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卷 剿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白 书名:浪荡老公俏娇娘
    王照临眉头一皱,狠狠心说:“奕儿,那之寒心里根本就没有你,她喜欢的是那个小混混。”

    赵奕心抽痛了一下,他坚定的说:“我不在乎她心里有没有我,只要我心里有她就行,只要天天和她在一起,每天可以看到她,我就知足了。”

    赵玉林看着儿子也是十分心痛,他没想到儿子还是一个种。

    “奕儿,你怎么就那么傻啊?和一个不你的女子生活在一起,你是不会幸福的。”

    “不,爹,我会幸福的,我一定会幸福的。只要我和之寒成了亲,她有了孩子,她的心就会在我和孩子这里。”

    “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何需吊死在一颗树上?到时娘再给你找一个比她更好的,更适合你的。”

    “不,我谁都不要,我只要之寒,只有她最适合我。”赵奕站起又甩下一句话,“我是不会退亲的。”他说完便转走了出去。

    “你想气死我啊!”王照临对着赵奕的背影大喊。

    潮山。

    龙大嘴把穆天星安排在一间上房内,两名侍女和一名上了年纪的妇人侍候穆天星沐浴。穆天星一反常态,不吵也不闹,她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再怎么吵闹,也无济于是。她中上龙大嘴的毒针,只要一运功便会毒发亡。虽然她和李佑淳都是解毒高手, 但他们上没有备解毒草或解毒丸。现在她只能静观其变,寻找脱之术。水面上飘着玫瑰花瓣,侍女替她涂香皂,刷背,刷洗手臂。洗刷好后,妇人拿了一大红的新娘装给穆天星穿上。

    这时,龙大嘴走了进来,穆天星心中一阵恐慌。

    那妇人连忙迎了上去,说:“哎呀,大当家的,你怎么进来啦?新人成亲之前是不能见面的,否则不吉利。”她一边说一边往外推。

    龙大嘴吼:“还有这鸟规矩?”

    “是啊,大当家的,您和这位姑娘是要做长久夫妻的。所谓两若要长久时,又岂在这一刻。”

    龙大嘴挠挠后脑勺,嘴里骂骂咧咧:“妈的,不就成个亲嘛,怎么这么多破规矩?”说完便朝外走去。

    见龙大嘴已走,穆天星暗暗松了一口气。

    那妇人说:“姑娘,明天您就要成亲了,今天晚上就好好休息吧!”

    说完带着两侍女走了出去,妇人把门关上,又悄悄上了锁,这才安心离去。

    地牢内,李佑淳真是心急忧焚,自己心的女子被带走了,不是为别的,而是要和其它男人成亲,想到这里李佑淳就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他觉得自己太没用了,连自己的心上人都保护不了,还算什么男人!

    他狠狠的踢打着牢房,喊:“来人啊!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那胖瘦喽罗正在睡觉,听见李佑淳杀猪般的怒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们来到牢门外,吼:“妈的,你嚎丧呢?”

    “快放我出去,我要见龙大嘴。”

    胖喽罗笑道:“见我们寨主,哈哈哈,我们寨主还没空答理你,说不定他正和那美人在上快活呢!”

    瘦喽罗也哈哈笑,跟着附和:“狸猫,你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干那事,心里肯定不好受吧!”

    李佑淳顿时被两人气得急血攻心,他只觉喉咙一甜,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眼前一黑便栽倒在地。

    两喽罗一愣,面面相觑,瘦的说:“他不会是死了吧?”

    说完打开牢门,走到他的边,伸手试了一下他的鼻息。

    “没事,还喘气呢!”

    说完,转走了出去,上了锁,便和胖喽罗离开了。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户部侍郎的女儿和九门提督儿子被绑架一事迅速在京城传得沸沸扬扬,很快也传到康熙皇帝耳朵里了。

    乾清宫内,众大臣跪在上,向康熙行礼:“吾皇万岁,万万岁!

    康熙道:“众卿家平。”

    众臣起:“谢万岁!”

    康熙坐在龙椅上,虎视眈眈地看着下面,说道:“朕最近可是听到一个消息,这个消息可是轰动了京城。”

    孟雁枫和李尚融,怀着忐忑不安的心侧立两边,也不知皇上指的是不是自己孩子被绑架一事?

    康熙看看这两位,接着说:“户部侍郎的女儿和九门提督儿子被潮山山贼绑架啦,这事可属实啊?”

    康熙话一落,孟雁枫和李尚融同时出列。

    孟雁枫悲痛的说:“皇上,昨天小女确实被山贼绑架啦!”

    李尚融说:“皇上,这事的确属实。”

    康熙闻言大怒,他一掌拍在龙案上,大吼:“岂有此理,天子脚下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事。这群山贼绑架大臣的孩子,这是在向朝廷明目张胆的挑衅。”

    众大臣吓得连忙拜倒在地,异口同的说:“皇上息怒。”

    康熙道:“都起来吧!”

    众臣起:“谢万岁!”

    康熙扫了众臣一眼,说:“潮山那伙山贼真是我大清的一块毒瘤,不割除将会危害我大清的江山社稷,图海。”

    大将军图海出列:“微臣在。”

    康熙道:“图海,朕拨与你五百精兵一定要把山贼给朕剿个干净,记住,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图海说:“臣,遵旨。”

    赵府。

    已经快巳时了赵奕也没有从房间里出来,早饭也没吃,管觉得十分的奇怪,他决定前出看看。

    管家一边敲门一边喊:“少爷,少爷,该起啦!”

    可无论管家如何敲如何喊,里面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他顿时慌了,决定撞门进去看看。他推了推门发现里面竟然没拴,他走进房间见上空空如也,四周也没有发现赵奕的踪迹。他瞥了一眼桌子,发现上面用茶杯压住了一张纸,他走向前把那纸拿了起来,这一看不打紧他顿时吓了一大跳,只见上面写着:“我去潮山救之寒,请爹娘不要挂念。”

重要声明:小说《浪荡老公俏娇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