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九 柴荣,周世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踏血熏霉 书名:穿越后周
    “谢谢你和法师了,我的确收到了鸽信,听从了他们的劝阻找人代我出征,而且代我出征的人的确在五月初二瓦桥关宴后病了。今天大堂之上人多嘴杂不便发问,所以我只前来只想问个究竟。我想知道那些法师为什么要帮我?”

    “我也不知道。那些法师们争吵的很厉害,有人认为现在不该参与进来惹麻烦。但有几个人说您是华夏史上少有的明君一定要帮您,所以才出手帮您一把。”

    “华夏史?”

    “他们这么说的,那些人很奇怪,谈论事的时候争吵的很厉害,但定下来的事大家都能齐心去做,包括那些反对的人。”

    “他们是什么人?”

    “不知道,我认为他们就是一些匠师,无所不能的匠师。董世兄说年前他们刚到那地儿的时候那儿只是一片戈壁荒滩,等我年后去的时候已经成了他们的营地。他们雇佣了很多民夫杂役帮他们干活,他们制作的物品精巧无比,就是那些水晶制品和水晶镜子。可他们给您捎信时怕您不信便自称法师。”

    “哦……他们既然要帮我为什么不亲自过来?”

    “他们若是过来了能见到您吗?您能信他们吗?他们中有几个小后生要过来着,但被他们大家劝阻了,理由是路途太远,路上太危险不让他们远行。”

    柴荣不叹息:“如此说来如果没有你这一趟他们岂不是帮不了我?”

    “恐怕是这样。他们说他们知道您北伐的时候会有事发生,但他们无能为力只能任其发生,他们以后会替您收复燕云十六州统一整个华夏的。因为他们那些人中没有人想当皇帝,会尽量赶在宗训符太后他们娘俩被送到房州之前出手。他们会让柴宗训或李煜当皇帝,实行什么君什么主还有立什么宪,小人只是听说什么也不懂。”

    柴荣大吃一惊:“他们还知道宗训?”

    “宗训是谁?”

    柴荣木然的说:“是我儿子。”

    “啊?”曹传喜大惊,急忙又跪下不住的磕头:“小人该死!”

    “耶律璟……辽穆宗…”柴荣忽然问道:“他们平时叫我什么?他们提到我时怎么说?”

    “小人不…”

    “不管你的事,你只管说就是了,说过了恕你无罪的。”

    “那些人叫我过去商议的时候好像他们无论男女老幼大家都知道此事,他们说的很平静,就像讲陈年往事拉家常一样,在提到您的时候要么直呼其名冒皇上名讳,要么称您周世宗……”

    柴荣听到周世宗三个字差点儿跳起来:“什么?”

    曹传喜吓了一跳赶忙跪下:“是的,他们提到您的时候就像是在叙说一件已经发生很久的事一样,他们中有很多说这些不管我的事,不该让我参乎进来的,说这件事处理不好的话也许会掉脑袋,甚至会被灭门,说只能坐视让事发生。但他们中也有人说您是开明皇帝不会随便杀人,而且此事关系重大必须一试,于是就取走了我的鸽子……”

    “世宗,周世宗,我的庙号,我竟然能知道我的庙号。”柴荣喃喃的说:“天意……天意啊……老天也在帮我!……他们有多少人?”

    “大约三十多人且男女都有,看样子好像是十几户人家。”

    “你刚才说有五六万回鹘兵马西征?是去打吐蕃还是去围剿他们?”

    “后来听他们说这些凉州军想捉拿他们法师再联合肃州军一起谋反的。”

    “他们仅仅三四十人用的着这么大阵势吗?”

    “但他们有一队约三百人的家丁和千余杂役。”

    “三四百人能顶什么用?!”

    “就是这三百人加上千余杂役打退了回鹘西征的一万先头部队,并使后续五万兵马不战而降。接着我们就启程回来了。”

    “他们这么强悍?三四百人就打退了人家万余精骑?”

    “是的,而且打的很轻松。他们那些人心地善良,刚打完仗就开始搜救对方的伤兵给予救治。嗯,那些人使用的震天雷非常厉害,施放起来铺天盖地,如天崩地裂一般,多少兵马都不能靠近他们的。”

    “你知道震天雷?他们也有震天雷?他们真的是法师?”

    “不是,具我们所知他们只是一群工匠,非常奇异的工匠。他们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但他们绝对不是法师,他们带信过来怕您不信才说自己是法师的。当时在场的有肃州刺史和府衙都尉,还有回鹘肃州定远将军和归义军玉门关的指挥使,他们是去帮忙搜救伤兵的。”

    “归义军肃州军都帮着他们?”

    “不是帮他们,是帮凉州的回鹘军搜救伤兵。”

    “他们是怎么跟归义军联系上的?”

    “听说是他们医好了归义军指挥使女儿的绞肠痧。”

    “他们能医好绞肠痧?”

    “是的,还帮回鹘军的伤兵疗伤,在年前还帮忙打退了辽军的进攻。”

    “哦?……”

    “他们托我带给您了一份礼物,今天我刚到家就被请到了皇宫,所以还没来得急给您送去。您看是让士兵带回去呢还是我明天一早派人给您送去?

    “还是让我的士兵带回去吧。”说罢默默的起离开。”

    回皇宫的路上柴荣漠然的骑在马上:那些自称为法师的到底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帮我?他们为什么又不过来直接帮我?难道说如果没有商客西行,他们真的会让一切自然发生?他们仅仅几十个人就算加上三百家丁他们就想收复燕云十六州?为什么是替我收复?北伐一战他们怎么能知道的那么详细?他们还知道宗训?他们怎么知道我娶符氏为皇后?等等,是太后!他们知道我的庙号,我真的死了?宗训当了皇帝,符氏做了太后?为什么要送他们去房州?是谁要送他们去那儿?宗训的位置不安稳?是谁夺了宗训的皇位?是他们瞎编的?可北伐的战况他们怎么也编排不出来的,难道他们真的能预知未来?难道是上天安排他们接替王朴来帮我的吗?

    反反复复的询问直到柴荣认为从曹传喜那里实在是得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后才魂不守舍的回到皇宫,士兵随从们小心翼翼的拆开礼物的一层层包装,把物品取出又小心的摆放好,一阵阵低声的嘘誉和赞叹声络绎不绝,但这些制作精美、晶莹剔透的水晶制品和四五尺高的水晶镜子在柴荣眼里竟熟视无睹,丝毫不能引起他的兴趣。突然,打开礼物的士兵报告说里边夹带的好像有一封信。

    柴荣精神一震连忙接过查看,四周火漆封好的信封上边写着:“大周皇帝柴荣亲启”。侍从赶忙小心翼翼的拆开封印把信交给柴荣。

    尊敬的睿武孝文皇帝陛下好!

    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恭喜你——您躲过了一劫。

    因为我们不能确定您是看到鸽信后取消了北伐还是您找替‘御驾亲征’,总之您能活着就好,您活着就是咱华夏子民的福气。

    燕云十六州是华夏北边的一道屏障,如果能收回来将对以后的中原安全有着决定的保障作用,我们知道的是您在北伐之初非常顺利,兵不血刃得三州三关十七县。辽穆宗耶律璟打猎喝酒睡觉不理政务,是您北伐的好机会,但幽州城由辽国经营几十年,作为辽国的南京地位非常重要,耶律璟不会像对待燕南那几个州一样的,他绝对不会轻易放弃幽州的,幽州易守难攻不可轻敌,以您现在的实力胜负很难预料。

    希望您暂时中止北伐巩固已获得领地,等来年休养生息之后便可拿下南唐后蜀等南部诸国,后取刘钧之北汉。望您能慈悲为怀善待李煜、孟昶及家人,善待百姓,遵守您“朕当以十年开拓天下,十年养百姓,十年致太平足矣!”如果王朴健在我等也就不必再枉此心机了。

    于阗国王李胜天、回鹘可汗景琼、归义军节度使曹元忠等都是您大华夏周朝的忠实支持者,等您一统华夏的时候他们都会进表朝贡的。

    只可惜我们远在西陲不能帮您,否则北伐将会更顺利一些、会少损一些兵将。

    次早朝以后丞相范质等人入后宫见过皇上,柴荣要他们商议制订出使藩镇事宜。

    “出使回鹘?难道皇上要使人去见法师?”

    “正是,但只能暗里进行。明里还是回访藩镇以示皇恩。由范卿亲率窦宁固、张赞、李会封出使甘州回鹘、沙洲归义军及安西于阗国。由曹氏兄弟各领一路人马护卫,你们看如何?”

    王著说礼部尚书窦宁固年事已高,怕不能长途出行,朝中又有诸多事务需要范大人商议,主动请缨自己与曹氏兄弟同行前往,自己出使回鹘及于阗张煦计较合适;肃州路途遥远又要昼夜兼程,此次需要快去快回,所以必须能马善驾才行,为保证早往返还需为成员配备副马。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后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