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惊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踏血熏霉 书名:穿越后周
    “之航,怎么这么大的雾啊?……”

    “以前我曾经遇到过比这个还大的雾,就像你我这样站在对面都看不到对方的。但今天这雾有些奇怪。”

    “对讲机里有声音,好像有人跟咱串频了。”

    随着对讲机里传出几个人的惊叫声一道闪电发出的巨大耀眼的白光笼罩了他们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巨雷,接下来便是死一般的寂静。

    电闪雷鸣之后四周恢复了正常,浓雾也无声无息的在瞬间消退了。

    郑之航大吃一惊:“不对劲,这么大雾怎么说没就没了?”

    “就是啊,好像是瞬间就没了,连个过程也没有。大家呆在车里别动!之航随我下去看看,注意安全”

    “老林先别急,先在车上观察一会儿再说吧,我觉得有点儿诡异。”

    “太诡异了,那么大雾瞬间就没了绝对是不可能的……”

    “现在是五点一刻,再过一会儿天就大亮了。”

    “刚才对讲机里好像听到有人惊叫。”

    “嗯,绝望时的惊叫,可能有人遇险。”

    “张迪,张迪,请回话。”

    林岩嘱咐大家:“暂时关掉对讲机,有人跟咱串频了,他们可能遇到意外,别耽误人家联络。”

    “还是开着吧,也许就在附近,他们可能需要帮助的。”

    四周寂静极了,比他们以前所经历过的所有野营都寂静——野营至少还有小虫的鸣叫声。

    “之航,感觉真的不对劲!”林岩的话提醒了所有人:浓雾早已消失,但车外依稀明亮——四周竟然覆盖了一层薄薄的不太均匀的白雪!

    林岩打开车门跳下车,警惕的四周张望着,除了他们的车辆外一无所有一片荒芜,昨天选择的营地是在一个废弃的采石场不远处背崖扎营的啊?现在这儿却植被完好,根本没有开采过的迹象。乾坤大挪移?可从周围地貌特征看来这的确就是昨天扎营的地方啊……林岩大吃一惊:搭建帐篷的地方只是一片乱石山坡——帐篷不见了,而且那地方根本就没有搭建过帐篷的痕迹!

    短短的几分钟就像过了很久,众人七嘴八舌的谈论着眼前奇异的景象。

    “什么时间下的雪?”

    “雪怎么来的?车顶上都没雪啊?”

    “我们刚才上车前还没雪啊?”

    “难道我们集体失忆了吗?”

    “怎么这么恐怖?”

    “别吓人好不好?”

    “天气预报这几天没雨雪啊?”

    “高速不会封路吧?昨天我们从敦煌回来直接回去就好了!”

    “路过嘉峪关不进来看看,我们出来干嘛呢?测量高速里程啊?”

    大家议论纷纷。

    “高速可能封路了,半天也没看到一辆车。看不到车灯”江小峰拿着望远镜说。

    他们露营的地方距高速公路两三公里,望远镜可以看到来往车辆的。

    “不会吧?这雪半公分都不到怎么可能封路?再说了高速路上车来车往未必有积雪。”

    “我手机没信号了!”李敏突然尖叫起来。

    “我的手机也没信号了”

    “我的也没有”

    “咱们的帐篷不见了!”

    随着一声惊呼大家这才发现所有手机都没信号了,所有的帐篷都不见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

    林岩郑之航提醒大家:“大家注意,随带好对讲机注意周围况。”

    “队长!快看,下边的嘉峪关不见了!”

    众人拿起望眼镜向山下观望着:“刚才地震把嘉峪关震没了?”

    “不可能!刚才根本不是地震!”

    “嘉峪关怎么不见了?怎么变成了一处破败的小寨子?看样子还比较完整,好像还有人!是不是在拍戏啊?要不怎么有那么多人穿着盔甲啊?”

    “这儿什么时间修建的影视城啊?怎么没听说过啊?昨天过来的时候也没见到啊?不会是连夜改建成影视城了吧?这也太速度太真了!”

    “不像是在拍戏啊?怎么看不到摄制组?这些演员也太敬业了吧?”

    “走,过去看看!”

    林岩警告大家说:“别!千万别去!那个绝对不是影视城!!有点不对劲,非常的不对劲!”

    “怎么了?”

    “现在几点?有这么早开工的吗?”

    “那有什么啊?也许人家拍晨景,早起赶工啊。”

    郑之航也非常认真的说:“我也觉得不对劲,如果下边是影视城,那嘉峪关在哪儿?连夜搬迁了?咱们的帐篷呢?就在咱们眼皮底下被偷走而且不留痕迹?”

    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不好!赶快离开这儿。大家提高警惕注意周围动静!检查装备上防滑链准备下山!躲开那个影视城,躲开那里的所有人!”

    “队长,山坡下边好像有一个人!离我们只有几百米!”江小峰拿着望远镜四处观望着。

    “这么早他躺那儿干嘛?摔跤了?”

    “这是不是跟咱串频的那伙人的其中之一?”

    “不会吧?刚才那动静别说是货车,就是石头也会散架的,他爬起来了,看起来没事。”

    “太诡异了……”

    “咱们昨天上来的简易道路也不见了!”

    “啊?”

    “李林满子,看现在这原始荒凉的形咱们该不会是穿越了吧?”

    “穿越?哈哈太好玩了!”

    “什么穿越啊?”

    “从外表看来这片山坡还真是原始没有开发过的痕迹。”

    “难道咱们真的穿越了?”

    “你以前看过时间隧道时间机器一类的电影吗?”

    “哦……”李敏突然说道:“队长,咱们是不是应该呆在这儿原地等待啊?以前的书上网上电影上说的都是穿越到哪儿还能从哪儿回去的。”

    “现在不是玩游戏的时候,咱们必须尽快离开这儿。”

    “队长,对讲机里好像有人说话!”

    “这太正常了,对讲机串频是常有的事。”

    林岩打开对讲机:“有人能听到吗?我是驴友林岩。”

    “听到,我是赵一方。”

    “能联系上你很高兴,我们在嘉峪关西侧的山坡上,请问你的方位。”

    “可能在…机场附近,我也不能确定。我们遇到了麻烦,我们一辆大货车失去了联系,麻烦你们看到后联系我们,谢谢了。”

    “我们附近都看过了,没有货车,但看到一个人,我们这就过去查看。”

    林岩指了一下山下:“他们说有辆车可能遇险了,对讲机里的人跟他们联系不上,咱们得下去查看一下,看那人知道不。准备下山。”

    “队长,四周检查完毕,没有遗留物”

    “现在地上较滑又没有道路,大家小心。我开路,之航押后,大家沿着我的车辙顺序出发,一档低速行驶。”

    好在山坡上可能是风大,几乎无积雪。他们沿着相对较平坦的地方艰难的前行着。

    赵一方安慰着张帅:“别担心了,咱们已经跟嘉峪关那边的驴友联系上了,他们说山下有个人,可能是信号不好联系不上,他们正在前去查看。”

    赵一方放下测向仪看了看时间:“应该是没事儿了,我们现在基本安全了,现在是2012年12月225。20,我们躲过了这场世纪大劫难。玛雅预言可能应验了,接下来我们可能要面临六七十小时的漫长黑夜了,下来紧接着很可能就是小冰河时代了。我们应尽快回合张迪他们,顺便找找看有没有其他幸存者。赵缘,把望远镜递给我。看我们的运气怎么样,能不能在短时间内找到其他幸存者。以后恐怕一切都要靠我们自己了。”

    赵一方嘴上说着心里却感到奇怪:没有山崩地裂,也没有滔天巨浪,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仅仅是那么一道雷电,尽管它大了点…不对!一个雷电绝对不至于被称为世界末而且眼前这一切也不像是世界末,道路呢?就算楼房倒塌可残骸呢?北边的山坡那么熟悉可机场呢?机场的残骸呢?

    天已渐亮,漫长的黑夜没有来临,周边竟然弥散着一层薄薄的白雪。赵一方用望远镜四周查看着心愈加沉重:最近几天没有下雪,这些雪是哪儿来的?而且周围环境也不像是灾后的恐怖形倒是跟史前的荒凉差不多,到处是荒野,看不到市区,看不到公路,感觉不到文明,一切都很原始,连城市的残骸也都看不到,手机也没有了信号,没有一点儿现代的气息。最令他惊奇的是他和张帅宋佳的车后雪地上都没有车辙,雪地竟然什么都没有,甚至车下都是雪!他们的车辆就像是凭空落下来一样,而且落的那么的轻柔以至于车胎的花纹都在雪地上依稀可辨!就在后边的不远处,歪斜着他的那辆房车。

    这不是末的景象,难道被抛入了异时空?……

    妻子龙雨还惊魂未定。

    女儿赵缘和男友李翔宇还在发呆。

    预备在驾驶室的棉被军大衣排上了用场——十二月的嘉峪关市郊寒气人,发动机停下来以后驾驶室里的温度也逐渐下降,特别是他们打开车窗查看外边况的时候驾驶室的温度已经与外边一致了,李翔宇默默的拿过军大衣依次递给每个人。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后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