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穆天星的愤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白 书名:浪荡老公俏娇娘
    穆天星一路小跑怒气冲冲的冲到提督府,阿三虽见她脸色不善,但平时狗仗人势惯了,又见穆天星从外面回来,她什么时候出去的?怎么出去的?他是一点都不知道,这也太不把他阿三放在眼里了吧,虽说他只是个看门的。他棍子一横栏在了门上。

    穆天星冷冷的说道:“让开。”

    阿三也冷哼道:“少爷可是吩咐我阿三看好门,不让你踏出大门半步,他可没吩咐我让你踏进大门半步啊!”

    穆天星狠狠瞪了他一眼大吼一声:“你给我让开!”

    阿三也狠狠的吼道:“那得看我手中的这根棍子答不答应?”

    穆天星大怒揪起来他的衣领又对他吼道:“你给我滚开。”

    阿三的那双三角眼闪着凶光几乎从眼眶里瞪了出来:“你以为你自己是谁啊?一个不要脸的戏子。你以为你攀上我家少爷,你就真能变成金凤凰啊!我告诉你提督府门坎太高,你这种份下的人爬不过去。”

    此时穆天星彻底的被他给激怒了,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叫她戏子,她挥起拳头朝阿三脸拼命的打去,然后一脚把他踢出去几米开外,那阿三还没反应过来就倒在了血泊里丢了半条命。

    提督府的几个家仆听到‘咚’的一声巨响,都跑了出来,他们看到暴怒的穆天星,又看到倒在血泊里的阿三,顿时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几个人都骇得脸色煞白,嘴里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来:“不好了,来人啊,杀人啦!杀人啦……”

    此刻穆天星心里非常的平静,她没有要推卸责任和逃走的意思,‘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即使逃走了,她也不会过安生的子。于是她做在门口的石阶上,眼神一片空茫。

    他们这般一喊提督府内所有的仆人,丫鬟,婆子听到叫声都涌了出来,看到躺在血泊内的阿三都惊得脸色惨白,顿时提督府门口乱成了一团麻。

    这时管家冯来德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看到这一切,心里自然什么都明白,但他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所以遇事毫无慌张。

    有个仆人说道:“冯先生,我们报官吧!”

    冯来德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道:“报什么官,家丑不可外扬,是不是想让全京城都知道啊?”

    那冯来德又对众人警告道:“谁要是敢把这件事宣扬出去,小心我割了他的舌头!”

    众人都知趣的闭了嘴。

    冯来德早就看穿李佑淳的心思,他喜欢这个叫穆天星的女人,她迟早会成为这家里的女主人,今天这事正好是他碰到了,以后他们‘夫妻’俩不会小看也不亏待他的,再说以李府的实力想拿一个人还需要动用官府吗!

    冯来德命令道:“来人啊,把阿三抬到府中去,请个大夫来。”

    有四个家仆很听话的把阿三给抬了进去。

    冯来德指着一个长脸家仆道:“长生,快把少爷找回来。”那个长生伶俐的答应着就飞快的跑去。

    冯来德看看边的那些丫鬟,婆子皱皱了眉头嚷道:“都回去,回去,有什么好看的!挤在门口像什么话?”

    那些丫鬟,婆子都听话的回府,但嘴里都还说着自己的看法。

    冯来德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俯下子温和的说:“天星小姐,回府吧!”

    穆天星却像丢了魂一样呆呆的不言不笑也不动。冯来德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无奈的走回府。

    李佑淳心糟糕到了极点,满脑子都是大街上上演的那一幕,他心中的怒火越烧越旺,他现在才知道穆天星在他心里的份量竟然会这么重。

    琳格格知道李佑淳的脾气,在这个时候是决不能打扰他的,否则会被他痛骂一顿,或痛打一顿,她可不想白白受一顿气,想想还是回宫吧,她向李佑淳辞别的时候,他佑淳像没听见一样对她毫无理睬,琳格格带着紫玉把李佑淳独自仍在大街上气咻咻的走了。

    李佑淳独自走在大街上,太阳照得他有点头晕目弦,他的两条腿像灌铅般的沉重。

    这时从对面跑来个小厮给他撞了个满怀,他顿时大怒,刚要发火,那小厮却对他惊叫:“少爷,小人正四处找您呢?”

    李佑淳脸色不善,见是家仆常生,压着火气道:“找我什么事?”

    常生急道:“家里出大事了!”

    李佑淳一惊:“出什么事了?”

    常生道:“穆小姐,把门房阿三给打死了!”

    李佑淳一听,如挨了当头一棒,气极败坏的说道:“你怎么不早说啊?”说完马不停蹄的家中跑去。

    那常生在后面一边追一边叫:“少爷等等我啊!”

    当李佑淳回到府中的时候,给阿三瞧病的大夫刚走。

    李佑淳看着阿三躺在上,双目紧闭,脸色苍白,心里不有点难过。

    李佑淳看着冯来德问道:“他怎么样了?”

    冯来德恭敬的答道:“大夫说他丢了半条命,以后可能会瘫痪在上。”

    李佑淳一听惊了一下:“这么严重?”

    冯来德道:“是的,他的头部严重受到震。”

    李佑淳眼中寒光一闪,厉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来德打了一个冷颤,但还是很平静的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据实禀报。

    李佑淳气急败坏的说道:“这个穆天星,没想到会这么心狠手辣!”

    冯来德又道:“少爷,事出必有因,天星小姐不会无缘无故打人的,还是先问清楚为好。”

    李佑淳怒气冲天道:“穆天星她现在在哪里?不会跑了吧?”

    冯来德道:“没有,天星小姐一直坐在大门口啊!”

    李佑淳两道冰冷的目光在冯来德的脸上:“坐在大门口?我怎么没看到啊,难不成我的眼瞎了?”

    冯来德浑哆嗦了一下,竟然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晴不定的少爷真是令他感到害怕啊。

    就在这时,一个丫鬟跑进来焦急的说道:“少爷,您快去看看吧,穆小姐她……她……”

    李佑淳被搅得头脑发帐,厉声喝道:“带路。”

    那丫鬟把李佑淳带到厨房门口,只见穆天星靠墙做在门口的石阶上,醉醺醺拿着酒壶在喝酒,旁边有几个丫鬟在抢夺她手中的酒壶:“穆小姐,你不能再喝了!”

    “你不能再喝了。”

    穆天星晕晕的躲闪着说道:“我要喝,我要喝……”

    见穆天星这样李佑淳又是心疼,又是生气,他上前夺过她手中的酒壶,狠狠的摔在墙上,大怒道:“你给我起来。”说完手轻轻一拉就把穆天星拉了起来,那穆天星摇摇晃晃倒在了他的怀里,‘哇’的一下吐了李佑淳一

    那李佑淳天生洁,见这般境真是气到极点,但又拿她无可奈何,只好让丫鬟送她回房间,又吩咐给她灌碗青梅汤,让她醒醒酒。

    李佑淳回到房间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然后就向穆天星房间走去,他对屋内的丫鬟道:“你们都先下去吧。”

    “是!” 丫鬟们行了个礼,便走了出去,轻轻的把门关上。

    喝了青梅汤,穆天星稍微有了点清醒,她半倚半坐在上,头晕晕的冲李佑淳灿烂一笑。李佑淳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在这明媚一笑时顿时烟消云散,他都觉得自己有点不可思议。

    他坐在穆天星的沿上,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你好点了吗?”

    穆天星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他又想起来大街上的一幕,心中一酸,赌气道:“你今天去哪了?”

    穆天星虽然意识有点模糊,但还是很机智答道:“我今天一直在府上,哪里都没去啊?”

    李佑淳见她还想抵赖气道:“哪里都没去?大街上那亲的场面是我凭空想像出来的吗?”

    穆天星一惊,不悦道:“你跟踪我?你这人怎么这么不道德啊!”

    李佑淳也火了:“我没有心思跟踪你,是你自己太招摇,做事太出格了,我只是无意中看到的。不道德的人恐怕应该是你吧?”

    穆天星怒视他道:“你把话说清楚,我救人,我怎么不道德了?”

    李佑淳低吼道:“光天化之下,居然主动去和一个男人亲,你说你自己道德吗?”

    穆天星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了,那一幕怎么想怎么都像是自己在非礼别人,这件事恐怕是说不清楚的。

    她低下头道:“我赖得理你。”

    李佑淳不依不饶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盯着她的眼睛道:“怎么样?被我说穿了吧?没话说了吧?”

    穆天星一字一顿说道:“我,没,有。”

    两人四目相对,彼此的眼眸中都透露出不服输的倔强。李佑淳看着穆天星漆黑的双眸,细腻光洁的皮肤,樱桃般的红唇,顿时心神怡,他低下头唇直接吻上了她那嫣红般的樱唇,心想道:天星你这一辈子到死都是我的女人。

    穆天星大惊失色,她使劲去推他,但却被李佑淳抱得更紧,穆天星脑海里却闪现出秦剑锋的影子,她喃喃叫道:“剑锋!”

    刹那间李佑淳的动作停止了,他真是又气又恨,在这个时候她居然想着别的男人,他重重的把穆天星推倒在上,甩门而去,走出门他一拳打在了柱子上,手时顿时鲜血淋淋。

    夜晚,天上月明似画,繁星似锦,天际的一条银河蜿蜒流转。

    赵府内。

    赵奕躺在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想想白天发生的事,一幕幕一次次在他脑海里回转,挑拨着他那根最敏感的心弦。他摸着自己的嘴唇,上面还留着她那樱唇的余香,他居然有一种甜蜜的感觉,还有那种脸红心跳的感觉他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他虽然还不曾知道她的姓名,但他对她的思念如刻骨般的深刻。

    他披上衣服下了,点上煤油灯,坐在桌前铺开纸,借着对她的思念,一笔一笔的勾勒着她的音容相貌,画完之后竟是与穆天星十分的相似。他在纸上又提道: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

重要声明:小说《浪荡老公俏娇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