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〇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踏血熏霉 书名:穿越后周
    景琼设宴招待了李军王著他们,对华军上次出手解决危机表示感谢,对中原朝廷派使者前来回访表示感谢……

    宴后王著再三告诫张赞、李会封,万一遇到华军时要低调,要尊重华军法师,否则即便是侥幸在这儿保住命回到中原也决不轻饶。

    因凉州电报机天线架设完成后与营地联系试机发现信号微弱通信困难,而西安距凉州七百多公里信号即使能收到肯定也会更加微弱于是留下了所有电报员随后返回营地,他们只带了一台手摇发电机以备给对讲机充电使用。

    王著每逢吃饭时便让士兵远远的警戒,自己单独跟李军等人在一起边吃边聊,几天功夫便把他们摸了个底透。

    李军张朋不得不服气说凡是史书上留名的千万大意不得,能在史书上留名的都是人精中的人精。凡是人家不愿告诉咱们的,咱想什么办法都问不出来,但人家想知道的拐弯抹角就能让咱自个给抖搂出来。这不,一不留神穿越的事便穿帮了。

    钟锐开解他们说:“没关系的,早晚得穿帮,要不咱们那么多先进设备和武器没办法解释的。”

    不过当王著得知他们来自千年后并不感到吃惊,反而露出开心的笑容;他保证说此事绝不外传。

    一路上风餐露宿夜兼程,七月二十六傍晚,钟锐一行人等随王著到汴京,他们被安排在神武军军营吃饭休息等,王著自己急匆匆进宫汇报。饭后曹宗池于振海陈涛及亲兵连在军营休息,钟锐他们三人随曹传贵连夜进宫觐见皇上。

    会见没有在崇元进行而选择了相对僻静的御书房。因为他们不是职业军人不必行军礼,根据事先在家商量好的称呼他们略微曲双手抱拳:“大华夏周朝居民钟锐、李军、张朋见过皇帝陛下。”

    “免礼,法师大人快请坐。”周世宗柴荣非常的迎接他们:“诸位连劳顿到京后应该歇息几的,无奈朕有太多谜团希望法师解惑望诸位不要见怪。”

    王著进宫以后已经把大致况私下告诉柴荣,所以进来的时候宫里基本上已经没有闲杂人等。

    一番寒暄之后柴荣命曹传贵回营歇息顺便照顾好西域客人,太监端上茶水后就被宣退门外守候。

    众人退下之后世宗便忙不迭的问:“诸位真是后世来帮我大周的高人?”

    “高人不敢当,我们只是无意中被抛离原来社会的难民而已。”

    王著接上说:“诸位不必过谦了,代皇上出征的徐掌柜被护送回京后虽经御医尽力医治仍不治去世,就在六月十九。”

    钟锐问道:“那前方将士知道皇上您还活着吗?”李军张朋更加肯定是有人下药,否则不会这么巧。

    “知道,传给前方的消息是朕回到京城后经过御医精心治疗已痊愈,望前方将士奋力杀敌早拿下幽州城。所以除了抱一之外没有人知道有人代朕出征,也没人知道朕的替已死。”柴荣说:“你们来信说我会在固安城病倒,我听从高人吩咐找人代朕出征竟然也会在固安病倒,难道是巧合吗?我北伐二十万将士怎么就没事?是不是有人要下毒害朕?是谁夺了我宗训的皇位?”

    李军说:“皇上您想,如果有人用慢毒药毒杀了您而且成功的夺得了皇位而且那个朝代延续了三百多年,他们会在史书上留下是谁下药毒杀您的吗?我们从史书上一无所知。”

    “下来是哪个朝代总会有吧?”

    李军知道这些瞒不过去的只好说:“是赵匡胤建立的宋朝,总共延续了327年。”

    世宗喃喃的自言自语:“是赵匡胤夺了我大周的江山……”

    张朋接上来说:“史书上记载的是您在北伐时进入固安时病了,那时您还见到一块木牌,上书‘点检作天子’回来后您就上当撤了张永德的点检之职换上了赵匡胤,一切后事您都安排好了,并且立了皇后符氏,六月十九驾崩。史书没有说您是中毒死亡,所以下毒一事根本没有证据仅仅是我们的推测而已;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也许有另外一人下毒最后却被赵家兄弟捡了便宜。”

    世宗脱口而出:“难道是抱一?”

    “不可能,就算张永德想害您,可这次他明明知道去的是替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没道理啊,所以张永德可以排除。所以说现在很难说是谁下的毒。只能战事结束后从厨房、送饭以及在宴会上给那个皇上替敬酒等所有能接触到您饮食的人中慢慢排查,也许能找出点儿什么来。皇上,我们的意见是等战后再说。如果你现在杀了赵家兄弟前方将士会怎么看您呢?大战在即咱们不能自乱阵脚的。因听闻路途有谶言“赵氏合当天子”,您与太祖郭威已误杀了一位赵姓将军,望皇上明察秋毫没有确凿证据不要滥杀无辜。”

    柴荣大惊:他们怎么知道我们进入汴京城的时候捕杀了赵姓将军?而且还知道“赵氏合当天子”?此事绝密只有我与先皇才知道啊:“前年修永福时, 我看一工匠不顺眼责命督修的内供奉官孙延希虐杀了他,并开除了御厨使董延勋,副使张皓等。难道那时匡胤就在我边安插了他的人?”

    “有点儿扯吧?”

    “也太高瞻远瞩了吧?”

    “野心是一步步发展的,刚开始的时候赵匡胤也许是为了讨好您才给您推荐的人选,需要的时候就成了他的铁杆。”

    “!够!够毒。”

    “不能这么说,等过后查明再说。当初你杀了他们几个后不是也后悔了吗?现在不能重蹈覆辙。”

    “嗯,战后查明委原以前我不会枉开杀机滥杀无辜的。”

    “这一点皇上您应该向赵匡胤学习,他每逢破城从不屠城反而积极安民这些您都知道的。他没有弑君夺位而仅仅是耍谋让您家宗训‘禅让’然后把他娘俩赶往西宫,三年后又送到梁州(今湖北房县)。”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后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