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卷 爱情的力量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白 书名:浪荡老公俏娇娘
    就在这时,图海带着五百精兵迅速赶到城墙下,搭梯往城墙上爬。城墙上的山贼不停的挥刀砍向想要攀登上来的官兵,只听一声声惨叫声回在上空,以及官兵跌坐下去的声音。

    战马上,图海高声喊:“来人啊,撞城门!”

    十几个士兵抬着粗壮的圆木撞城门, “嘭——嘭——嘭——”城墙上的山贼立即动了起来。

    图海见状,嘴角勾起得意的笑,高声喊:“使劲撞!”

    轰隆一声,城门被撞开了。

    图海振臂一挥,高呼一声:“给本将冲,血洗贼窟,一个不留。”

    闻言,清兵一涌而上,气势汹汹的攻进飞虎寨。

    龙大嘴已听到了厮杀声和呐喊声,哀号声,还有隆隆的炮火声,以及短箭划破长空的嘶嘶声。他连忙摔领二队人马又返回城墙上。本来他想再次利用李佑淳退清兵,只可惜早被图海识破。图海派兵缠住龙大嘴一干人等,自己冲向前把李佑淳给救了下来。

    图海回头大喊:“来人,把李公子送到山下。”

    李佑淳着急的说:“不,我不能走,天星还在山寨里面呢!”

    “你都泥菩萨过河自难保了,就别再管他人了。”

    “不行,见不到她我是不会走的。”

    见李佑淳如此执拗图海一掌打在他的后颈上,李佑淳便昏死过去。

    这时肖琳也跑到城墙上来,图海着急的说:“格格,您怎么上来了?”

    肖琳见李佑淳昏了过去,吓了一跳,急忙说:“海将军,佑淳哥这是怎么了?”

    “没事,只是昏了过去。”

    肖琳走向前,和一个士兵扶着他便朝山下走去。

    赵奕奄奄一息的躺在穆天星的怀里,鲜血染满了两人的衣襟。

    穆天星脸贴着赵奕的额头,哭着说:“赵奕,你千万不能有事啊?如果你有点闪失,我该怎么办啊?”

    赵奕忍着疼痛,声音发颤:“阿星,你不要哭,我最喜欢看你笑了。你一笑起来,这个世界仿佛都失去颜色。你是天上最美丽的星星,也是我心中最闪亮的那一颗星。今生我们做不成夫妻,来世……来世你愿意嫁给我吗?”

    穆天星一时五内俱焚,痛哭道:“赵奕,我愿意嫁给你。我不要来世,我只要今生和你做夫妻。你起来啊,你不要吓我。”

    赵奕笑了笑,一闭眼,两滴泪水顿时滑过脸颊,虚弱道:“阿星,我你,我愿意为了你去死。有你这句话,我也能瞑目了。”

    “你不会死的,我不许你死,你不说要保护我一辈子的吗?你不能说话不算数。”

    哭着哭着,穆天星发现赵奕不动弹了,一看才发现他已经闭上了眼睛。

    “赵奕,赵奕,你不能丢下我啊……”穆天星已完全控制不住自己,捶顿足地放声大哭了。

    经过一场恶战,飞虎寨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以龙大嘴为首的一伙山贼尽数剿灭。

    李佑淳在肖琳和父亲的护送之下安全回到了家。

    赵府内。

    赵奕静静的躺在上,他脸色十分苍白,连嘴唇也全无血色。

    屋里挤满了人,柳若林和孟之秋听说此事也赶到赵府。穆天星守在赵奕的边不停的哭泣。大夫正给赵奕清理包扎伤口,王照临走向前哭着说:“大夫,我儿子他怎么样了?”

    那大夫摇摇头说:“令公子失血过多,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命能不能保住,那就看天意了。”

    众人闻言如五雷轰顶,穆天星瞬间崩溃,她跪下拉着大夫的衣角哭喊的说:“大夫,求求您一定要救救他,求求您啦!”

    那大夫急忙说:“姑娘,你快起来!”

    “不。”穆天星拼命的摇头,她哽咽的哀求道:“只要您能救活他,您要多少钱我都会给您。”

    大夫叹了口气说:“姑娘,这不是钱的问题,老夫已经用尽平生所学为赵公子医治,只可惜赵公子伤势实在太重了,老夫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闻言,王照临差点没有背过气去,柳若林连忙扶住她,哭道:“姐姐,是我孟家对不起你啊!”

    穆天星一下瘫坐在了地上,她看了看躺在上气若游丝的赵奕,便扑了过去,拼命摇着他的手臂歇斯底里般的哭喊:“赵奕,你醒醒啊,你不能丢下我,你不是说要和我成亲,要照顾我一辈子的吗?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

    王照临迅速走了过去,把穆天星从赵奕的边拉开,又一把把她推倒在地,凶悍大吼:“不许你再碰我儿子,都是你害他成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让你为他偿命。”

    穆天星跪着爬了过去,拽着王照临的衣摆,哭喊:“伯母,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是我把赵奕害成这个样子。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二短,我一定会给他抵命。”王照临低头愤恨的看了一眼穆天星,然后一脚便把她踹开了。

    此时的王照临彻底被痛苦和恨蒙蔽了心智,她完全上丧失命妇的风范,也不顾亲家在场,便发起彪来。

    孟雁枫和柳若林见她对女儿如此,虽然心里难过,但也没有上前制止,不管怎么说是他们孟家欠赵家的。

    孟之秋心思:孟之寒你也有今天。她嘴角浮出一个冷笑,完全不顾及惜的姐妹分。

    孟之秋细小的心思,全被赵衡尽收眼底,他对她产生一种从未有过的厌恶。而对于母亲的做法,又把他的心刺得痛极了,看着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孟之寒,他走向前去说:“娘,您冷静一些,这件事不能全怪之寒……”

    “你个不肖子,给我闭嘴!”王照临大吼。

    赵玉林眼含泪的看着这场面,这个饱经沧桑的父亲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岁。他哽咽的问:“大夫,真的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重要声明:小说《浪荡老公俏娇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