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卷 阴阳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白 书名:浪荡老公俏娇娘
    穆天星没有看到李佑淳非常的失望,她失落的往前走,心沮丧到了极点,她心思道,完了,完了,难道我真上那个李佑淳了?天啊,怎么会这样?要知道我和赵奕还有婚约在啊!我如果拒绝这门婚事,选择李佑淳的话,爹娘会怎么说,赵家人又会怎么看我呢!自从我回家之后,娘亲对我真是百般的疼,我又怎么忍心让她伤心呢?按说赵奕相貌堂堂,才高八斗,也没什么不好的,可是我的心为什么就是放不下李佑淳呢?唉,我该怎么办呢?穆天星思到这里,不由的来到了家门口,门房向她问了一声好,穆天星像没有听见似的继续向家内走去。她来到后花园呢,对着池中的荷花不沉思,我是荷花仙子,我真的是荷花仙子吗?唉,这个世界多么奇妙啊,上天对每一个人也是公平的,我们总是在自己失去一些的时候,得到自己意想不到的东西。

    这时后花园的凉亭内,孟雁枫与官友陆子皓正在下琪品茗。提起这个陆子皓不得不说说他的来历,此人在朝内担任吏部侍郎,他不仅饱学多识,才思敏捷,而且生孤直坦率,滑稽诙谐,他又人活泼可亲,宛如布衣之感。能从政而不拘,善滑稽而不俗,有大臣之体,无孤傲之风。所以浮沉宦海数十年,声望重于朝野。而且此人有一个最大的特点,便是有一双阳眼,俗称‘鬼眼’,而且能观人之前世,推人之未来。可他为人非常低调,从不恃才放旷,所以朝野中竟无人他有如此才学,就连好友孟雁枫,都未透露半字。

    这时陆子皓顿时来了兴致,他说道:“关张对弈,红先?黑先?”

    孟雁枫愣了一下,随口而出:“环燕入宫,肥后?瘦后?”

    陆子皓见他对仗工整,平仄协调,不拍手称好。

    孟雁枫走了一个炮也笑道:“ 严守强攻天下无敌。”

    陆子皓动了一个车:“排兵布阵纵观全局。”

    孟雁枫道:“芳草池塘寻旧梦。”

    陆子皓道:“落花庭院算残棋。”

    这时突然刮来一阵大风把琪子吹散在了地上,两位友人对视不哈哈大笑。

    陆子皓环视四周刚想出个上联,却看到站在池塘边的穆天星,他不大惊,视线久久的不能离去。

    孟雁枫连叫了他两声陆子皓都没有听到,孟雁枫顿时奇怪他顺着陆子皓的视线望去,见自己的女儿正站在池塘边对着水中的荷花发呆。

    陆子皓喃喃的说道:“真是仙女下凡啊!”

    孟雁枫没有听到,疑惑的说道:“陆兄你说什么?”

    陆子皓回过神来问道:“此女是何人?”

    孟雁枫笑道:“哦,她是我的小女儿!”

    陆子皓疑惑的问道:“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孟雁枫道:“她一直寄宿在亲戚家里,前几天刚回来。”

    陆子皓心事重重的点点头。

    夜晚,孟雁枫与陆子皓一边喝酒一边谈笑,这时陆子皓有点喝高了,他说话舌头都有点打卷:“雁枫老弟,你知道你的小女儿是谁吗?”

    孟雁枫醉得也是眯着眼:“谁?我女儿呗!”

    陆子皓道:“嗨,她可不是你女儿。”

    孟雁枫笑道:“她不是我女儿,是谁女儿?”

    陆子皓道:“说了你也不会相信。”

    孟雁枫喝了口酒:“你说说看看。”

    陆子皓放下酒杯神秘的说道:“她是神仙,天上的仙女。”

    孟雁枫就当他醉了:“陆兄你喝了醉了,开始说糊话了!”

    陆子皓道:“我没有喝醉,我这双眼睛能观人之前世,看人之未来。我告诉你,你这个小女儿可是天上的荷花仙子,只见私自下凡,被玉帝贬回人间,要受七世轮回之苦。这是她的第七世,寿命不会超过二十,很快就会回到天庭。”

    孟雁枫听完愣了一下,继而哈哈大笑:“陆兄,我看你真是喝醉了,喝醉啦!”

    陆子皓道:“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的。”说完便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世了。

    孟雁枫喝了口酒醉熏熏的说道:“醉了,喝醉了!”说完也醉倒了。

    第二天陆子皓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孟府的客房内,他坐起来,揉揉醒忪的眼睛,捶捶晕沉沉的头,记起昨天晚上喝多了。这时丫鬟端着一盆手和干净的毛巾走了进来,说道:“陆大人,老爷让我侍候您梳洗。”

    陆子皓刚想开口说话,发现自己的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似的,愣是发不出音来。他连忙卡住自己的脖子又掐又打,一点用也没有,丫鬟见状,顿时吓了一大跳,她赶紧夺门而出,去禀报孟雁枫。

    当孟雁枫来到客房内,却见陆子皓不知所踪了,心里非常的纳闷。

    孟雁枫转向丫鬟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丫鬟面色苍白的说道:“奴婢今一早便要侍候陆大人梳洗,却发现陆大人用手卡住脖子一副很难过的样子,然后奴婢就去找老爷您了。”

    “知道了!”孟雁枫皱皱眉头:“备轿!”

    孟府的一顶小轿子停在了陆府门口,孟雁枫从轿内走了出了,他整整衣冠,走到陆府门口道:“不知陆大人是否回来了?”

    门房说道:“大人今一早便回来了,只是大人吩咐今不见客。”

    孟雁枫点点头,转便离去了。

    孟雁枫来到府上,一直回想着昨天晚上陆子皓说的话,一边奇怪今发生的事,真是越想越奇怪。他来到后花园,发现穆天星正在练剑,孟雁枫没有要打扰她的意思,只是站在一旁观看。穆天星练得很投入,丝毫没有发现父亲正在忧心忡忡的望着她,不一会穆天星练累了,她擦擦脸上的汗水,回头看到了父亲,便向他走去,笑道:“爹!”

    孟雁枫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的把穆天星看了一个遍,围着她转圈又看了一遍,想从她上看出点端倪,陆子皓说她是神仙,看是否能看出个子丑寅卯来。穆天星奇怪极了,她说道:“爹,您怎么了?我今天穿的衣服很奇怪吗?”

    孟雁枫道:“爹就是想看看,你以前练的是什么功,你再练一次给爹看看!”

    “哦,好!”穆天星是个孝女,虽然奇怪也不多问,只是拎剑舞了起来。孟雁枫仔细一看,发现女儿还真有点仙气,他心思道,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神仙吗?

重要声明:小说《浪荡老公俏娇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