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〇七 左右为难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踏血熏霉 书名:穿越后周
    牙帐送来军报,要仆固浑和仆固浑冷月将军火速回甘州觐见可汗。

    赵一方林岩从残缺不全的回鹘史料知道这一时期回鹘曾经发生过一起未遂的政变,虽然说景琼保住了可汗的位置,但回鹘的几个部族也由此而元气大伤。因后来的西夏、女真及蒙元入侵回鹘几乎被灭绝,流传下来的回鹘史料很不完整,无从知道冲突起因及各部伤亡况。他们力劝仆固浑不要去甘州,就算可汗不会加害他但政变方如果拉拢不成会不会对他下手就难说了。

    但仆固浑却说自己必须得去,说可汗明显的对我们存有戒心,如果我们不去肯定会派兵过来,那时我们就更说不清了。

    萧阳钟锐说如果仆固浑一定要去的话他们可以带一个回鹘连跟过去,到时候如果他们翻脸就拿下可汗。

    林岩赵一方等坚决拒绝了他们的疯狂想法,说百余支步枪在数万军中根本无法发挥作用,如果发生不测就算全部配备机关枪也是连冲出来的机会都没有,更何况这些还不是自动步枪。

    林岩补充说:咱们不怕他们翻脸,只要对阵咱们还没有对手!到时候远程炮集中火力直接轰击中军帐,先把主帅打掉,没有打旗的,再多士兵也没问题。但你们混在军营里会影响击的。听老钟说咱们士兵里至少有三四十个能胜任阻击手的士兵,安装上老王他们设计配置的瞄准镜差不多可以当阻击枪用,而且至少能打一千米。如果他们发起进攻,一两里内不会有打旗的,所以你们根本没有必要去甘州。以前咱们的势力范围只限于嘉峪镇,骨固咄禄非要自作主张来剿灭我们,结果呢?肃州金塔也归咱们了。所以现在我说仆将军别去甘州,送军报过去跟可汗说明况就可以了,如果牙帐一定要出兵来攻打那就是要送甘州给咱们了,到时候仆将军您就可以再升一级了,只要你能做到不扰民,能让百姓过上好子,我们帮你做可汗也不是不可能的。现在肃州在你和龙家治理下不是比骨固咄禄时期更好吗?百姓安居乐业多好?非要打打杀杀,何苦呢?如果景琼一定送命过来咱们也没有理由不收啊是不是?

    “这也太离谱了吧?”仆固浑吃惊的说:“我可从来都没有想过谋反的事,我仆古浑及部族是绝对忠于回鹘忠于可汗的!”

    赵一方说:“没错,仆将军,我们也没有要你背叛回鹘背叛可汗,更没让你谋反,就像上次我们没有要你背叛骨固咄禄一样。我们只是想让百姓生活的好一点安定一点,我们自己也过的舒坦一点仅此而已,如果我们想要甘州我们早就把他拿下了何必等到现在?就像你们所说的我们又不是养不起兵。但拿下甘州对我们有什么用?我们现在生活的好,没必要接收甘州那数十万饥民。但可汗一定要过来打破肃州本来很平静的生活,你去问问肃州的十多万百姓看他们愿意吗?没有战乱没有战事甘州的百姓也好过一点,如果景琼一定要挑起战争,一定要打乱甘、肃两州百姓的平静生活让他们民不聊生流离失所,那么换一个可汗有什么不好?难道仆将军对治理整个回鹘百姓没有信心?你不想让整个回鹘的百姓生活的好一点?回鹘百姓生活好了回鹘富强了你们还用怕辽军吗?当然,我们可以让曹将军派人去规劝甘州牙帐,让景琼别犯傻来送命,我想归义军那边会派人的。”

    仆固浑听着这神话传说般的说辞竟然跟听故事一样,以前常说的扯旗造反篡位换可汗对他们来说竟然跟演戏过家家般简单。他终于下了决心:“就听你们的。”

    仆固浑心思重重的来到玉门关。

    “报将军,仆固浑将军求见。”

    “仆兄好!”

    “曹兄好,我是来求救的,遇到大麻烦了!”一见面仆固浑就垂头丧气的说。

    “哦?求救不去找亲家却来我这儿。到底什么事儿?”

    仆固浑说:“是可汗。景琼可汗听信小人谗言,说我勾结贼人,让我去牙帐说清楚,可营地说那是鸿门宴不让我去。我仆固浑行的端做得正我怕什么啊?老赵他们怕我到牙帐以后说不清楚又怕中途有什么不测。而且我在甘州那边的人也给我传书要我千万别去。”

    曹延晟笑着说:“嗯,按目前这种局面你的确说不清楚,你能说你跟营地没有联系?”

    “所以营地不让去。可我不去就是抗旨啊,抗旨可是死罪。”

    “去不去都得死,哈哈哈哈,仆兄,你想让我怎么着?”

    “营地想让你跟牙帐那边解释一下,消除误会就没事儿了。”

    曹延晟说:“营地也怕牙帐?不可能啊。”

    “怕什么啊,你猜老赵老林他们怎么说?”

    “出兵,把甘州拿下来?”

    “亲家他们不想打仗,也不想要甘州。”

    “啊?”

    仆固浑说:“老林不让我去,说如果可汗带兵来肃州没关系,咱们可以坐下来讲理,可以谈谈。但要是拿着大刀过来问罪那就是送死来了,咱们没有理由不收,我吓的汗都下来了。谋反可是死罪啊!我仆固浑忠于回鹘忠于可汗怎么能谋反呢。而且你那可汗表哥是能跟亲家他们一起坐下来的人吗?你猜猜亲家他们怎么说?说没让你背叛回鹘也不让你背叛可汗,是景琼非要来送甘州给我们,我们没有理由不接受啊,接收以后你还是回鹘,牙帐还是牙帐可汗还是可汗,没人要你背叛,如果景琼逆天而行让战乱横行百姓民不聊生换了他也没什么不好。你听听,可汗不听话就换了,说的多轻巧,就像可汗是他们家封的一样。”

    曹延晟大吃一惊:“啊?亲家就那么有把握?现在景琼至少还有十多万精骑吧?加上民壮凑百十万兵马不成问题,他营地敢直接跟可汗对抗?”

    “老赵说他们不想打仗,说现在肃州百姓生活稳定子还不错没有理由打仗的,但甘州出兵攻打的话他们就不客气了。老林和老钟说不管景琼来多少人,他们都可以保证在肃州以东两三里内看不到打旗的,三四里外敲掉景琼的大帐也不是没有可能,到时候一群散兵谁还能守住甘州?你听听多狂妄。后半句我没说,如果说了还不定会怎么样呢。”

    曹延晟问:“可汗还有要求?”

    “是的,跟骨固咄禄一样,送来的军报要我绑了营地贼人送往牙帐,匠师、物品和女人一并上缴,还外加一句说,听说那些女人很漂亮还很有才华。”

    “哈哈,亲家要是知道了还指不定谁绑谁呢。”

    仆固浑说:“所以求你出面去牙帐斡旋,说营地那些人也是你们的法师,求可汗网开一面。按说可汗没那么糊涂,葛逻禄勤上次回去后肯定也会跟可汗说明这边况的,是不是可汗被什么人蒙蔽才要这么做?”

    “你以为我能说服景琼?”

    “试试吧,为了你表哥。”

    “着实为难啊,一边是亲家一边是表哥。”

    “问题是你那表哥不讲理啊,幸亏亲家他们的脾气好,换别人早把他灭了你还别不信。据我所知同罗斯结的精骑现都驻扎在甘州城外,景琼多次催促他回凉州的但他一直未动。同罗斯结现在留在甘州城外的军队约五六万兵马,加上民壮也可以号称十万大军。年前骨固咄禄过去一趟还不知道他们俩私下又有什么小动作呢。骨固咄禄回来了,但同罗斯结一直赖在甘州未动,所以这次不知是可汗的主意还是同罗斯结的主意,甘州给我的飞鸽传书说的是同罗斯结可汗出兵。”

    曹延晟说:“同罗斯结现在实力太大又赖在甘州城外,景琼也很担心,是不是景琼想让同罗斯结出兵让他们也尝尝亲家的天雷阵?”

    “难说,有传言是同罗斯结一直在可汗出兵的,可汗叫我回去是不是……?”

    “你那点儿人马是同罗斯结的对手吗?带上骨固咄禄的旧部你能放心?也许同罗斯结为了消除后顾之忧先让可汗除掉你?也可能是可汗想借你和亲家的手除掉同罗思结?这个真的很难说。”

    仆固浑说:“还指不定谁过来呢,只要可汗不亲自来就好,不过看况可汗过来的可能不大,同罗斯结的五六万精骑虎视眈眈的盯着甘州,可汗不可能离开甘州的。让同罗斯结也见识一下亲家的天雷也好。”

    “你说亲家能抵挡的了同罗斯结的五六万精骑吗?”

    “打辽军、打骨固咄禄你也都看见了,就算同罗斯结人多又能怎么样?……”

    曹延晟叹了口气:“就算把同罗斯结灭了恐怕肃州要跟着遭殃了!”

    仆固浑自信的说:“不会!亲家说他们会在肃州城东布防的,要把甘州来兵全部消灭在肃州以东三四里的茅庵河对岸,不让他们扰肃州百姓的。”

    曹延晟说:“就他们那几个人离开自己的营地去肃州城外的河滩布防而且是对抗五六万精骑,太离谱了吧?哪家兵法也没有这招啊?你想想看,肃州东边除了那条枯河还有险可守吗?即使他们的火枪厉害可抵不过人多啊?人家几万兵马一涌而上你能打掉几个?冲到跟前近战他们可就不是对手了啊……难道他们要使用那个天雷?……茅庵河滩倒是个施放天雷的好地方。”

    “别忘了,亲家的小天雷用的也是得心应手,一片流星雨似的小天雷飞过去他同罗思结能扛得住?”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后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