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听

    两天后,清灵国境内的一间小客栈里。

    一位绝世佳人正在昏迷中。哦,这是怎么样的一幅画面?一位绝世佳人正在昏迷,而一位无比妖孽的男子在前浅眠。

    这位绝世佳人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脸上冷汗不住的往下蔓延,表更是痛苦。是什么事让她在梦中也不得安宁?上的白衣已经被汗水浸透,眉头皱起,远看就像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前,一位无比妖孽的男子正死死的抓住那位仙子的手,好似不拉住那位仙子就会回到他的国度似得。

    他的眉头轻轻皱起,口中喃喃有词:“萧彼若,我不许你睡,快点给我醒过来。”

    老天好似真的听到司徒岸凌的召唤,上的那位绝世佳人正在慢慢的苏醒。

    萧彼若的手指轻轻动了一下,本就睡得极浅的司徒岸凌立马醒了过来。看着萧彼若睁开了眼睛,欣喜若狂的说道:“你醒啦,你已经昏迷了两天两夜了你知不知道?你等着,我给你把药端过来”司徒岸凌的说话声越来越小,直至最后彻底消失。为什么?因为萧彼若那没有焦距的眼睛,虽然没有焦距,可是司徒岸凌还是能看到他眼神中的绝望与凄然。

    “哎。”司徒岸凌叹息一声,去端药了。

    “哇!呜呜,为什么?为什么老天你要让我经历这些!为什么!你说啊,我做错了什么?你说啊!我做错了什么!呜呜呜呜”萧彼若听到关门声,确认司徒岸凌已经走了,眼泪一下子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司徒岸凌把药刚端进来,就听到一首凄惨的歌。

    “ 我离开那天

    季节骤变

    正好准备开始冬眠

    你宁愿赌气不说再见

    映在车窗那张侧脸

    终于渐行渐遥远

    写信 说着你的改变

    你的忙碌

    只是为了好过一点

    每过一天

    就在记上画一个圈

    越存越多的想念

    数到三不哭

    我们有未完的幸福

    生活就像缺了一块拼图

    分开走的路

    各自寂寞的追逐

    只为了约好并肩看

    数到三不哭

    眼泪是天使的礼物

    要让真心的人学会付出

    在心中默数

    下次见面的相处

    对你的更清楚

    写信 说着你的改变

    你的忙碌

    只是为了好过一点

    每过一天

    就在记上画一个圈

    越存越多的想念

    数到三不哭

    我们有未完的幸福

    生活就像缺了一块拼图

    分开走的路

    各自寂寞的追逐

    只为了约好并肩看

    数到三不哭

    眼泪是天使的礼物

    要让真心的人学会付出

    在心中默数

    下次见面的相处

    对你的更清楚

    数到三不哭

    眼泪在适合的温度

    才能灌溉出花开的幸福

    在心中默数

    下次见面的相处

    数到三说好不哭”

    这是何等美妙的歌声?司徒岸凌只觉得,他被这歌声俘虏了。正在司徒岸凌陶醉的时候,萧彼若说话了:“在门口干嘛?不进来吗?”

    “这首歌好好听,能给我再唱一首吗?”司徒岸凌说道,可话说出口来,才明白自己刚刚的要求有多无礼。“当然,你要是不想唱,那就算了。”

    “走在柏油街道的路上

    我想穿上彩色羽翼飞翔

    不想听到任何人的电话

    找个不用谎言的地方

    时光逝去像是在流浪

    无力挣脱谁设下的框架

    看着蓝蓝天空云彩回想

    自由也曾经那么近啊

    穿过了小路 左边是一整片森林

    喝一口水走夕阳 落下的方向

    天空的背后 藏着我遗失的翅膀

    等我找回时光节奏 再次飞翔

    时光逝去像是在流浪

    无力挣脱谁设下的框架

    看着蓝蓝天空云彩回想

    自由也曾经那么近啊

    天空的背后 藏着我遗失的翅膀

    等我找回时光节奏 再次飞翔

    穿过了小路 左边是一整片森林

    喝一口水走夕阳 落下的方向

    天空的背后 藏着我遗失的翅膀

    等我找回时光节奏 再次飞翔

    我想穿上彩色羽翼飞翔

    不想听到任何人的电话

    找个不用谎言的地方

    回到我们相遇的地方

    我会轻轻呐喊不怕受伤

    用手指着一颗颗的星光

    让我们一直微笑吧 ”

    “好好听,简直是天籁之音啊!你能不能每天都唱给我听?”

    “啊?不行,我没心。”萧彼若明显怔了一下,随后就毫不犹豫的拒绝。

    “哦。”如果萧彼若能看见的话,他现在一定要笑掉大牙了。

    司徒岸凌居然做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上去居然让人有心软的感觉。

    “好了,出去,我要修炼了!”萧彼若平复了一下现在的绪之后,就毫不犹豫的把司徒岸凌赶出来房间。

    因为萧彼若想到修炼可能会把自己的眼睛治好,一想到自己的眼睛有救了,萧彼若就不由的兴奋起来。

    “没良心的女人,我可是照顾了他两天两夜哎!他居然连声谢谢都不说,就把我赶出来了。真是没良心!”司徒岸凌在门外幽怨的说着。

    这两首歌我都很喜欢,推荐一下。

    第一首歌叫数到三不哭。是胡夏的歌。

    第二首歌叫彩色羽翼,是飞儿乐团的歌。

    求金牌、推荐啊!只需动一根小小的手指就行了啊,满十就加更,无论什么哦!评论也行啊!

    好吧,原谅我,我知道自己在凑字,我实在木灵感了。对不起。

重要声明:小说《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