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 收买人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踏血熏霉 书名:穿越后周
    做完手术的方毅看到张神医也过来便上前说到:“张神医,营地外边就有不少士兵尸体,要不要过去练练手?”

    张神医受宠若惊的说:“可以吗?”

    “当然可以。”说罢方毅折返回去把带回来的旧手术衣给了张神医一件穿在上,两人带着器械走出了营地。

    来到营外那个被打成筛子的士兵尸体前两人蹲了下来。

    方毅拿出一次两人分别带上:“第一步剪开衣物,”方毅费劲的剪开尸体的盔甲连接处取下盔甲,接着剪开衣服露出体:“看这些弹孔,如果这是受伤士兵就需要先清洁消毒皮肤,最简单的就是酒或者加了盐的温开水,然后顺着肌纤维轻轻切开皮取出里边的弹头,清理好创面后敷上创伤药消炎药就可以缝合包扎了。”

    方毅轻轻顺着肌纤维方向切开创口取出了一颗弹头:“张神医,你来取这一个试试看,切记尽量不要伤及血管和神经,不能切断肌纤维。”

    张神医学着方毅的样子轻轻切开腹部一个伤口,找出一个弹头。虽然手法不及方毅熟练,但做的也很仔细很到位。

    方毅拿手术刀从尸体骨剑突下一直划开到下腹部,用剥离板分开创口指着内脏说:“肋骨下这两叶是肺,人吸进来的空气就是先从这里的肺泡中结合到血液中流向心脏,中间包的这个是心脏,心脏跳动使血液流向头部及体各部。右边这个是肝脏,是人体储血的重要脏器。这几个地方如果受到伤害就是重伤,医治不及时就会死亡。如果伤及心脏肝脏就很难医治了;胃、肠部位受伤即使切除一部分也能够存活。”

    接着方毅边解刨边介绍了其他各脏器,最后方毅指向右下腹的盲肠处:“这个就是阑尾,曹姑娘的绞肠痧就是因为这个部位发炎引起的严重感染。这个东西是人体唯一的一个无用的脏器,切除前一定要先结扎后切除,避免内容物泄露。最后一步是缝合。缝合要一步步进行,一层层缝合。对于受伤的小血管直接结扎就可以了,但稍大的血管无论是动脉静脉都必须吻合对接后缝合,比如这根血管。” 方毅找到一根稍大的血管切断又对接缝合给张神医示范。

    张神医看到方毅对人体内部如此熟悉更加佩服方毅的医术。他轻轻翻动着内脏器官并不时的询问着其作用和发病时期的病征表现,方毅都为他一一解答……

    赵一方林岩钟锐陪同他们在营地四处巡视着,曹延晟问:“你们这营地怕有上千亩吧?”

    “嗯,大约一千一百亩。”

    曹延晟望了仆固浑一眼说道:“你们这个营地是不是太大了?”

    林岩回答:“我们得种菜种庄稼啊,这年头兵荒马乱、马贼猖獗的在围墙里种地也应该安全一点儿啊。”

    仆固浑吃惊的说:“可这儿是戈壁荒滩,寸草不生的!”

    赵一方笑着回答:“这个没问题,我们可以慢慢改造的。现在正在挖沟筑墙,等有合适的土就可以填土造地。”

    。。。。。。。。。。

    拔野古冲带领人马到了,他们带着大车,车上铺着干草,除了腰刀他们都没有带兵器。

    兵士们帮着轻伤兵上马,把重伤病抬上车,他们默默的行动着,除了偶尔几声伤兵的呻吟,自始自终没人说话。

    “仆将军,你看那些阵亡士兵的遗体是你们领回去还是就地掩埋?”

    “哪里的黄土不埋人啊,我这就让我的兵士就地掩埋吧。”仆固浑默然道。

    “也好,希望将军妥善照顾阵亡将士的家属,抚恤金由我们出,也算我们解决这次误会的诚意。你看每个阵亡士兵家属给多少银子合适?”

    “给阵亡士兵家属银子?”仆古浑一时没想明白,刚才自己还在盘算怎么降低赎回伤员的费用呢,怎么连死人的钱他们也会出?看来伤员不用赎了,这个姓赵的说的是送还。

    “不管怎么说这次误会我们也是有些责任的,这些阵亡士兵家里也有需要赡养的老人或需要抚养的孩子等,给些银子也算是对士兵家属的一点儿安慰吧。”

    “嗯……那就十两二十两你们看着给吧。”

    “好的,我们随后就安排。”

    拔野古冲过来报告:“将军,伤兵全部上马上车了。”

    “嗯,留下一部分兵士,掩埋阵亡的士兵,其余的现行回营。”

    拔野古冲回答:“遵命!”

    仆固浑转跟曹延晟说:“曹将军,咱们回去?”

    “好”

    赵一方让民夫抬过来董掌柜帮忙从战利品中挑选出的两份礼品:“曹将军仆将军,这是我们送给将军的礼物,本来应该专程送将军府的,既然将军过来了就请将军带回去吧。”

    曹延晟仆固浑对视了一下说:“客气了。”

    董掌柜也把从自己的货物中选出的两份礼品呈了上来:“这是我商队送给两位将军的礼物,不成敬意,请笑纳,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哈哈哈哈”

    赵一方对董掌柜等人说:“董掌柜,你可以安排你的商队先随将军他们去玉门关交货,这边再留几个人照看你的武师和其他伤员就可以了,你的货物马匹可以全部带走,包括上次被王彪抢的那些货物。”

    董掌柜连连鞠躬:“谢赵大人,谢钟大人,谢谢各位大人。”

    曹延晟仆固浑正要告辞,赵一方开口说:“二位将军请稍等。”

    仆固浑正犹豫之际看到几个民工又抬着一箱东西走过来,一个人跟赵一方说了些什么。

    “这是十一名阵亡士兵的抚恤金每人一百两,四十七名伤兵的汤药费营养费每人二十两,共计两千零四十两银子,请查验。”

    一大队人马浩浩离开了营地。

    他们回去的路上曹延晟再三劝告仆固浑说这些人看起来都像是读书人和善并没有恶意,希望看在小女救命之恩的份上手下留,至于骨固咄禄那边他会想办法过去斡旋,而且自己已经急报沙洲,想必几天之内必有回音,等过几天再商议不迟。

    回到军帐,仆固浑就找来副将拔野古冲:“你再详细说一下你们开战的经过,我不怪罪你等,要如实回答。”

    “是,将军。我在肃州的时候也听说了那伙夷人攻占了段家堡,我想王彪平替马贼销赃他的财物肯定都在他们手里,想想平时王彪一直都仗着骨固咄禄不把咱们放在眼里,我想趁这个机会夺回王彪的东西。今晨我回来的时候带着精骑到了那伙人的营地,虽说是营地那儿现在什么都还没有,只是一些民夫在挖沟筑墙,墙体还没见型,但场面看起来很大。正在干活的民夫们看到我们过去就乱哄哄的溃进了工地里边。我让大队兵马停留在攻击区域,派了两个骑将前去交涉,本想如果他们交出财物也就算了,可能那两个骑将触怒了他们,就开战了。。。”

    “谁先动手的?”仆固浑追问。

    “是…咱们那两个骑将,洞狐他们。”拔野古冲如实回答:“我们远远的看到洞狐举起了马鞭,但还未落下就听到了声响,接着洞狐就倒伏在马背上。另一骑将刚拔刀策马就被一阵声响弄下战马倒地亡,我看到受伤的洞狐仓皇逃回,就下令大队冲锋,想着他们没多少人也就没留预备队。没想到刚开始冲锋就被一阵阵密集的声响打蒙了,战马受惊不听指挥四处乱窜,还没冲出三五十丈就被百余倒地落马的兵士和马匹阻碍了冲击,接着就溃散了下来,直到现在我都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拔野古冲接着说:“在肃州的时候我就听说夷人有个巨大的魔鬼战车冲向马贼的时候所向披靡,还有那个闪着红蓝双色光的怪异轿子也所向无敌。可今天我们溃败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出来追杀,如果他们真要追过来的话咱们那些人肯定无法抵抗的……”

    “哦。。。。。。他们到底使用的是什么妖法,能在百丈之外击人与马下?”仆固浑自言自语道。

    “您不是已经见过曹将军了吗?曹将军怎么说?”拔野古冲问道。

    “跟咱们知道的差不多,曹将军也只是请那些人给他家女儿医病而已,并无其他瓜葛。”

    “将军到了他们的营地后又见到了什么?”

    “也没什么,你也都看到了,绚丽的房子和精巧的帐篷。”仆固浑像是在自言自语:我仔细查看了你们说的魔鬼战车,他们说只是普通的车子而已,就是那些底下带轮子的古怪轿子,不过不是两个,而是十一个!其中房子大小的就有三个。我假装无意专门去看了那个传说被砍破就会停下来的水晶。发现那些水晶只是窗子,被砍碎的地方已经用精铁板补上了,有一个甚至四周全是精铁板打造,下次它们要是出来可能会更加恐怖。还有,他们对伤兵医治的很精细,包扎很到位,咱们的军医官也说医治的很内行。按说这些不应该啊,他们在战后没有虐杀那些伤兵,反而给精心医治,要我们善待死者的家属,还把战马和伤兵全部送还我们,他们完全可以拿这些战马敲我们一笔银子的,但他们却没有这么做,而且还给了一些银子要我转交给死者家属,说是什么抚恤金……要说他们不敢得罪咱们也说的过去,可是他们把王彪抢商队的货物也还给商队他们了,这是为何啊?。。。。。。还有就是他们修筑的那个城堡也很没有章法,根本就不像是军事堡垒。他们没有依仗南边的小山崖据险而建,反而远离山崖就地挖沟取土筑墙,没有棱角,没有绊马沟,就像是一圆形的大村庄,这可是兵家之大忌啊。难道真如张神医说的,他们根本不是兵?

    “拔野古冲,你把这些整理一下先给军师过目,然后把这些夷人来这儿的况告知甘州牙帐,说这些人是玉门关曹将军的客人,在段家堡下边七八里处落脚就可以了,以后也算是咱回鹘帐下的子民了。”

    “将军,不需要这么急促吧?他们虽然彪悍可仅有几十个人没必要专程上报牙帐吧?随后的公文里附带一句就可以了,为一些在此地落脚安家的人专程跑一趟是不是有点儿盖弥彰?”拔野古冲心里也打起了小算盘:段家堡原本就是自己的地盘,可王彪因背后有骨固咄禄撑腰不能动他,现在从肃州回来听说这伙夷人打下了段家堡本想仗着自己兵强马壮夺回王彪的财物又能立功还能顺便占个小便宜,可没想到这伙人的火器那么强悍,竟然在人家营地百丈外就被打的落花流水。仆将军够意思还没追究但报到牙帐就难说了,这次损兵折将近百人可不是小数而且还仅仅是对付几十人的小阵仗,可汗一怒之下砍了自己也很正常。况且当时自己的兵马已混乱不堪,对方若是追杀恐怕能回来的就没几个了。那些夷人并没有赶尽杀绝,自己也没必要伸着脖子把脑袋送去,想到这里还是劝将军息事宁人为好。

    仆固浑说:“嗯,有道理。只怕精骑兵败回的事万一传上去咱们就有些被动了。”

    早已为自己找好退路的拔野古冲说:“如果牙帐责问,我就说他们是归义军的法师,我已经跟刘忠将军说好了。法师们正在做法,我等误入其阵……”

    “法师?不错,就说他们是法师,回头我去跟曹将军说一下,顺便也说他们兼做咱们的法师……算了,等上边问下来再做解释吧。”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后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