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卷 金嗓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白 书名:浪荡老公俏娇娘
    第二天早晨,穆天星蜷缩在被窝里伸了个懒腰,睁开眼一看,发现窗外已是一片阳光明媚了。清晨的空气飘进屋里,带来花草的芳香,不时还能听到鸟儿的喳喳叫声,让人心也舒畅起来。

    她坐起来,打了一个哈欠,就在这时伊伊呀呀,或粗犷雄浑的秦腔声从窗户里飘进了她的耳朵里面。她被这种氛围感染,便向外走去,只见伶人们一起在院中练功。吊嗓子,咿咿呀呀,声音细细的,轻轻的,直飞到天外。

    穆天星看着林夕然正在跑圆场做段,水袖轻盈的飘舞,兰花指似是指向这边,忽而一转又向那边,慢慢回,羞怯的抬头一望。却发现原来穆天星正望着自己,却像是有默契似的微微一笑,看出她并不想来打扰自己练功,林夕然也不动声色,轻轻一笑,算是还礼。

    穆天星突然觉得很好奇,她走向前去,学着林夕然跑圆场的样子,她子扭来扭去,竟然学的有模有样。她的举动被柳班主全收眼底,柳班主顿时眼前一亮,心思道,没看出来她还真是块唱戏的料,就是不知道嗓音怎么样?

    那柳班主走向前来,众伶人都停了下来问‘柳班主好’,柳班主向众人点点头,算是还礼,众伶人又纷纷的练了起来,该吊嗓的吊嗓,该练功的练功,该跑圆场的跑圆场。

    柳班主对穆天星满面含笑:“姑娘,不知该如何称呼?”

    穆天星回道:“我姓穆,叫天星,柳班主您可以称呼我天星。”

    柳班主点点头,疑惑的问道:“我刚才看见你跑圆场也是有模有样,莫非你以前学过唱戏?”

    穆天星道:“这倒没有,不过小的时候经常听我师娘唱,耳闻目濡多了对唱戏这方面也略之一二。”

    柳班主:“你能唱一段给我听听吗?”

    “这……”穆天星刚想拒绝,便听林夕然道:“天星既然班主都这么说了,你就唱一段吧?”

    穆天星看着她的眼睛,便立马会意,在戏班里住人家的吃人家的,这么一点要求不可以拒绝。

    穆天星便唱了起《白蛇传》中的断桥:

    青妹且慢举龙泉宝剑。

    妻把真对你言,你妻不是凡间女,妻本是峨嵋一蛇仙。

    只为思凡把山下,与青儿来到西湖边,风雨湖中识郎面。

    我你深眷眷风度翩翩, 我你常把娘亲念,我你自食其力不受人怜。

    红楼交颈无限,怎知道良缘是孽缘。

    端阳酒后你命悬一线,我为你仙山盗草受尽了颠连。

    纵然是异类我待你的恩非浅, 腹内还有你许门的儿男。

    你不该病好把良心变,上了法海无底船。

    妻盼你归家你不转,哪一夜不等你到五更天。

    可怜我枕上泪珠都湿遍,可怜我鸳鸯梦醒只把愁添。

    寻你来到金山寺院,只为夫妻再团圆。

    若非青儿她拼死战,我腹中的儿也命难全。

    莫怪青儿她变了脸,谁的是谁的非你问问心间。

    穆天星整段唱的感充沛,字正腔圆,已经达到声并茂的境界。而且她腔很高,犹如白素贞满腔的愤恨,调却婉转,似满腹痴柔肠。

    那柳班主一时竟然听呆了,没想到在自己的戏班呢,竟藏着一个金嗓子。他心思道,如果她能登台一定会大红大紫,红透半边天。

    这时其它伶人都纷纷的围过来听她十分投入的唱断桥。

    穆天星刚唱完便见众伶都拍手叫好,而她自己唱的太投入了,已经是泪流满面都不知晓。

    林夕然拿出手绢给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说道:“天星,你唱的真是太好了,如果你能登台肯定会成为名角。”

    柳班主接道:“不知天星姑娘,愿不愿意到戏班来唱戏。”

    穆天星闻此言顿时愣住了,但她只是同秦剑锋怄气罢了,是不是真要到柳林戏班唱戏,还一时拿不定主意。

    林夕然碰了碰她说道:“天星,快答应啊,快答应啊!”

    “我……”一时张口结舌不知如何是好。

    玉锦儿见穆天星唱腔如此精湛更是嫉妒的不得了,来了一个林夕然就把她给挤了下去,如果再来一个金嗓子,她还不得去喝西北风啊!此刻她又嫉又急。

    那柳班主倒也是个精明人,他见她这样,便知道她要考虑一下,他说道:“天星姑娘,不必急着回答我,我给你三天考虑的时间,到时是去是留再做决定也不迟。”

    穆天星施礼道:“那就多谢柳班主了。”

    这一天,李佑淳不顾自己的上的伤痛,便来到金华客栈找穆天星算账。小二见是昨天与‘秦夫人’打架的那个男子,使急忙的把他拦在了门口,掌柜的也是提心吊胆的看着他,恐怕他再来寻衅滋事。李佑淳轻轻推了小二一把,那小二一个踉呛差一点没摔倒在地。李佑淳笑了笑便大踏步的走了进来,那掌柜见煞星进来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知如何是好。

    他连忙走向前卑躬屈膝的笑道:“这位爷,不知您今天来有何贵干啊?”

    李佑淳道:“掌柜的,我向你打听一个人?”

    掌柜的额上都冒汗了,他强笑道:“您说,我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李佑淳就喜欢聪明爽快的人,他问道:“昨天那位姑娘是不是住在这里?”

    掌柜的说道:“是,昨天她确实住在这里,不过晚上我便把她给赶走了。”

    “什么?你把她赶走了。”李佑淳双眼一瞪,那掌柜的顿时吓出一冷汗:“您也是知道的,我们是小本生意,可经不起这般的折腾啊?”

    李佑淳不理会他说的这一,大声问道:“那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客人的**,我们是从来都不打听的。”

    李佑淳气的哼了一声,一甩衣襟便走了出去。

    那掌柜见他走了,顿时松了口气,掏出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李佑淳走到外面便又折了回来,掌柜放下的心又提了上来。

    李佑淳一字一顿时的说道:“如果你敢骗我,我会让你的客栈从京城彻底消失。”

    看着他那冰冷的眼神,掌柜如数九寒天的错觉,他腿一软,差点没摔倒在地上,那小二连忙扶住他,掌柜哭无泪:“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李佑淳刚走出门口便与秦剑锋撞了个满怀,两个大男人看着彼此谁也没开口说话,他们沉默了一会,李佑淳哼了一声便甩袖离去。

    秦剑锋见好奇怪的一个人,也没放在心上,他走进客栈见掌柜与小二的脸色都不对,不由疑惑问道:“掌柜的,你们这是怎么了?”

    那掌柜着急的说道:“哎哟,秦爷您来的正好,刚才有人来打听秦夫人了!”

    秦剑锋道:“哦,是谁?”

    “就是穿着华丽,刚才出去的那个人。”

    秦剑锋想到撞到他的那个人,他看起来很傲慢。

    “你是怎么回答的?”

    “哎哟,小人哪敢说秦夫人住这啊?”想起刚才那个人掌柜的还心有余悸:“小人可惹不起这个大魔头。”

    “那就好。”秦剑锋顿时松了口气:“可是昨天与内人打架的那位?”

    “正是!”

    秦剑锋点点头, 飞快的向楼上跑去。

    他十分疲软的瘫软在,找穆天星找了一个晚上,几乎把整个京城都翻了个底朝天,他想以个人的能力去找一个人,不亚于大海捞针,于是便以左护法的份,派神龙教的人去找。神龙教在京城耳目重多,应该很快便有消息。看来他答应童慧娘的条件,还是对他有益处的。他浑酸痛,不一会便进入了梦乡。

重要声明:小说《浪荡老公俏娇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