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〇 偷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踏血熏霉 书名:穿越后周
    林岩指了一下塔楼:“在那上边。”

    赵一方说:“谢谢你雁儿,赶快进来跟赵缘彤彤她们在一起,别让肃州的人看到你们,骨固咄禄要是报到牙帐你们仆固浑部族会很麻烦的。”

    “不行,我们不能躲藏的,我们必须得在外边挡住骨固咄禄他们的,只有我们才能让他们规矩一些的,否则他们会杀光你们的。”

    “谢谢雁儿,他们过不来的。马上就要开打了,莉红丽华你们照看雁儿她们。”

    “我刚得到的消息。今天一大早雀儿说昨晚骨固咄禄过来的亲兵现在还在府上就假装上茶进去问话,才知道他们是留下的联络官。昨天娟儿还说那个挨打的土狼过来了,呆了一会儿就跟孤狼一起去玉门关了,估计是去阻止曹将军来救你们。娟儿还嘲笑的问他二十军棍的滋味任何,土狼还非常恭敬的对娟儿说‘谢谢姑娘手下留’。当时我也没在意,今天一早才知道他们要出兵剿灭你们,赶紧就过来报信,想让你们暂时到我军营躲避。”

    “谢谢雁儿,你们必须离开围墙,不能让他们看到的。”

    “他们应该看不到吧?能看到的应该活不下来吧?”李林满不在乎的说。

    “伤兵呢?看到了咱也不能灭口啊?”

    “所以还是让雁儿跟丽华她们在院内吧,这样安全一些。”

    仆固浑雁和侍女们纳闷:对方来的可是上万精兵啊,就凭你们这几百家丁杂役就想对抗?就这几百杂役还多半是赤手空拳,这悬殊也太大了吧?以前我们也打过力量悬殊的伏击战,但也是在半道乘敌人不备,靠天时地利占点便宜而已也没有这么离谱的啊?你们这墙也太偷懒了吧?养这么多民工干嘛不把围墙修的高大厚实一点呢?这破墙恐怕连梯子都不用站马背上就能进来吧?还有你们也不缺木头怎么连个大门也不会做?你们那个叫大门吗?不就一木栅栏吗?而且还那么矮?战马直接就能跃过来能拦住什么?

    近一个月的接触中,雁儿发现萧阳那种不经意的细心呵护温柔关心是回鹘那帮莽汉们根本做不来的,也不像他们那样穿着随便浑散发着牛羊的味,虽说萧阳整天穿着那跟幽灵似的黑色服装或者跟士兵一样的迷彩服,但总是干净整洁显得格外精神,而且离他近的时候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嗯,是清香;仆固浑雁也不住心大动,毕竟已经到了出嫁的年龄。前些子曾听说骨固咄禄曾经想要娶她,说心里话她对骨固咄禄并不是特别反感,虽然年纪大了点,不是虽然,是年纪比她爹还要大几岁。骨固咄禄勇猛过人杀敌无数曾经也是她心目中的英雄,而她仆固浑部族和骨固咄禄部族素来不和,如果自己嫁给骨固咄禄能够改变两个部族的关系的话自己牺牲一下又有什么呢?传说部族中曾经有个姑姑或者是姑在十五六的时候就被可汗一道旨意给收了房了而那个可汗当时已经快七十了,骨固咄禄现在四十出头还算壮年,只不过听爹说这人野心太大可能会给回鹘带来灾难,可自古以来哪个英雄不是野心勃勃?

    不过他跟萧阳一比那就是天地之别了,萧阳年轻潇洒仪表堂堂,而且在两三里外一枪杀辽军主将也算是一个大英雄,虽说他们到这儿才没多久,但跟他一起出去游玩时发现他对周边环境及地理地貌的熟悉程度远远超过自己,而且谈吐文雅又无所不知。无论从哪方面看萧阳都是这一时期姑娘们心中的白马王子,而如今却正面临灭顶之灾,于是她带着侍女在战前匆匆冲入营地希望能说服这些人随她去回鹘兵营暂避,仆固浑雁此刻还天真的以为骨固咄禄会忌惮她们回鹘军营,殊不知一场史无前例兵器狙击战就要揭开战幕。

    “赵总王总,看来咱们混的还不错,归义军回鹘军没有落井下石还都能想着来罩咱们。”林岩笑着说:“等他们今天看到咱们能轻松解决骨固咄禄的时候就该另眼相看咱们了,以后他们可能就会把咱们当合作伙伴对待了。”

    “也许他们会不安,会对咱们更加戒备。”

    “不会的,以后咱跟他们多接触多交流,让他们不认为咱们是威胁就可以了。”

    “但愿吧。俘虏不会趁机作乱吧?”

    “俘虏们不会惹事的,他们现在比村民们更铁杆,要知道官府抓到他们可是要就地砍头的,在咱们这儿他们吃得好住得好家人还没风险,他们没有理由惹事的,他们可都是官府黑名单上的人,只要落单被逮住就是死罪。”

    “回鹘军将士们听着,请停止前进,停下来吧。请派出使者不带武器过来联络,否则我们将认定你们要挑起战争,我们会还击的。”钟锐在前方官道上的越野车上用喇叭喊话。

    大喇叭的声音在空旷的天空里回就像是天籁之音,千里传音?要不要停下来将军说了算,谁要是敢随便停下来说不定会被砍头的。行进中的回鹘军视乎楞了一下,但还是慢吞吞的继续前进着。

    钟锐曲一鸣他们喊了几遍后远方黑压压的军阵陆续停了下来,七八个人骑马奔了过来在前方二三十米的地方放慢速度走过来在六七米处停下。

    曲一鸣启动引擎密切注视着前方的八个人,准备随时开动汽车,黄石俊和黄石头站在钟锐旁边警惕的注视着对方过来的人。

    “肃州定远将军副将骨固咄禄瘦狐前来拜见法师大人,希望各位法师大人认清时务随我等回军营听候发落,如果法师大人愿意做我骨固咄禄回鹘的随军法师,骨固咄禄将军一定善待各位及家眷,望法师大人三思。”

    他们没瘦狐提出这出乎意料的请求,钟锐只好用对讲机通知林岩赵一方:“对方要我们也做他们的随军法师,怎么办?带他们几个回去面谈?”

    林岩在对讲机说哪有这样请法师的?这不是明摆着要过来打架啊?就他们这种态度咱们能做他们的法师嘛?真要做了他们的法师那还不被他们任意搓圆捏扁?告诉他们如果有诚意就撤军回去,留下几个人过来面谈,如果要打架就请便。今天必须得给他们一点儿颜色瞧瞧,否则他们就不知道咱们是开染坊的。

    钟锐双手抱拳:“瘦狐将军,如果你们真有诚意聘请我们做你们的法师也可以,你回去告诉你家将军让他撤军回营,可以留下几个人去我营地面谈。”钟锐示意曲一鸣打开车门并做好随时上车的准备。

    骨固咄禄瘦狐也双手抱拳:“法师大人请稍候,我这就去请示将军。”说罢一行人便策马而去。

    骨固咄禄听完瘦狐的汇报大手一挥:继续前进!心想你们这些法师也太托大了吧?连仆固浑曹延晟都老老实实呆着家里听戏,你们竟然要我去面谈,跟你们面谈我需要来一万人啊?我在肃州营等了俩月你们怎么不来面谈?连我的喜酒都不来喝,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好,我给你们面子,我这就去,等我拿下你们营地看你们能谈些什么!

    “拔悉蜜,”

    “在!”

    “按原计划你率七个千人队在嘉峪镇东五里处待命,阻止仆固浑部出镇。”

    “是!”

    钟锐他们与对方的几个人相对而立等着回应,没想到远远的看到对方的大军竟然又缓缓起步向他们走来,并且部分兵马一直向西开去。对方几个人见大军开始继续前行便拱了拱手转离开,钟锐示意黄石俊黄石头上车:“看来他们是铁了心了,咱们回去。”

    就在钟锐转的一瞬间对方有一人突然转打出几只飞镖,黄石俊大叫一声“长官小心”便扑到钟锐上,黄石头在对方发飙的同时扣动了扳机,发镖人应声落马,其余几人策马回奔,黄石头快速填弹又是一枪,回逃的士兵中又一个中弹落马。

    黄石俊见状迅速扑倒钟锐便一声惨叫:一支飞镖被他的头盔弹飞,一支刺进了他的脖子,但钟锐还是被一支飞镖刺进左臂。

    曲一鸣跳下车拔出手枪向对方击:“快上车,组长你怎么样?”

    “我没事,快把小黄抬上车。”说吧也掏出手枪向对方击,对方又有几个人落马,但远处又有一队人马快速飞奔过来。

    黄石头把黄石俊扶上车后刚要下来被曲一鸣阻止:“别下来,马上回去。”

    “方大夫做好准备,有人重伤。”钟锐曲一鸣上车后马上往回疾驶。

    方毅李焕之赵缘等人已经等候在医疗室门前。

    “伤的怎么样?”

    “我没事,一点皮外伤,小黄伤很重。”钟锐一下车便冲着对讲机喊道:“准备开打吧,咱们已经尽到义务了,不经历一下打击他们是不会死心的,咱还客气什么?”

    曲一鸣放下钟锐等人,自己开车奔向西北围墙的防御阵地。

    方毅查看了钟锐的伤后让赵缘处理,方毅李焕之正在紧张的抢救黄石俊。

    钟锐刚被包扎好便离开医疗室,赵缘叫着追了上来。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后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