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摘月!

    剑始终没有落下来,可是在肖云帆的心里他真的不想让林芷柔师妹陷的越来越深了!

    林芷柔气愤的回到了何冲给她准备的帐篷之中倒下来就睡了!真是的,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怎么教导他的,连个基本礼节都没有!简直就是个恶人!

    把冲哥打成了这番样子却依旧不忘讲着冲哥的坏话!这样的人活着世界上做什么,干碎死了一了百了得了!

    不过冲哥真是浪漫,居然邀请自己去清风峡的明月谷赏月,不说其他的,就是这浪漫也比那个臭的大师兄肖云帆不知道强上了多少倍啊!

    清风峡明月谷,险峻无比,传言在这里观看出的男女将会得到这月老的祝福,一生一世永远在一起。

    现在可好了,都是肖云帆这人,今天错过了,这几时才能上得了这明月谷的顶峰啊!这过而不去的滋味是何等的难受啊!

    林芷柔呆呆看着那里,虽然想去,但是却知道这何冲的伤刚好,万一要是旧伤复发了就不好了!

    “怎么,想今晚就上去看看这晚上的月亮?我听说这里的月亮可是十分的美丽的!不如我背你上去吧!”

    林芷柔刚要摇头,虽然她真的很想去,也真的很想和何冲在一起,不管是一生一世都永远不要再分离!

    何冲笑了笑,轻轻的抱起了林芷柔飞了上去,风吹散了他的秀发,刚毅的脸上露出了温柔仿佛在问自己是不是很冷!

    其实,这习武之人本就是为了强健体的,这点寒冷真的算不得什么!但是林芷柔还是往这何冲的怀里挤了挤!

    几个转的功夫却不知道花了多少功夫给登了上去,还好,时间刚刚好,月亮才刚刚升起,淡淡的月光散发这融合的气息,让林芷柔的心不快了几分。

    “你我吗冲哥?抱着我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到底有我!”

    万丈深渊前,有着这样的一对男女相拥而视,此时的时间在他们的眼中宛如止一般没有任何的意义,在他们的心中,眼中都只有对方的影。

    “,当然,你就是我今生的唯一!我只深你一个就足够了,即便是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只要你想要,哪怕是天上的月亮,我都会想办法摘给你!”

    “我也是,真的好想就这样到永远,可惜月亮总会是会被太阳的光芒所取代的!真是怕这有一天你对我的也会被其他的姑娘给代替了!”

    林芷柔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感伤,这优秀的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虽然她并不反对,但是这事搁到哪个女人的心里不一样会不开心吗?

    何冲笑了笑,快步走向悬崖的尽头,看着空中皎洁的月亮,伸手想要去把他截住,可是却怎么也够不到!

    暮然间,他回头了,嘴唇张张合合,续儿转飞向了天空,就像是想要跳上去把月亮给摘下来似的。

    何冲越飞越高,忽然一下子就掉了下去。

    “冲哥,不要啊!我不要月亮了,我只是跟你开玩笑的,我只要这辈子你平平安安的陪在我的边,陪着我,宠着我就比一切的一切都好了!”

    林芷柔的眼泪不住的掉了下来,她双脚一瞪,既然冲哥去了,自己又何必留在这个人世间独自一人承担着孤独与寂寞!

    风卷起了她的裙子,吹干了她的眼泪,月亮还是这么美,但是没有冲哥在即便是美的东西也不过是个寻常的物件罢了!

    曾经的曾经这何冲的笑容是如此的帅气,是如此的具有这吸引力,甚至让 都忍不住围着他转着转着,直到某一天他告诉自己其实他也着她的时候,她笑了;

    当他捧着第一束蔷薇花来见自己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应该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了;

    当大师兄肖云帆这个混蛋打伤他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她感觉到了也许这真的就是的感觉吧!

    如今,她开始恨起了自己。为什么不放下矜持,也许在那个时候自己成为了他的女人的话今天这样的事就不会发生了!

    如果有如果,当这个事再发生一次的话,自己愿意放下所有的矜持成为冲哥的女人,即便是被万人唾弃也在所不惜。

    可惜这哪里还有如果,即便是再高的高手从明月谷的山峰上掉落下来也绝无生还的可能了!还是来世吧,希望来世自己能和冲哥在一起!

    “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

    当林芷柔听到了冲哥的声音的时候,忍不住睁开了眼睛,这难道就是死后的世界,为什么感觉还是在清风峡的明月谷之中呢!

    莫不是阎王怜惜,让自己和冲哥好好享受这最后的人生吗?

    林芷柔的眼神何冲又怎么能不明白,曾经的曾经,多少女人在上用这样的眼神乞怜着想要自己的福泽,没有想到这么小小的一个举动就这样吸引住了东剑门门主的独生女的心。

    裙子慢慢滑落,露出了林芷柔白嫩的肌肤,水一般,可以说这是何冲碰到的最美的肌肤,没有之一。

    “冲哥,我你,让我在去地狱之前真正成为你的女人的吧!”

    血,血,血!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血!

    肖云帆洗着手下不知道时候时候粘着的鲜血,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忽然大开杀戒呢!虽然说这何冲是说了不少的坏话,但是却也不至于让自己如此啊!

    当自己刚进去的时候,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若有若无的却仿佛能把人的**给无限的扩大起来,看来是没有错了!这人渣,是想引小师妹过去然后。

    可是这又关自己什么时候,即便小师妹**了,不,不!小师妹是我的,怎么能让她落入何冲的手里,更何况何冲哪里啊着小师妹啊!他简直就是把小师妹当成了一个工具,一个可以用来盗取凌云剑谱的工具而已。

    那天,自己听的一清二楚的,这家伙就是这样和一个女说着这些事的!自己得回去,回去好好的说说小师妹,哪怕让她恨自己也不能让她受到了何冲的蛊惑,要让她明白,在这个世界里只有自己才是全心全意着她的人。

    明月谷之中,寒风完全冷却不了这对激的男女,雪白的**在翻滚着,滴滴的鲜红在白雪之中显得如此的艳丽!

    真是没有想到这肖云帆一脸色迷迷的样子却倒是还算是个正人君子,不过既然这等的美人在旁都不知道好好的怜惜,真是有负于这江湖之中的威名啊!

    “掌柜的,客人来了,跟你打听点事如何!”

    肖云帆来到了这包打听的地方,所谓的包打听是江湖上的朋友人送的外号,至于他叫什么却是无人知道的!

    “客观,这规矩你应该是懂的吧!”

    掌柜的手指捻了捻,一脸的臭脸让肖云帆真的想要抽他几巴掌,拽什么拽,欠抽的东西!可惜他又不敢说什么,只要他动手了,这全天下包打听的地你就不用再想进了。

    不要怀疑这话的真假,不管是易容还是毁容,哪怕你会缩骨功这门奇术在包打听的面前也是毫无作用的。

    掏出了一百两银票,掌柜的就把肖云帆请到了内室之中,这隔墙有耳也是为了保护客人的安全才这么做的。

    “客官,问吧,老规矩,入门费一百两,这一个问题也是一百两!童叟无欺的价格!”

    “我要知道这西清派掌门人何冲的一切!这里是一万两,你知道什么就通通告诉我得了!”

    肖云帆来到了这包打听的地方,所谓的包打听是江湖上的朋友人送的外号,至于他叫什么却是无人知道的!

    “客观,这规矩你应该是懂的吧!”

    掌柜的手指捻了捻,一脸的臭脸让肖云帆真的想要抽他几巴掌,拽什么拽,欠抽的东西!可惜他又不敢说什么,只要他动手了,这全天下包打听的地你就不用再想进了。

    不要怀疑这话的真假,不管是易容还是毁容,哪怕你会缩骨功这门奇术在包打听的面前也是毫无作用的。

    掏出了一百两银票,掌柜的就把肖云帆请到了内室之中,这隔墙有耳也是为了保护客人的安全才这么做的。

    “客官,问吧,老规矩,入门费一百两,这一个问题也是一百两!童叟无欺的价格!”

    “我要知道这西清派掌门人何冲的一切!这里是一万两,你知道什么就通通告诉我得了!”

    前些子,听说他准备接近东剑门门主林晓东唯一的义女皆徒来盗取这东剑门的至尊武学剑谱——凌云剑谱。

    就在前些子,林芷柔林侠女甚至和何冲进出于客栈之中两人的亲密程度早已经超越了一般的男女,更有甚至看出了林姑娘早已经非完璧之了,也许这何冲将来也会成为这武林里一个顶尖的人物吧!可惜了这格,将来这江湖之上难免又会一场风波了!

    肖云帆听到了这最后的消息,手指咯咯咯的直响,连忙道了个别连马都没有骑就火急火燎的走了!

    只留下了掌柜的一个在那里抚摸着自己的胡子:“真是可怜人啊!”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笑之谁人不负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