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对立的位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河东嘶吼 书名:异界离殇
    第十七章    对立的位置

    慕容蕊蕊淡淡的样子不像是要杀人,倒像是和谁玩着捉迷藏一样,白色的裙摆随风摇摆着,那么那么的美丽,那么那么的妖娆。

    “请慕容姑娘赐教。”尹奚的眸子里是一股谨慎的样子,对着树上的慕容说到。

    慕容笑了一下,笑容定各自脸上,只见她迅速的俯下去,对着尹奚便刺了上去,然后又是一个旋转,白色的布条便从体里穿了出来,看着尹奚的眸子里没有丝毫的涣散会所,木容不狠狠地刺了上去。

    尹奚和慕容上上下下反转只见,不知觉的,尹奚便被慕容的布条绑紧,而慕容也在这些布条之中穿了过去,长剑在手中握着,直直的想着尹奚过去。

    尹奚正在挣扎这捆绑在自己上的布条,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片白色之后的慕容正面露凶光而来,眼看着那剑尖就要刺进尹奚的体,突然一道绿色的光把所有的布条都打断,慕容被这股力量打的翻倒在地,尹奚抬起头看着这股力量的源泉,原来是玉泉。

    一袭蓝衣站在地上,面色陈汇总。看着慕容蕊蕊,冰不说话。

    ,“玉泉,你怎么来了。”尹奚还是被这股内力所打上,捂着自己的口沉闷的说道。

    “你没事吧,尹奚兄。”玉泉看了一眼尹奚,关系的呢说道,

    “我没事。我们一起对付这个恩将仇报的妖女。”尹奚想想便觉得很是气愤。

    “恩将仇报?”玉泉的眸子有些不接,看着尹奚。

    “还记得我说要去找你,结果半路上救了个妖女么?就是她。”尹奚带着有些愤恨的眼光,用手指了指慕容。

    慕容笑而不答,看着玉泉的眼睛里有些复杂的愫。

    玉泉却是对着尹奚淡淡的说,“你先回去把,我自己来就好。”

    尹奚看着玉泉不有些那门,“为何不让我与你一起对付这个女妖,凭我们两个人的力量,对付这个女妖绝对不成问题的。”

    “不,听我的话,回去把,我和她只见有些恩怨为了,请你给我这个机会。”玉泉看向尹奚的眸子里写满了忧伤,嘴角却带着笑容。

    “这。。。”尹奚还是有些犹豫。

    “回去把。”玉泉再次相劝,尹奚见玉泉如此坚持,只好回去,但是站在了星阁的上方,看着这一切。

    “现在,就只剩下我们了。”玉泉浅浅的笑着,像是看着自己久违的亲人。

    “嗯,就剩我们了。”慕容蕊蕊也逐渐走近了一步,看着玉泉不微笑。

    “你有什么话,想说么?”玉泉对着慕容说道。

    “有,怎么会没有。”慕容蕊蕊的眼睛里有些湿润,却是努力的控制着自己。

    “那你说。”玉泉又笑了,那阳光般的笑容似乎一瞬间便清垮了慕容所有的防备,一滴清泪从眼睛里掉落出来。慕容蕊蕊逐渐走向玉泉,在他的面前站着,对上他的眼睛,就这么痴的看着。

    尹奚站在师傅跟前看见这一幕不仅眉头紧锁,玉泉这是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动手,怎么会如此含脉脉,两个人究竟在搞什么鬼,那个妖女肯定在想什么花花肠子,于是尹奚便想走上前去。

    “慢。”白眉一下自拦住了正要走上前去的尹奚,看着不远处的玉泉和慕容,淡淡的说着,“他们之间有些恩怨为了,随他们去吧。”

    “他们之间会有什么恩怨?”尹奚很是不解,玉泉的底细那么干净,什么时候认识慕容蕊蕊了。

    “她是他最先的女子。”白眉淡淡的说着,眼睛里竟然也划过一丝哀伤。

    尹奚心下了然,难怪玉泉和慕容之间的愫自己说不清楚,难怪看着师傅的眼睛里敬业花鼓综合么一丝哀伤,原来是这样,那么,叶云儿又算什么呢?

    “我想你了。”她想说的话那么那么多,可是一开口竟然变成了这样一句话,她这样淡泊这样大气的女子,怎么会如此失控,什么时候,竟然会这样的吐露自己的心声,看着玉泉的那张脸,只是自己便控制不住自己的绪。

    玉泉的眸子里染上了水汽,他千思万想,没想到慕容竟会说出这样一句话,他深知她的脾气秉,她想说的话一定是千言万语,可是现在却是如此的一句话,便泪流满面,该是何等的心碎,这句话,她又是等了多久忍了多久才会说的出来。

    玉泉笑了,在这一片醉人的感人中晓得一塌糊涂,他对她太过歉疚,只是这一切都已错综复杂,三言两语早就已经说不清楚。

    “那么,你呢。”慕容看着玉泉,透过泪水斑斑的水汽,说道。那么那么期盼,那么那么想念,只是希望他能够说出一句话,那么此生便算是无憾叻。

    玉泉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女子,那么明媚,有那么忧伤,她的孩子气,她的倔强她的任她的固执她的一切一切都只是在自己的眼前表现的完全,世人眼中的慕容,是何等的大气,何等的淡泊,何等的额威严,她是圣上妃,是妖界的灵魂,可是在自己面前,却又是如此的破例,甚至,卑微。

    玉泉刚想开口,泪水便流到了嗓子里面,这是自己极力忍耐的结果,于是那一句句话便也都藏在了嗓子里宴会到肚子里面,只能看着慕容,终是没能说出一句话。

    慕容笑了,看着玉泉的模样不笑了,那么忧伤,那么绝望,她没有想到,她那么那么的人,那么那么不顾一切哀伤的人,竟然会在此刻和自己针锋相对,那么该怎么样释怀,要她怎么做,这一切的一切,是不是都没有了意义。

    “出招吧。”慕容蕊蕊的眸子突然闪露出一丝杀机,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玉泉的双眼便用布条把玉泉绑起。

    玉泉没有躲闪,看着慕容蕊蕊的脸上的哀伤,不心如刀绞,他在这片黑暗之中变得那么沉着,只是呆呆的望着这个女妖,没有言语。

    “你为什么不躲闪。”慕容蕊蕊看着玉泉手中的剑不说道。

    “我欠你的,今要杀要挂,随你的便。”玉泉淡淡的说着,有绽放了一个巨大的笑容,只是这个笑容太过哀伤,也太过心疼。

    慕容蕊蕊突然就笑了,笑的那么大声,笑的那么绝望,回过头来,再看玉泉的时候已经是曼联的泪水,张了张嘴,却始终没能说出什么话来。

    在玉泉的印象当中,慕容蕊蕊什么时候如此哭过,一向那么骄傲那么倔强那么固执的慕容蕊蕊什么时候会在这么多人的额面前哭的如此伤心难过,还有那么多的绝望,一向坚强示人的她,现在却因为自己哭的如此伤心和狼狈,玉泉不心痛难耐。

    “原来我在你心里只是你欠我的这么简单,原来我一只都什么也不是。”慕容蕊蕊笑了,那么凄惨。

    “不、不时的。。。、”玉泉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急忙解释着,可是话音还没有落地,就只见慕容蕊蕊快速的冲了过来,自己撞上了玉泉拿在手里的剑尖,剑尖次过膛,他弄烂的吸着绿色的血液。慕容蕊蕊的脸上却丝毫没有长剑穿过膛痛苦的表,她的脸上,甚至出现一丝满足,一丝微笑。

    “蕊蕊!”玉泉大声的喊了一声,挣脱了那些布条,急忙抱着逐渐倒下去的慕容。

    “蕊蕊!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玉泉的眼睛里逐渐留下了眼泪,看着慕容蕊蕊苍白的脸颊,看着她膛上的血流如注,不难过的闭上了眼睛。

    “玉泉。。。还记得。。。记得我们第一次相见的场景么?”慕容蕊蕊看着玉泉的脸,淡淡的说着。

    “记得记得,我怎么会不记得,我什么都记得,这一切我都记得!”玉泉急忙点头,看着慕容蕊蕊的脸上逐渐露出的微笑不心如刀绞。

    “那时候的一切,多么美好啊。”慕容蕊蕊如是感叹着,眼睛里似乎出现了当时的画面,脸上也尽是一片祥和的颜色。

    那是一个有些霾的子,慕容蕊蕊因为被姐姐追赶,不小心负了重伤跑了出来,来到了人间,父母亲都不在了,唯一的亲人就只剩下姐姐,可是姐姐也对自己仇恨,只是因为这一颗宝石,慕容蕊蕊摸着前的宝石,不有些慨叹,若不是母亲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诫自己不要把这颗宝石给自己的姐姐,自己早就会把这颗宝石给他了,自己本就不在意这些外之物,如今却不得不因为这些东西而四下逃窜,最可笑的不是因为别人,正是因为自己的亲生姐姐才会变得如此,要她怎么能够不伤心难过。

    正在慕容蕊蕊伤心难过的时候,一挑毒蛇逐渐靠近了自己却没有发觉,只见那个毒蛇上前便要了自己一口,慕容蕊蕊一下自昏倒了过去。倒不是因为这个毒蛇的毒为妖灵的自己是不惧怕毒蛇的,而是因为原本就微弱的体如今却有承受了多一分的疼痛,于是便昏迷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异界离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