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卷 神龙教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白 书名:浪荡老公俏娇娘
    第二天当穆天星睁开朦胧的双眼时已经晒三杆了,她从上坐了起来,摇摇晕沉沉的头,这才猛然发现自己在房间内,她疑惑的喃喃自语道:“我怎么会在房间内,昨晚我明明被那讨厌鬼挂在树上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我是在做梦。”

    “你不是在做梦!”这时李佑淳推门走了进来笑嘻嘻的说道:“昨天晚上天突然下起了雨,本少爷一向心肠是最软的,怕你会淋病才把你从树上放了下来,谁知道你这么没心没肺,居然睡得像死猪一样沉。恐怕耗子把你当点心吃了,你还在笑呢!还有,你别以为我对你好,你就得意忘形,我是看着你太可怜了才放你下来的,知道吗?”

    穆天星听着他的冷嘲讽又听见耗子两字,想起昨天晚上那个所谓猫捉耗子的游戏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她下了寒着脸说道:“哎,李佑淳,你一大早就要对我冷嘲讽吗?”

    “一大早?”李佑淳嘲笑道:“喂,大小姐现在都已经是巳时了。”

    “啊?”穆天星打开窗户一阵杂夹着潮湿的新鲜空气飘了起来,地上还有未干的水渍,她知道是下过雨了,这时太阳也已经升的高高的。她闭目尊享,让新鲜的空气飘浸满鼻,深吸一口气,真是舒服极了。

    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李佑淳的脸几乎就要贴在她的耳朵上,她‘啊’一声大叫,李佑淳反而被她吓了一跳。

    穆天星叫道:“你在干吗?”

    李佑淳脸突然红了:“没……没干吗?”

    “没干吗,你脸为什么这么红啊?”

    李佑淳更窘了:“你干么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啊?”

    穆天星哼了一声便向外走去,李佑淳连忙拉住她:“你要干嘛去?”

    “我饿了,我要去吃饭。”

    神龙教坐落于城北的一座庄园内,庄院被包围在四列大大小小的店子内,那些店子什么店子都有,排列紧密,从那些店子之外,绝不可能发现这座庄院的存在。

    庄院的外墙也就是那些店子的后壁,而内墙亦建筑得有如一户户人家的后门,墙与墙之间,被弄成一条破落的小巷,破落得令人一看就不想在那儿走过,那即使店子里的人一时疏忽或者意外让客人闯到这条巷子来,也不会发现这座庄的秘密。

    事实每一间店子后面都是没有门的墙壁,与庄院之间都是用暗道来往,设计庄院的人甚至已考虑到店子的墙壁突然会倒塌,或给什么人无意弄塌的了。

    这座庄院也就因此到现在仍然没有被外人发现。

    光顾那些店子的人每数以千计,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发现那些店于的秘密。

    城中到处都是龙飞的手下,每一个都有丰富的经验,也几乎每一个都曾经在这些店子之前走过,却没有一个对那些店子动疑。

    虽然是如此秘密,庄院的内外仍戒备森严。

    这天,秦剑锋向往常一样来到神龙教内。

    大厅内,童慧娘望着满脸苍白,双唇乌青的秦剑锋,大吃一惊,她连忙抓住他的手,试探了一下他的脉搏,发现他中毒了,不大吃一惊。

    童慧娘道:“天华,你中毒了!”

    “哦,我中毒了?”秦剑锋很是奇怪:“可我并没有感觉什么异样啊?”

    “你中毒不深,当然感觉不到什么异样?等你毒素攻其心脏,就要毒发亡了。”

    洪飞闻言也是大吃一惊:“秦兄,你是怎么中的毒?”

    “这个我不清楚。”

    洪飞看着童慧娘道:“秦兄是重的什么毒?”

    “五绝散!”

    “五绝散?”秦剑锋与洪飞面面相藐。

    童慧娘道:“这五绝散,有五种毒物淬练而成,最可怕的是所用之五种毒物并无一定之规,毒剧烈除了制毒之人,无人可解。”

    秦剑锋顿时脸色煞白颤声说道:“那这制毒之人是谁呢?”

    童慧娘道:“赛仙翁,江湖人称老毒物,十年前以制毒而名震江湖,而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至今下落不明。”

    秦剑锋急道:“那我的毒岂不无人可解了。”

    童慧娘叹了口气说道:“听说那赛仙翁十年前收了一个徒弟,江湖人称‘狸猫’此人义薄云天,行侠仗义,但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洪飞惊讶的说道:“下毒之人难道是那狸猫?”

    童慧娘道:“嗯,大有可能!在没找到事实的真相,所以可能都存在的。天华你最近有没有与什么可疑的人接触过?”

    秦剑锋想了想说道:“除了李佑淳之外,我并没有和什么人有正面的人来往!”

    童慧娘道:“李佑淳是谁?”

    “他只是一个富家的浪子弟。”

    童慧娘点点头,她便吩咐下去,一定要查清李佑淳的底细。

    洪飞道:“那秦兄现在上的毒,可如何是好啊?”

    童慧娘道:“右护法梅墨生老前辈是解毒高手,可能会有办法?”

    两人赞同的点点头。

    密室内,梅墨生给秦剑锋诊疗片刻,无奈的摇摇头:“这毒除了老毒物之外无人可解啊,老夫也是无能为力啊!”

    童慧娘道:“这可如何是好啊,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天华他……”说到这里便看了看秦剑锋猛然住了口。

    梅墨生道:“要解此毒也未必不可!”

    洪飞道:“梅老前辈您有什么高招就尽管使出来吧!”

    梅墨生道:“那必须找一百种剧毒无比的草药,调和成药汁来以毒攻毒。”

    “一百种草药?”三人异同口声的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浪荡老公俏娇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