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卷 计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白 书名:浪荡老公俏娇娘
    金华客栈内。

    秦剑锋脸板了起来:“天星,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

    “我去柳林戏班了。”

    秦剑锋脸顿时寒了:“难道柳林戏班的人半夜不睡觉,全都唱戏给你听?”

    穆天星顿时不悦道:“那又怎么样?难不成你还想和我吵架吗?”

    秦剑锋叹了口气,心一软,柔声道:“天星,京城是个是非之地,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有,你一个女孩子到处乱跑会很危险的。”

    “我会武功,我怕谁?”

    “如果你的武功真是如此精湛,为何还要别人掐着你脖子说话?”

    “你!”穆天星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那只是个意外。”

    “人的生命是很宝贵的,经不起一丝意外!”

    穆天星哼了一下便跑回自己的房间,重重的关上门。

    秦剑锋见她如此任,便跟了出去,他使劲敲了敲穆天星的房门,道:“天星,你怎么这么淘气啊,我说你都是为了你好啊!”

    “如果你要是真的为了我好,你就不要打搅我,让我一个人好好静静。”

    听到穆天星的回答,秦剑锋心理顿时难过极了,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便悄悄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我这是怎么了?”穆天星躺在上思道:“为什么看到那个讨厌鬼难过,我会莫名的心痛呢?肯定是那家伙经常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我面前,我才会这种感觉。穆天星啊,不要再去想那个另人讨厌的浪公子了,对,不要再去想他了……还是找到天地会为师父师娘报仇要紧。”

    李佑淳悲伤的走进一家酒馆,叫了一些酒菜,独自一人在那里自斟自饮,酒馆里也满闹的,可是他却无法被这种闹的气氛感染,他的心已经彻底被穆天星给伤透了,也彻底打碎了他对她美好的梦想。

    他觉得这样一杯一杯喝太不过瘾,便丢掉酒杯,抓起酒壶,嘴对嘴‘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不一会满壶酒就被他喝完了,他把酒壶倒了过来,醉醺醺的看着没有一滴酒从里面流出来,就把酒壶仍到一边,大叫道:“小二,拿酒来!”

    那小二看这位公子喝酒的架势,便知道他心肯定不好,也不敢怠慢于连忙又拿了一壶酒端了过去。

    李佑淳见酒上来,抓起酒壶来便没命的喝了起来。

    这时赛仙翁走了进来,他坐在李佑淳的对面说道:“一个人喝酒多闷啊,让为师来陪你喝一杯!”

    小二又为赛仙翁上了一壶酒。

    赛仙翁斟满了一大杯,便一口饮尽,痛快的说道:“好酒啊!”

    他看着自己徒儿痛苦的样子,便故意说道:“哟,怎么着?是不是又被穆天星那丫头给扁了?”

    李佑淳喝酒的动作马上停了下来,他把酒壶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摔:“胡说我李佑淳这辈子只有扁别人的份,别人能奈我何?”

    赛仙翁叹了口气道:“佑淳啊,不是为师我说你,你总是以一副傲视天下一切事物的态度对待一切,那穆天星怎么会接受你呢?”

    李佑淳听了如当头挨了一棒,他静静的盯着这位与他相濡以沫近十年的师傅,想听听他的高见。

    赛仙翁押了口酒又接着说:“穆天星从小便生活在峡谷之中,她一直与她师父,师娘和秦剑锋相依为命,半个月前她师父师娘被人给杀了,她这次之所以和秦剑锋出谷,便是要为他们报仇的。”

    李佑淳听了顿时大吃一惊,这对她的世真是一无所知:“师傅,你是怎么知道的?”

    赛仙翁道:“前段时间我去峡谷寻草药,便在谷内住了一住时间,关于她的一切我当然知道了。当时我只觉得她确实是罕有的美貌,便把她从峡谷之中给带到提督府,看来我一己私心真是大错特错。”

    “可是,当时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些?”

    赛仙翁道:“你年轻气盛,又流连于青楼院,为师以为你不会在意任何女人,也不会为任何女人动心,以为你玩玩罢了,真没想到你还真陷进去了。唉,天星和其他女人真的不同,她天真无邪像不食烟火的仙子,她没有尊卑之分,而且聪明伶俐,疾恶如仇,她确实是一位奇女子,不过她不会属于你!”

    ‘不过她不会属于你’这句话就如一根刺,直接插进了他的心尖上,痛得他直吸气。

    “师傅,可我喜欢她。请您帮帮我吧!”李佑淳由衷哀求道。

    “她和秦剑锋从小一块长大,两小无猜,青梅竹马,要让他们分开谈何容易啊?再说了,她现在见到你就像见老鼠见了猫,你们两肯定是八字相克见到彼此都弄得伤痕累累。我劝你还是放弃吧!”

    “不!”李佑淳激动的大叫:“我是不会放弃的。”

    “如果你要接近她,必须先化解她潜意识中对你惧怕,尽量把你自的优点发挥出来,只要是她的思想能够慢慢的接近你,你便成功了第一步。人都感动物,将心比心,以心换心,方为上策。不过能否成功,就要看你自己的了,你好自为之吧!”赛仙翁喝了一口酒便走了出去。

    傍晚,秦剑锋想天星应该消气了吧,于是就鼓起勇气,去敲穆天星的房门,敲了半天也不见她来开门,他便知道她还在生闷气,于是隔着门说道:“天星你开开门,我们谈谈好吗?”

    穆天星躺在上想秦剑锋是自己唯一的一个亲人了,还是点到为止,不要太任了。

    她便跳下,打开房门,见秦剑锋满脸憔悴的站在房间门口,她突然有种犯罪感。

    她转走进屋里,坐在桌子旁边,看着秦剑锋还傻傻的愣在那里,便说道:“你不是要找我谈谈吗?你就打算站在那里和我谈吗?”

    秦剑锋笑了笑,走了进房间,轻轻的把门关上,他面对天星坐在桌前。

    “天星,我为昨天晚上的冲动向你道歉,我说了些不该说的话,真是对不起。”

    其实穆天星知道这件事大部分错都在自己,两个人吵了架必须有一个要朝另一个走去,要朝另一个低头,现在秦剑锋为了她放下面子低头认错,她真是感到非常意外,也非常感动。

    穆天星突然鼻子一酸,眼泪便掉了下来。

    秦剑锋见她哭了,心里顿时急了,他坐在她的边抓住她的手说道:“天星,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我让你伤心,让你难过,我真该死。”

    穆天星哭道:“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你这样会把我宠坏的。”

    秦剑锋看着她的眼睛真诚的说道:“因为我喜欢你,感的事,不是自己说了算的,两个人中总会有一个人要多付出一些,多辛苦一点,我愿意宠你,只要能够和你幸福的在一起,永远在一起,再辛苦我也愿意。”

    穆天星听着他说的这些话真是感动的一踏糊涂,她紧紧的抱住秦剑锋,泪流不止。

重要声明:小说《浪荡老公俏娇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