

    不一会儿,萧水灵见萧贯虹没动静了,呼吸均匀,竟是睡着了。心中暗骂这死猪动作还快。刚以为自己终于能美美睡觉的时候,却听得边鼾声大作,宛如惊雷震天。心头一凉,暗自叫苦,心道今晚只能熬夜了。

    深夜。

    茅草屋外月光如洗,凉风习习,万物寂静,似乎一切生物都在熟睡之中,就连萧贯虹的鼾声都不见了。只有淡淡微风拂过,吹的树叶缓缓飘动,窸窣作响。偶尔有几只深夜觅食偷偷跑出的小动物,轻手轻脚的跑过草地,发出微微细声。

    茅草屋外生长着一颗大树,树上横出一颗粗壮的树枝。

    树枝上,坐着两个人。

    一人一红衣,嘴角围着的红丝巾和她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在夜风中微微浮动,散发着淡淡幽香。赫然就是傍晚救下萧贯虹的神秘女子。

    还有一人,是个俊美男子,二十多岁,材有型,剑宇横眉,一白衣如雪,高跷的领子挡住他的脖子,似乎遮挡着什么秘密。晚风如此之凉,他却依旧挽着袖子,卷着裤腿,露出一脸疲惫之色。

    白衣男子开口道:“圣公主,我有几个问题,实在想不出为何。”

    圣公主道:“你说。”

    “这第一,我们好不容易踏遍万水千山,找到这把流星剑,为何要将他送给萧贯虹?这第二,圣公主你天资聪颖,根骨奇佳,是惊世之才。连你都催不动这流星剑,这流星剑为何认萧贯虹为主?这第三,在萧贯虹学成之时,若与我圣教为敌,有该当如何?”

    “你这问题还真多。”圣公主微微一笑,“第一,给他流星剑是让他助我天女教报仇,只要能杀魔君,别说流星剑,我教圣物黯天红绫都可以给他!第二,萧贯虹别看一副浪子之像,却是武学奇才,只有他才催得动流星剑,宝剑赠英雄是理所应当。第三,就算他不为我圣教所用,倒还不至于与我教为敌,这个我自有分寸。”

    白衣男子沉默少许,似在思考。

    “还有问题吗?”

    “还有一个。”白衣男子突然一阵苦笑,满脸不愿,“我说圣公主啊,你要送剑直接给他便是,何必大费周章?还要我在这荒无人烟的树林里建这么一间屋子,我连个工具都没有,弄的我苦不堪言。还有,这荒郊野岭的我还得找一具骷髅摆在那,真是费了好大劲,连着干了四五天,刚刚才完工……”

    圣公主听完笑骂道:“好你个###!你不是说过为我圣教上刀山下火海都毫不犹豫吗?怎么让你盖个房子就对我诸多抱怨?”

    ###赶紧说道:“圣公主你放心,为圣教上刀山下油锅我###绝对是二话不说!可这……可这盖房子我从小到大都没干过啊。”

    “是吗?”圣公主说道:“我觉得你这房子盖的可不错的。而且做旧的功夫甚好,若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是新盖的。”虽觉得他做的屋子没有院子,古怪至极,找的这骷髅也一看就是不知哪里挖出来的,根骨寻常,不是习武之人,真是漏洞百出。不过既然已骗到对方,便不再责怪他。

    ###一听这来劲了:“真的?那等我圣教报了大仇之后,我就转行干这个!”

    两人一阵笑声传出,清丽而欢快的声音飘过草地,穿过树梢,在夜幕的树林中余绕不绝。

重要声明:小说《江湖剑儿女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