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七 北伐契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踏血熏霉 书名:穿越后周
    周世宗柴荣登基时刚三十三岁,正是年富力强雄心勃勃的时候。他决心完成太祖遗愿统一中原干出一番大事业,做一个能流芳百世的明君。

    他曾问过左谏大夫王朴:“朕当得几年?”精究术数又久经官场的王朴答曰:“臣固陋,辄以所学推之,三十年后非所知也。”本来王朴回答的很圆滑,说我才疏学浅只能算个大概,三十年后我可不知道。柴荣误会了还以为自己能当三十年皇帝:“若如卿所言,朕当以十年开拓天下,十年养百姓,十年致太平足矣!”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非常诚恳的邀请群臣献计献策出主意,扩建京城大搞基础建设,兴修水利治理水患、疏通运河恢复漕运,修订刑律和历法,并废除了一系列税赋徭役,减轻了农民和商户负担,使百姓生活有了明显的提高。

    显德六年二月柴荣就开始着手部署北征伐辽事宜:他命令韩通征数万民工疏通运河河道开通水路为北伐做准备;又命令义武节度使孙行友扼守定州西山路,严防北汉刘钧救援契丹。

    三月二十六,长途跋涉的几只鸽子终于回到了已离开数月的开封曹家老巢。

    怎么回事?怎么每只鸽子都带有信啊?不就一口信吗至于用火漆密封啊?哦,还有没封的?曹家看到信件后觉得事重大赶忙托人叫回传安。

    曹传安收到堂哥曹传喜的鸽信后与传贵商量:堂哥就一商人从不问过国事的,这次怎么突然传书回来要阻止皇上御驾亲征呢?他怎么知道皇上要北伐而且是御驾亲征?我们哥俩在军当差还没得到此消息呢,大哥是不是被巫师给骗了?听说那地方摩尼教、萨满教、佛教众多,巫师多了去了,二人也就没把信当回事只是吩咐家人说此事重大千万别张扬,一切等大哥回来后再说。

    三月二十七,所有各军整军准备出战,曹氏兄弟接到命令大惊:此等机密大哥如何能在数千里之外的西域提前得知?传安传贵不敢耽误赶忙去找顶头上司张永德,说明来意后张永德也大吃一惊,你们怎么知道是北伐?你们又怎么知道是御驾亲征?传安传贵把信鸽之事告知以后张永德连忙让曹传安回家取来鸽信,并带他们去见皇上柴荣。

    柴荣得知数千里外的法师已经知道他的这次出征而且要劝他不能亲征,并奉上鸽信上下两篇及序。序曰:“三月底御驾亲征北伐契丹,阻之。”正文封曰:“柴姓外不得知其详,天命不可违,善之善哉。”世宗看完上篇得知“四十二天内兵不血刃收三州三关,共十七县,五月初五前下篇不得启。”世宗不服强行打开下篇:“至幽州,遇疾而返,六月十九驾崩于万岁。”柴荣哈哈大笑说:“巫师胡言岂能相信?”

    柴荣虽然嘴上强硬但心里已经犯了嘀咕:此等机密他们又如何得知?在这杀兄弑父、诛臣弑君夺皇位的年代,多疑几乎是所有皇帝的通病,柴荣也不例外,虽然他不迷信但他绝对认为这里有谋。柴荣给张永德递了一个眼色,张永德立刻心领神会,上前对曹氏兄弟说:“此事关系重大,只能先委屈二位了,切记嘴巴要严实,你懂的。”

    张永德亲自押解曹氏兄弟进入天牢,并吩咐看守不得与之交谈任何问题。

    “三月底御驾亲征北伐契丹,阻之。”“柴姓外不得知其详,天命不可违,善之善哉。”“四十二天内兵不血刃收三州三关,共十七县,五月初五前下篇不得启。”“至幽州,遇疾而返,六月十九驾崩于万岁。”柴荣反复捉摸着几张小纸条:虽说过年以来疏通河道大肆整军消息肯定会外泄,大家也仅仅可能猜测到是北伐,但亲征之事却只有几个大臣和将军们才知道的。而曹氏兄弟说他们堂兄年前已经回长安至今还未回来,见到鸽信才知道他去了西域,他们兄弟都是近些年整理军时根据平时的表现才提拔上来的军官,而且经过多次征战,英勇无比忠贞不二,具抱一所说二人在京城有一商号有堂哥照理,这鸽信就是堂哥传回来的,其他并没有任何疑点。他远在西域怎么知道这些?难道真是那些法师算出来的?……

    谋。一定有谋。

    取消北伐?

    不能,绝对不能。为此已经忙碌了几个月绝对不能白费。

    柴荣在书房里来回踱步。

    突然,他想起几年前微服私访时曾在寺后街见到一人与自己特像,当时连抱一也认错……就这么办!

    忠勇异常又没什么心眼的张永德看到柴荣眼睛一亮忙问:“皇兄,此乃妖言不可全信但又不能不信,这里边一定有谋,你看如何是好?是不是由我与匡胤韩通三人出战?”

    “可朕已昭告天下说御驾亲征。”柴荣问道:“你可曾还记得寺后街那茶馆的徐掌柜?”

    “记得记得,那次也凑巧你们连穿的衣服都差不多,我差点把他当成皇兄了。”张永德连忙说:“此计神妙,我这就秘传他过来绝不声张,仅限你我知道,每战报命人报入宫中。”

    “应该让丞相他们知道的,否则有些事无法商议。问题是怎么才能瞒得过匡胤韩通?”

    “皇兄此前已与臣及匡胤韩通议过此事已形成决议,出征后一切按原计划执行,如有疑问就让内侍推说龙体不适,我们仨相互商量就行,就按咱们商量的办。”

    三月二十九,十万大军浩浩北上伐辽,世宗柴荣御驾亲征,侍卫亲军都虞侯韩通等率三万军前往沧州,张永德赵匡胤率六万大军沿运河前进。

    次众官上朝议完政事退朝,内侍传皇后懿旨宰相范质、王溥、魏仁浦、吴延祚、薛居正、王著留下。

    范质等进入御书房见到世宗柴荣后大吃一惊。

    世宗笑着说:“兵不厌诈,我大周北伐契丹收复燕云十六周,御驾亲征显我国威,只因我有小恙不能北行,由抱一匡胤代我北伐。此事仅限你等知道,以后早朝还由你们主持。”

    ……

    四月,韩通率军由沧州进入辽国境内,疏通了瀛州至莫州间的水路通道后,四月十七在乾宁军停下等待大军主力。并传回消息说宁州刺史王洪派来细作说王刺史打开城门迎接皇上愿献城而降。细作说王刺史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当年石敬瑭划燕云十六州归辽并未征求他们的意见,他说只要中原大军一到,王某绝对开门献城以成全宁州百姓重归中原之心愿,相信其他各州人士也会有此种想法的。

    四月十八,十万大军抵达宁州受降后,“驾御龙舟,率舟师顺流而北,战船绵延数十里。四月二十七到达益津关,辽军守将终廷晖开城投降。”

    四月二十九周军抵达瓦桥关,辽军守将姚内斌开城投降。

    四月三十,鄚州刺史刘楚信亲自来到瓦桥关以州来降。

    五月初一,瀛州刺史高彦晖亲自来到瓦桥关以本城归顺。

    八百里加急战报一次次传来,果真在四十二天内收复三关三州,共十七县。

    柴荣大惊:真乃神人也!急召范质王溥王著等入御书房议事。

    范质、王溥、魏仁浦、吴延祚、薛居正、王著等人赶到御书房后柴荣将密信给二人看过:“可是……那些法师并未指明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魏仁浦说:“启禀皇上,臣已遵旨命刑部侍郎冯延鲁等候曹传喜多,刚才神卫军来报,说曹传喜已经回京先已将他收入天牢隔离起来了,现在是不是…”

    “快传!”

    四月二十,曹掌柜一行到长安后没敢像往停留几歇息休整,而是快马加鞭赶回京城。

    五月初三曹传喜回到府上的第一句话就是:“鸽信送给传安传贵了吗?”

    管家说:“送到了,二位爷三月二十九就随军出发了”

    曹传喜大惊,心里琢磨:难道都是真的?可他们所作的不是巫术啊?为什么要我说他们是法师啊?

    管家说:“听说是攻打契丹去了,而且是御驾亲征。”

    正说话间突然有人进来:“曹掌柜好啊!我家老爷紧急召见您。”

    曹传喜纳闷了:我刚到家啊?进门后连口水都还没顾得喝呢。怎么…。。

    “我家老爷是……”

    曹传喜被秘密带进皇宫

    “是你飞鸽传书?”

    “我哪有那胆子啊?准确的说是那些法师用我的鸽子传回来的。”曹传喜惊恐的说:“说实话我压根就不想参乎进来的。我只是一生意人,只想挣俩小钱安稳过子而已。”

    “他们还说些什么?”

    “他们说天机不可泄露,而且我也不知道。”曹传喜静了静神:“他们只说你是华夏史上少有的明君,所以出手帮你一把”

    范质温和的问:“你能再辛苦一趟过去请他们过来吗?”

    “不能,因为他们现在根本不想过来,如果他们想过来的话早就过来了。”

    “为什么?哪怎么才能联系上他们?”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后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