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卷 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白 书名:浪荡老公俏娇娘
    后宫。

    “格格,都这么晚了您快些休息吧!”紫玉看着肖琳通红的红眼和憔悴的面颊心疼的说。

    肖琳爬在桌子上看着霹雳叭拉燃烧的红烛,闷闷的说:“紫玉你先去睡吧,我不困。”

    紫玉焦急的说:“格格,您这样不吃也不睡,体会垮掉的。”

    这时,一只小小的飞蛾飞向火烛,旋即被点燃了翅翼,挣扎着落在桌子上,扑扑嗒嗒的挣扎。

    肖琳看着出神,半晌才道:“飞蛾,明明知道是去送死,也要飞向火烛。就向我佑淳哥一样,明明知道他不我,却还要飞蛾扑火一般。”

    “格格,您怎么这么傻啊?”紫玉心痛极了,泪水夺眶而出。

    “傻丫头,你没有真正过一个人,你是不会明白的。”肖琳喃喃的说。

    “格格,奴婢虽然不懂感,可奴婢以前听姐姐说过,真正喜欢一个人不是占有,是付出,是让对方过得幸福快乐。”

    肖琳起愣愣的看着紫玉,眼中充满诧异的光芒。

    紫玉以为是自己说错话了,她惶恐的跪了下来,磕头如捣蒜:“格格,奴婢该死,奴婢说错话了。”

    肖琳看她半晌,方才说:“你先下去吧。”

    紫玉站起,低着头走了出去。

    “真正喜欢一个人不是占有,是付出,是让对方过得幸福快乐。”肖琳低低的念道。

    第二天清晨天气格外的好,蓝色的天幕上嵌着一轮金光灿烂的太阳,一片白云像碧海上的孤帆在晴空飘游。

    门‘吱呀’被人推开了,穆天星呆呆的看着母亲走了进来,丫鬟迎端着饭菜跟在后面。

    柳若林笑吟吟的说:“之寒啊,你体刚好不吃早膳怎么行呢?饕香居的包子和稀饭,今早娘特意让人给你买的,还乎着呢。”

    迎香把餐点放在桌子上,便退了出去。

    “娘,我不想吃。”穆天星弱弱的回应。

    “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体怎么能受得了呢?”柳若林皱着眉头看了女儿一眼,这才发现女儿穿戴整齐的斜靠在上,双眼又红又肿,很明显是哭过的痕迹。

    柳若林心疼的问:“之寒,你哭过了?”

    “没有,只是眼中进沙子了。”穆天星揉着眼睛打马虎眼。

    “你就别骗娘了,告诉娘,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哎呀,娘您就不要再问了。”穆天星把脸扭到一边,也不看她。

    柳若林扳过女儿的子说:“你是我的女儿,有什么事不能给娘说?”

    “可是娘,我不想说。”

    柳若林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既然你不想说,娘也不会你。记得把早点吃了,娘先出去了。”

    望着母亲渐衰老的背影,泪水模糊了穆天星的双眼。

    一记清脆的耳光从李府的前厅传了出来,接着便是一声怒吼。

    “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为了一个女人把自己搞好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你是不是想把我气死,你才开心啊?”李尚融怒骂着颓废不堪的儿子,不由怒发冲冠,只气得浑发颤,握紧了拳头。

    李氏连忙劝慰说:“哎呀,老爷你不要生气,会死坏子的。”

    李尚融看着坐在地上满脸是血的儿子,悲痛的说:“我李尚融自问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之事,怎么会生下你这么一个不肖子,败家玩意?我对你简直是太失望了。滚,你给我滚出家门,从今以后我不再有你这么个儿子。”

    李佑淳从地上爬起来,悲哀的说:“孟之寒不要我了,连你们也不要我了,所有的人都不要我了。”

    “你这么没出息,我要是孟之寒,我也不会选择你。”李尚融大吼。

    李佑淳闻言顿时一阵哈哈大笑,背转过,神悲凉。他觉得喉咙一甜,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眼前一黑便栽倒在地。

重要声明:小说《浪荡老公俏娇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