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卷 真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白 书名:浪荡老公俏娇娘
    这天晚上,凉风习习,月朗星稀。

    柳林戏班内。

    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走着,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还不时回头查看,似是在防止后面有人跟踪。她走到一个柳树下面,用手在松软的土里挖了起来。这时另外一个鬼魅般的黑影一直跟踪着她,藏在黑暗处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玉锦儿,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一个好听的声音在玉锦儿耳边响起,玉锦儿如闻惊雷般的惊跳起来。

    她看着眼前一个熟悉的女子,因天黑一时没看清楚,惊恐的说道:“你是谁?”

    那女子点燃一根蜡烛,照亮眼前一切,玉锦儿大惊失色:“穆天星,怎么会是你?”

    隐没在黑暗处的黑影,一动不动的盯眼前这一切。

    穆天星冷笑道:“怎么,你很惊讶吗?”

    玉锦儿稳了稳神正色的说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等你啊!”

    “你等我做什么?”

    “你说呢?”

    玉锦儿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怎么知道你在这里鬼鬼祟祟等我做什么?”

    穆天星冷哼一声:“玉锦儿难道到这个时候你还不知悔改,执迷不悟吗?”

    玉锦儿心里一紧:“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玉锦儿,你下毒害林夕然,你以为天知地知你知,难道别人就不知道吗?”

    玉锦儿负隅顽抗地驳斥道:“穆天星,你胡说八道,血口喷人!”

    “哼,我血口喷人!”说完便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拉过玉锦儿从她怀里掏出一只花瓷茶杯,正好是林夕然常用的那只杯子。“这个杯子就是证据!”

    黑暗处的黑影顿时大吃一惊。

    玉锦儿顿时心里越来越没底:“这不过只是一个杯子而已。”

    “这不过只是一个杯子而已?却可以要了林夕然的命!”穆天星说完便听见左边的柳树旁有悉悉梭梭的声音,她警剔道:“谁!出来吧,别鬼鬼祟祟躲在暗处!”

    那黑影见自己已暴露,只好悻悻的出来。

    借着烛光,穆天星和玉锦儿同时看来一张熟悉的脸,异口同声说道:“柳班主?”

    柳班主闯江湖数十载,他什么事没见过,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当时他看到林夕然的症状就知道是中毒而非中暑。他当时就知道,肯定是戏班某个戏子因妒忌她,而对她下毒手。这种事他在江湖中也是司空见惯。但他绝对不许这种事发生在自己戏班内,必竟戏子是他手中的棋子,要怎么下全凭他自己,也是他赚钱的工具,少了她们也是绝对不可以的。既然这种事发生了,他必须要查清楚此人是谁,以免留下祸根秧极到其他的人。这天晚上他没有睡觉而是躲在院子里某个角落观察戏子们的动向,就在他打磕睡的时候,他突然看到玉锦儿鬼鬼祟祟的朝后院走,便觉得很可疑,就跟了上去,没想到正碰上了穆天星。

    柳班主不理会两人的惊讶,走向前看着眼前的茶杯疑惑的说道:“天星,你是说这个杯子有剧毒?”

    “没错!这个杯子只要碰到水便会剧毒。”

    “柳班主,这个穆天星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满嘴放炮。您想,这个是林夕然经常用的杯子,如果有剧毒的话,她早就被毒死了!”

    穆天星冷哼了一声:“这个并非是林夕然经常用的那个杯子,是你调了包。”说完便从自己袖口掏出一个杯子,两个完全一模一样的杯子呈现在他们的面前。

    玉锦儿顿时慌了:“穆天星,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加害与我?再说了,我为什么要害夕然妹妹?”

    “很简单,那是因为你妒忌她。”

    “笑话!我为什么要妒忌她?她有什么值得我好妒忌的?”

    “好,既然你不肯承认,就让我说给你听好了!自从她来到柳林戏班之后,没唱多久便大红大紫,把你给压了下去,你在柳林戏班的地位也是一落千丈,柳班主也不像以前对你上心了,还有一些主角的戏根本就轮不到你来唱,归咎其原因,你认为错全在于林夕然,于是因忌生恨,你决定除掉她。你知道,她经常会用这只花瓷杯喝茶,所以就让城南的瓷匠给你订做了一只一模一样的。你趋人不注意,便掉了包。”穆天星想了想又补充道:“而且今天下午我专门去了一趟城南,那瓷匠对此事也已经供认不讳了。”

    柳班主疑惑的问道:“她直接把毒放在茶水里不是更省事吗?为什么还要大费周折的去弄一只带剧毒的杯子?”

    “因为后台伶人们比较多,她根本就没有下手的机会,再说了如果茶水喝不完,也会留下线索。而这只杯子,巧就巧在只有装上水才会有剧毒,如果杯子里没有水人们根本就察觉不到什么!我今天之所以说林夕然是中暑,就是为了要放松玉锦儿的警惕,让她自动上勾。”

    柳班主心里对穆天星真是赞叹不已,他大吼道:“玉锦儿,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玉锦儿知道事已经败露,面露凶光:“没错,穆天星说的都对,但是你们说什么都为时以晚了,林夕然中了我‘七步断肠散’,已经无药可救了,再过两个时辰就要一命呜呼了!”

    柳班主顿时大惊失色,他真没想到玉锦儿竟如此歹毒:“快把解药交出来。”

    “我没有解药,此毒根本就无药可解。”

    穆天星哈哈的笑了起来。

    玉锦儿疑惑的问道:“你笑什么?”

    穆天星道:“玉锦儿,恐怕打死你也不会相信林夕然的毒早就解了。”说完林夕然便走了出来。

    玉锦儿看到林夕然顿时惊得眼珠都快瞪出来了:“林夕然,不……这怎么可能?”

    林夕然恨恨的说道:“玉锦儿,你没想到吧,天星可是一个解毒高手,你那个所谓的‘七步断肠散’只不过是一个小儿科而己。”

    玉锦儿看着眼前虎视眈眈盯着她的三个人,心中一慌,彻底绝望了。她迅速掏出匕首握在手里往脖子上一抹,顿时鲜血喷张而出,洒了一地,她也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三人均是大惊失色,穆天星走向前去试探了一下她的口鼻,发现她已经死去了。

    穆天星感觉非常的痛心,她之所以揭发真相是想让玉锦儿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她从来没想过要她的命啊?玉锦儿死了,穆天星竟然觉得有一种负罪感,‘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此刻她心里真是难过极了。

重要声明:小说《浪荡老公俏娇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