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剿匪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踏血熏霉 书名:穿越后周
    他们从望远镜里远远的看到郑之航萧阳他们也押解着五六十个俘虏往回赶。

    林岩宋佳正忙着跑向车辆中间大声喊叫着清点人数,众女眷还惊魂未定,确认己方人员无伤亡后才放心下来,因为营地内也有不少马贼及马匹尸体场面过于血腥林岩吩咐女眷们先呆在车里别出来。

    赵一方让宋佳把绳子拿出来先把俘虏绑上,宋佳说绳子在张帅的车上,张帅这一趟颠簸估计一时半会可能也翻不出来。

    林岩过来说:“赵总,先让这些俘虏把营地内的尸体清理一下再捆绑,让董掌柜的人也一起帮忙,这儿现在太血腥了,女士们不适应的。咱们加强警戒,发现俘虏有不轨行为的就地正法千万别手软。”

    赵一方说:“不妥吧?人家商队远道而来又刚遭遇袭击,这会儿让人家帮忙是不是……”

    钟锐理所当然的说:“什么不妥?要不是咱们出手快他们跟上次一样完蛋,你看这些马贼砍起人来丝毫不手软,不问来由不留活口。遇到咱们已经算是他们幸运了,况且死伤者里边恐怕还有他们自己人,让他们帮忙不过分的,他们也要在此歇息的。”

    惊恐未定的商队人员看到突然逆转的局势也不知所措,木然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在钟锐的督促下商队的人开始回去沿途寻找救助受伤人员及拉回遗弃的车辆马匹和货物,意识到有了靠山的商队人员开始挨个翻动马贼的尸体,搜寻他们上的财物以及给重伤未死的马贼补刀。

    突然听到几声尖叫,钟锐赵一方回头一看,原来董掌柜的随队武师正在清理战场给重伤未死但不能自己走到俘虏堆里的马贼补刀。林岩方毅赶忙过去制止武师的杀戮行动,只让他们寻找还活着的商队人员。

    钟锐林岩开始指挥商队和俘虏清理营地。

    郑之航他们也押解着俘虏回来了。

    回到营地后萧阳问:“钟队长,怎么才这几个俘虏啊?”

    钟锐说:“冲在前边的大都是马贼骨干凶悍残忍,大部分都被击毙了,伤兵也大都被驼队的商客给解决了。”

    曲一鸣说:“你是没见马贼那个残忍啊,刚才我们冲出去的时候看到马贼冲向驼队一句话不说挥刀就砍,好在萧阳小柳的枪程够远,要不等咱们冲过去驼队已经被砍完了!我们还是晚了一步,驼队人员被砍了好几个,死活还不知道,张帅的挡风玻璃和窗玻璃都被砍碎了。”

    赵一方急忙问张帅怎么样?

    郑之航说:“玻璃碎了,张帅没事,被萧阳他们及时拉上了警车,现在张帅已经把车开回来了,还有,你那辆商务车的玻璃也碎了,右侧车门也严重变形。”

    “人没事就好,就现在这道路况这些车估计也用的上了。”

    搜救伤员清理现场差不多的时候林岩众人他们让商队人员把马贼俘虏捆绑起来,林岩他们带的绳子轻巧结实剪短实在可惜就把俘虏栓在一起,并且隔开距离防止他们互相解绑。商队的武师车夫马夫手脚利索,一会儿就把六七十个马贼俘虏和三十多的家丁捆可个结结实实。有几个轻伤的马贼郑之航实在不忍没让武师捆绑,并叫方毅过去给两个伤兵用绷带暂时简易包扎了一下,除了不能动几个伤兵以外几个轻伤兵尽管没拴绳子但还是非常自觉的抱着头坐在了俘虏堆里。

    钟锐正在严厉的呵斥责问董掌柜:“你们商队过来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既然你们害怕马贼袭击为什么不去镇子上报官府?”

    “钟老爷,恕小的无礼,俺们小本生意惊不起大驾啊!”董掌柜哭丧着脸战战兢兢的说:“俺们只是把货送到玉门关的客栈就行了,西域的客商在那里接货,官府关税根据货物不同百里抽二到十由我和西域客商对半出。如果我们报官,官府接我们这几里地就要十里抽一啊!”

    钟锐训斥道:“你们怕十里抽一?就不怕全部送命被马贼抢走?什么逻辑啊?你先前那一波已被全部洗劫了怎么还不长记?而且你们长途贩运为什么要犯忌分成两队?”

    董掌柜哭诉着说:“我们也知道在一起安全一些,只是前些子途中大雪耽误了行程,我们商人最讲究的就是信誉,我们只好分成两队,我带着轻装的货物先走过来跟西域商客说明况,重装货物及大队武师随后跟上。怕的是西域客商等不到我们按时返回的话这些货物就会砸在我们手里,一直到来年开才能出手。丝路前些年重新开通以后,我们商人都知道玉门关有归义军的人驻守,嘉峪镇有回鹘的人驻守,东边的肃州也有回鹘军,沿途各州郡都有官军所以官府的护商队也就慢慢取消了。以前从长安过来沿途很少有马贼的,即使遇到小股马贼我们商队随行的武师基本上也能应付。听杂货店伙计说这帮马贼刚到此地,肃州到嘉峪镇短短四五十里路程,两头都有重兵驻防从没有马贼的,这次偏偏就让我等给遇上,造孽啊!”

    王东林问:“下来怎么办?咱们以后还会遇到这种况的。”

    赵一方说:“抓紧时间审讯俘虏,看看他们老窝还有多少人,然后想办法把贼窝给端了!今天已经够危险了,以后绝对不能再发生这种事。”

    “审讯结果出来了,nnd,王彪的野心还不小。”

    “怎么了?”

    “王彪和马贼今天一大早就发现咱们并且知道咱们人不多,他相中了咱们会走的大房子——厢式货车。咱们刚落脚的时候他们已经盯上了咱们,知道咱们只有几十个人而且一半是女人。原准备傍晚的时候来偷袭咱们的,没想到长安的商队过来了就想把咱们和商队一锅端了。”钟锐说:“马贼的大头领和二头领带领骑兵冲锋第一波就被消灭了。三头领带领步兵冲击张帅汽车时被撞飞了。段家堡的堡主王彪和家丁全部被俘。”

    赵一方问:“贼窝呢?”

    “贼窝远着呢,都在关外。原来这波马贼有二百多人,其中一百多骑兵,基本上算是比较强悍的马贼了。半年前经过马贼们黑吃黑一番火拼,剩下了不到四五十个人,就是最凶猛的那波骑兵,其余的都是最近几个月连募带抓的新人,他们洗劫驼队顺便带着新人来见见血长长胆。他们是前几天才流窜到此,这些子一直在段家堡的王彪那儿歇脚。本来三天前他们得手后就离开的,可能得到了今天还有驼队的消息。还有就是段家堡的王彪可能给这伙马贼销赃。”

    赵一方疑惑的问:“段家堡的堡主怎么姓王呢?”

    “这个王彪是堡主管家的养子,四五年前管家突然死亡,王彪就当上了管家。不到一年,堡主也死了,管家就慢慢掌管了堡主的财产。。。。。包括段家堡。”

    “段家堡离这儿有多远?”

    “大约两三公里。小伙计说是五六里地。”林岩愤愤的骂道:“董掌柜和小伙计这俩混蛋竟然让我们在马贼的眼皮底下扎营,也怪我粗心没有仔细讯问周边村庄况。”

    “这不能怪你,这儿方圆几十里也只有这儿适合咱们扎营,是咱们太大意了。”

    林岩疑惑的说:“按说这附近不应该有马贼啊?东边肃州城西边玉门关南边嘉峪镇都是军事重镇,马贼怎么敢在这里洗劫?难道…难道他们跟某一方的官兵有勾结?”

    “很有可能”赵一方继续问钟锐:“王彪那人怎么样?怎么会跟马贼有来往?”

    “董掌柜说他们事后听到传说,说王彪一直跟这帮马贼有联系,王彪可能在替马贼销赃。”

    赵一方接着问:“王彪有武装吗?”

    “有,但只有五六十个家丁。这次过来了三十多个,除了第一波冲锋被击毙的几个外,其余基本全部被俘,段家堡里可能还有二十多个。小伙计说段家堡是这儿比较大的一个堡子,近三百户人家,不过王彪不像别的村庄那样有堡主庄主的威信,段家堡的村民对他只是恐惧更多一些。”

    钟锐跟赵一方林岩商量:“既然已经拿下了王彪,那就索拿下段家堡,这样咱们相对能安全一些。也许这个段家堡适合咱们暂住的。咱们打掉马贼村民们应该会感谢咱们的,带上杂货店小伙计和董掌柜,百姓应该能听懂咱们说话的。”

    “未必,他们也许会认为我们是更强悍的马贼,这年头马贼黑吃黑是最常见的。让董掌柜和那个小伙计出面和百姓沟通可能会好一些,只是咱们灭了马贼拿下段家堡官府会不会来找咱们的麻烦?”

    “如果马贼跟官府有勾结的话就好办了。由董掌柜出面——他是受害者。等端了贼窝再找些合适的东西去拜见一下官府的老大,咱们取代马贼跟他联系,马贼能贿赂他们多少?咱们加倍还不行吗?就算把马贼的东西全给他们咱也没什么损失,只要跟老大联系上咱们就可以在这儿扎下来,我想应该是可行的。” 林岩沉思道:“先过去看看再说吧,不过跟当地村民一起群居在村庄里也不是什么好主意。咱们尽量想办法拉拢村民,尽量别跟村民对立起来。”

    “好主意,董掌柜是受害者,咱们见义勇为路见不平灭了马贼,再给官府一些银子应该能摆平的。”钟锐指着货车说:“赵总,你带大家让俘虏把板房卸下搭起来,由小柳等人留下负责这边安全,我和林队长这就去段家堡。”

    “快中午了,吃点东西再去吧?”

    “还是先消除隐患再说吧,否则吃饭也不踏实的。”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后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