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二 茅庵河阻击战(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踏血熏霉 书名:穿越后周
    仆固浑洞狐带领野隼等人来到营地,在哨兵带领下见到赵一方等人。

    野隼等人单腿跪下:“同罗思结野隼叩见法师大人!”

    “野隼将军好,请起来说话。”

    “法师大人,我奉凉州云麾将军之命前来恭请诸位法师大人前去甘州为我凉州军效力,等事成以后云麾将军一定会敬奉诸位为国师。”

    赵一方王东林等面面相觑终于明白了来人的意图:这伙人还真要谋反而且还要拉我们入伙。

    “大人,我军营中也有一法师,他说夜观天象紫微星异常,中原战乱纷纷群雄并起殃及我回鹘及西域,今有贵人在西方五百里能助我同罗斯结振兴回鹘……”

    “哈哈哈哈,你们不是已经出动五万大军来捉拿我们吗?”

    野隼接着说:“大人误会了,这只是云麾将军麻痹可汗之计,暂时撤军离开甘州,命我等前来联络法师和仆固浑将军。将军真诚的希望法师大人能加盟我凉州军,我们将满足诸位大人的任何条件。大人,景琼气数已尽民怨鼎沸,大师何不顺应天时归附我同罗斯结呢?即使大人们不愿做国师云麾将军也已经许下重愿——回鹘天下之地任大师们自选,就是一座城池也没问题,一定满足大人的愿望,哪座城池不比这荒野之地强啊?如果诸位大人不想离开这里将军可以把整个肃州给你们。”

    “要是仆固浑将军不愿意呢?”

    “仆固浑名义上驻守肃州,但实际上骨固咄禄的那些旧部他很难指挥的动,而且我凉州五万精骑随后就到,仆固浑虽然接管了肃州防务,但骨固咄禄的两三万旧部还是会听从同罗斯结将军调遣的,仆固浑若不识时务下场将异常悲惨,仆固浑将军是识时务之人,绝对会配合云麾将军的。”

    “此事事关重大,我们需要商议一下,还请你们先到客房等候片刻。”

    钟锐领一行人等来到隔壁休息室:“给各位先生上茶。”进来了几个勤务兵给来使沏上茶水。随后带门出来。

    赵一方用对讲机呼叫:“小柳,带一个连悄悄过来,全副武装包围休息室,任何人不得出入,注意安全至少保持十米以上安全距离,如果靠近可以开枪。火速派人去玉门关请曹延晟和仆固浑过来。”

    柳志军问:“仆固浑也在玉门关?”

    “肯定在,这会儿他肯定在跟曹延晟商量对策。”

    接到营地急报,曹仆二人立即策马疾奔营地而来,勤务兵带领他们进入会议室。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喝酒了。”

    曹延晟问:“什么急事?门口怎么那么多士兵?”

    “野隼等人在里边喝茶,不能让他们离开或乱跑。”

    仆固浑问:“他们说什么?”

    “野隼他们过来是想联络我们和仆将军,准备取代景琼。”

    曹延晟仆固浑面面相觑:“看来我们真的冤枉景琼了,他也是无奈没办法,他本来就不放心同罗斯结和骨固咄禄,把他们分别安排在凉州和肃州驻防,没想到把他们隔开近千里他们还有联系。现在我们怎么办?”

    “曹将军,给我三四十个武功高点儿的士兵,换上我们的军装看管他们。”

    曹延晟疑惑的问:“你们看不住他们?”

    “我们的士兵只会杀人不会格斗,但我现在不想杀他们。”

    曹延晟大笑:“哈哈哈哈。没问题,可干嘛要换上你们的军装?”

    “因为不杀他们,所以不能让他们知道你们归义军也参与此事。我那俩回鹘连我都不能用的,不能让回鹘人自相残杀的。”

    “好,这十几个亲兵先给你,他们个个武功高强近战无敌,我让人回去再抽调人马过来。”

    “小柳,带他们换军装,让他们还使用自己的兵器,一旦局势失控立即开枪。”

    仆固浑问:“那下来怎么办?”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可同罗斯结行动太慢了,三五天恐怕也过不来。”

    仆固浑曹延晟不解的问:“同罗斯结行动一项很迅速的,你们怎么能肯定他三五天才能到。”

    “他在等消息,如果野隼劝降成功同罗斯结就不会过来而是全力杀回甘州。”

    “那怎么办?”

    “让野隼派人回去催促同罗斯结。”

    “同罗斯结能听你们的?”

    “会的,我们会有办法让他尽快赶过来的。仆将军,你回去后整顿一下骨固咄禄旧部,把中高级军官暂时先隔离起来,实在不行就全送到我们这儿。”

    “好主意,我就告诉他们说同罗斯结的使者在营地开会商议军务,让他们过来参加,哈哈哈哈。”

    “那个拔悉蜜野和骨固咄禄野狼能靠的住吗?”

    “应该没问题,骨固咄禄和副将死后他们一直跟着我,没发现有什么异常。骨固咄禄部族和拔悉密部族的人都想当新首领,他们都想得到我的认同,所以都很配合我整军,最起码表面上是这样。后来他们谁也不想被对方管,竟愿意平级归我仆固浑部族管理,并且得到了可汗的批准。这些子我一直按照你们的办法来管理骨固咄禄那些旧部的:提高士兵伙食和待遇,补发了以前骨固咄禄拖欠他们的军饷,而且按照你们的建议给所有阵亡将士的家庭都发了抚恤金。不再许军官打骂士兵,也渐渐得到了那些士兵的认同,那些士兵和中下级军官以前骨固咄禄只是把他们当工具和奴隶使唤,你们让我把他们当人同等对待,虽然只有短短月余时间,我已经明显感觉到我在他们中间威信提高了不少,但几个高级军官还是有点不服气,因为以前他们的军职就跟我一样高。”

    “补发军衔?你有那么多银子?你们回鹘军不是没有军饷吗?”

    仆固浑笑着说:“都是骨固咄禄的。骨固咄禄死后我奉可汗之命带着他的副将野狼和拔悉密野以清点为名查抄了他的几处宅院,弄回来两百多万两银子以及众多财物,因为很多人都知道这银子了,所以我把我部拖欠的军饷也补发了,银子太多太惹眼,我就预支了他们俩月的军饷。我们回鹘军跟大家是一样的,都有军饷的,要不士兵们怎么养家啊?只是战事临时征召的人没有军饷,但他们会得到很丰厚的战利品的。”

    “要是阵亡了呢?要是战败呢?”

    “如果战败了回鹘都没有了就算是有军饷能去哪儿领啊?”

    “哈哈,你也发了笔小财嘛,不错。”

    柳志军在旁边接上说:“骨固咄禄要是在天有灵那还不气的再死一回啊?”

    “仆将军,你现在就回去通知他们,过来后中级军官先去招待所会议室休息,别让他们与野隼的人员接触,几个高级军官分开单独跟我们去见野隼。”

    拔悉蜜野等人来到营地后被被分别带入作为临时休息室的会议室。

    野隼和骨固咄禄的旧部被隔离监视却还一无所知,只以为这边好客——饮食住宿都很高档,虽然跟他们的习惯不一样,但茶具宿舍家具都很新颖,都是他们以前从未见过的,连喝茶的杯子都是水晶杯,这可是以前连将军可汗都用不上的东西。

    赵一方钟锐单独约见了拔悉蜜野:“……请你带一个信得过的人过去见野隼,就说你部和仆固浑发生火拼,因为事先军营被封锁处境很糟,希望同罗斯结火速增援。你知道,我们法力无边,你跟他们说什么我们都会知道的,你最好别使诈。”

    曲一鸣过来说:“不用了,赵总。”

    拔悉蜜野目瞪口呆如坠云雾:“到底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请到休息室继续休息,这儿很安全的。”赵一方叫过一士兵:“带拔悉蜜野将军去休息室!”

    “是,长官!”

    曲一鸣对赵一方说:“萧阳张帅说有几个民工对这一代比较熟悉,就让他们带路过去了几批侦察兵,其中一队侦察兵遇到并消灭了对方几个斥候并清理了现场,有两个俘虏受伤已经带回来了,经分别审讯他们的口供基本一致说同罗思结分兵了,同罗思结亲自带了一万精骑正在向肃州赶来。派出的侦察兵回来报告说同罗斯结亲自率前锋已经在肃州东四十里处宿营,约一万多人,估计明天中午就能到肃州。我们挖好了沿途的爆炸坑但埋设炸药还没有完成,只埋设了临近河东的二十多个,这一批只有一万人马也就没有继续。”

    “只有二十个炸药包?虽然这一批只有一万多人但应该是同罗思结的精锐部队,仅靠前方阻击恐怕难以抵挡。部队准备怎么样了?”

    “部队早准备好了,随时可以投入战斗。”曲一鸣说他跟林队长萧阳张帅他们已经仔细研究了可能的战场也讨论过同罗思结可能会用的战术,结合上次打骨固咄禄的战况,基本上可以认定没有问题,张帅和林队长说山坡上的两响炮足以覆盖河东几公里的大部分空地,而那些空地是敌人整军唯一的地方,如果他不做停留直接进攻那么他失败的更快,他的先头部队绝对抵挡不住咱们喀秋莎几轮齐的。

    “那就好,别让同罗思结打我们一措手不及。”

    “不可能,林岩之航萧阳他们早就布置好了,而且在前方派出了多批侦察兵!主阵地上的三个民兵连各自负责六十个发墩,其中远程、中程、近程各占三分之一。一个中程齐就是五百多枚喀秋莎,差不多能低两千枚手榴弹了,足以覆盖整个河滩了。而且南北两边也各布置了十个发墩,完全可以应付任何意外。”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后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