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孟之寒魂游地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白 书名:浪荡老公俏娇娘
    孟之寒的魂从体里坐了起来,她看着躺在地上的人有点眼熟,心思道:这个人怎么和我长得这么像啊?管她呢,先回家再说,要不娘亲要担心了。

    这时她才突然发现,自己在峡谷之中,两边都是青山,她抬头看,高高挂在蓝天上的太阳散发出万丈光芒,朵朵白云在蓝天上飘浮,这是大自然造就的美好景观,可就这万物赖以生存阳光,此刻却照得她无处藏,以致于差点魂飞魄散。

    她心思:我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头晕,见到太阳为什么有种要死亡的感觉?她没有再多想,只是一心想回家,可是回家的路在那里呢?她走起路来,觉得体有点飘,她非常惊讶,她体往上一蹿,居然真的飘了起来,她看着离自己越来越高的地面惊恐万分。

    她抬头一看,却不见了蓝天白云,见一座高城池,上面写着“阳界”,只见牛头马面侍立两旁,往城中仔细一看,城内气惨惨,怨雾腾腾,心内一想:“难道这就是书中说的地府世界,我要回家,怎么到这里来了?”她心中非常的着急,连忙掉头要回去。只听得城中鼓声大震,从里冲出黑白无常,那黑无常大吼道:“小鬼你要往哪里去?速速与我们回去见阎君。”只见那白无常笑颜逐开,头戴一顶长帽,上有“你也来了”四字;黑无常却一脸凶相,长帽上有“正在捉你”四字。孟之寒也是有教育读过书的女孩,她当然知道关于黑白无常的事。想起刚才在地面上看到的那个女孩,她才明白原来那是自己的,顿时她冷汗涔涔,心思道:“原来我死了啊!”

    那无常二爷一边架住之寒一条胳膊,就往城内走,之寒明白如果进了城她就彻底进入曹地府,她恐惧的大叫大嚷,两小腿不由乱蹬:“不要去,我不要去,我要回家。”那黑无常被她吵得心烦意乱,威胁道:“你要是再吵,我就割了你的舌头,让你一辈子都说不了话。”之寒连忙闭嘴不再言语他知道这个凶神恶煞的黑无常是专门专拿链子、镣铐捉拿恶鬼的,此刻害怕极了,她想家,想娘亲,想爹爹,她泪水从眼眶里不停的打转,却不敢哭出声来。那黑无常见自己的话果然见效,不由得意的笑了笑。

    这个世界比较黑暗,本来它就属于黑暗。

    昏黄的光线透出这里的不安,这里囚着无数四处游走想要逃离的灵魂,这里是人们所不愿来到的地方,可是最终还是会来到这里,很少有人能摆脱这种命运,但这里却有着它存在的意义,这里即是死亡,也是新生的开始。生死轮回,无数的“人”来到这里,也有无数的“人”从这里新生,谁也逃避不了,谁也无法拒绝阎王的邀请。

    是的,这里就是地府。一个令人听到就会想起死亡的地方。一个不容人忽视的地方。这里充斥着无数的鬼魂,四处飘不愿意在这里停留的鬼魂却被各种各样的鬼差压解着,只能无奈的哀吟。就是神仙又如何,也无法避免对地府的恐惧。

    黑白无常架着孟之寒走了数里,远远听到了吆喝之声,之寒抬头一看见一座巍巍大,上面匾额上写三个大字“森罗”。之寒心中一想,森罗是阎君所居,进去了就等着受审吧!来到上,只见阎君正坐宝,判断人间善恶,那崔判官立在东首,下面多是夜叉,小鬼,牛头,马面。丹墀之下,跪着许多人犯,披伽戴锁,非常悲惨。他们多是生前造孽,忤逆不孝,瞒天昧地,使用假银,盗邪,不公不法之徒,正在那里发落。这些人犯也有打的,夹的,只听得叫苦连天。孟之寒在下面看着,顿时吓得出了一冷汗,心思道:“我年纪小,生前又没做过什么坏事,应该不会受地狱之苦吧?”黑无常看穿她的心思,故意道:“如果你做过什么坏事,就等着受尽地狱之苦吧?”

    此时阎君天子发落已完毕,抬头见到孟之寒威严说道:“小鬼你是哪里人?因何到此,快速速讲来!”孟之寒吓得浑发抖,她颤声道:“阎君爷爷您有所不知,我姓孟名之寒,家住京城宣武门东大街,家父为当朝户部侍郎,因在山上放风筝贪玩,不小心掉下山崖,因我一时急着想回家,故此来到宝。”

    阎君听完点点头,吩咐判官:“取阳薄来。”那崔判官领命忙将薄子递与阎君。

    孟之寒知道人的一一夜,万死万生,生前行善行恶造恶都在这薄子上记载着。

    那阎君打开一看,从头到尾居然没有孟之寒的名字,他合上薄子,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掐指一算,恍然大悟。他从怀里掏出一面照妖镜,这是一面很普通但可以透视灵魂的镜子,不管什么东西被它照到都会原形毕露。阎君把那照妖镜,对准孟之寒照去,只见镜内出现一株含苞怒放的荷花。

    孟之寒惊得面无人色:“阎君爷爷你明明是照得我啊,这镜子里怎么会出现一株荷花?”

    阎君收起照妖镜道:“一些眼无法辨别的事物,在它的魔力下一照,就只能原形毕露。”

    孟之寒惊道:“照妖镜?”

    阎君顿时吃了一惊:“没想到你小小年纪,懂得倒不少。”

    “原来我是个荷花精啊?”孟之寒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阎君点点头,简明扼要的说道:“你原是碧寒宫内的荷花仙子,因私自下凡,犯了天条,触怒了天颜,被玉帝逐出天宫,贬入人间。你要忍受七世轮回之苦,才能重返天庭。”

    孟之寒听了很是震惊,她故做平静道:“请问阎君爷爷,我这是第几次轮回?”

    阎君道:“第七世。”

    孟之寒道:“哦,那么说我很快就要返回天庭了。”

    阎君点了点头道:“荷花仙子,你现在阳寿未尽,还是尽快还阳去吧!”

    孟之寒疑虑道:“可是我现在已经脱离,我如何才能回得去?”

    阎君道:“这个你不必担心,我自会派人送你回去。”

    阎君吩咐鬼卒道:“送荷花仙子回阳伺去,不可久留在此,恐忘归路。”

    孟之寒拜谢,鬼卒同之寒离了森罗,来到前面。只见一个年老婆婆,手捧香茶,叫道:“喝了茶再走。”

    之寒听得叫道:“婆婆我不要喝。”

    阎君叫道:“荷花仙子,这个可使不得,倘若你还了阳世,泄露了天气,其罪可不小啊,请荷花仙子喝了这盏茶再走。”

    孟之寒道:“这孟婆之汤可以洗去人在世间的记忆,我若喝了岂不连父母亲人都不相识?我不要喝!”

    阎君道:“不瞒荷花仙子说,你本与父母无缘,这也是上天注定的,我也是无法更改。”

    孟之寒想起父母对自己的疼顿时泪水涟涟:“可父母对我有养育之恩,我承欢他们膝下,还没来得及回报二老,就这样苟活与人世,我良心也不会安啊!”

    阎君叹了口气道:“难得荷花仙子有如此孝心,本官也是佩服,不过天命难违啊!还是请荷花仙子速速还阳去吧。”

    孟之寒直的跪在地上,眼泪巴巴的望着阎君道:“阎君爷爷,之寒有一事相求!”

    阎君道:“哎呀,荷花仙子你这是干什么啊,快快请起,有事就请言语一声嘛!”

    孟之寒低泣道:“阎君爷爷,在我还阳之前,之寒还想再看看父母大人,还请阎君爷爷成全。”说完便朝地上磕了下去。

    “这!”阎君一愣:“你若耽误了还阳时间,必定尸骨无存啊!到时你若三天找不到其它的尸体来——借尸还阳,就会魂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趁你现在尸骨未寒,还是赶紧还阳去吧,再说了,等你长大之后,还会与父母有相见的时。”

    “不,之寒等不及啊,我想念他们啊!”孟之寒倔强的说道。

    阎君无奈叹口气道:“好吧,不过你要在午时之前一定要还阳,错过时辰可就麻烦了。”

    孟之寒把头重重的磕了下去:“之寒,谢阎君爷爷!”

重要声明:小说《浪荡老公俏娇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