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卷 密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白 书名:浪荡老公俏娇娘
    神龙教密室内。

    童慧娘严肃的看着秦剑锋和洪飞:“我已经派人把李佑淳的底细查清楚了。”

    两人闻言相视一惊,洪飞问道:“哦,此人是什么来历?”

    童慧娘道:“这个李佑淳来头不小,他是九门提督李尚融的独生子,江湖人称‘狸猫’,他的师傅就是赛仙翁。”

    洪飞顿时大跌眼镜:“什么?他是赛仙翁的弟子?”

    秦剑锋也是惊道:“难道是他给我下的毒?”

    “没错!”童慧娘道看了他一眼说道:“天华,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恐怕你心里比谁都清楚!”

    秦剑锋此刻什么都明白了,那李佑淳绝对不仅仅是一个豪门浪公子这么简单,他的聪明机智,心机城府恐怕远远在他之上。

    洪飞疑惑的看着她,不明白她何出此言?

    童慧娘继续说道:“穆天星果然是一个有有义的女子,不枉你对她的一片痴,不过李佑淳可是一个场浪子,俗话说的好,名花虽有主,锄头更无,两人在一起时间久了,难免会生出愫来,到时谁也不敢保证,穆天星会不会变心?”

    秦剑锋闻此言,心如掉到冰窖里一般透心的凉。其实从知道真相之后,他早就想到了,只是没有想到妥善的办法,不知该如何是好,既然童慧娘提出来了,她肯定会有法子解决,于是他急切的向她求救!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呢?”

    “只要拿到解药,救出穆天星一切都好办!”

    洪飞说道:“可是要拿到解药谈何容易啊?我以前听我爹说过,那赛仙翁的武功在江湖上可是数一数二的,他教出来的弟子恐怕也不会差哪里去!”

    童慧娘点点头说道:“不错,此人不仅武艺高强,而且是心极傲之人,从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对付这种人我们一定要智取。”

    “智取?您是不是有什么办法?”洪飞眼前一亮。

    “我们只需这般……”童慧娘压低声音把计策讲给两人听。

    秦剑锋听完此计策虽然感觉不是很光彩但是为了心的天星他也认了。洪飞倒是颇为赞同,他一向对待敌人都是个狠角色,这次也不例外。

    提督府客厅内。

    李佑淳说道:“我要出去一趟,你在家要乖乖呆着等我回来 ,知道吗?”

    穆天星听说他要出去,心里顿时一阵狂喜:“你要去哪里?”

    李佑淳没打算要隐瞒她,说道:“肖琳妹妹病了,我要进宫去看望她。”

    “你什么时候回来?”

    “天黑之前我一定会回来的。” 说完便朝外走去,穆天星连忙跟上他,走到大门口她声说道:“你要快点回来哦,我在家里等着你。”

    李佑淳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便跨上马鞍飞奔离去。

    这时有一个影隐藏在墙角处看到这一切,然后快速的离去。

    穆天星感觉这次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她要找到解药去救秦剑锋。她跑到李佑淳的书房内,到处乱翻的找解药,她自言自语道:“这个讨厌鬼会把解药放在哪里呢?”她把书房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发现有自己想要的东西。

    “天星小姐,你在找什么?”

    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在穆天星耳边响起,虽然声音极低,却防若惊雷的在她耳朵炸开。

    穆天星顿时了一跳,回过头来一看管家冯来德站在书房门口怔怔的看着她。

    “我没在找什么啊,我在给少爷整理书房。”穆天星一冷汗。

    冯来德走进书房说道:“这种事怎么能由天星小姐来做呢?喜!”

    这时一位眉清目秀叫喜的丫鬟走了进来,她对管家施礼道:“管家有什么吩咐?”

    冯来德道:“你给少爷整理一下书房。”

    “是。”那喜走向前很麻利的收拾起来了。

    穆天星很知趣的退出书房,冯来德看着她的背影心思道,少爷果然是料事如神,天星小姐的心思都在他掌控之中。想到这里他微微一笑,便快步的走出书房,跟了过去。

    穆天星一边走一边思道,这冯来德可真够讨厌的,一天到晚在人眼皮底下晃悠。难道是那讨厌鬼让他来监视我的?如果真是那样我就算是找到解药也带不出去啊!不行,我得想个办法让他睡一觉。

    她双足一点,束腰一紧,便如墨燕一般飞出数丈远,她在假山旁边轻轻的落地,迅速藏在假山后面的一个大石头后面,两只黝黑的大眼睛警惕的往外看。

    那冯来德见穆天星已飞奔到假山方向,他心里顿时一急,一路小跑也追到此,他气喘吁吁的环顾四周,没发现有穆天星的影觉得奇怪极了。

    穆天星见他追了上来,思道,哼,果然是那讨厌鬼让他来监视我的,幸好本姑娘聪明绝顶早就识破他的诡计,要不然还不得在提督府栽个大跟头啊?

    她手指轻轻一弹,一根细小晶亮的银针便向他发了过去,刚才还好好的一个大活人,现在已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穆天星笑了笑,蹑手蹑脚向他走去,她轻轻说道:“冯管家对不住了,谁让你这么喜欢多管闲事,你只要小睡三个时辰就可以了。”说完便把冯来德拉到一个隐蔽的角落,然后用杂草盖在他的上,这才拍拍手得意洋洋朝李佑淳寝室的方向走去。

    她把李佑淳的被子与枕头都翻了起来,没发现有解药,她又把抽屉还有寝室的角角落落都翻了个遍也没发现。她顿时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她瘫软的坐在上,大大的眼睛不停的四处扫视。这时她的眼神突然停留在墙壁上的一幅画上面,她猛然跳下对着那幅观音送子的画欣赏起来了。她感觉这幅画怪怪的,而且挂在上面有点别扭。她跳上桌子,便把那幅画给拿了下来,她吃惊的望着墙壁,然后又按了按旁边的按扭,‘吱’的一声,那墙壁便自动开出了一个门,穆天星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果然是别有洞天,里面黑漆漆的一片。

    她点燃蜡烛,往里面一照,看见有台阶向下,就将另一支蜡烛置于怀中,一手拿着点着的蜡烛,一手枕着洞壁,往下走去。 这台阶极陡,好在又极窄、较为平坦,穆天星正可一路扶着洞壁行走,不至于摔倒。如此直下了二十余级,台阶方尽,以蜡烛一照,眼前是一间非常大的地下密室,这地下室类似于医馆,里面收拾的纤尘不染,四周柜子里都放着草药,中间还有一个极大的桌子,这个桌子几乎占了地下室的三分之一,而且桌子上摆着各种各样的草药。

重要声明:小说《浪荡老公俏娇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