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清剿贼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踏血熏霉 书名:穿越后周
    钟锐、林岩、曲一鸣、萧阳、张帅、宋佳、李军、张朋等带着董掌柜和小伙计押着王彪到了段家堡,偌大的段家堡上空仅飘散着寥寥的几缕炊烟显得格外萧条。

    钟锐他们远远的站在弓箭的程之外让小伙计喊话:“打开寨门,马贼已经全部被灭,你们的堡主已经被抓了,放下兵器投降,放你们一条生路!”

    段家堡寨门紧闭,寨墙上站着几个手拿缨枪或大刀背弓箭的家丁惊讶的看着远处过来的一群穿奇异服装的人竟然押着堡主远远的站着,他们有点迷茫——是原地放箭?弓箭不了那么远;冲过去救堡主?好像也不合适,这样只能使堡主死的更快;站哨的家丁赶紧去向总管报告。

    听说堡主被人绑而且已经来到寨子外边,留守寨子的家丁总管狗子也迷惑了:堡主跟几个当家的“收账”去了怎么可能被人绑啊?难道那个掌柜报官了?前几天刚打点过骨固咄禄将军怎么可能?

    他急忙跑上寨墙,看到堡主五花大绑被七八个人押着远远的站着。狗子气呼呼的骂道:“老爷养你们这么久还等什么?他们没几个人好像也没什么兵器,赶快冲过去把堡主救回来。”说罢跑下寨墙打开寨门带着二十几个家丁气势汹汹的挥着大刀冲了出来。

    一排枪响狗子和冲在最前边的六七个人应声倒地。已经蔫的像腌了俩月的黄瓜一样的王彪在钟锐林岩的催促下喊了一声:“都扔下兵器跪下。”

    看到总管及几个家丁倒在地上不知死活,被枪声吓傻的家丁听到堡主大叫便纷纷扔掉兵器跪在了地上。林岩萧阳拿着枪警惕的监视着四周,众人在董掌柜和小伙计的帮助下把众家丁一个个绑上。

    王家宅院

    王家家人及其余家丁佣人等都跪在地上。

    王宅的后院的一棵树上,绑着三个小伙子——黄石俊、刘宏、刘伟。

    原来王彪昨天抢亲抢来的姑娘是小伙子刘宏的心上人,夜里刘宏刘伟兄弟和姑娘的哥哥黄石俊偷偷溜进堡主宅院来救人,不成想被巡夜的家丁发现,一番打斗之后三人被擒就绑在后院的树上,还未来得及处置。

    一间厢房里,绑着抢来的黄石蓉。

    因为四肢被绑,嘴里又被破布堵着,黄石蓉看到有人进来,只能瞪大双眼惊恐的卷曲着子缩在一角。

    钟锐上前安慰道:“姑娘别怕,我们是警察。”

    董掌柜也用官话说:“姑娘别怕,他们是警察,是好人,是来救你们的,王彪和马贼已经被他们逮起来了。”

    黄石蓉不知道警察是什么人,但进来的几个人看起来和蔼没有恶意。

    杂货店小伙计利索的上前解开了被绑的姑娘。

    黄石蓉被解开后揉着被捆绑麻木的四肢眼中充满疑惑。

    “石蓉,你没事吧?”黄石俊和刘宏急冲冲的跑进屋子。

    “哥,宏哥,你们怎么也来了?”

    “我们昨天半夜溜进来想救你出去,没想到进来就遭遇了王彪的家丁,打斗的时候又过来一大群家丁和马贼,我们仨寡不敌众就被蜂拥而来人给逮住了。”黄石俊低下了头:“是这些警察老爷救了咱们。”

    钟锐对他们说:“好了,你们可以回家了。”

    四个人跪在地上给钟锐林岩他们磕了几个响头,但坚决不离开,要求入伙跟随他们一起去杀王彪报仇。

    钟锐林岩对视了一下:“那…。。。好吧,你们去帮忙找乡亲们过来。”

    小伙计张学礼说:“听说乡亲们大都躲在寨子外边,有一些躲在亲朋好友家了,恐怕一时半会儿不敢回来的。”

    “看来王彪和这帮马贼把老百姓祸害的不轻,得想办法让百姓伸伸冤才行。”

    “那是,要不百姓会舍家弃业躲出去?老钟,你看是不是把民愤大的马贼杀几个?”林岩看到后院的几排房子对钟锐低声说:“顺便让老赵他们把大车开过来一个,恐怕有东西要弄回去。”

    “好主意,杀鸡儆猴。”钟锐掏出对讲机:“赵总,我是钟锐,能让货车过来一个吗?这儿有东西需要拉回去。顺便把俘虏全部带过来,你最好也过来,我们准备开一个审判大会杀鸡儆猴。我让萧阳他们回去照看那边。”

    “好的,我安排一下。”

    林岩对张学礼和黄氏兄妹说:“你们告诉大家,说马贼头领已经被处死,王彪和活着的马贼都被我们逮住了,让他们躲出去的乡亲们都回来,有仇报仇有冤伸冤,凡是回来参加大会的人,无论老幼每人十斤粮食!”

    “好哩”

    黄氏兄妹和张学礼在村子里到处找人。

    敲开了几家房门,找到了一部分村民。这些大都是凭着家里一贫如洗不怕洗劫,又得到堡主承诺才没有躲出去的。他们找到了几个老头得知,寨子的人几天前在这帮马贼进入堡子的时候,家里有姑娘的人家都躲了出去,虽说堡主曾告诉大家说这些大王不会在堡子里乱来,但堡子里的还是小心翼翼很少出门,怕一不小心惹来麻烦。当老头听说王彪和马贼已被剿灭心里更加恐惧,在黄氏兄妹和小伙计的再三劝说下才答应分头去找村民回来。也有部分村民对参加大会可以分到粮食半信半疑,跟着凑闹也许还能分得一份口粮,即便是不兑现也没什么损失。

    林岩钟锐在家丁内仆的带领下打开查看了各室内物品及仓库。

    仓库内容很丰富,几处仓库都堆的满满的。

    宋佳过来问:“林队长,这些东西怎么办?”

    “当然是拉回去啊,还客气什么?”

    曲一鸣望着满满的粮仓说:“每人十斤粮食是不是少了点儿?刚才听小伙计说很多百姓都揭不开锅了,没躲出去的基本上都是穷的叮当响光脚不怕鞋子湿的人家。”

    钟锐瞪了曲一鸣一眼:“废话,没鞋子当然不怕鞋子湿,那就每人三十斤!只是……全村的百姓要是都来了每人三十斤够吗?”

    “你没看到那几座粮仓啊?少说有四五十吨!”

    “那…再给百姓多加点儿?”

    “不用,全拉回去再说。”

    躲出去的百姓陆续回来了一部分,王家宅院门前的打麦场上聚集了男女老幼足足有三百人,众人惊恐的望着他们。

    通过艰难的交流得知,原来王彪是段家堡段堡主家的管家收养的一个流浪儿做养子,管家给取名王忠。

    二十多年前王忠初到段家堡的时候才十岁左右,大约四、五年前,管家突然暴病亡,王忠就做了管家。没多久,堡主夫妇也死了,堡主家的儿女还小,段家就由王忠掌管了,不到一年,段家上下全死了,下人不是病死就是逃走。王忠掌管了段家堡以后就改名王彪,再后来就跟马贼搭上了关系……

    赵一方、王东林等人乘车带着所有俘虏赶到了段家堡。

    了解了大致况,他们对官府的不作为深表无奈,他们决定替天行道——拿王彪和马贼开刀,杀一儆百!

    曲一鸣兴奋的说:“替天行道?我们要学梁山好汉杀富济贫吗?”

    林岩更正说:“别!咱们可不能跟那些流氓学习。即使杀富咱们也只能是打土豪分田地。跟梁山半点儿关系也没有。梁山也就是一个半好汉外加一百零六个流氓,他们杀富了,但绝对没有济贫。咱们是打黑,懂不?”

    曲一鸣疑惑的问:“哪一个半好汉啊?”

    “林冲勉强算一个,卢俊义算半个好汉半个英雄。其余那一百零六个流氓全属于咱打黑的对象!”

    “武松鲁智深是流氓?”

    郑之航接上说:“你以为他们是什么好鸟啊?鲁智深本就一混混又收了一帮泼皮当起了小黑社会头子,那个武老二也纯粹就一地痞混混,而且还是非常流氓的一个流氓。”

    张帅不解的问:“武松是流氓?这是谁瞎掰的啊?”

    “《水浒传》!如果你认真仔细的看水浒你就会知道梁山上几乎全是流氓没好人。”

    张帅说:“晕,课本里可是把武松当英雄来着。”

    “英雄?那武老二原本就一市井混混,一次斗殴中打死一恶霸和酒后不听劝告上景阳冈又无奈中打死一老虎得了个英雄美名,被阳谷知县抬举做了都头,他处心积虑杀了西门庆后混迹于绿林之后便没有了道德的约束,特别是在醉打蒋门神的时候彻底暴露出他地痞的一面。”

    “蒋门神也不是什么好鸟。”

    “对,所以说他们之间只能算是黑社会火拼。武松到了蒋门神的酒吧百般挑衅,不得不说那时候开店的只要不是黑店都很有职业道德的,蒋门神酒吧的酒保就很有涵养,对武松的挑衅全都忍了,最后武松使出流氓的杀手锏”

    “什么杀手锏?”

    “武松明知道这是蒋门神的酒吧,他故意问酒保‘你家主人姓什么?’”

    张帅不屑的说:“切!这算什么杀手锏啊?”

    “要不怎么说武松是流氓啊?酒保回答说姓蒋,武松反问‘姓蒋?为何不姓李?’听听,因为人家姓蒋不姓李已经算是他出手的一个理由了。说罢又要老板娘过来陪他喝酒,老板娘不干啊,于是武英雄就大步上前拎起老板娘便扔进了酒缸里淹死了,而且把前来搭救老板娘的酒保也扔进酒缸里。”

    “啊?这是武松啊?俺自上学到现在一直把他当英雄来着。”

    “唉,断章取义害了多少人啊……你要是仔细看一遍《水浒传》你就会发现里边几乎没好人的,阮家兄弟说起来是打渔为生可他们杀人越货不知道祸害多少过路商客,还有那个孙二娘,差点把武松也包成包子。”

    张帅疑惑的问:“那……为什么几百年来老百姓都称他们梁山好汉啊?”

    “这么跟你说吧,虽然他们没有济贫但他们至少杀富杀官了。还有就是西门庆镇关西被打死的时候百姓也会叫好而不管打死他们的是什么人。”

    曲一鸣恍然大悟:“也就是说仇富仇官早就有了?”

    “你以为呢?‘苛政猛于虎’可比这还要早一千五百年呢!”

    “哈哈,一百年后宋江再打这面旗帜就得给咱们交专利费了!”

    “有咱们在他举不了旗的,早就打黑把他们灭了。”

    见到仇人分外眼红。王彪及俘虏刚被押解到寨子里一处较大的空场地时,就被愤怒的百姓冲上去狂扁。

    制止无效,钟锐掏出手枪朝天开了一枪。

    突然的声响使众百姓愣住了,看到这些警察老爷们制止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林岩让董掌柜问:“寨子里有识字的人吗?”

    人群里走出了两个老头,其中一个就是他们刚进寨子时遇到的留守老头。

    “好,让百姓伸冤,你们记录。”

    接下来又是一片喧嚣。

    审讯结果出来了,这些俘虏大都是几个月内新入伙的。俘虏里有九人是他们寨子被占后被加入的,有七八十个人是在别处被迫加入的,因为这些人要么心地善良、不忍干坏事,要么胆小怕事还没胆不敢做或没来得急做坏事,基本没有民愤。包括王彪的家丁也是,心狠手辣的刚才冲在前边被消灭了,当了俘虏的大都胆小怕事或良心未泯的。其余两个个俘虏虽然也是被迫加入马贼,但干的坏事太多民愤很大。加上俘获的几个老马贼共八人。

    他们几个商量后决定:杀!杀鸡儆猴,笼络人心,顺便立威。

    没有大点儿的白纸,只好从堡主家找了一匹白布,布告宣布:王彪,勾结马贼,欺压百姓,罪大恶极,特判处死刑;同时布告上边写了八个民愤较大的人的名字,罪名是杀人越货,欺压百姓,特判处死刑。

    另外八十多个人的罪名是助纣为虐,但节较轻,判处劳役五年。

    王彪的家丁除了被击毙以外还有三十多个人,罪名是助纣为虐,欺压百姓,判处劳役三年。

    布告宣布:被处以绞刑的人悬挂三天,以儆效尤。

    当那九个人被挂上树梢时,全场沸腾了,百姓们不知道钟锐林岩他们的来历,只是从董掌柜和黄氏兄妹那里得知他们是警察。于是便跪地齐呼“警察万岁!”并且把头磕的嘭嘭响。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后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