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情劫

    肖云帆从昏迷中渐渐醒来,朦胧间看见旁的众人,尤其是林芷柔担心的目光,让肖云帆感到十分的欣慰,当然对众人的救助也有一丝的感激。   次,清晨,众人再次启程,前往武林大会。“何公子,不知这里距鼎铭还有多远啊”林芷柔腼腆的问何冲。何冲是何等的世故,当然一眼就看出林芷柔对自己的心意,明明众人都在场,尤其是她的师兄也在,却偏偏问我何某人这当然是想故意和我说话。   “我等正在堰阭之地,若要去鼎铭,在下不才,至少也要一个月的脚程。”何冲并没有什么过多感上的表示,但此刻他心里已经敲定了一个险的谋。   “何公子真是才华横溢啊,这份聪慧和机敏,世上谁人又能比得上呢”林芷柔发自内心的赞美何冲,何冲听了这话表面显得得意洋洋,内心却在冷笑林芷柔的愚蠢。但此刻听了这话肖云帆的心里却不是个滋味,从小到大自己才是才华横溢,武艺精湛被小师妹崇拜的偶像,这才和何冲认识几天就这样夸他,不行。肖云帆心中满是嫉妒和醋意。认为自己没有什么比不上这个该死的何冲的。     众人一路行走,正直正午,天人,“诸位,不如就先在前面的林子中避避头等午后时在走吧,”穆禅的提议立刻引来了大家的共鸣。    “也好先休息休息,也近中午我们就在这林中吃点食物再走也不迟”何冲同意的点头答应。随后何冲拉着林芷柔的手走进树林,这一举动令肖云帆更是反感,竟然牵手这是他所不能许的,不行一会必须要好好让何冲吃吃亏,让他出出丑,让小师妹看看何冲那点能比我强。    饭饱后,众人看天气仍很便打算在休息一会,肖云帆便心生一计,“大家既然还要休息不如让西轻掌门何掌门给大家舞段剑吧,助助兴。”肖云帆按计行事,一切皆在其掌握之中,只要何冲敢舞剑,自己一定要和他比个高低,让林芷柔知道自己才是最强的武者,而何冲只是个徒有虚假的公子哥,一切实力说话。哼。

    何冲何等人物,年纪轻轻就做到西轻的掌门自然也是一眼就看穿肖云帆的诡计,他肖云帆有东剑门最高剑法凌云剑法,乃天下剑法之大尊,而我有什么,小门派西轻派的流云飞烟?还是什么其他的短浅的剑法,这一刻,何冲真的是骑虎难下,不知是招还是不接招,不接那会被人瞧做小气不愿把剑法玄妙给别人看,接的话,肖云帆一定要来挑战,自己又打不过,败了更是丢人。何冲转念间看见肖云帆的目光一直在望着林芷柔,何冲顿时明白了肖云帆想法。

    “哈哈。”何冲转一笑,“既然,各位有雅兴赏脸让何某人舞剑,何某自然欣然接受,但一人舞剑无趣,在下听说肖兄的凌云剑法名冠天下,不知可否屈与何某人共舞一曲。”何冲看向肖云帆。

    肖云帆一愣,他万万没想到何冲要自己和他一起舞剑,刚才还在为想找何冲的麻烦费劲脑筋,没想到一切得来费工夫,“哈哈。何掌门相邀,肖云帆自然接受,但刀剑无眼,凌云剑法又威力无边,所以你要小心啊,哈哈哈。”肖云帆仿佛看见林芷柔崇拜自己的目光,自己才是最强的。

    “那是自然,那就请肖兄赐教了。”何冲抬手提剑。肖云帆也不含糊,脚一提,斜插在树旁的流云剑便飞落手中。“哈哈,来吧,何掌门得罪了,”凌云剑刃宽1尺长5尺,宽刃雕花,给人以凌云之气,剑刃动,则天云流转,转星移。

    “凌云剑法第一式 剑起东来 一剑破天荒,”肖云帆一声长吼,一个起手动作,剑气便化做一束流光直奔5米外的何冲而去。何冲当然不示弱,飘渺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鞘,“肖兄请看,西轻流风飞烟剑法第一式流风飞云,同样的一个起手姿势,一声凤鸣从飘渺刃上迸出,瞭吟声中凤凰的虚影祭出,硬生生的扑向飞来的剑气。

    众人都看呆了,这哪是切磋武艺,这明明视拼命啊,凌云剑法乃武林至伟,而西轻镇门绝学流风飞烟也是武林中传闻已久的高超绝技,这二人一开打就是出如此绝学,这是什么况,偏偏这时有无人能阻拦他们,就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声响传来,剑起斩杀凤凰的同时,也自生自灭,与其一同消失了,“好剑法。”肖云帆也很是惊讶,原来何冲内力如此深厚,竟然能正面挡住自己凌霄剑法一剑。众人见何冲连凌云剑法都能挡住,敬佩之油然而生,尤其是一同前来的西轻弟子,更是感到骄傲无比。

    而这时也只有何冲自己知道刚才那一招的凌云剑法起手式有多么大的威力,他表面是用西轻的绝学流云飞烟的起手式挡住的,其实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仅仅一个起手式怎么可能祭出剑灵,其实当时何冲使出了流风飞烟的第二式断瓦飞漳,才祭出飞凤勉强挡住对面飞来的凌云剑气,他第一次感到了不可预知的恐怖。

    “凌霄剑法第二式剑路惜折 回剑断九霄”随着肖云帆的一声长吼,刚才对撞的剑起在半空中又冲出现,并慢慢破裂一把把实体的凌云剑,仰望而去,足有一十八把,随着长吼的完结,飞剑向何冲去。

    何冲真的怕了,这明明是凌云剑的剑灵,威力已是刚才起手式的数倍了,急之下,何冲一咬舌尖,一口精血喷在飘渺刃上,也没有报招式名,就那样站在剑雨中心,闭上眼睛,只见凌云飞剑在何冲旁滞歇住了,随后“嘭”的一声,何冲倒飞出去,飞剑全部断刃消失,肖云帆也是原地倒退了数步才稳住脚步。

    “掌门师兄,”西轻派弟子马上冲了上去扶住何冲,林芷柔也跑过去,握着何冲的手,“何公子你没事吧,你不要有事啊”一脸的关切。

    肖云帆本来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本来是自己要和人比武又不小心把人打伤,这怎么说也是自己不对,但一看到林芷柔那关切的目光,就立即生气起来。

    “哼,他没事的,我都没事,他能有什么事,”肖云帆一脸的不在意说。

    “你以为谁都是你啊,何公子本就不是你的对手,你会天下武功之至伟凌云剑法,但不是每个人都会,本是比武,你却下死手,你在一击占优的时候,就该点到为止,你还使出爹都不建议你使出的威力极大第二式,你就是故意伤害何公子的,你怎么这样啊师兄,我真的看错你了这么多年,我一直很崇拜你,但现在,我告诉你,欺负弱小的剑者就是无耻”林芷柔指着肖云帆大喊着,仿佛此刻肖云帆就是他的生死仇人一样。

    “你,,你是说我无耻,好,我无耻,我就是想知道他那点比我强,你说啊,哪点比我强啊。”肖云帆被气得只哆嗦,大吼着。

    “他就是比你好好一百倍。他至少不会欺负弱小,趁人之危,不会像你这样卑鄙无耻,”林芷柔不甘示弱,仍历言痛责肖云帆。

    “行,好啊,你们,你们”肖云帆被气得说不出话来,“我走”转一个人提剑向远处走去,林芷柔看着离去的背影也是十分后悔,不应该那样责备他的,但低首再看看手边仍在昏迷的嘴角带着鲜血的何冲,就又觉得肖云帆罪恶多段,不值得自己怜悯。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笑之谁人不负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