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 夜谈(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踏血熏霉 书名:穿越后周
    书房里仆固浑问:“曹兄,你是怎么跟这些夷人搭上线的?”

    “跟你一样,我也是刚刚才见到他们的。”

    “哦?”

    “是这样,小女前天肚子疼,因为疼的厉害,镇子上的大夫说可能是绞肠痧他医治不了,我派人连夜把张神医从瓜州接来,张神医也诊断小女得的是绞肠痧,他也束手无策。今天突然得知马贼袭击了长安来的商队,其中一个武师伤势严重已入膏肓,张神医也无能为力,不知何方来的那伙夷人竟然医好了那武师。张神医听说后立即去了夷人的驻地,约见了那位大夫,央求夷人来给小女医治,不想那些夷人爽快应邀,随张神医一起过来连夜给小女医治,连晚饭都没吃,你来的时候他们刚给小女医治完毕刚要入席开饭。”

    “刚才在席上我不好细问,你说他们真的医好了令的绞肠痧?”

    “是的。他们手法奇特怪异,但确实医好了小女的病。席前我专门去小女室内探视,发现小女真的好多了,不像前几那么憔悴,睡的很安详。小女命不该绝有高人相助啊!”曹延晟感叹。

    “他们用妖法治病?他们是巫师?”

    “这个不清楚,但刚开始给小女医治之前他们并没有沐浴焚香祭坛打坐,一切跟咱们的大夫医病无疑,只是他们的手法更加巧妙精细。特别是他们用来照明的灯具,真是贼亮。”

    “原来如此。刚才我也是得到斥候来报,说一伙异人打下了段家堡,杀了堡主王彪。我以为又是哪路马贼作乱火拼正准备前去剿灭,廖管家到我军帐说那些人是将军的客人,也就作罢了。”

    “那就谢谢仆兄了。”

    “曹兄客气了。那王彪杀人越货无恶不作我早就想除掉他了,无奈骨固咄禄曾专程跟我说过说那王彪是他的朋友。狗!什么朋友?骨固咄禄只不过收了王彪的黑钱而已,王彪勾结马贼又替多路马贼销赃曾在金塔被骨固咄禄缉获,后来他们却成了朋友。”仆固浑无奈的摆了摆手:“在王彪金塔被抓之前我也曾多次得到线报本想在王彪跟马贼接头的时候把他们一网打尽,没想到王彪狡猾无比几次都被他们漏网,其中曾跟马贼遭遇拼打过两次,但那些马贼凶悍残忍我的那些剿匪小队又没有优势,等增援人马到达的时候却被他们溜了。这王彪也越来越放肆,竟敢在肃州到嘉峪这几十里路中间洗劫,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这次倒好,被这伙夷人连窝给端了!”

    曹延晟问:“我说仆兄,你来肃州这么久了干嘛不扩充一下实力啊?你守着这富庶之地又不是养不起兵马?养个三五万不成问题吧?你就这么任由着骨固咄禄把你搓圆捏扁?”

    仆固浑摇了摇头:“唉……一言难尽。曹兄你也知道我仆固浑部族曾是回鹘的第二大势力,但每次征战可汗都令我部打前锋打苦仗,特别是凉州党项一战我部几乎全军覆没。家父临终前吩咐我千万不要盲目扩充势力,能勉强自保就行了,兔死狗烹鸟尽弓藏树大招风,势力太大会毁了我仆固浑部族的。”

    “哦?”

    “好在可汗还算有良心,把我部调来肃州休养生息。但我牢记家父的话,把队伍扩充到现在的万余人马就不再发展。可汗曾几次要求我把军队扩充到三至五万人,但我都以百姓太苦难以负担为由婉言谢绝了。”

    曹延晟哈哈一笑说:“高!你也在学龙家的龟缩防御了!”

    “是,龙家就是极好的例子,想当初龙家投降归顺后离开甘州的时候还有两万多精骑近三万人马,几次征战下来还剩多少?龙老大也算识趣:你可汗不放心我龙家,那好,我把队伍解散,剩余的一万多兵马全部卸甲归田,只留了几百家丁,变相的保存了龙族的力量。”

    “嗯,那倒是。这些年来龙家仅仅靠着几百家丁倒也相安无事。”

    “若不是我现在处在契丹南下的关口我想四五千兵马就够了,要那么多干嘛?难道让我仆固浑部族都去当炮灰?”

    “仆兄差矣。当年党项一战事关回鹘存亡,可汗也是无人可用啊!”

    仆固浑不屑的说:“这只是原因之一,你看现在:同罗思结几年来以抵御党项为名大肆招兵买马扩充军队,**万兵马屯兵凉州及周边,骨固咄禄在短短几年内也由数千人扩充到现在的三万多兵马据守金塔和肃州,葛逻禄、药罗葛部族拼命扩军现在也只有七八万兵马而且还分散在各州,可汗现在是睡觉都不安心啊,哈哈哈哈。”

    仆固浑话锋一转:“曹兄,你说这伙夷人真的是路过这里歇息几天吗?”

    “我也不清楚,刚才席间你也问过那位林先生了,他们说的是歇息,歇息而已。”

    “他们到底有多少人?”

    “张神医回来说他们大约三四十人,其中一半是女眷。”

    “哦……也就是说二十多人打败了百多马贼及王彪的数十家丁,太不可思议了。”

    “刚才那位林先生也说了,他们是在马贼袭击他们的时候才出手的。”

    “我的斥侯回来也是这么说的。自早上发现他们从你们这儿过去的时候我的斥侯就轮番跟过去了。因为况不明我命属下不得擅自行动。不过斥候回来报告他们与马贼交火的场面时倒是很壮观的。”

    “哦?你的斥候看到他们交手了?”

    “是的。斥候说马贼在追击商队的时候也冲进了夷人落脚的地方,正在砍杀商队的时候那伙夷人突然冲过来一大房子似的东西还冒着黑烟在马贼的队伍里横冲直撞,后来那大房子上的水晶似的东西被马贼砍破了就不会动了,接着后边又过来一小轿子怪叫着还闪烁着红蓝交替的光芒,上边还站着人拿着跟连发弩一样但很短的枪状兵器向马贼击同时发出很大的声响,几十丈外的马贼随着声响应声落马,一盏茶功夫马贼就被灭了。而且斥候还说当时好像骨固咄禄还有龙家的斥候也在远远的观望。”

    曹延晟吃惊的问:“你说夷人这么强悍?”

    “所以我听廖管家说了况之后就赶快过来想问个究竟。”

    “张神医带方大夫他们回来后就忙着给小女医病,什么也都没来得及说。不过看样子他们可不像坏人,至少看起来比你我都面善!哈哈哈哈。”

    “王彪的家底你我也都清楚的,恐怕骨固咄禄不会善罢甘休的。”

    “再说吧,方大夫毕竟救了小女一命,这个我是必须要还的,骨固咄禄那边还请仆兄给予斡旋。”

    “尽量吧,骨固咄禄飞扬跋扈很是嚣张,我恐怕拖延不了太长时间的。”

    “改天我亲自过去一趟,我想他总该给归义军一点儿面子吧?”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有什么新况随时联系。”

    “仆兄慢走!”

    夜深了,将军府的另一房间的人还在商议:

    廖管家问:“将军,你说他们真的是他们所说的云游四方?怎么看着像是远征打仗啊?怪异强悍的车辆,雪亮的神灯……。怎么没见他们的兵器啊?如果是打仗他们人也太少了吧?”

    曹延晟说:“夷人,异人,神人……。可以确定他们不是出来打仗:一,他们总共就三十多人,还有近一半的女眷,没有这种组合出来打仗的。二,那个林队长视乎对我和家父及家兄很熟悉,张神医回来说他从未在那些人面前提过老爷子的名号,可他们却知道的一清二楚,而我绝对不可能结交过他!我认识的人也不可能。三,张神医祖传十几代的神医技巧对萱儿的病束手无策,他们竟能隔着肚皮看透肚子里边的病症并拿刀切开切除体内一物件,而且现在看来萱儿的确没有了命之忧。这手法张神医也叹为观止!大家说哪有大夫出征打仗的?哪有带着妻女老小出来打仗的?”

    师爷李良:“但是,刚才廖管家回来说,这伙异人已经把段家堡拿下了,王彪被吊死,马贼已全部被歼。而且那伙夷人他们一个人都没损伤。”

    “本来我让廖管家去回鹘军帐告知仆固浑,让他们派人去段家堡告诉王彪不要招惹这些异人的。可是王彪已经出手了。刚才仆固浑过来说了一下大概况,说他手下的斥候回来报告说马贼人马去洗劫商队,王彪及马贼老三带人攻击异人营地。没想到的是两路人马全部被歼,连老窝都被端了。奇怪的是这些异人并未占领段家堡,连王彪的宅院也没要。他们把王彪的财物分给了村民,还选了村长,他们自己却又回到了寨子外的荒野去了,现在回鹘军已经知道了,也不知他们会怎么做。”

    李良说:“既然将军已经告知仆将军说那些高人是咱们的客人,而且仆将军刚才也来过了,想必仆将军会顾忌将军的面在短期内不会为难他们。”

    副将刘忠说:“今天一大早就有兵士来报告说在东南边的山坡上见到了一群怪异的轿子,他们正在下山。它们移动的时候会轰隆隆响,还会冒烟。后来他们都陆陆续续往东去了。他们为什么要绕过嘉峪镇而去那荒野之地呢?实在是不解啊……”

    “。。。。。。。”

    张神医试问了几次也没能问出方毅他们的来历:“将军,刚才未来得及告诉你:老朽去请他们的时候他们正在那片野地里搭建一座很大的房屋,而且已经搭建好了好几间,房屋很绚丽,老朽趁人不备曾偷偷抚摸过墙壁,发现其墙面光滑无比但不知为何物,他们那儿那种带轮子的轿子有十几个,其中三个比房子还大的东西下边也都有很多的轮子。还有,他们在那光秃秃的空地上还架起了一座大风车看样子还不像是木头做的,立杆很细但却很高,足足有两三丈高。”

    “哦?”幕僚李良很少好奇:“半天功夫打退了马贼,拿下了段家堡,还建好了几间房,他们怎么做到的?他们究竟有多少人啊?”

    “老朽偷偷观察,男女老幼约三四十人,而且方大夫也说他们总共四十余人。”

    李良说:“可听说那帮马贼一百多人啊?再加上王彪的几十个家丁少说也有一百五六十人吧?回鹘军曾几次派军剿匪都被他们跑掉了,其中交火几次回鹘军也没占到什么便宜,那些马贼家丁个个如狼似虎凶悍无比可竟然被几十个夷人给灭了,刚才看那个林先生方神医还有那个李先生都像是读书做学问的人啊?这些人深不可测咱们不能不提防。”

    张神医问:“要不将军明天以答谢为由过去瞧瞧?”

    “他们离开后咱们启程还是随他们一起去?”

    “单独去吧,这样显的诚恳一点。”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后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