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卷 赵奕的心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白 书名:浪荡老公俏娇娘
    李尚融默默的坐在椅子上,除了摇头便一个字也不说。

    “老爷,你这摇头是什么意思啊?你说话啊?”

    李尚融深深的叹了口气,说:“我们现在除了等待山贼和我们联系之外,真是别无他法。”

    李氏大吃一惊,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难不成我们要坐以待毙?这就是你们商量一下午的结果?”

    李尚融无奈的点点头。

    李氏顿时急火攻心,吼:“李尚融,你们三人还是朝廷大员呢,对付几个山贼就没一点辙,还是饱读诗书,才高八斗的才子呢,依我看是笨蛋才对。”

    李尚融早就习惯了这般河东狮吼,他现在除了无奈便是惭愧。

    “夫人啊,我们是文官,不是武将,就是有心也无力嘛。再说潮山那地方历来皇上派兵剿了多次也都失败而归,你让我们怎么办?”

    “我们是文官,不是武将。”李氏学着李尚融的腔调,她真是被李尚融的淡定给气坏了。“李尚融,他不是你儿子啊,难道你就让他在那小破山上等死啊?”

    “对啦,那小祖宗怎么会和孟家小姐勾搭在一起?”李尚融连忙岔开话题,他知道在谈下去对他更无益。

    李氏皱了皱眉头,语气也和缓了很多。

    “勾搭?老爷你说得也太难听了吧,这都是你我愿的事,怎么能叫勾搭呢?”

    “好好好,你我愿行了吧,他们之间的事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啊?”

    “你除了心朝廷上那点破事之外,你什么时候真正关心过儿子啊?现在好啦,儿子出事了,你才来问候几句。”

    李尚融眼看又要吵了起来,他连忙叫:“来人啊!”

    管家候在外面多时了,也听了半天,他现在才知道为什么少爷见到孟家小姐就吵架?敢是里面两位做的榜样。

    管家急急忙忙的走进客厅,神色淡定的说:“老爷,什么事?”

    李尚融问:“管家,这少爷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孟家三小姐?”

    “您去杭州视察那段时间,他们才认识的。”管家不打算瞒他,如实回答。

    “哦,怪不得我不知道呢?”李尚融说完瞥了一下李氏。

    聪明的李氏当然知道他的意思,回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李尚融又问,他一直觉得奇怪,像孟家这种高宅大院,他们的闺女应该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才对,怎么会和自己的儿子搅和在一起?

    管家把他们认识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李尚融夫妇听着也是唏嘘不已,他们这个儿子为了一个姑娘真是怎么招都能使出来。

    “穆天星,好熟悉的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李氏想了想,她突然想到了那张如花似玉的面孔,说:“哦,我想起来了,她确实在府中做过下人。”

    李尚融问道:“夫人,你知道这件事?”

    李氏说:“我当时只以为他是淳儿买来的下人,哪里曾想她是孟府的小姐?”

    管家说:“老爷,穆小姐…不,应该是孟小姐,她也是来到府中以后才找到自己的家人的。”

    李尚融点点头,说:“以前我倒是听说孟家死去了一个女儿,没想到她又回来了,还跟我们家扯上了关系。”

    管家赞叹的说:“孟小姐真是一个好姑娘,她不仅聪明伶俐,而且书读得非常好,还懂医术呢,是个才女!”

    李尚融说:“我可从来没见你如此夸过一个人。”

    管家说:“老爷,孟小姐确实很好,她是一个福星,自从她来了之后少爷改变了很多。”

    “哦?说来听听。”

    “您不在的这一个月里,少年每天不是读书写字,便是练剑,上的锐气也磨去不少,尤其他对我们下人的态度也好多了,最重要的是再也没去过醉香楼。”

    李尚融夫妇顿时大喜,但还是有点不相信,李氏问:“管家,淳儿他真的变了这么多?”

    “是啊,夫人,连小人都不敢相信啊,要是少爷能娶孟小姐为妻,那少爷会变得越来越好,前途无量。”

    李氏说:“看来这个孟家三小姐,确实有点小聪明,她居然能管住淳儿。我们家与那孟府也算门当户对,那孟小姐又是国色天香,淳儿又那么喜欢她。老爷,我们不如就成全他们。”

    李尚融为难的说:“夫人,其实我正有此意,可那孟小姐从小便许配给工部侍郎—赵玉林的儿子赵奕啦!”

    李氏听闻吃了一惊:“哎,真是天公不作美啊!可惜喽。”

    这天晚上赵府内也是灯火通明,毕竟孟府出了这么大的事,赵氏夫妇更无睡意。

    卧房内。

    王照临说:“老爷,那之寒也真是的,一个大姑娘家的,大白天便出去与男人私会,这成何体统啊?而且她从小又与奕儿定了亲,她也算我们未来的媳妇,这要传出去叫我们的脸往哪搁啊?”

    赵玉林说:“夫人啊,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一切等之寒回来再说。”

    “如果她还有命回来的话,我们就去孟府退亲,这样水扬花的儿媳妇,我们赵府可沾惹不起。”

    “退亲?夫人啊,这让我如何开得了这个口啊?”

    “你不好意思开口,我去孟家提。”

    “你……好啦!这件事以后再说。”

    两人的谈话正好被出来散步的赵奕听到,‘退亲’两字深深的刺伤了他。他敲了敲房门,决定表明自己的态度和立场。

    由于房门没关,两人看见儿子站在门外,脸上的伤痛也深深刺伤了他们的心。

    “奕儿,你什么时候来的?”王照临站起来问。

    赵奕走进房内,跪在父母的面前,悲伤的说:“爹娘,你们的谈话我都已经听到了。”

    赵氏夫妇惊讶极了,他们可从来没见过宝贝儿子如此过。

    王照临心痛的说:“奕儿,你有什么事就站起来说?”

    赵奕倔强的说:“不,娘,您就让不孝的儿子跪着说吧!”

    赵玉林说:“你说。”

    “爹娘,孩儿从小就喜欢之寒,直到现在我对她的感从来都没有改变过。不瞒爹娘说,前段时间在之寒还没回来之间,孩儿便已经与她相识了,只不过那时孩儿并不知道她就是之寒妹妹。爹娘,这就是孩儿与她的缘份,断也断不了的,她注定就是孩儿的媳妇。”

重要声明:小说《浪荡老公俏娇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