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四一 追问来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踏血熏霉 书名:穿越后周
    曹延晟见到千里迢迢从中原飞回的鸽子后急忙到嘉峪镇找到仆固浑:“仆兄,曹掌柜带走的信鸽回来了,鸽子可能迷路了,足足飞了二十多天。鸽信说大周皇帝派使者于五月初六启程来甘州和归义军这边出访,顺便过来看望他们这些法师,大概六月初就能到。”

    仆固浑大吃一惊:“月初就到?也就是说这几天就到?”

    “仆兄,你对此次中原使者来访有何看法?”

    “月余就从汴京赶到肃州,曹兄,你不觉得蹊跷吗?你见过使者出访夜兼程的吗?”

    “自古以来使者出访跟游山玩水差不多,十天的路程要走一个月,这次倒好,那个曹掌柜说使者五月初六启程六月初就能过来,两三个月的路程一个月就能到,也就是说他们是加急赶过来的!肯定是中原有求于他们才这么紧急赶过来,这些年中原四分五裂连年征战,契丹也不时的南下扰,中原皇帝的子也不好过。”仆固浑沉思道:“中原皇帝怕是遇到什么大麻烦了,他们这次出访回鹘、归义军是假,来营地才是真!难道说这边有中原的细作?”

    “未必。如果这边有细作的话他们早就会知道早就过来了,肯定是那个掌柜带的消息。”

    “肯定是有什么大事,可亲家他们一直窝在这里没动啊?什么样的大事能让中原使者千里迢迢昼夜兼程找上门来?以前有什么大事亲家不跟咱商量最起码也跟咱说一声啊?”

    “……”

    “亲家他们太高深莫测了,他们知道的远远超过咱们的想象。”

    “中原这些年战乱不断,朝代更迭频繁,难道说他们也要借助亲家的力量?可他们又怎么知道的?仅仅靠那个曹掌柜所说的中原官方能信吗?”

    “所以我敢肯定是亲家他们主动插了进去!他们让曹掌柜带信过去,这才能让中原朝廷急忙赶过来!”

    “亲家的能耐也太大了吧?竟然能让中原皇帝跑上门来而且还是加急的……”

    仆固浑深思道:“我现在算是相信亲家的那些话了……”

    “什么话?”

    “换可汗!这么重大的事亲家他们说起来竟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说的那么轻松,现在看来亲家他们只要想出手别说是换可汗,就是换中原天子都能做的到!中原那边肯定有大事,否则也不会这么匆忙赶过来!”

    “不过老赵老王还有老林他们根本不想出去惹事啊?难道这些都是他们装出来骗咱们的?小方宇倒是说过,说要阻止什么发生,还说要让成什么汗在北边帮咱们放羊守边什么的。总之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咱们是不是问他们一下?”

    “怎么?把他们抓起来严刑供?他们是亲家啊。”

    “现在就是个机会,咱们去把鸽信送给他们,单独约见他们的时候,咱俩制服他们四五个人应该没问题吧?”

    “撕破脸了不好吧?凭空让他们对咱们提起一份戒心?”

    “唉……到现在我也不能确定亲家是对咱俩放心呢?还是根本不把咱俩放在眼里……”

    “我认为放心的况大一点,如果是不放在眼里的话他们怎么就能肯定咱们不会对他们突然袭击?如果咱在他们营地里边突然袭击的话有的是机会,而且他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那是,我也听雁儿说过,说他们平时都不带枪,说不带枪反而会更安全一些。他们住的那个小院也只有雁儿她们几个有枪以防范紧急况,我那个女婿虽说也会点儿功夫,但如果近战的话根本不是雁儿翠儿她们的对手,而且萧阳平时也不带枪。”

    “这不就说明人家对咱们是彻底的放心吗?而且人家还给咱们陪嫁过去的亲兵都配备了火枪,这样一来咱们那些兵远战近战都比他们有优势了,要是亲家不放心咱们他们能给咱们那些亲兵配火枪?四百亲兵啊,他们才几个人?我看他们军营自己招来的兵也就三四百人。”

    “不错,从这方面看亲家对咱们确实是放心,可我总觉得他们有很大的秘密瞒着咱们。难道他们有什么苦衷?咱们现在就过去问问他们?在他们那儿也许更好一些。”

    “嗯。”

    二人心思重重的来到营地,赵一方林岩奇怪的问:“什么事这么严肃?”

    曹延晟递过来一纸条:“鸽信,你们借我的鸽子带回来的,刚收到。是汴京那个曹掌柜给你们的。”

    林岩赵一方边走边看带他们到会议室。进门后仆固浑立刻关上屋门,赵一方漫不经心的问:“怎么回事?神神秘秘的?”

    仆固浑看到赵一方林岩丝毫没有防备他们袭击的样子便放弃了动武的打算,只是非常严肃的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从哪儿来?要干什么?还是说实话的好。你们说挖山土无意中挖到了煤,又无意中挖到了铁,你认为这样说我们会相信吗?肃北那边的盐井已经出盐了吧?南山那边一车车的矿石运过来别说也是民工无意中发现的。从你们到这儿到现在你们哪样是无意的?我们知道你无所不能。看看你们新房里的那些东西和你们那些车,你们根本就造不出来对吧?但那些东西从哪儿来的?别说也是无意中得到的。还有那些奇异的种子等等等等……”

    赵一方望了林岩一眼坐下来说:“有什么话就直说,都坐下吧。”

    曹延晟双手抱拳严肃的说:“亲家,冒昧问一句,你们都瞒着我们些什么。我知道你们对我们不设防,但我们不知道这些是你们真的信任我们还是根本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所以,我们只是想知道原因,没有任何恶意。”

    坐下吧别站着了,我们知道你们没有恶意。

    其实也没什么,咱们毕竟也相处这么久了,我们敢只陪同二位因为我们是真的信任你们,近搏斗我们这些人全上来也不是你俩的对手。我们是有不少东西瞒着你们,但那些东西你们知道了也没用,说不定还会引起混乱,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你们。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请原谅,我们真的说不清楚,也不能告诉你们。”林岩无奈的继续说道:“这段时间咱们相处的不是好吗?你们知道或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就算我们编个谎这次应付过去,以后得多少谎话来园这个谎?你们不用费尽心机再问,我们也真的说不清楚。你们记住一点就行了:咱们是亲家,是朋友,我们没有任何恶意。只要咱们能和睦相处对咱们都没坏处。”

    曹延晟仆固浑瞪大了眼睛无奈的看着他们:“那……你们会离开吗?”

    林岩郁闷的说:“我们想离开,很想回家。但估计这辈子我们也无法离开这儿了。我们只能告诉你们的是,我们这些人只不过是流落到此地的难民而已,我们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生存,我们只想生活的更舒适一些,这一切都是不得已而已。现在这一切跟我们原来的生活比起来差的太远了……”

    赵一方幽幽的说:“说起来也惭愧,我们这些人比起你们来差的就更远了!只不过我们多了一些你们现在暂时还没掌握的知识和技术而已。”

    仆固浑话锋一转问道:“中原使者这次过来不会跟你们没关系吧?他们昼夜兼程赶过来到底有什么大事?会不会威胁到肃州和回鹘的安全?”

    赵一方跟林岩对视了一眼说到:“我们到这儿了以后你们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我们很感激。这段时间以来我们在不停的折腾仅仅是为了生存和安全,能在这乱世荒野生存下来已经不容易了,我们绝对没有其他的想法和企图。只是前些子开封的曹掌柜过来以后,我们那几个小青年节外生枝用曹掌柜的鸽子给柴荣带了一个口信。”

    “柴荣?就是中原那个皇帝?你们给他带信说你们到了这里,让他来救你们?…不对啊?你们在这儿生活的很好不需要他来救啊?”

    “不是。你们也知道中原这几十年四分五裂连年内乱,百姓流离失所。周朝建立以后便开始渐渐收拢中原的烂摊子,但就在柴荣北伐收复燕云十六州的时候病死了。”

    “啊?你们怎么知道的?”

    “我们怎么知道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原自从燕云十六州被割让给契丹以后便没有了北方屏障的保护,北方的游牧民族不断扰,中原百姓长期饱受战乱之苦。所以……”

    “所以你们就给他捎信说你们在这儿,你们可以帮他,可以给他治病让他死不了?”

    “我们根本不能确定他是被谋杀还是有病,谈不上给他治病。周世宗柴荣是这一时期少有的明君之一,所以我们决定帮他一把。我们大家商量以后就让曹掌柜的鸽子给他带了信,希望能避免这次悲剧发生,现在看到鸽信知道柴荣还活着。”

    “所以他们派人马不停蹄的赶过来?”

    “可能是这样。”

    “下来呢?你们打算怎么帮他?”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后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