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圈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白 书名:浪荡老公俏娇娘
    秦剑锋一口气把她拉到金华客栈门口,穆天星狠狠的甩掉他的手便迅速的跑到楼上。秦剑锋见此,也追了上去。

    穆天星跑进房内插上门,便瘫在上,泪水便哗的流了下来,她突然觉得那个李佑淳好可怜,而秦剑锋竟如此的残忍。当秦剑锋打李佑淳的时候,她心里真是一拍一拍的抽痛,她觉得自己真是不可思议居然会为那讨厌鬼心痛。

    她自言自语道:“我这是怎么了,我为什么要哭?为什么要心痛?剑锋狠狠的教训了那讨厌鬼一顿我应该开心才对啊?”说到这里便听到秦剑锋在外面不停的敲她的房门,敲了一会便没了声音,穆天星觉得很奇怪,照秦剑锋的脾气,他怎么也得敲到穆天星给他开门为止啊。这是怎么回事?于是她跳下打开房门,便见秦剑锋倒在地上,脸色煞白,双唇乌青,昏死了过去。

    穆天星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她连忙架起秦剑锋便往屋内走,她把他轻轻的放在上,然后抓起他的手腕便细细的诊起脉来。她发现他的脉搏很弱,再看看他的脸色显然是重了剧毒,而这毒会随血气运行,很快就会剧毒攻心而死。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封住了他周几大道,以防止剧毒肆意流窜,她又把上的奇效解毒丸拿了出来,给他喂了三颗。她又焦急的等了半个时辰,发现他体内的中毒的况毫无好转,她异常惊讶,心思道,这奇效解毒丸可解百种剧毒,为什么这次却丝毫没有效果呢?

    她顿时急的在房间不停的来回踱步,她现在真希望师娘活着就太好了,几乎天下没有她解不了的毒,但这只是她不切实际的想象罢了。

    就在这时她突然想到了李佑淳,心思道,今天那讨厌鬼有点反常,他功夫那么好,剑锋打他的时候,为什么他却毫无还手?而且在这之后剑锋就重了剧毒,这前后之事难道只是巧合吗?难道下毒者会是他?

    想到这里她便迅速的跑了出去。

    提督府门房阿三舒舒服服地打了个哈欠,抬头望了望天,咂了咂嘴,只觉得心满意足。

    是啊,想他阿三当年只不过是个酒家跑堂的,被人呼来唤去,还受尽白眼。自从李尚融提升为九门提督招募家丁,他凭着儿时跟着隔壁的私塾先生识了几个字,竟然被留下了,他此刻眯着眼睛正在做娶媳妇的美梦。

    砰砰砰……

    一阵踢门声把阿三从美梦中惊醒。

    踢门声?没错,是有人在踢门,阿三当了几年的门房,这还是分得很清楚的,不由恶向胆边生,在京城地面,还有人敢来踢提督府的门?顺手起放在大门旁的扫帚,打开门,抡起扫帚准备劈头就打。

    穆天星一把抓住他的扫帚,没有理会他的无理,只是狠狠的问道:“李佑淳呢?”

    阿三见是一位美貌的姑娘,不看傻眼了,但是一听找的是自家少爷,又直呼其姓名,顿时不悦道:“我家少爷的姓名也你个草民能叫的吗?”

    穆天星不理他,往门里大喊道:“李佑淳,李佑淳,你给我出来。”

    那阿三急了她这样大喊大叫,要是让李尚融知道了,还不得说他看门不利,怎么罚他还不一定呢?

    “叫什么?叫什么?趁大爷我还没发火,赶快给我滚。”说完便往外推她。

    穆天星急了,手轻轻一推,便把那阿三推倒在了地上。

    阿三顿时大怒,他跳起,抄起手中的扫帚便向她打来,她一脚便把那阿三踢飞老远,阿三顿觉天晕地转便晕了过去。

    这时李佑淳出来了,得意的看着她笑。

    穆天星走到他面前叫道:“李佑淳是不是你给我师兄下的毒?”

    李佑淳手拿一把折扇,一边扇一边笑:“一人做事一人当,没错,是我下的毒。”

    穆天星又气又急,她对他一点点好感彻底烟消云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李佑淳收敛笑容:“我不要你和他在一起!”

    “你说什么?”穆天星愣了一下:“笑话,我和谁在一起还要问问你答不答应吗?”

    “我不希望我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穆天星顿时火冒三丈:“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我没有胡说八道,我喜欢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什么?每次都弄得我伤痕累累,这就是你所谓的喜欢吗?李佑淳,你真是卑鄙无耻下流,下三烂!”

    “你真的这么看我?”

    穆天星怒火冲天的说道:“一个把自己的幸福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人,我不这样看你,你让我怎看你?”

    李佑淳顿时无语。

    “你马上把解药交出来?”

    “你是不是很秦剑锋?”

    穆天星很纳闷,不知他问这何意:“这是我的事,不关你的事?”

    李佑淳吼道:“你只要告诉我是还是不是?”

    穆天星也吼道:“是,我很他。”

    李佑淳咬牙切齿的问道:“你是不是为了他可以做任何事?”

    穆天星一愣。

    李佑淳大吼道:“回答我!”

    “是!我为了他可以做任何事。”

    李佑淳笑了笑:“很好,现在我可以告诉你,秦剑锋所中之毒是我的独门剧毒——五绝散。我想你善于解毒,对于这个名字你应该不会陌生。”

    穆天星脑袋‘嗡’的一声差点没瘫在地上,这五绝散,有五种毒物淬练而成,最可怕的是所用之五种毒物并无一定之规,毒剧烈除了制毒之人,无人可解。

    穆天星疑惑的问道:“你是赛仙翁那老毒物的弟子。”

    李佑淳愣了一下:“你知道我师傅?”

    “哼,十年前赛仙翁研制毒药可是江湖中出了名的,五绝散就是出自他手,没想到十年之后又传给了你。”

    “那又怎么样?刚才你不是说你可以为秦剑锋做任何事吗?”

    “是!”

    “那好,只要你侍候我一个月,你马上就可以拿到解药。”

    “侍候你?不可能你别做梦了?”

    李佑淳激她说道:“你不是说你可以为他做任何事吗?看来你说的都是假的,你对他也是虚假意?”

    穆天星道:“激降法对我没用。”

    “既然这样的话,你就等着给秦剑锋收尸吧!”说完便转向里面走去。

    穆天星几乎把下唇咬出血来,她一跺脚下定决心道:“等等!”

    李佑淳笑了笑,转过头:“怎么?改变主意了?”

    “我答应你!不过你要先给我解药。”

    “那还用说!”说完便从袖口里摸出一小瓶解药,扔了过去,穆天星一转接在手里面。

    穆天星打开药瓶,倒出解药,发现褐红色的药丸只有半颗。

    “怎么只有半颗?”

    “如果我把解药都给了你,你食言了怎么办?等一个月期满,你自会拿到另一半解药的。”说完便转走了进去。

    穆天星看着他的背影咬牙切齿的说道:“李佑淳你个王八蛋要是有一天你落到我的手里,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说完便转离去。

    穆天星回到金华客栈,把半颗解药喂秦剑锋吃了下去,不一会毒果然消了一大半。穆天星坐在沿上,想着马上要与他离别了,泪水便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想想他对自己种种的关心,种种的好,穆天星觉得非常的依恋。她低头在秦剑锋额上轻轻的印了一下,泪水也流在了秦剑锋的脸上。然后快速的起离去。

    她恍恍惚惚的来到柳林戏班,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林夕然。

    林夕然大惊失色道:“什么?你说秦剑锋中了毒?那李佑淳还让你侍候他一个月?这太离谱了吧?”

    穆天星无奈的叹了口气道:“那五毒散,除了赛仙翁,李佑淳之外,天下无人可解此毒,我也是无计可施。”

    “你可以去找那个你口中所说的赛仙翁啊?”

    “那赛仙翁是李佑淳的师父,外号老毒物,我就算找到他也没用啊?”

    “我看那李佑淳浪浪的不是什么好人?你这次前去岂不很危险?”

    “为了剑锋我什么都豁出去了?”穆天星坚定的看着林夕然说道:“有件事我希望你能够答应我?”

    “什么事?只要我林夕然能做到的,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义不容辞。”

    “哪里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啊? ”穆天星笑了笑拉着她的手说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剑锋就托付给你了,你一定要替我好好照顾他。”

    林夕然重重的点点头说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

    “还有,如果剑锋问起我,你就说我出远门寻亲去了,很快便会回来。千万不要告诉他我在提督府,那样他会受不了的。”穆天星重重的看了她一眼便转离去。

    “天星!”林夕然叫道。

    穆天星转过,林夕然快速的跑向前抱住她泪流满面:“你一定要自己保重!”

重要声明:小说《浪荡老公俏娇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