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卷 不死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白 书名:浪荡老公俏娇娘
    穆天星看着冰冷的刀刃,顿时冷汗直冒,这一刀下去,就彻底的完蛋了,“我有话要说!”穆天星害怕的大叫道。

    赛仙翁一愣停止了动作:“有话快说,有快放!”

    穆天星颤抖的说道:“你要是杀了我,李佑淳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哼,天知地知只有我知,只要我不说,他怎么会知道是我杀了你?只要我说你逃走了,再也不回来了,一切事就不了了知了。再说了,你以为我那傻徒弟,真会在意你吗?他之所以对你好,是因为他还没有得到你,等你一到手,便找一个理由把你给轰出提督府。哼,指不定他现在在哪个温柔乡里快活呢!”说完刀又往下砍去。

    穆天星闻言心好像被刀割了一下,不过现在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还是保命要紧。

    “慢着,如果你要杀了我,我会死不瞑目变成厉鬼夜夜来纠缠你的,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哈哈……我赛仙翁天不怕地不怕,见人杀人,见鬼杀鬼,就算你变成厉鬼我也会把你消灭干净!”说完又举起锐利的宝刀。

    “慢着……”

    赛仙翁吼道:“又怎么了?”

    “你不能杀我!”

    “你偷吃了我青不老丹,必须得死!”说完刀又落了下去。

    “如果你要杀了我,不死药就绝迹了。”穆天星为了保命要紧,随口胡绉道。

    赛仙翁立马停止了所有动作:“什么?你刚才说的是不死药?”

    穆天星牙齿不停的打颤,心‘嗵嗵’直跳,恐惧的点点头。

    “不死药?哼,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不死药?你在骗我!”

    “张大侠,张老前辈,我的小命在您老人家手里捏着呢,我怎么可能会撒谎骗您呢?再说了,你能研制出青不老丹,我师娘就不能研制出不死药吗?”

    “你师娘?是谁?”赛仙翁明知故问,他想看看她是不是在骗自己。

    “我师娘是温碧柔,专门研制各种各样毒药的解药,不死药是她老人家在遇难前期留给我的!”

    “哼,如果她留给你的是不死药,早就让你自己给吞了,你休想骗我。”

    “我没有骗你啊,我师娘总共研制出三颗,我和师兄每人吃了一颗,现在还留有一颗不死药。”

    赛仙翁顿时相信了,他以前听说过江湖上流传着不死药的传闻,他当时还不相信,自从他研制出青不老药那一刻起,他便彻底信服了。

    他威胁道:“如果你敢骗我,我会把你碎尸万段。”

    穆天星见他脸色缓和了,看着寒光闪闪的刀说道:“您先把刀给收起来!”

    赛仙翁把刀仍在地上,说道:“快把不死药交出来。”

    穆天星顿时一颗石头落地了:“我怎么可能把这么名贵的东西放在上呢!”

    “不死药在哪里?”

    “我把它放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了。”

    “快带我去拿!”

    穆天星心想先出去再说,到时见机再逃跑也不迟。于是很痛快的答应带他去拿。

    赛仙翁拿出一根绳子,穆天星顿时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我不把你绑起来,你逃跑怎么办?”

    穆天星机智的说道:“哎呀,张老前辈,江湖人谁不知您老人家武功盖世啊,对于我这么一个无名小辈来说,逃出您手掌心比登天还难,再说了如果您要把我绑起来,走到外面别人还以为您绑架青少女呢,这不仅有损您的名誉,而且还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赛仙翁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便仍掉绳子,得意洋洋的说道:“孙猴子怎么能逃出如来佛主的掌心呢?快走!”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密室,赛仙翁压低声音说道:“从后门走。”

    穆天星看着已经黑透了的天空,不仅暗自庆幸,此刻她脑袋飞转着,时刻寻找着逃跑的机会。两人来到后门,赛仙翁便夹着她飞了出去。

    而此刻管家冯来德碰巧也醒了过来,他惊讶的看着上盖的稻草,十分疑惑,他猛然想到穆天星那张狡黠的双目,便立即明白过来了,当时就认定是穆天星干的好事,他爬起怒气冲冲的叫道:“来人啊,来人啊!”

    这时一个家丁拿着火把照了过来,看清楚是冯管家,而且他头上还有一根稻草,便觉得非常奇怪:“管家您这是?”

    冯来德看看自己狼狈的样子,尴尬的说道:“没什么,少爷回来了没有!”

    “还没有!”

    “哦,知道了,你去吧!”那家丁答应了一声,便疑惑的走了。

    冯来德怒气冲冲的向穆天星房间走去,他见她房里没有点灯,又敲了半天也没人来给他开门,他便知道她已经‘逃之夭夭’了,便对她房门哼了一声,甩袖离去。

    李佑淳被肖琳缠得没办法了,好不容易找了个借口便溜出了皇宫,整整一个下午他心里想得全是穆天星,他精神恍惚得看着肖琳转来转去,肖琳最近准备给康熙过四十一岁的寿辰,忙得没时间出宫,为了能见李佑淳一面,便慌说自己病了,把他骗到宫中,李佑淳知道后也是不屑与无奈。肖琳看他心不在焉的样子,以为是他太累了,也没放在心上。

    李佑淳骑着枣红色的马走在京城大街上,看看周围空无一人,觉得自己十分孤单。就在这时童慧娘、洛星尘、景青一鬼魅般的拦在了前面,李佑淳一惊,拉住马僵,便停了下来。

    李佑淳冷冷的看着眼前三人:“不知三位拦在前面是何意啊?”

    童慧娘:“贫尼童慧娘,这两位是贫尼表弟,洛星尘、景青一。”

    洛星尘、景青一是聂文德的弟子,也算是童慧娘弟子,她本来想说他两人是自己的弟子,但想了想自己是出家人,尼姑带俗家男弟子真是一大笑闻,于是她改口为表弟。

    “既然都介绍完了,那就让开吧!”

    童慧娘思道,江湖传闻不假,此人果然是极傲之人,看来真是不好对付啊!

    她稳住神道:“贫尼在江湖上早就听过你的大名……”

    还没待她说完,李佑淳惊道:“你认识我?”

    “你不就是那个李佑淳,江湖人称‘狸猫’吗?”洛星尘心直口快。

    童慧娘见他说话卤莽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没错,是我!看来三位今拦道,是有事要找我吧?”

    童慧娘道:“李公子果真是爽快之人,今贫尼确有一事相求!”

    “有事说事吧,别耽误了我的宝贵时间!”

    童慧娘:“前此时,侄儿秦剑锋与李公子好像有点过结,纵使剑锋有万般的不是,但已经受到李公子‘五绝散’的严厉惩罚了,现在还希望李公子把解药给贫尼!贫尼自然会感激不尽!”

    李佑淳惊讶的问道:“秦剑锋是你的侄儿?”

    “没错,还请公子看在贫尼的几分薄面上,把五绝散的解药给贫尼。”

    “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为什么要看在你的面子上?再说了你的面子能值几个钱!”

    李佑淳现在最气的就是穆天星,他以为肯定是穆天星泄了密,才会被别人找上门的,他心里简直不痛快极了。

    景青一怒道:“你算什么东西,竟然这么给我师……表姐说话?”

    洛星尘也怒道:“我看你八成是活腻歪了?”

    童慧娘闻言顿时像被别人打个耳光:“我再问你最后一次解药你到底是给还是不给?”

    李佑淳哼了一声:“不给你能把我怎么样?”

    童慧娘大怒道:“李佑淳贫尼敬你平行侠仗义,在江湖上颇有威名,才叫你一声李公子,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那就休怪贫尼不客气了!”

    李佑淳故意说道:“我这个人就是不识抬举,解药就在我上,有本事自己来拿!”说完便策马奔腾离去。

    童慧娘心想不能让他跑了,便扔出一支飞刀,那飞刀正好把马一个后蹄给切了下来,那马痛得大惊,腿一软便倒了下来,李佑淳心叫不妙,便飞快跳下马,稳稳的落在地上。

    这时童慧娘、洛星尘、景青一冲了上来,便于他打成一团。

    穆天星被赛仙翁劫持着走在大街上,此刻她突然听到前面‘当当当’利剑碰撞的声音,赛仙翁也听见了。

    穆天星说道:“有人在打架!我们去看看吧!”

    赛仙翁不悦道:“他们打他们的管我们什么事!快走,找不到不死药,我就杀了你!”

    穆天星哼了一声,便继续往前走。不一会四个人打斗的场面便出现在他们面前。赛仙翁迅速把她拉到一边黑暗角落里威胁的说道:“如果你敢叫,我现在就杀了你!”

    穆天星道:“你少根筋啊,他们现在都打红了眼,我就算叫破喉咙,也不见得有人来救我,我干吗要叫!”

    “哼,算你聪明!”

    穆天星仔细的看了看前面,发现有个人与李佑淳长得非常相似,她回过头对赛仙翁说道:“唉,那个人好像是李佑淳!”

    赛仙翁道:“没错就是我那傻徒弟!”

    “其余三人是谁?”

    “看剑法好像是神龙教的人?”

    “神龙教!”

    赛仙翁催道:“好了,不要看了,快走吧!”

    “你这人心肠怎么这么黑啊?看到自己的徒弟有难,做师傅也不拉一把,真是黑心黑肺黑良心!”

    “臭丫头,你以为我赛仙翁教出来的徒弟,只会寻花问柳啊?他武功在江湖上也算是很有名气的,哼,别说是三个人就算是三十个人,也会被他打得落花流水的!”

    “你少吹牛了,你看看,李佑淳快坚持不住了!”说完便往赛仙翁背后缩。

    赛仙翁警惕道:“你干嘛,想跑吗?”

    “哎呀,张老前辈,人家小小年纪又是女孩子家当然会害怕,借你背后用一下不行啊?”

    穆天星见他不说话,又道:“您快看,那个尼姑,好像在哪里见过?”边说边往后撤。

    赛仙翁便仔细朝那尼姑看了起来,穆天星又道:“您在看看那尼姑的脚多有力啊?”说完便轻手轻脚一阵旋风似的跑了。

    她边跑边说道:“李佑淳不是本姑娘不帮你,只是那赛仙翁也太可恶了,稍不留神我便会命丧此处,为安全起见,本姑娘还是先闪为妙!”

    赛仙翁听到后面有动静,突然感觉自己上当了,果然当他回过头来的时候,发现穆天星已经跑远上。

    “妈的,臭丫头敢耍老子!”说完便朝穆天星追了过去。

    李佑淳虽然武功高强,但一人敌三还是有点吃力,渐渐他觉得体力有点不支了,他便心思,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他扭头撒腿便跑,洛星尘见状大惊,他马上就要去追,却被童慧娘拉住了:“不用去追了,小猴子怎么会逃出我的手掌心?”她话刚说完,便见一张天罗地网从天而降,把李佑淳困在了里面。

    三人走向前,看着网中的李佑淳都得意极了。

    李佑淳看着三人大怒道:“真是卑鄙无耻,竟然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对付我。”

    景青一道:“谁让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这是活该。”

    话音刚落下,便见神龙教几名弟子出来了,用绳子重重的把他捆了起来,押回了神龙教。

重要声明:小说《浪荡老公俏娇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