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卷 伤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白 书名:浪荡老公俏娇娘
    这一风和丽,云淡风轻。

    穆天星坐在后花园的凉亭内,一边乘凉一边看书,近来她的心思完全放在思念李佑淳上面,人也憔悴了不少,她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会发疯的,所以只有用书来转移对他的思念之苦。

    这天赵衡来到孟府,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把内心的想法告诉穆天星,哪怕只有一线生机都值得自己一试,即使被她拒绝了,他也不会后悔。

    他来到府内对一个丫鬟问道:“之寒小姐在吗?”

    丫鬟答道:“三小姐,在后花园凉亭内看书呢!”

    赵衡点点头,快步朝后花园走去。

    果然丫鬟说的不假,他远远的便看到穆天星正在凉亭内伏案读书,她一素白,轻风一吹,牵动她的裙衣,飘飘然如下凡仙女般灵气十足。他笑了笑,快步的向凉亭走去。

    穆天星看得太认真了,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人向她走近了。赵衡走到她面前,坐在对面。

    “之寒!”他微笑道。

    穆天星闻言抬起头来,看到是赵衡,竟然还坐在自己对面,她顿时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赵衡是你啊,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刚到!你在看什么书呀?”

    穆天星微笑的把书递给他,赵衡惊讶的说道:“哦,你喜欢看三十六计啊?”

    “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女孩子喜欢看此类书的很少啊!”

    “哦?那你说说女孩子一般都喜欢看哪类书?”

    “比如《烈女传》《女经》《女弟子规》《女则全集》之类的,不过有少数人读些四书五经,也因人而异。”

    穆天星笑了笑,神有点鄙夷:“女子无才便是德,读些札记识几个便罢了,再学一些针线刺绣,作一些女红,相夫教子!”

    赵衡没有听出她的语气中的不满,也没有看出她神中的不悦,只是笑道:“是啊,自古以来女人都遵从三从四德,三纲五常的。”

    “那如果女人不遵从三从四德,三纲五常会怎么样?”

    赵衡愣了一下,他顿时被问住了,只是呆呆的看着她。

    穆天星不悦道:“谁规定女子就一定要遵从这些害死人的三从四德?凭什么女子就要遵从三从四德服从男人?而男人就可以花天酒地三妻四妾?”

    赵衡沉思了一下说道:“因为这是个男人的世界,女人的职能只是相夫教子,女人没有任何权力反对先祖定来的规矩。”

    穆天星闻言顿时火冒三丈,她怒道:“规矩?女子从小就只知道遵从三从四德,下场却是被人始乱终弃。从古到今有太多的女子为了男人而牺牲自己的一切,也有太多的男人为了自己的一切去牺牲女人。假如有什么人会为什么事死一千次,那个人一定是女人,也一定和男人有关。男人一定会这么做,永远都不肯犯这种错误,哎!着就是男女之间的必然思念定律,这就是着这世间的悲哀。”

    赵衡闻言真是震惊极了,他从小就读圣贤之书,遵从圣贤的教化,他从来都没听过这么大逆不道的论调,此刻他顿时惊呆了。

    穆天星站起来叹了口气说道:“我是多么希望女人能从精神上的“三从四德”、“三纲五常”等等枷锁中解脱出来。”说完便离去了。

    两人相见的一幕正好被孟之秋远远的看见,她顿时像打翻了醋坛子,怒气冲天,她见穆天星独自的走了过来,便上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二姐!”

    孟之秋咬牙切齿,满面怒容:“你为什么要背着我私下和赵衡见面?”

    “不,二姐,你是误会了,我刚才碰巧遇到他!出于礼貌才和他闲聊了几句。”

    “哈,误会?”孟之秋怪笑了一声,然后怒道:“我亲眼看到的还能有误会吗?你和赵奕都定了亲,你还要企图勾引他的哥哥!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礼仪廉耻啊?”

    穆天星几乎都快哭了:“二姐,不是你想像那样的!”

    孟之秋上去打了穆天星一个耳光,恨道:“你给我滚,滚到越远越好,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说完便怒发冲冠的离开了。

    穆天星顿时被打蒙了,她真是难过极了,委屈的泪水不停的往下流,她一怒之下便冲出了家门。她此刻多么希望李佑淳能陪在自己的边,在自己难过哭泣的时候有个坚实的肩膀可以靠一靠,有个逗自己开心的知心人。

    她一口气跑到提督府门口,躲在墙角边探着脑袋往外看,这时她发现李佑淳,肖琳,紫玉丫头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一顶轿子停在了提督府门口。不知李佑淳给肖琳说了什么,肖琳却被逗得哈哈大笑,然后愉快的坐进了轿子里面,她掀开帘子依依不舍的与他道别,李佑淳满面含笑的也与她挥手道别。此刻穆天星顿时心如刀割,泪水像断了珠子般往下流,她心思道,他不是很讨厌肖琳吗?原来他以前都是做给我看,都是骗我的!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双,而我只是一个局外人!她倚在墙上,体顺着墙面滑了下来,她坐在地上便痛哭了起来。

    这时李佑淳刚要回府便听见有一阵隐隐约约的哭泣声,他顿时奇怪极了,他向前寻了过去,发现穆天星像小猫似的缩蜷在墙角不停的哭泣,李佑淳顿时心如刀割,他俯下子痛心的叫道:“天星!”

    穆天星抬头一看是李佑淳,她心里又惊又喜,还有点气愤。她使劲推了一把李佑淳站了起来,哭喊道:“骗子,李佑淳你个大骗子,我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吼完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孟府方向跑去。

    李佑淳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大跳,等他回过神来穆天得已经跑远了。他顿时心像掏空了一般,难受极了,他啷啷跄跄的向府内走去,他实在没有想到事会演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他现在居然连怎么回事都没有弄明白!

    穆天星走回家,眼睛哭得红红的,孟雁枫正在亭内品茗乘凉,看到女儿走了过来,于是朝她招手道:“之寒过来,陪爹聊聊!”

    穆天星走了过去,坐在孟雁枫对面。孟雁枫看了她一眼顿时吓了一跳,见她眼睛红红的,便说道:“你眼睛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刚哭过?”

    “爹,我没事,只是眼中进沙子了。”

    孟雁枫是何等聪明之人,她的这一点小心事他还能猜不透。于是便说道:“你是不是遇到不愉快的事了,说给爹听听,爹或许还能帮你出出主意!”

    穆天星苦笑了一下说道:“爹,其实我很羡慕你和我娘,你们相儒以沫四十年,从年轻到年老,经历过风风雨雨,虽然你们会有一些争吵,但你们两人却非常有默契,生活的很甜蜜。生死契阔,与之相悦。执子之手,与之相老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每个人都会话,可是在当今天社会中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呢?”

    孟雁枫闻言除了震惊之外,还有一点心酸,他奇怪的问道:“你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说?是不是和奕儿吵架了?”

    “爹,你明明知道我不喜欢赵奕……”

    孟雁枫道:“你喜欢的是李佑淳!”

    穆天星点点头,她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因为她知道父亲早就摸透了自己的那点小心思,她没必要再遮遮掩掩。

    孟雁枫倒是感觉奇怪:“你好像一点也不感觉意外?”

    “知女莫若父,女儿的这点小心思,爹您恐怕早就看出来了。”

    “你要知道,你和赵奕可是有婚约在的!”

    “爹,女人真的要遵从三从四德吗?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真的要在这服从,听从,跟从中了此残生吗?”

    孟雁枫看着女儿神有点不太对劲,“你今天是怎么了?”

    穆天星叹了口气道:“爹,您说如果这一辈子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什么活着,死的竟说一些不吉利的话!你真的很喜欢那个李佑淳吗?”

    穆天星低着头说道:“ 如果不曾相逢,心或许永远不会沉重。如果真的失之交臂,恐怕一生也不得轻松。”

    孟雁枫道:“爹可听说那个李佑淳呼朋唤友,醇酒美人,虽还不算是恶迹累累的浪子弟,却也并非什么“贤侄”,听说京城好事之徒还把他排在什么“京城十少”之列。你觉得自己嫁给这种人你会幸福吗?”

    “爹,那是以前的事了,他现在已经改变了很多。其实他又聪明,又风趣,而且文章写得非常好。他以前确实做过许多不好的事,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我们为什么不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呢?”

    “你怎么知道他现在已经浪子回头了?江山易改,本难移,爹可不想拿你的终生大事做赌注。”

    “爹……”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爹有点累了,要去休息了!”孟雁枫说完便离开凉亭。

重要声明:小说《浪荡老公俏娇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