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卷 敲他一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白 书名:浪荡老公俏娇娘
    “傻孩子,伤得这么严重怎么可能不疼呢?”王照临擦了擦眼泪说。

    赵奕看着穆天星眼睛闪出异样的光彩,苍白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

    “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见自己走在一条很长很黑的路上,旁边有很多的人。走着走着,我便上了一座桥。这时,有人在喊:奈何桥,路途遥,一步三里任逍遥;忘川河,千年舍,人面不识徒奈何。我心中一惊,原来自己上了奈何桥。正当着急的时候,我便听见你叫我,我心里着急赶紧往回赶,可我怎么也找不到回去的路……”

    说到这里穆天星连忙捂住他的嘴,哭着说:“赵奕,不要再说了,回来就好。”

    “刚才我好像听你说,等我醒来你就不会再和我分开了,现在这话还做数吗?”

    穆天星使劲点点头,说:“当然算数,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再分开了。”

    “真的吗?”赵奕激动的问。

    “真的。”

    “听你这么说我就是真的死了,也值了。”

    “呸呸呸,什么死不死的,说什么傻话呢。我们都不会死,我们都会好好的活着。”

    两人四目相对,说不出的缠绵悱恻。

    这时,大夫被管家请了进来,穆天星起站在一侧。

    大夫摸了摸赵奕的脉搏,原本十分虚弱的脉搏,已经恢复正常,他十分惊讶的说:“奇迹,简直是奇迹啊。我从医数十年以来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种事。”说完他站起来,说:“贵公子,福大命大造化大,已经完全脱离生命危险了,只要好好调理,不假时便可以康健。”

    “太好啦,真是太好啦!”赵氏夫妇欣喜若狂。

    赵玉林兴奋的说:“管家,快去孟府把这好消息告诉雁枫兄,好让他安心。”

    “是,老爷。”

    上完早朝,康熙来到后宫宜庄院喝茶,宜妃与他相对而坐。

    康熙喝了一口茶说:“宜妃啊,关于前几天剿匪的事你可听说了。”

    宜妃笑吟吟的说:“皇上,臣妾虽然居后宫,但前朝之事也略有耳闻。听说图海将军剿灭了匪首平定了潮山,为我大清国除了一害。”

    康熙点点头,说:“你可知道剿匪的时候,十六格格也在场啊。你这个做额娘的不会不知道吧?”

    “什么?这……”宜妃闻言吃了一惊,她连忙跪了下来,说:“皇上这事臣妾真的不知道啊。”

    康熙说:“朕又没说怪你,今朕找你来是想和你聊聊家常。甭跪着了,起来说话。”

    “谢皇上。”宜妃站起来,又坐了回去。

    “在朕众多女儿之中,朕最喜便是十六格格。朕的这个女儿啊,从小便古灵精怪。记得当年她还是个小不点,一晃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都说女大不中留,朕看这话一点也不假。十六的心思,朕又何尝不明白,可是那个李佑淳不学无术,不是一个可以托付的人啊!朕会尽快为十六选一个佳婿。”

    宜妃说:“皇上说的是,一切都凭皇上做主。”

    李佑淳睡到晒三竿才睡眼惺忪地醒来,起来后他感觉全酸软无力,而且头痛裂,脑中一片混沌。他使劲揉了揉太阳坐起来,使劲摇晃着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少爷,您醒了?”丫鬟喜听到动静,端着一碗酸梅汤走了进来。

    “早啊,喜。”李佑淳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喜微微一愣,随即笑着说:“不早了,少爷,已经午时了。”

    “噢。”李佑淳没想到自己睡了这么长时间。

    喜把酸梅汤递过去,说:“少爷,这酸梅汤提神解酒,快趁喝了吧。”

    李佑淳简直是渴极了,他接过来一饮而尽。

    他起后,简单的梳洗和用过膳之后,便又去孟府门口碰运气,看是否能见到穆天星。

    刚到孟府门口,他便与一个男子撞了个满怀,对方骂道:“不长眼的东西,赶着去投胎啊?”

    “你才不长眼呢,是你先撞到的老子。”李佑淳恼极了,他反唇相讥。

    “嘿,你小子敢在我家门口撒野,活腻歪啦?”

    李佑淳这才细细打量,只见他剑眉朗目,鼻梁高,皮肤白洁得使女子都自惭形秽,这个油头粉面的男子不是别人,他是孟家唯一的一根独苗——孟之华。都说从女孩堆里的长大的男孩最不成器,这话应在孟之华上实在是太贴切不过了。他从小便被宠得无法无天,长大后更是整不学无术,游手好闲。孟雁枫也没少用家法来惩罚这个不孝子,但再厉害的棍棒也不能改变儿子积月累的毛病和惰

    李佑淳虽然从未见过孟之华,但他知道穆天星有一个弟弟,刚刚他又称是自己家门口,李佑淳便断定是孟之华,他决定从孟之华上着手。

    李佑淳说“你是孟之华吧?”

    孟之华一愣,问:“你小子怎么认得我?”

    “这样我会慢慢的告诉你。”

    李佑淳把孟之华叫到京城最好的酒楼,好酒好菜的招待。

    孟之华吃得满嘴流油,喝得面红耳赤。

    李佑淳也没闲着,把与穆天星认识的点点滴滴都给他细细的告诉他。

    孟之华喝了一口酒,说:“原来你就是让我爹娘气得牙根痒痒的李佑淳啊?”

    听他这么说,李佑淳尴尬的笑了笑,他连忙岔开话题说:“之华老弟,我李佑淳对你姐是真心的,我是真心喜欢她,你一定要得帮帮我。”

    “谁让我吃别人的嘴软呢,我姐现在在赵府侍候赵奕那小子,等她回来,我一定帮你把她约出来。”

    李佑淳一愣,心中涌出醋意,他脱口而出:“那小子死了没?”

    孟之华啃了一口鸡腿说:“没有,今赵府管家来报信说他福大命大造化大,死却没死成。”

    李佑淳低头沉默不语。

    孟之华突然话锋一转说:“哥,你看兄弟最近手中有点紧,借我点。”

    李佑淳知道他这是利用这件事来敲他一杠,为了能顺利的抱得美人归,他只得无奈的答应。

重要声明:小说《浪荡老公俏娇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