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 制砖瓦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踏血熏霉 书名:穿越后周
    砖坯开始制作了,但本地请来的砖瓦师傅竟然还不如郑之航和王东林,精雕细琢慢慢吞吞跟绣花似的半天才做好一个而且还要刻上印记名字,这是制砖不是做工艺品!

    无奈之中郑之航、王东林开始给挑选过来的民工做示范,足足教了近二十分钟才让民工们掌握了基本要领。本来很简单的:砖模在地上放平,撒一些沙子防止粘连,填入砖泥,压实,刮平,再撒上沙子,端起砖模扣在预定地点,再重复,就这么简单,技术含量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也就一纯粹的力气活。

    郑之航他们的示范竟然让请来的砖瓦师傅们目瞪口呆——原来砖还可以这么做,不用一个个精雕细琢?也不用刻上名字印记?让这么多从未做过砖瓦的村民来做砖,到时候砖碎了算谁的?不会把帐全算在俺们几个师傅头上吧?哦,是你们贪快让这么做的当然不能赖我们,也成,就这么做吧。

    经郑之航王东林示范以后原来从没做过砖瓦的普通民工也能迅速作了,虽然他们不懂技术但他们有的是力气,加上这段时间吃的也不错脑瓜又不是很笨,学着他们的示范动作做的也很规范,做砖坯的速度也很快,一版模具一次做三块,二十秒左右就可以完成,由于凉晒砖坯需要很大的场地,来回要走几十秒,平均每小时只能做五六十次左右。平均每人每小时能做一百五十块,六十付模具民工们轮流作业每小时就能做近万块砖坯。普通民工对于能这么快学到一门手艺而兴奋不已,来回扣砖的时候几乎是一路小跑。那些老砖瓦匠望着越来越多的砖坯发呆:这么个做法一天下来最少能做十几万块砖坯吧?这要装多少窑啊?一窑砖烧十余天连装窑出窑最少得二十多天,这么多砖要到猴年马月才能烧完啊?而且老爷们还让民夫轮流换班不停的在脱砖坯,这几天后砖坯放哪儿啊?要是开下雨前还不能烧完,一场雨下来砖坯可就全毁了。不成,听口气这些老爷从没烧过砖瓦,这白米白面的吃着…我得去跟老爷提个醒,别说到时候砖坯被雨毁了再来责怪俺们这些老师傅没有提醒您。

    这位好心的砖瓦匠找到王东林:“老爷,咱这砖坯是不是做的太多了?万一来不及烧,一场雨雪下来可就全毁了……”

    王东林笑着对这位工匠说:“谢谢提醒,看天气最近几天不会有雨雪的,咱们的砖窑明天就能完成,砖坯装窑以后就不怕雨雪了。跟我来。。。”

    王东林领着工匠来到砖窑。

    王东林林岩他们在开始脱砖坯的同时就根据资料亲自设计了一个砖窑,仔细讲解给民工后就监督指导民工在一处低洼的山梁下挖砖窑,暂时先用砖坯砌一高约四五米的烟囱,等新砖烧好后再换下来。

    砖瓦师傅看到老爷让他们建造的砖窑竟然跟他们以前的完全不一样,而且还垒了那么高的塔楼说是烟囱。烧砖瓦还要烟囱吗?这是哪家的烧法啊?自己跟着师傅们烧了多少年的砖瓦才出师啊,听他们说话时的口气他们竟然从来没有做过、烧过砖瓦,可是现在竟然在砖瓦师傅们面前指挥着民夫建造砖窑,还不知道能不能用就一下子要建三、四座。不忿归不忿,吃人家饭就得受人家管,看到王东林指导下建造的砖窑比师傅教他们大的多,他们疑惑了:这么大的砖窑一次要装多少砖啊?这么大窑得烧多少天啊?烧的透吗?哪得要多少柴啊?怎么还不见老爷们让民夫上山砍柴啊?

    工匠看到砖窑后更加郁闷却又不敢多说什么,反正我跟你们提醒过了……

    王东林看到这个工匠说还羞的样子顿时对他充满了好感:“你叫什么名字?做砖瓦多少年了?”

    工匠听到老爷问他的名字也不知是福还是祸,诚惶诚恐的回答:“小人旺财,十二岁就跟着师傅做砖瓦,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了。”

    “哦,是个老工匠了。”

    “不敢当,小人也是受到老爷恩惠才斗胆向老爷提出的。那么多的砖坯如果不能及时装窑的话一场雨雪就毁了,现在看到那几座窑还未装满小人也就放心了。只是……”

    “没关系的,有什么尽管说。”

    “老爷,烧砖瓦最忌讳的就是半道上火力不足,咱们这么大的砖窑需要很多柴的,而且一般的柴草火力太小根本无法烧透这么大的窑的,必须得实木柴才能有大的火力。可老爷现在还没有开始备柴,只怕大雪封山以后砍柴困难,火力不足整窑的砖瓦就会废了,咱们这些天的辛苦就白费了。”

    王东林赞许的说:“嗯,责任心强的,以后你就是咱们砖瓦窑的队长了,每月可以多加十五斤口粮。你再从工匠里边挑选一个副队长和几个组长,以后砖窑上的事就有你们负责了。”

    “谢老爷,可是砍柴的事……”

    “咱们这砖窑不需要烧柴的,等咱那煤矿出煤了就可以点火了。”

    “煤?出煤就能烧……老爷说的煤莫非是石炭?咱们用石炭烧窑?”

    “你知道石炭?”

    “嗯,我师傅是从京城逃出来的,我小的时候听师傅说过他曾经用石炭烧窑,那碳跟石头一样特耐烧,火力很足。但咱们这边没有,我从没见过石炭。”

    “你师父他……?”

    “十多年前突然不见了。”

    “哦?”

    “一大早起来才发现他已经走了,带走了随的行李再也没有音讯。”

    ……

    王东林宣布了旺财的队长任命,和郑之航等指导民工使用他们自制的杠杆式压瓦机。压瓦机用的泥没有手工制瓦转轮用的泥那么稀软,而且制作出来的不是那种圆弧形的瓦而是类似现在的那种机制瓦,这样可以保证在快速制作时瓦在晾晒过程中不会变形。他们用事先在木工厂做好硬木模具给瓦工们示范:一人提起杠杆,一人在模具上撒上沙子,填入瓦泥,再撒上沙子,压动杠杆,提起,来人取走模具把瓦扣在晾晒场地,这边另外一人继续放入模具继续。几副模具几个人流水作业加快了制瓦速度。砖瓦匠们对制瓦转轮都非常熟练,他们祖祖辈辈都在使用这东西制做房瓦,他们对老爷们制作的这种有几道凹槽的平板瓦感到新奇却又不得不佩服这种制瓦速度的确比传统的要快的多,而且制作出来的瓦更结实不易碎。砖瓦匠们很快掌握了这种新式制瓦技术,每五个人作一台制瓦机每小时可以制作百余块瓦,六台制瓦机每天差不多可以制作近万块。

    下来王东林等指导民工在每个砖窑上加装了两个大风箱,每个风箱都有四人作双向拉动。并吩咐旺财在点火以后一定要保持火力,拉风箱的民工可以多配几组轮流作业不能停下。

    王东林郑之航他们的计划是砖坯凉干或半干后就直接装窑,腾出场地继续做砖坯,营地房屋、民工宿舍、厂房、仓库等用砖量太大了。

    王东林在木工厂指导木匠们设计制做了许多双向拉动的大风箱,到时候由民工轮流拉动以用来加大砖窑及炼铁炉供风以加强火力和温度。

    河滩的杂石很多,有不少是可用来烧石灰的石灰石,他们让民工把这些石头收集起来,在旁边的小土坡上就地堆放,并指导一些民工在适当的地方开挖烧制石灰的石灰窑。

    铁矿东边一公里多的地方粘土质量不错,可以烧制耐火砖、陶瓷管道的,现有的几座高炉也都是临时的,以后炼钢必须用耐火砖砌高炉。王东林郑之航从煤矿那边抽调了不少民工过来开挖粘土,让赵一方林岩等抓紧时间把耐火砖、陶瓷的资料打出来给大家,让大家先准备一下分头领工:“咱们这落脚地真是不错,附近金、银、铜、铁、铅、锌、锰、钨、铬、石油、石棉、菱镁、萤石、芒硝、辰砂、煤炭、大理石、花冈岩、重晶石、白云岩、造型粘土等都有,四十八类矿产分布在五百七十二处,对咱以后的发展很有利。

    张朋说:“都是宝贝,只可惜现在咱们都用不上啊!”

    “谁说用不上啊?咱不是正在用啊?”

    郑之航说:“煤矿北边再修建几座窑炉吧,我看那边的部分材质适合烧制水泥的,而且炼钢的炉渣也是制造水泥的好原料。”

    “可以,尽快准备资料,勘探地址。”

    铁矿那边的废石越堆越多,为了方便管理和后出矿以后的安全他们在铁矿动工前决定修筑一道围墙,开铁矿和围墙同时动工。只是考虑到爆破可能会影响围墙就暂时没有修,等不再爆破的时候再开始修围墙,那时候矿口不需要那么多人,余下来的劳力可以修筑围墙。大家讨论认为这次修筑围墙应该先跟仆固浑打个招呼才是,要不又在人家眼皮底下圈这么大一地盘也不好意思。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后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