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〇 备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踏血熏霉 书名:穿越后周
    本来一直等着南山锰铬矿见效益,赶紧炼特种钢制作克隆机的王东林他们自从制作了几个简易的加工台以后,就开始在加工台上指导龙家过来的匠师进行简易才加工。

    加工台很简单,就是从高炉上直接浇铸笨重的机底座,从林岩负责监管的战略物资里领过来几台电机固定在底座上,然后用经过反复锻打得到的少量钢铁制作出各种配件连接件,然后装配成可以进行单一加工的加工台。

    他们先把塑料大棚用的支架钢管截好,经过处理后在里边浇铸熟铁,然后再用钢铁在模具里浇铸枪膛,并把枪管镶嵌在枪膛里。最后在专门钻孔的加工台上进行钻孔,把钢管固定在加工台的卡盘上,再用他们自己加工的加长钻头进行钻孔,然后在另一个加工台上为枪管另一端的枪膛扩孔,枪管枪膛一体的优点就是在他们这种简易加工台上制作出来枪管和枪膛能确保同心,降低炸膛的危险。

    下一步在车削工作台上修整枪膛外形。

    另外几个工作台用来给枪榴弹过丝、制作尾杆、尾管,给引信过丝等等,每个加工台只进行单一工序作。龙家过来的工匠经过几天的学习很快便掌握了加工台的作,经过两个多月的赶制加工,制作了六百多支枪管和相当数量的榴弹配件。

    王东林和徒弟们也昼夜换班轮流作业加工了相当数量的步枪配件,张朋李军甚至王博蒋小博等人也都过来帮忙组装枪支和试,完工一批就发给士兵、民兵一批。加上原先制作的部分步枪,基本上武装了三个步兵连、两个回鹘连和两个民兵连,原本计划武装十个民兵连的打算只能延后。

    他们计划再武装十个民兵连以后步枪就不再生产,三个步兵连十二个民兵连再加上两个回鹘连已经足够自保了,等自己的钢管生产出来再说扩大枪支生产的事,剩下那些钢管封存备用。

    自上次战后他们又浇筑了二百多个“发架”,而且张康杰又制作了一部分程达三千米的两响炮,进一步加强了远程火力。

    大部分人又集中在一起讨论战术布置问题,认为这次敌人太多战场又远离营地,仅仅靠茅庵河阻击的话正面压力太大,最好在茅庵河以东沿途五六公里路段埋设炸药,等战斗打响后在敌后引爆,这样可以最大程度的引发敌人的恐慌并大规模杀伤敌人;

    这次战斗还以火箭炮(两响炮)作为主战武器,虽然精度差了点但对付大规模的冷兵器兵马还足足有余,可以在战斗一开始就密集发中程和远程火箭,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打乱、打残进攻的敌军。并按不同仰角部署部分发架填装近程火箭待命,一旦敌军发狂冒死冲击的时候就再次密集发,覆盖主阵地前三四百米外的所有区域,确保进攻的敌军不能靠近主阵地前三百米的安全范围。

    为安全起见已经通知张帅他们停工全部撤离;抓紧时间在茅庵河西岸修筑防御墙,抢修道路尽快把发架先弄过去在阵地上摆放好;家里留两个民兵连让其余所有士兵民兵全部上去,虽然训练的时间有点短,就让他们上去见见血,长点胆识以后都是好士兵,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礼才能算是合格的士兵。

    经过上次实战已经证明自造步枪的程虽然只有五六半的一半多点,精确度也不如五六半,但依然很彪悍,基本上在七八百米范围都有杀伤力,对方大规模聚集不需要太高的精确度,而且一两千米就是枪榴弹和火箭炮的程,况且现在还有一千多民兵。

    几处工地工场除了南山矿那边外全部停工,炼钢炉上的几个正副队长和班长都已经可以单独领工,所有炼铁炉不需要停工保持正常生产。停产后营内工人负责检修机器和后勤。

    李林张满他们也要求上战场去看看,说还没见过几万人的场面一定要去见识一下。让家属们也都上去看看,免得她们一天到晚唧唧歪歪嚷嚷着要去长安去中原玩,让她们见识一下这年月的阵势以后也许会收敛一点的。多见识一下对他们都有好处,让大家也都见识一下冷兵器时代的大规模军阵。也应该让那两个亲兵连上去见识一下咱们的战法,虽说这段时间战马已经熟悉了枪炮声但万一失控引起混乱就麻烦了为安全起见最好不让战马过去。

    王东林赵一方林岩等认为不妥,说这次对方人数太多必须以绝对优势的火力一下子把他们打蒙打残,家属上去了看到对方几万人竟然会倒在咱们千余人的枪炮下会让她们产生轻敌的感觉,不仅起不到震撼作用还会起到反作用。开战前她们也许能被成千上万的兵马震撼,但几轮齐之后血横飞的血腥场面对她们来说就有点过于残忍了。万一她们可怜对方发起善心硬要咱们停止打击怎么办?不停止会觉得咱们冷酷残忍,可停止打击了敌人一拥而上咱们可就彻底完蛋了,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女眷绝对不能去观战。

    郝强带部分人员和剩余物资已经回到营地。

    郝强说有几个民工听说是打仗临时撤离,怎么也不肯回来,说要留下来帮咱们看守工地,怕有人去捣乱偷东西,怕有人趁咱们不在去偷房梁模板打井架等不能带回来的东西,还怕有捣蛋鬼往好不容易挖好的深井里扔东西。而且他们说自己家就是附近村庄的,对附近山上的环境地貌很熟悉,留下来没有什么危险,就给他们留了几匹马还有部分生活用品和口粮,并告诉他们一旦有危险一定要及时逃离,所有的东西都可以丢弃,人逃回来就成。

    郝强说其余士兵和民工由张帅带领已经直接去肃州茅庵河修筑工事和预挖炸药坑,他说这次同罗思结人太多恐怕得在河东十几里内至少挖五百到一千个爆破坑,要在开战后第一时间先炸蒙他们,否则的话恐怕难以应付。

    郑之航准备在战前带领一部分民兵过去帮张帅他们埋设炸药,说炸药包他已经和康杰让民兵准备好了,连带导火索全部用塑料薄膜做防潮处理过几天内不怕潮湿,而且也教会民兵埋设炸药包。

    经过民工抢修道路,二百多个发架也用大货车运了过去,并且已经在预定的阵地上安放到位,为了扩大发时的覆盖面,他们把发架调整为几个不同的发仰角,一轮齐基本上可以覆盖到三百米到一千五百米的纵深。

    三月初三,萧阳骑着马在茅庵河西督建防御墙,仆固浑雁和两名侍女也一迷彩装肩背双枪陪在左右,林岩带着一小队士兵视察现场。营地过来的民工和张帅撤回来的民工在筑墙方面已经很有经验了,在他们带领并指导下当地征召的民工筑墙也很快而且也比较规范,督建基本已经是无事可做,只是规划指定好地点就可以了,民工征召很顺利,战俘营那边也已经开始动工了。

    林岩查看了整个预定战场位置后决定从防御墙向前推进五百米在河滩上再修筑一道防御墙作为第一道防线,第一道防线前方三四百米处挖两道间隔两米左右的壕沟,壕沟宽一米五深一米,挖出的沙石堆放在两道壕沟中间,作为阻碍敌人骑兵的第一道屏障。

    “林队长,你说同罗斯结扎营能在咱程内扎营吗?”

    “他在哪儿扎营都无所谓的,重要的是不能让他们走过河中央,萧阳,这边用不用修筑几个高点儿的阻击平台啊?我觉得阵地的视界不太好。”

    萧阳下马在墙边用望远镜观望了一下:“不需要了,这儿就适合击的,那三四十个枪法好的都可以负责消灭打旗的,基本上可以保证在开战后几分钟内灭掉大部分旗手。”

    “那就好,几万士兵像无头苍蝇一样就不可怕了。而且咱们二百多个发架一字排开基本上可以控制前方三四公里,整个河滩甚至对岸几乎都在榴弹和喀秋莎的程内,咱们五个步兵连加上民兵足以控制五六公里宽的进攻面了,那两道壕虽然不深也不宽却可以延缓敌人骑兵的速度;即便咱们撤退到第二道防线上也没关系,第一道防御墙又可以延缓敌人的进攻速度,咱们在防御上要轻松的多。”

    萧阳怀疑的说:“太乐观了吧?对方可是五万人马啊!仅凭着喀秋莎能消灭几个?铺天盖地的两响炮飞过去,敌人知道站着不动也是死,向前冲也许还能躲过去。万一敌人发疯起来不要命的冲过来咱们可就全完蛋了。”

    林岩自信的说:“萧阳,别悲观,你看前方这几公里适合骑兵冲锋吗?壕沟不太深也不太宽可以让敌人放弃填壕兵而直接过来,但速度上会打折;即使他们的步兵过来能顶得住喀秋莎一轮近两千枚火箭的打击吗?一枚火箭就相当于四五颗手榴弹,更何况还有几百支步枪和枪榴弹,数千枚火箭在军中爆炸他们还能继续冲锋吗?要想冲过来那得填进去多少人命?而且整个河滩几乎都在步枪和枪榴弹的程之内,更别提咱们的近程火箭了,而且河对岸还有几百甚至上千个炸药包等着他们。他们第一次经历这种密集炮火的轰击和天塌地陷般的爆炸,密集轰炸后能不能再组织起来都是回事,而且在密集的炮火中战马也不是那么容易控制的,看不到打旗的士兵连往哪儿走都不知道。所以我准备再留下三个连民兵和那两个回鹘连做预备队,后边那小山坡视野不错让他们在那儿观战。”

    萧阳问:“万一他们离开官道北上或南下向西包抄我们怎么办?”

    林岩回头向南北指了一下说:“离开官道可以,但南北两个方向基本无路可走,骑兵根本无法从那边过来的,而且他们的辎重给养怎么办?单兵行军几十里山路过来跟我们拼刺刀他们还有力气吗?况且我们的步枪不可能让他们靠近的,小股部队过来就是送死,大股部队不可能从山林过来的。而且五个连的预备队随时可以投入战斗的。”

    张帅过来指着河对面的山坡说:“林队长,我准备在河东那边的山坡上在布置一个阵地,我带一两个民兵连居高临下打击他们?即使他们的后续部队过来也能及时发现,况危急的时候我们可以从山上撤回来。”

    “那地方确实不错,是打伏击的好地方,重要的是同罗思结绝对不会提防那么陡峭的山坡上会有伏兵,在他们的认知里可能会提防弓箭程内的所有地方包括可以在山上投石的地方,他绝对不会想到那地方也会有能袭击他们的伏兵。但那儿距阵地只有三四公里也在远程火箭的程之内,开战以后咱们打炮就有顾忌了,说实话,我对咱们的火箭炮还真的没信心,万一炮弹落在你的阵地上是不是太冤了?”

    “但那边不设阵地的话这边压力就太大了,万一爆炸引起同罗思结的军队炸营晕头转向一窝蜂的不顾死活冲过来怎么办?”

    “不可能,那么猛烈的爆炸甚至能把爆炸范围内的大部分士兵的耳膜甚至内脏震碎,他们在短时间内能不能活动都是一回事,就算他们想逃跑腿脚也不一定能听使唤。而且河滩就这么大他们人再多也摆不开阵势的还得一波一波的上,这河滩和河岸东边每次仅能供五六千兵马冲锋,几波炸弹过来估计他们就会顶不住的。”林岩一拍脑袋:“你这一说倒提醒我了,咱们现在也可以在那个山坡上布置一个喀秋莎阵地。”

    “好,我带人守着战前亲自负责点炮然后就撤离,不会影响这边击的。”

    “不用,咱用遥控。在喀秋莎发前先遥控点燃引线,先让上坡上这些火箭居高临下会依次飞向敌群。”

    “咱这火箭程还可以,但准确太差,一次弄上去这么多他们会发现吗?再说了那些发架怎么上去?人工抬上去太困难了。”

    “他们不会发现的,也不需要把水泥墩弄上去。以前咱们放焰火时两响炮怎么放的?火箭就放在半山坡上全部平就行了,没有了向上仰角加上两三百米的落差程最起码增加百分之二三十,从那儿居高临下足够覆盖他们集结的大部分区域,同罗思结肯定会在空地那儿整军的。你们俩在先负责这边工事,我得赶快回去让王总他们赶制一些固定架,否则两响炮飞出去时发出的尾焰会打乱其他炮的方向的。”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后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