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五 围堵将军府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踏血熏霉 书名:穿越后周
    肃州,定远将军府,骨固咄禄宅院。

    “把院子围起来,凡企图冲击或突围者格杀勿论!全部戴上铁甲面罩,让骨固咄禄认出你们会倒霉的。”

    “是。”六百半蒙面的铁甲精骑兵顿时把宅院围的水泄不通。

    “报……仆固浑将军到!”

    “仆将军好!”

    仆固浑怒气冲冲的闯进宅院:“少废话,今天都有谁出手绑我家雁儿了?”

    “仆将军,小的是奉命请……”仆固浑手起刀落那倒霉的亲兵已首分离倒在地上:“说,还有谁参与了?”众军士纷纷躲在一边不敢搭话。

    “这么快就到了?快请。” 骨固咄禄说罢就到门外迎接,看到倒地的亲兵骨固咄禄也愣住了:“仆兄你这是……”

    仆固浑也不搭话:“娟儿,今天还有谁动手打你了?都给我带走!”

    “是,将军。”

    骨固咄禄显得有点尴尬:“仆兄,我只是请她们来府上做客……”

    “有这么请的吗?翠儿的手臂都脱臼了!”仆固浑回头说:“拔野古冲”

    “在。”

    “让娟儿翠儿指认,把今天参与此事的兵士全部带到走,每人一百军棍,动手的两百军棍,你亲自监刑。”

    “是。”

    骨固咄禄变色道:“仆固浑,过分了吧!”

    仆固浑咬牙切齿的说:“我过分?把我家雁儿从大街上抢到你府上还说我过分?我已经八百里加急禀报可汗了,调动精骑围堵你将军府的事我会解释的,过不过分由牙帐说了算。雁儿,娟儿,带夫人小姐们回去。”

    仆固浑雁指了指骨固咄禄边的骨固咄禄野狼:“还有他,他是指挥,他明知道我们是嘉峪定远将军府的。”

    仆固浑一把拽过野狼:“你领的兵?胆子倒不小,三百军棍!带走。”

    “是”

    几个士兵一拥而上强行把挣扎着要往骨固咄禄后躲的骨固咄禄野狼带了出去。

    骨固咄禄脸上挂不住了:“我只是请她们来喝杯茶……”

    “谢了,我现在就请他们去我军营做客吃军棍!”

    “你…。。”

    拔野古冲跑进来:“报将军,经小姐和娟儿指认共有三十二名兵士参与行动。”

    “全部带走!”

    骨固咄禄自知理亏而且眼前的兵马又不足无法与仆固浑对抗气的不知该说什么:“你……”

    “我在帐中等你去道歉!还有,这些人都是我军营法师的家眷,你最好别招惹她们。”仆固浑回头叫道:“雁儿、娟儿咱们走!”

    仆固浑怒气冲冲的带着众兵离去。

    到了冷月将军的兵营内大家才松了一口气,几个亲兵赶紧给她们送上茶水压惊。

    “闯大祸了,”宋悦弱弱的说:“听赵总林队长他们说过这个骨固咄禄手下有两三万兵马,他不会报复吧?而且听说被咱打下的段家堡就是他罩着的,听说他早就要剿灭咱们了,是曹将军从中斡旋才没有动手的。”

    赵缘不服气的争辩说:“我们只不过是跟着雁儿来肃州城逛街而已,又不是故意来惹事的。”

    孙丽红嘱咐大家:“回去以后赵总王总他们怎么训咱们都别顶嘴,私自出来已经违反纪律了,态度诚恳一点儿就不会有事了。亲们千万记着哦。”

    听着军棍的扑打声和士兵的惨叫声她们有些不忍,毕竟这些士兵并没有难为她们,连仆固浑雁挥刀狂砍的时候那些士兵也仅仅是躲避而没有还手。彤彤小声问:“不会打死人吧?”

    “难说,你没看过穆桂英打杨宗保四十军棍已经趴下不会动了?仆将军真是发怒了上来就是二百军棍,最轻的也一百军棍,还让人活吗?咱得去劝一下。”

    “就是,每人打几下惩戒一下就行了,别把人家打死了。”

    走到行刑场地,只见得军棍飞舞鲜血四溅,棍下的士兵哭爹喊娘惨不忍睹,有个正在挨打的士兵已经像麻袋一样对雨点般的军棍没有了反应。赵缘冲上前去拦住了行刑官的棍子:“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孙莉红找到仆固浑:“仆将军,你看能不能少打几下啊?这些士兵也只是奉命行事,他们能长这么大活到现在不容易的。每人就打十下、二十下惩戒一下算了。”

    行刑官望着仆固浑,仆固浑怒气未消:“继续,每人两百军棍!”

    孙莉红等众人听着士兵的惨叫和看到趴在地上的士兵绝望的眼神一起冲进场地拦住了所有的行刑官:“仆将军,别再打了,每人打二十下就行了,一百军棍会打死人的。”

    仆固浑望着她们哀求的目光叹了口气:“就依你们,每人二十军棍。那个野狼五十军棍,绝对不能少,谁也别拦着。”

    “报将军,军棍已执行完毕,有两个可能已经气绝了,要不要急救?”

    “不用了,是死是活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仆固浑走进营内刑场看到爬了一地的回鹘兵说道:“拔野古冲,把他们拉到女眷们被抢的大街上示众,贴一告示‘强抢民女,扰百姓,每人两百军棍已执行’”

    “这……。”

    “死的活的都拖过去,扔在大街上就成了。下边注明定远将军仆固浑,一切由我顶着,快去!”仆固浑恶狠狠的说:“妈的,我已经忍骨固咄禄很久了,今天他也太过分了。冷月将军,”

    “在。”

    “加强西门戒备,没有可汗的令牌和我的命令别让骨固咄禄的部队进城,强行闯关者点狼烟示警!还有就是你自己小心,见他们的时候别落单,小心别让他们再把你绑了去。”

    “是,谢谢将军提醒。”

    营地,众人焦急的等待着,塔楼报告:“他们回来了,大部队好像直接回他们军营了。”

    洞狐说:“是仆将军他们。”

    龙家使者也在眼巴巴的等着。

    赵一方林岩赶忙迎上去:“仆将军好,给你添麻烦了。”

    仆固浑上来就双手抱拳:“老赵,老林,实在是不好意思,都是雁儿惹的祸,让家眷们受惊了。我已经惩戒了惹事的士兵。”

    “谢仆将军,不关雁儿的事,是她们太不懂事了,给你惹这么大麻烦。”

    “老赵,你们也要小心,我得到消息,骨固咄禄可能要在最近对你们下手。”仆固浑说:“前几天骨固咄禄派副将到我营帐,转弯抹角了半天是想叫我把你们交给他。”

    赵一方问:“你怎么说?”

    “我还能怎么说?我直接拒绝了,说你们不仅是我们的法师,也是归义军的法师,副将的意思是骨固咄禄可能会直接动武,他只是奉命过来提醒不让我们插手,你们要加强戒备才是,如果他上报牙帐以后我很难直接参与的。”

    林岩说:“谢仆将军,让你为难了,骨固咄禄不就两三万人吗?他们奈何不了我们的,你想办法为自己开脱就是了,别管我们。”

    龙家使者说:“家眷们安全归来就好,小人告辞,龙大人还等着我回话呢。”

    “回去替我们谢谢龙大人。”

    “告辞。”

    龙家使者离开后赵一方问仆固浑:“龙家人现在还是肃州的刺史?”

    仆固浑说:“虚职而已,这是当年龙家让出甘州可汗诺过的。名义上我和骨固咄禄归他管辖,但可汗的旨意一般都是直接给我们之后才传给他的,所以龙家也装作什么事都没有似的,反而自行解散了自己的武装。并把肃州的税收权也移交给了我仆固浑部。”

    林岩问:“肃州的最高军事长官手下竟然没有兵?他以前把收上来的税交给谁?”

    仆固浑说:“刚从甘州撤过来的时候他还有两万精骑三四万士兵,后来每逢战事就会被调去增援,几次下来一两万兵马就没了。他知道可汗不想让他拥有军队就自动解散了剩余的两三万兵马,只留下了两百家丁和百余衙役。以前的税收由龙家负责,收上来后一半交给我仆固浑部,另一半归他龙家。可汗叫我募兵就多给了些,把肃州的盐税给我留一半,另一半给骨固咄禄。”

    “骨固咄禄三万兵马才给他一半的盐税?”

    “他还有金塔的税收,这是他以前不足一万兵马时的标准。龙家裁军以后就把他的军费又给了我七成。”

    晚上,林岩询问具体况,孙莉红说:“哎,林岩,你说仆固浑看起来文文静静像个读书人和蔼的,杀起人来竟连眼睛都不眨而且出手极快,我们都没来得及看清楚那个士兵的脑袋就没了,可怜的士兵话只说了一半脑袋就没了。”

    林岩没好气的说:“张神医早就说过那个仆固浑武艺极高十八般兵器样样通的。而且他们那些回鹘兵很野蛮杀人根本不问理由的,今天他们是把你们带到了将军府,万一骨固咄禄的士兵把你们抢进军营怎么办?”

    “这个我知道的,所以咱们到这儿两个月了后勤组从来没有违反纪律到处乱跑。问题是这次我们跟着雁儿啊,有定远将军的女儿罩着谁敢找麻烦啊?谁能想到骨固咄禄这么不给仆固浑面子?哎林岩,我越来越喜欢雁儿了,你还别说,雁儿真的很勇敢的。今天在肃州我们刚从一家店铺出来就被一群回鹘兵围住了,我们大家都被吓傻了,可雁儿看到冷月将军派给她的士兵已被制伏,竟然一点儿也不害怕反而勃然大怒,两句话不合她就抽出腰刀冲上去砍那一大群士兵,那些士兵赶忙挥舞兵器过来抵挡,没想到领头的竟制止部下使用兵器怕误伤雁儿,而且那些回鹘兵对我们也没有使用武力只是把我们围起来,雁儿和侍女们挥刀砍杀回鹘兵的时候,那些士兵不能使用武器只能用头盔铠甲来抵挡。雁儿和那俩侍女也够刁蛮,竟然只攻击人家的面部、双手和双脚等没有保护的地方,那些士兵躲避的狼狈不堪还伤了几个,最后让雁儿抢过战马掩护侍女们回家报信。那些士兵没敢带走雁儿,只是把她制伏后就带着我们走了,可雁儿被放开后竟然又追上门去救我们,她抢过门卫士兵的腰刀竟然也砍下了一个士兵的脑袋而且还一直追到人家骨固咄禄的大堂上。原来骨固咄禄抓我们回去就是因为咱们扎营没去跟他报到,还说咱们没去喝他的喜酒是不给他面子。雁儿驳斥他说这儿是他们仆固浑部族的辖下,他骨固咄禄无权过问,正吵的不可开交的时候仆固浑就到了,进门就先出手杀了一个参加抓我们的人。你说雁儿看着温柔可的小姑娘怎么杀起人来跟她爹一样眼睛都不眨一下呢?”

    “仆固浑说过雁儿十五岁的时候就曾经带过三千士兵上阵杀敌,她们从小就在刀光血影中长大当然不怕了。不过仆固浑刚到他怎么知道谁参加抓捕呢?你怎么知道他不是滥杀无辜呢?”

    “那个倒霉的士兵是他自己承认的,话没说完脑袋就没了。仆固浑带着侍女去辨认,而且当着骨固咄禄的面把所有的参加行动的士兵给带走了,而且连站在骨固咄禄边的一个小头领也给带走了。”

    林岩问:“仆固浑当着骨固咄禄的面带人走?”

    “是,骨固咄禄说是误会,说他只是请我们来喝茶的。仆固浑怒气冲冲的说他带那些士兵去吃军棍,每人二百,说在营帐等骨固咄禄去道歉,说完就带着人走了,临走前还说咱们是仆固浑部族和归义军的法师,还咬牙切齿恶狠狠的警告他别招惹咱们。在肃州城防营地他把那些人打的死去活来血横飞,还是我们听不下去那凄惨的叫声,赶忙出去制止了仆固浑及手下的行刑官,劝他减轻处罚每人只给二十军棍警告一下算了。这时才发现开始挨军棍的士兵有两个竟然被打死了。你是没看到那惨烈的场面,棍子打股竟能打到血横飞直至死亡,受刑士兵的叫声凄惨无比场面惨不忍睹。仆固浑还学咱们的样子让拔野古冲亲自带人拖着那些士兵到劫持我们的地方,并贴上布告:说这些人‘强抢民女,扰百姓,每人两百军棍已执行’还在下边注明定远将军仆固浑。我们离开肃州的时候仆固浑还警告冷月不要放大批骨固咄禄士兵进城,还说如果他们强行进入就点狼烟。”

    “有强敌入侵才点狼烟啊?难道仆固浑真的敢为咱们跟骨固咄禄翻脸?”

    “我们也不懂啊,不过仆固浑看来是真的生气了,走出来后还恶狠狠的骂了一句说忍了骨固咄禄很久了。”

    “哦,看来真的是生气了。也难怪,敢围堵他女儿劫走人质放谁都会生气的。”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后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