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岸凌

    一个月后,清灵国内。一家小酒店里一位绝世佳人正在烦恼中。

    “哎,到这清灵国都半个多月了,一点岸花仙的影子都没看到,又没什么线索,要我怎么找嘛。”不错,这位绝世佳人正是一个月前获得了彼花仙认可的萧彼若!

    现在距离获得彼花仙人认可已经过了一个月了,而我们的萧彼若公主也已经来到了清灵国内。

    “算了,今天先不找了,休息一天。等会去逛街舒缓舒缓自己的心。”萧彼若自言自语地说。

    “小二,来几盘小菜喝一碗米饭!”萧彼若高喊道。

    “哎!来了,客官你的米饭和小菜。请慢用。”

    分界线———————————————————————————————————————————

    “啊!这个簪子好漂亮,多少钱?我买了!”正在逛街的萧彼若无意中看到一个特别的漂亮的簪子。顿时被他吸引了。

    “这位小姐,您可真是好眼光,这个簪子可是我们小摊的镇摊之宝啊!这样,我十两卖给你了。”小贩看到自己的簪子被人家看中了,立马两眼放光的说。

    恩,父皇给了我一千两,花个十两应该没问题吧?萧彼若想。

    “好,我买了,呐,十两。”萧彼若不在意的将十两给了小贩。

    “谢谢,谢谢。这个簪子给你了。”小贩高兴地说道。

    “等等,这个簪子本公子要了。这位姑娘出的是十两是吧?我给五十两!”不远处,一个长得无比妖孽的男子朝着萧彼若的方向走来。

    萧彼若抬头,不由得一怔。这个男人的确妖孽,貌似用妖孽都不够形容她的帅气。

    男子一头暗红色长发,未绾未系披散在后,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秀气似女子般的叶眉之下是一双勾魂摄魄的深紫色瑰丽眼眸,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撩人风。朱唇轻抿,似笑非笑。肌肤白皙胜雪,似微微散发着银白莹光一般。一袭淡紫色影。光亮华丽的贡品柔缎,不仅仅是在阳光下折出淡淡光辉那样好看,穿在上亦是舒适飘逸,形态优美极了。那人高高绾着冠发,长若流水的发丝服帖顺在背后,微仰着头,背抵在黝黑的墙壁间,微微一笑——不分别的美丽,如此惊心动魄的魅惑。乍眼看去的瞬间,他沉静优雅的姿态,仿佛以一种天荒地老的姿势,暗示他所不能言明的一切绪。滴打在檐瓦上的雨声,仿佛也化为那夜屋外熙攘吵杂的人群喧嚣。然而一切似乎都变的不再重要,不再吵闹,天地之间只有他一人而已……

    即使是阅美男无数的萧彼若,也不由得愣了愣神。而那位男子在看到萧彼若那绝世的面孔时也不由的怔了怔。

    今天萧彼若换上了一袭红衣,红衣罩体,修长的玉颈下,一片酥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素腰一束,竟不盈一握,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露着,就连秀美的莲足也在无声地妖娆着,发出人的邀请。这女子的装束无疑是极其艳冶的,但这艳冶与她的神态相比,似乎逊色了许多。她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引人一亲丰泽,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美得这样动人心魄,美得这样人犯罪。

    “喂!看够了没?本公子好看吗?”那男子坏笑着对萧彼若说。

    “啊?哦,你的长相不过一般而已,实在没什么出彩的地方!”萧彼若知道对方在嘲笑他,可是萧彼若怎么可能不反击呢?原以为那名男子会生气,没想到他竟然说

    “哦那本公子这没什么出彩的面孔也会令这位小姐看的入神啊,那想必这位小姐的审美观实在不好,需不需要本公子找位名医为小姐看看呢?”那位男子坏笑着驳回。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位男子越走进萧彼若所站的位子,萧彼若背上的胎记就越灼一份。而那位男子的感受竟然也与萧彼若一模一样!

    “喂!你叫什么名字?”萧彼若再也忍受不了那份灼了,急忙后退了几步,并朝那位男子说道。

    “这位姑娘,我们才一见面就朝别的男人要她的名字,你的妇道哪里去了?!”那男子温怒道。

    “你管老娘的呢,快说!”那男子怒了,萧彼若也怒了。就问你个名字而已,生气干嘛啊?有病?

    貌似那名男子被萧彼若突然说的脏话吓到了,愣了一秒说:”司徒岸凌。”

    “司徒岸凌是吧?我记住你了,这个簪子给你了,我会回来拿的,记住!本小姐叫——萧彼若!”

    萧彼若说完,捂着背就跑了,只留下司徒岸凌一个人在那喃喃自语道:“呵,萧彼若吗?有趣,太有趣了!萧彼若,我们后会有期,呵。”

    说完,司徒岸凌就又带着坏笑走了。只留下小贩一个人在那苦思,他们到底是怎么了?

    分界线———————————————————————————————————————————-

    又是两天过去了,这两天内,萧彼若一直呆在客栈里,因为他在思考,到底怎么样才能找到岸花仙呢?

    这时,萧彼若才注意到今天怎么这么闹?刚好小二把早饭送进来了。眼看小二要走了,萧彼若急忙叫住他,问道

    “今天有什么节吗?怎么这么闹?”

    “想必小姐是外乡人吧?”小二反问道。

    “对,我是刚到清灵国的,今天是有什么节吗?”萧彼若如实回答。

    “难怪小姐您会不知道。今天是我们清灵国岸花认可仪式,听说啊,彼花仙都出现了。可能现在在找其余的三大花仙呢!”

    恩?这是个机会,看能不能找到岸花仙。能找到就好了啊。萧彼若想到。

    分界线——————————————————————————————————————————---

    “现在有请我们清灵国最受欢迎的——司徒岸凌王子!”

    恩?司徒岸凌?怎么这个名字这么耳熟呢?啊!我记起来了!这不是上次在街上跟我抢簪子的男人嘛!原来是个王子哦!

    ”请王子把血滴在岸花上,如岸花发出了七彩光芒,则代表岸花认可了您,您就是岸花仙了。如没有发出光芒,则岸花不认同您。则算失败!明白了吗?”

    “明白了!”司徒岸凌大声的说道。

    在司徒岸凌把血滴在岸花上之后,所有人包括萧彼若都屏住了呼吸,而司徒岸凌也没辜负大家的期望,被岸花认可了!顿时,在场的人不包括萧彼若都发出了尖叫。刺得萧彼若的耳膜一阵阵发痛。于是,萧彼若大叫一声

    “叫什么叫!我耳膜都要没你们震聋了!”萧彼若大叫道。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萧彼若一个人的上了,就在这时,那名男子貌似也认出了萧彼若,对着他说:“这位萧彼若小姐,您大叫什么呢?”

    “司徒岸凌,走啦,快跟我去找剩下的曼珠花仙和沙华花仙啦!”萧彼若对着司徒岸凌兴奋地说。貌似根本没有发觉到司徒岸凌话中的意思。可是暗底下却狠狠地踩了司徒岸凌的脚一下。

    虽然司徒岸凌吃痛,但还是忍住了,过了几秒才说:“为什么我要跟你去呢?你是谁啊?”

    “呵呵,我还能是谁啊?我就是我咯,我,萧彼若!彼花仙!那个,清灵国国王,我把你得儿子劫走了哦,,对了,司徒岸凌,快去收拾行李啊,愣着干嘛?走啦,快点!”萧彼若对司徒岸凌催促道。

    “啊?哦。”司徒岸凌貌似被吓到了,连话都说不清了。而其他人貌似也被这个事实给吓到了,个个都在风中凌乱了。

重要声明:小说《花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