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戏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白 书名:浪荡老公俏娇娘
    柳林戏班内,柳班主真是急的焦头烂额不停的来回踱步,眼看演出的时间马上到了,可是主角却还没回来。

    柳班主是一个微胖的中年人,他大约四十多岁,材有点矮,头发却乌黑发亮,向上一丝不苟的梳成一根大鞭子。

    女伶人玉锦儿停止化眉毛的那只手,用她那尖细的嗓音报怨道:“哎哟,我说柳班主,你能不能消停一会,你这样转来转去,转我的头都晕了。”说完又继续画了起来。

    柳班主听她这么一抱怨顿时停了下来,他抬起一把椅子便坐了下来,不由着急上火道:“眼看这听戏的人都满座了,小林子还没有回来,这不要砸了我们柳林戏班吗?”他话音刚落下,便见林夕然急急火火的跑了进来。

    那柳班主顿时大喜:“哎哟,我的小姑你终于回来了,你要再不回来,听戏的老少爷们还不得把我们的场子给砸了?”

    那玉锦儿白了林夕然一眼继续化妆。自从林夕然来到柳林戏班,真是出尽了风头,把轰动京城的小花旦玉锦儿毫无留的压了下去,玉锦儿心里那个不服气啊,天天在心里把林夕然的祖宗十八辈都骂个遍才解气。本来以前每次演白蛇传,都是她玉锦儿出演白素贞,自从林夕然来了之后,她只有演青蛇的份了。

    林夕然很歉意的说道:“我今天在回来的路上遇到几只杂毛狗,这才耽搁了时间。”

    “好好,快快,抓紧时间化妆,马上就要开演了。”

    林夕然坐在镜前便开始化了进来。

    穆天星在戏台下面找了一个空位坐了下来,今来听戏的人还真不少,楼上楼下几乎挤满了。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台上锣鼓便响了起来,戏开演了。

    戏台上弦乐一起,小旦彩衣飘飘,仪态万千;刀马旦长衣短靠,仗剑佩刀,英姿飒爽。青衣穿得不像小旦那样花俏,色调或青或白,总是个雅致,神气更没有刀马旦的霸气,走起路来垂手拖袖,看起人平正温柔,一亮相唉呀呀一声叹,把岁月风惧叹得低回婉转。青衣平生多遭际,被休被弃被辜负被瞒骗。

    这时,只见一个女子穿白衣,头上插鲜花,从戏台一侧上了台来。

    穆天星看着此女子眼熟的很,仔细一想便知道此人便是林夕然,这时在戏台上让她看到的那个扮相俊雅、满锦绣、眉清目秀的美貌白素贞。白娘子一出场便引起了台下人一阵噼噼啪啪掌声。

    戏台上那个白娘子,一白衣,飘飘鼓,和法海的金甲天神打斗在一起。那时,她对负心软弱的许仙是恨的吧。但是自己的官人偷跑下山来寻她,白素贞一指头戳在其额上,骂一声:“冤家!你忍心将我害伤,端阳佳节劝雄黄,你忍心讲我欺诓。才对双星盟誓愿,又随法海入禅堂……”数落归数落,终究舍不得打上一掌。到最后还得托起青蛇的宝剑,跪求妹妹饶相公一命。对所的人,青衣的心是蚕丝一样的温柔和细软……演到这里穆天星顿时拍手叫好,周围的人也感受到她烈的绪,也都鼓起掌来。

    白蛇传在人们的高涨的绪中,与烈的掌声中谢幕了,穆天星意犹未尽的看着伶人走向后台,有点莫名的失落感。

    看戏的人也蜂拥的走了出柳林戏班,穆天星本来是想去后台看看林夕然,但发现天已经黑了,她便随人潮走出了柳林戏班。

    林夕然以为穆天星会去后台看她呢,左等右等也没等到,于是卸完妆便跑来出来,她见戏台下空空如也,一个人影也没有,便知道穆天星已经走了,她心里顿时空落落的,心思道,不知明天她还会不会来看戏。

重要声明:小说《浪荡老公俏娇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