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痛失亲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白 书名:浪荡老公俏娇娘
    穆天星离开了提督府,发现李佑淳的手绢还在自己的手上,她刚想回去还给他,但转念又一想,我出来这么久了,师父他们该担心了,再说了我好不容易才从那个鬼地方出来,不能再回去了,反正我回到蝴蝶就不会再出来了,以后也不会再与那个讨厌的人见面了,那个人家里这么富有,也不会在乎这张手绢吧。想到这里她便把手绢随手一仍,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李佑淳一直紧紧的跟在穆天星的后面,他看见那块洁白的手绢正飘飘扬扬的落到地上,心一揪,不由的痛了一下,她怎么可以用这么轻的态度来对待他呢,难道他就这么另她讨厌吗?他走向前,俯下弯腰从地上捡走那块手绢,不由苦笑了一下。

    三年前,穆燕峰带她出过蝴蝶谷,她记很好,现在依然记得回蝴蝶谷的路。

    大街上虽然人山人海,熙熙攘攘,闹非凡,但丝毫留不住穆天星那颗归心似箭的心。她快步的朝蝴蝶谷方向走去。

    蝴蝶谷内。

    “师父,师娘,我回来了。”穆天星还没进茅草屋便叫了起来。

    咦,怎么没有回音?穆天星觉得非常奇怪,按说自己离开谷也有两天了,他们应该急切的出来迎接才对啊!她推门走了进去,却发现屋内空空如也,连个人影都没有。她又去自己的屋内,去秦剑锋的屋内,找了一大圈也没找到人。

    她心思道:“会不会我不见了他们出谷找我去了?嗯,大有可能。不过我还是先去其它地方找找再说。”思到这里她便一边喊一边走向谷内其它地方。

    她跑到师娘经常洗衣服的小河边,远远便看见有两个人躺在河边的草地上。穆天星心顿时悬了起来,她快速的跑了过去,俯一看,顿时花容失色,只见师父与师娘躺在地上,早已面无人色,青面惨淡,银丝飘舞,凄苍奁菱,显然已经死去多时。

    穆天星顿时感到天昏地暗,世世无责,天命无道,竟让她一之内连丧两亲,心中一片迷茫,似乎眼前天黑了。

    她眼前一黑,腿一软便瘫在了地上,‘哇’的一声痛哭了起来。

    “师父,师娘,天星来晚了,天星对不住你们……”

    穆天星哭了一阵便镇定下来,她不能让师父,师娘,白白死去,她要找到线索,以后要为他们报仇。她检查了一会发现他们都是被有剧毒的飞刀穿心而死的,她用颤抖的双手,把那把飞刀从穆燕峰上拨了下来,留下一点证据。顿时那尸体血喷张,鲜血喷了她一一脸。

    她用衣服擦了擦飞刀上的血渍,仔细的观察起来。只见这把飞刀寒光闪闪,利刃无比,她在刀柄上面发现永世难忘的三个字“天地会”。轰,她脑袋像爆炸般的炸开了,她从来都没有听两人说起与天地会结仇啊?再说了如果真是天地会所为,为什么他们还要留下线索呢?此刻穆天星头疼裂,她实在是不明白这其中的意思。

    她在蝴蝶谷中一块土地肥沃,野花十分烂漫的地方挖了一个大坑,把穆燕峰和温碧柔合葬在了一起。又在木板简易的立了一个碑,上面写道“父母大人之墓”,穆天星从小由穆燕峰和温碧柔带大,虽不是亲生,但他们却对她视如已出,疼有加,在穆天星的心里她早就认定他们就是她恩同再造的父母。

    穆天星跪在他们墓前痛哭道:“师父,师娘,你们虽然不是天星的亲生父母,但却视天星为已出,你们对天星悉心栽培,疼有加,你们不是父母却胜似父母,你们对天星的恩同再造,天星只有下辈子报答你们的恩了。天星向你们发誓一定要查出杀你们的凶手,将他们碎尸万段,以祭你们的在天之灵。”说完便重重的磕了下去。

    “天星!”

    低沉磁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穆天星抬起满是泪痕的脸,向后望去,只见秦剑锋疑惑的望着她。

    “天星,这是……”他指着墓碑疑惑的望着她,他非常奇怪她什么时候又冒出来了父母?而且又见她满满脸都是血渍,更加奇怪了。

    穆天星哭的说道:“师父师娘,被人杀了!”

    闻此言秦剑锋尤如五雷轰顶,愣在那里,顿时傻了。

    穆天星痛心疾首道:“师兄,我们要替师父师娘报仇!”

    秦剑锋半晌才回过神来:“师父师娘是怎么死的?”

    穆天星把那把飞刀递给秦剑锋:“他们都是被带有剧毒的飞刀,穿心而死,这是我从师父上拨下来的飞刀。”

    秦剑锋把飞刀拿在手里,仔细一看顿时大吃一惊:“天地会!天哪!”说完腿一软使跪在了坟墓前,痛哭流涕,悲痛不已。

    夜晚,天上繁星点点,月牙似的月亮在云朵间若隐若现,害羞般的看着人间万物。穆天星坐在小河边,让夜晚的凉风吹拂着自己的脸,她一直陷入了悲痛中无法自拨。倒影在水里的泥岸和岸边成排的树木,都晃乱成灰暗的一片。

    秦剑锋把烤好的野兔递到她的面前,温柔的说道:“天星,吃点东西吧!”

    穆天星摇了摇头:“我吃不下!”

    秦剑锋也不勉强,他只是静静的坐在她边,陪着她。

    穆天星抬头看着满天星星,指着天空对秦剑锋说道:“你看天上的星星,看到最亮的那一颗吗?”

    秦剑锋说道:“看到了,那不是北极星吗?”

    “它不是北极星。”穆天星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在一起,“快向它许个愿吧。”

    “啊?哦。”秦剑锋学着穆天星的样子闭上眼睛,双手合十,虔诚地许起愿来。

    趁着秦剑锋许愿的时候,穆天星告诉他:“我曾经听师娘说过,每个人最亲最亲的亲人去世以后,都会变成天上最亮的一颗星星,一直守护着那个人。所以,对着这颗星星许愿,愿望就一定会实现。”说完她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泪水扑哧扑哧不停的往下流。

    秦剑锋缅怀伤感的说道:“天星,从今以后,让我来守护你吧,我会好好你一辈子。”

    穆天星望着他泪水流的更凶了,秦剑锋捧着她的脸轻轻的给她拭去脸上的泪水:“天星,不要再哭了,如果师父师娘在天有灵,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他们一定会难过的。”

    穆天星点点头,依偎在秦剑锋的肩膀上:“剑锋,你知道我刚才许得什么愿望吗?”

    “什么?”

    穆天星说道:“我希望师父师娘在天之灵保佑我快点找出凶手,让我能早替他们报仇。”

    秦剑锋听完之后点点头,他眼中掠过一种复杂的神色。

    “天星,如果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会不会原谅我!”秦剑锋小心翼翼的说道:“我是说如果!”

    穆天星很纳闷他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那要看是什么事了,如果是不得已而为之,我当然会原谅你了!”穆天星又疑惑的说道:“你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秦剑锋摇摇头:“没什么!”

    两人沉默了一会,秦剑锋开口问道:“天星,那天在山洞,你怎么会突然不见了?”

    穆天星想了想说道:“关于那天的事,我也是很奇怪,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当时我只感觉有人把我给打晕了,醒来才发现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穆天星把那天的遭遇一五一十的说给秦剑锋听。

    秦剑锋皱了皱眉头说道:“嗯,确实很奇怪!”

    秦剑锋也给穆天星讲了当他的遭遇,当时他发现穆天星不见了,便急急的回头去找她,那时他才发现天已经黑了,在寻找未果下,他便沿着通道又折了回去,谁知刚走到洞口便发现下面是一个很大的河流。秦剑锋无奈便跳了下去,游到了对岸,等他上了岸才发现原来这是京城的郊区,他急于回蝴蝶谷,由于天太黑了,竟转了向,他便点燃一堆篝火挨着树,熬到了天亮。第二天当他回到蝴蝶谷的时候,便看见今天发生的一切了。

    这晚,对于李佑淳真是难熬的一夜,他躺在上辗转反侧,心绪复杂缤纷,不住暗思:“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整个晚上都在想那个穆天星呢?一定是那家伙突然莫明其妙的出现在我面前,我才会这样,不然,依我的脾怎会对她念念不忘?而且她这么轻我的东西,虽然只是一块手绢,这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哼,我要再见到那丫头一定要让她好看!”思毕,他一下闭上两眼,双手紧抱着被子,硬自己什么都不再想,这才总算渐渐睡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浪荡老公俏娇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