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树林伏击

    “大师兄,你看这个漂不漂亮。”

    一个少女手捧一朵小花,淡黄色的锦衣,好不漂亮,脸上挂着盈盈笑容走来,青盈盈的草地上,一个少年躺在那里,长发遮眉,剑眉星目,“嗯,好看,但都没芷柔好看,我家芷柔最好看。”少年笑道,“大师兄,你又笑我,我打你。”少女轻笑,二人在花丛中打闹,金童玉女,一派欣景。

    “云帆师兄,师傅叫你,小师妹,师傅说让你去东辞庭等他。”赶来通知的弟子道,“嗯,我这就去。”肖云帆应道,随即起,拍了拍上的尘土,与前来通知的弟子一起走去。“对了,芷柔,不要忘了,明天哦。”肖云帆转道。“嗯。”林芷柔答应。肖云帆这才继续向大堂走去。

    东剑派大堂

    “师傅。”

    肖云帆弯腰行礼,肖云帆面前站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虽须发皆白,却精神烨烁,一派仙风道骨,俨然一个老神仙,此人便是东剑派掌门林晓东。

    “嗯,云帆,剑法练得怎么样了?”林晓东问。

    “无双剑已经第五层了,虚鬼步还是停留在第四层不能突破。”

    肖云帆显得有些丧气,“没事,慢慢练习,你的武学天赋极高,定能突破,再说了,练功太急也不好。”林晓东笑了笑。

    无双剑法和虚鬼步是东剑派的两大绝学,修习条件极其苛刻,修习难度也很大,偌大一个东剑派中,能将无双剑练到第五层的没有几个,也就是几大长老和掌门,再就是肖云帆了,只因为如此苛刻,所以江湖上才有“无双虚鬼,鬼门关扉”的说法,这足以体现出无双剑配虚鬼步的强大了。

    “对了,明天跟芷柔不是要去集市嘛,顺便帮我把这封信交给天南裁缝铺的李掌柜。”说着,林晓东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了肖云帆。

    “好的,师傅。”肖云帆结果信,放在怀中。“下去吧,好好练功。”肖云帆应着,走出了大堂。

    在肖云帆出去以后,林晓东对着空气道:“鬼影。”黑影中仿佛有人一样,“在,主人。”黑影中的人应道,“去吧……”林晓东对着黑影,黑影中的人仿佛凭空消失一样,再也没有声响了。

    “大师兄,请问一下这里该怎么练啊?”一个着青衣的弟子手拿一本剑谱向肖云帆问道,

    肖云帆见有人拦路,眉头一皱,仔细一看,原来是外门弟子言冲,“哦,言冲啊,这个外门的剑谱我不练的,再说了,我看凭你的天赋,还是算了吧,啊…………哈哈哈哈。”

    肖云帆笑着扬长而去,只留下言冲在原地,手里紧紧地攥着那本剑谱。“大师兄,你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有内门弟子看不过去,肖云帆回过头来笑了笑,道:“怎么,还有帮他出头的,你叫什么啊。”

    那内门弟子道:“大师兄,在下内门弟子陆青,只是觉得大师兄这么做有些不妥。”

    “哼,什么妥不妥的,不服就来试试。”肖云帆狂傲道。

    “那……大师兄,得罪了。”陆青持剑行了一礼,肖云帆平时就仗着自己实力强,又是大师兄的份,嚣张跋扈,众人早就看不过眼了。这次正好借这个机会。

    “锵”的一声,陆青长剑出鞘,直直向肖云帆刺来,肖云帆见状,也不急,只是向旁边一晃,堪堪地躲过了陆青的攻击,见一击落空,陆青赶忙抽剑刺向旁边的肖云帆。

    “哼”肖云帆一声冷笑,却并不出剑,任由陆青出手,脚下虚鬼步一闪,陆青趁机提剑刺上。

    “嗯?”陆青疑惑,明明刺上了啊,不对,残影!陆青大惊,随即快速向一旁躲开,可是为时已晚,一把长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剑锋上散发着冷冷的寒气,“哼,怎么样,还敢挑衅我吗?不知所谓,你的实力太低了,等练两年再来挑战我吧,哼!”肖云帆将剑收入鞘中,转离去。

    第二天一早,“芷柔,快点啊,再不去可就买不到东西了啊。”一大清早,肖云帆就叫林芷柔起,“哎呦,大师兄,这也太早了吧…………”林芷柔不愿的跟肖云帆走出去,二人收拾好就上路。

    “哇,大师兄,这个好好看呐。”林芷柔手拿着一把扇子,上面绣着一幅梅花图,摇来摇去的给肖云帆看。

    “多大了,还跟个小孩似的,女孩子,要矜持,淑女。”萧云帆笑道。

    “大师兄,这个给你。”林芷柔拿着一块绣着桃花的丝巾系在肖云帆的手腕上,肖云帆看着给他系丝巾的林芷柔,不的有些痴了。

    “好了。”林芷柔一笑,在肖云帆看来,那一笑,恍若桃花盛开,“走啦。”林芷柔丝毫没有注意到肖云帆的异常,在林芷柔的拉动下,肖云帆陪着她在集市逛了很久。

    “芷柔,等我一下,我去把师傅的信交给裁缝铺的李掌柜。”

    “嗯。”林芷柔应道。

    肖云帆转朝天南裁缝铺走去,“老板。”肖云帆叫道。

    “哎,哎,少侠你要什么。”

    一个驼背的老头走来,肖云帆打量着这老头,这货怎么看也不像是好人,贼眉鼠眼的。

    “你就是李掌柜?”

    “嗯,是不是令师有东西让少侠交于我?”

    “你真的是李掌柜?”肖云帆真不敢随便给他,这货弯腰驼背,贼眉鼠眼…………实在不放心啊。

    “呵呵,少侠看来不太放心,令师乃东剑派掌门,在少侠看来不可能认识我这么……咳咳……的人,对吧,可是世界之大,将来你可能认识什么人也说不定,可能是大宗派的弟子,但也可能是魔教的魔头,对吧,所以,少侠,尽量不要以貌取人。”

    “额……前辈,晚辈知错。”肖云帆虽然从小被林晓东灌输虚荣的价值观,但是却不傻,他明白,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不可能说出这番话,显然这看似猥琐的老头也是一个世外高人,“前辈,这是尊师给你的信。”肖云帆从怀中掏出林晓东给他的信,将其递给李掌柜,“那,前辈,晚辈告辞。”肖云帆双手抱拳道。

    “嗯。”李掌柜点了点头,肖云帆转走出了裁缝铺,其后,李掌柜将那封信看完之后,对着肖云帆离去的背影,道:“这个任务,貌似无难度啊。”

    “放开我,你们这些混蛋!”

    “小妹妹,你功夫太弱了,走,大爷请你喝花酒,嘿嘿。”一个黑脸的大汉拉着林芷柔的胳膊一个劲的拽,林芷柔虽说也会些武功,但毕竟是女孩子,武功不及此大汉。

    “住手!”

    肖云帆大喊,快速向这边跑来,抽出长剑,架在那大汉的脖子上,“放开她。”

    “呦呦呦,还英雄救美啊,我看你这小白脸能有几斤几两。”大汉一下将肖云帆架在他脖子上的剑卸下来,随后将林芷柔推向肖云帆,肖云帆一把接住林芷柔,将其放下,说时迟那时快,大汉已经抡着刀砍来,“锵”金铁交击,肖云帆将大汉的砍刀顶回去,一个翻,长剑斜刺向大汉的手掌。

    “当啷”大汉手中的刀应声而落,肖云帆脚踏虚鬼步,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瞬间转移到大汉背后,凭空跃起,对着大汉的背部一通狠踹,将大汉踹倒在地,将长剑架在大汉脖子上,道:“这就是你不知死活的后果,哼。”最后,在大汉惶恐的眼神中,扶起林芷柔,然后一脚将大汉踢晕后,扶着林芷柔向远处走去。

    快要进入东剑派的领地了,肖云帆和林芷柔正在东剑派外的树林中走着,“嗯?”

    “怎么了,大师兄?”林芷柔感觉到了肖云帆的异常。

    “嘘,别说话,有人在跟踪我们。”

    “啊!”林芷柔大惊。

    “别说话,我们快走。”肖云帆现在只想快走,只要到了东剑派的领地内就安全了,不管是谁,相信只要到了那里任何人就不敢轻举妄动。

    “唰,唰,唰”三把飞刀在肖云帆面前的地上,肖云帆停住脚步。

    这时,一棵树的背后走出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肖云帆将林芷柔护在后,“你是谁,为什么跟踪我们?”

    “哦,不不不,我想你搞错了,不是跟踪你们,准确的说应该是跟踪她。”男子手指指向林芷柔,“我叫什么这不能让你知道,如果你非要叫我的话就叫我一号吧。”男子道。

    “为什么要跟踪芷柔?”肖云帆质问道。

    “呵呵,我的任务嘛,告诉你也无妨,就是,杀了她!!。”

    话音刚落,一号就掏出一把大刀朝林芷柔砍来,肖云帆长剑出鞘,无双剑法使出,架住了一号的大刀,转头对林芷柔道:“芷柔,快跑,回门派就安全了。”

    肖云帆将一号大刀挡开,脚踏虚鬼步,拦住了要去追林芷柔的一号。

    “你的对手是我。”肖云帆将一号退,脚下虚鬼步不断,手中长剑散发出冷冷寒气,无双剑气从剑锋发出,响应肖云帆的无双剑法,长剑与大刀相交,划出了阵阵火星,一号与肖云帆势均力敌,肖云帆的无双剑第五层还不太稳固,现在只是仅仅用无双剑第四层来迎敌,脚下的虚鬼步法也有些不太够用了,虚鬼步法,光听名字就知道,这步法就犹如鬼魅一样,让人防不胜防,可像现在肖云帆这样吃力的迎敌,手中剑法已经招架不住,更何况脚下步法,现在肖云帆处于下风,手中的无双剑越来越无力,脚下虚鬼步也越来越迟钝。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笑之谁人不负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