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 铁矿规划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踏血熏霉 书名:穿越后周
    方毅赵一方到了回鹘军帐。

    “仆将军,我们在北边的山坡上采石头,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想修一道围墙,要不顽劣小童进去被砸伤了也不好。”

    “采石头?你们要石头干嘛?”

    “盖房、修墙烧石灰啊”

    “不妥吧?你们修的那个城堡我还没敢向牙帐上报,因为堡子太大了。你现在要是再修一个,小小的嘉峪镇一下冒出这么大两个城堡,肃州怎么想?甘州怎么想?如果说是异人营地,牙帐要我出兵进剿,怎么办?还有就是骨固咄禄前天也派人过来要我部把你们交给他们处置,我说你们是曹将军的客人,我已经跟曹将军说过了,不知他跟骨固咄禄说好没有。”

    “谢谢仆将军,我们只不过想生活的舒坦一些安全一些,而且我们那个根本不能叫城堡,就五六尺高的围墙而已。不过这次我们只是在半山腰上修一道简易围墙,以免山石砸伤路人和孩童。”

    “话是这么说,但牙帐未必这么想。”

    “所以还请仆将军从中斡旋。”

    “赵大人、方大夫,想必你们也清楚,我们这嘉峪小镇乃辽兵进入河西之必经之地,所以经常受到辽兵袭扰。曹延晟曹将军驻守的玉门关乃是河西门户的重中之重,诸位大人能否在辽军侵袭之时助我等一臂之力?”

    “如果辽军前来进犯,我们一定会尽力抵抗的。不过我们乃普通市民不懂军事,我们应当怎么做?”

    “是这样,昨天我与曹将军商议,如果辽大军进犯举兵闯关,你们可否把那惊天之雷用于阵前?曹将军昨天说,如果辽军进攻之时,若有惊天雷在敌军中炸响,那么必定溃不成军,那么我军掩而杀之岂有不胜之理?”

    “好主意!如果辽军袭扰,我等一定尽力帮忙。”

    “这样的话牙帐责问下来我们也可以跟牙帐说你们是我回鹘军和归义军的法师,圈地嘛是为了布阵做法。”

    “好,谢谢仆将军了,告辞!”

    方毅感慨的说:“老赵,军人就是军人,仆固浑曹延晟昨天刚看到那一爆,马上就能想到把这些用到军事上。谁说我们的祖先只会把火药用在鞭炮上祭鬼神啊?”

    赵一方说:“是,边关的将领能想到这些,可问题是最初得到炼丹师火药配方的是文官,他们除了求神拜佛保佑自己前程以外谁还能想到军事上的事?而军官们根本见不到炼丹师的火药谁又能想到这东西到了战场上更是杀人利器?所以最初的火药就是用来祭祀鬼神的。”

    方毅不解的问:“你说万一辽兵进犯我们还真要帮他们?”

    赵一方解释说:“不是帮他们,是帮咱们自己。史书记载辽兵蒙古兵所过之处灰飞烟灭,不帮他们咱们也有灭顶之灾,仅凭咱们之力根本无法抵御成千上万辽兵的。”

    林岩说:“保佑铁矿赶紧见效吧,咱们急需发展防御武器了。”

    “是的。老赵老王他们早已经设计出了几款适合我们的武器,只等合格的钢铁了。”

    “手榴弹的弹壳好像生铁也行的。”

    “是,但在敌人的骑兵弓箭手面前我们能扔几个手榴弹?而且敌人的弓箭手也不会让我们从容的扔手榴弹过去的。咱们那两响炮暂时可以代替手榴弹了。咱们暂时又没有什么突击任务。”

    “还有,以前有不少民工提出,想让家属也来干活,只要管饭不给工钱也行。”

    “我觉得现在可以了,铁矿干活的在铁矿落脚,煤矿干活的在煤矿附近落脚。”

    “也建成我们以前那样的生活区?”

    “怎么样?这两个工地以后可是长期需要工人的,再说了,如果他们落户就会产生归宿感,忠诚度相对会高一些。就像那些马贼俘虏和家丁们,家属来了以后我觉得他们甚至比民工的忠诚度都要高一些,现在根本用不着监管了。”

    “那是。一般况下他们都是要被就地砍头的,就是不死也要终劳役的,咱们已经够款待他们了,他们当然会死心塌地了。”

    “我说咱们别大肆宣扬,最好让他们自觉过来,这样会更好一些。”

    “嗯,先找以前提出过要求的人,就说他的要求被批准了,家属可以全过来的,包括老人和孩子,不愿意吃食堂的可以自己做饭,咱们提供粮食和燃煤,按定量这个用不了多少粮食的。”

    “愿意现在就过来咱们现在就给他们划定居住区,安排一部分民工帮助他们搭建住房,尽快使他们的生活安定下来。不愿现在搬家的过完年也行。”

    “这样的话周边所有的人都过来了土地谁种啊?”

    “这个不是问题,如果庄主地主们因为没人租地无法维持而愿意加入我们的话我们可以办农场!”

    “不好吧?咱们那儿的大集体农庄可是不成功的啊。”

    林岩说:“咱们可不是要办大食堂大农庄,咱们要的是土地集约化,劳动力集约化,然后咱们管理他们指挥他们、指导他们进行合理的科学的劳动方式,以提高劳动效率和粮食产量。不服从管理的扣发工资不管饭!这个能叫大集体农庄吗?咱们只不过把土地集中种植而已,改进农具、改良品种、提高效率、提高产量。”

    “哈哈,”

    “这个下一步再讨论,现在我们得先把煤矿铁矿的生活区规划出来。免得民工们搬家过来了我们手忙脚乱。咱可以借鉴以前的生活区范围。”

    “现在咱们没那么大规模,生活区大了上下班不方便啊?”

    “那也比以后再拆迁划算啊。即使规划的小点儿,也得规划在咱们以后发展的拆迁范围之外,咱不能前脚盖房后脚拆迁,那些劳民伤财的事咱们不能做的。”

    郑之航说:“那当然,咱们又不需要那些为咱们装点门面,咱们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东西。生活区咱们不需要规模太大的,就在矿区附近,在安全范围内离矿区越近越好,如果太远的话跟他们住在村子里没什么区别。”

    林岩继续说:“铁矿围墙从咱们开挖点向东南推两公里,以山坡为起点向东砌墙,延伸三四公里就可以了。以碎石为基础,大石块砌墙,可能的话用石灰灌封,东墙就不用石灰了,可以随时东移。”

    钟锐问:“太大了吧?怕仆固浑做不了主的。”

    “不需要那么大的,围墙把铁矿围上就行了,等以后民工搬过来住的时候再修围墙也好说,就当是百姓自发修院墙一样。”

    “戈壁荒滩又不是可耕地回鹘他们应该不管的。”

    “问题是圈上围墙就会有人出面的,这么大两个大院仆固浑恐怕得上报吧?”

    郑之航说:“那倒未必,铁矿这边的围墙咱们不需要那么厚实也不要那么高,两米左右就可以了,从远处看不像城堡也不像堡垒,只要不是军事堡垒他不必上报的。而且我们可以帮他分析:北边是辽,现在还时不时的来袭扰,南边是吐蕃,西边的归义军就不说了,但归义军的西边是西周回鹘,东边是中原的朔方节度使、雄武节度使、凤翔节度使和夏州定难军节度使等,在这几方力量中对他们威胁最大的是西辽的应天军和夏州党项李氏!而我们是唯一没有恶意的一方。”

    “可他们不这么认为啊?”

    郑之航继续说:“没关系,即便他们认为我们有恶意,但我们的力量最弱啊,我们对他们没有威胁。”

    “不好,不能让他们认为我们有恶意或者较弱,否则,他们会先把我们消灭于萌芽中的。”

    “所以,一定要打消他们的顾虑,把我们当做合作伙伴或者朋友才行。” 林岩说:“在铁矿围墙筑起以前,咱们不能开炉炼铁!”

    王东林问:“为什么?”

    “眼红啊!就凭这一条,已经足以成为他们消灭咱们的理由了!这年头铁器可是专卖的,除了炊具农具拥有其他铁器都是违法的,何况咱们这么大一铁矿?”

    “现在他们应该顾不到我们的:历史记载,周显德五年十一月二十五,耶律敌烈帅一万五千辽军进攻玉门关,归义军和回鹘军奋力守关,耶律敌烈久攻不下,双方僵持月余,辽军粮草不足回撤,耶律敌烈回去后被斩。耶律寿远率辽兵两万进攻甘州,甘州牙帐紧急从凉州和肃州调兵增援,当援兵到达的时候辽兵已经撤退了,原来这不过是一场小袭扰而已。等他们回到原驻地已经到年底了。但在后来辽军基本都是先进攻甘、肃两州的。况且这个耶律璟不喜欢拓疆打仗,唯一的喜好是打猎,下来就是喝酒睡觉了。”

    “那……过几天辽军会袭击玉门关?”

    “是他的几个兄弟主张的。其中四弟耶律敌烈谋反失败刚被免死急于立功,主张年前袭击玉门关即使不能拿下能截获几批商队也可以过个肥年,政事令耶律寿远积极支持,最后决定由太保肖阿率兵佯攻甘州配合进攻玉门关的耶律敌烈。”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后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