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兄弟情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白 书名:浪荡老公俏娇娘
    他话刚落下,便见赵玉林脱掉一只袖子,露着肩膀,背了一根荆条,带着妻儿径直走近了孟家的客厅。赵玉林拉着赵奕对着孟雁枫跪了下来,双手捧着荆条,请孟雁枫鞭打自己。

    孟雁枫见此景急忙用双手去扶赵玉林:“玉林兄你这是何意啊?”

    赵玉林死活的不起来,他泪流满面,捶顿足:“雁枫都是我教子无方,才害了之寒贤侄女,请责罚我吧?”

    孟雁枫闻言看着赵奕灰头土脸,满脏乱不堪,又看着王照临也是满脸泪水,便知事不妙,柳若林也是大吃一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之寒她怎么了?”

    王照临也跪了下来,掩面哭泣,把事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个大概。

    听到自己最心的女儿滚下了山崖,孟雁枫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敢相信这件事是真的,毕竟太巧,太过于离奇,惊在那里一时回不过神来。

    柳若林听完一口气提不上来,只唤了一声:“我的女儿啊。”便子一软,晕了过去。后几个丫环连忙上来扶住她,王照临也上来帮忙,几个人又是抚捶背,又是掐人中,好不容易她才悠悠转醒,孟雁枫像丢魂一样看这一切只是怔怔发愣。

    柳若林醒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摊在地上撕心裂肺哭喊道:“我的女儿,我哭命的孩子啊!之寒,娘的心头啊……”丧女之痛彻底摧毁了她的理智和精神,也摧毁了礼仪和形象,作为一个母亲来说,最痛彻心肺恐怕不是别人抢了自己的男人,而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孟雁枫见柳若林哭得死去活来才回过神来,痛心的泪水瞬间模糊了他那张不再年轻的脸上。

    赵玉林见他们如此更是心如刀割,他痛心疾首道:“雁枫,我赵玉林这一辈子没做过悔心事啊,没想到生出这么一个孽畜来,是我赵家对不起你们啊!”说完便重重的以头触地:“今要打要罚我赵玉林毫无怨言。”

    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额头上顿时鲜血淋淋,看了另人触目惊心。

    孟雁枫虽然悲伤过度,但还是很快恢复了理智,这混乱的局面还等着他去收拾呢。

    他强忍着悲伤对几个正在掩面哭泣的丫鬟说道:“把夫人送回房,让她好好休息。”

    等丫鬟把柳若林扶走之后,孟雁枫便对两个手下吩咐道:“你们去后山找三小姐,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找不来你们也不要回来了。”

    手下领命飞快的走了,孟雁枫就连忙去拉跪在地上的赵玉林,面对多年好友顿时泪如雨下,痛不生。

    孟雁枫强硬拉起赵玉林悲伤的说道:“这件事不能全怪奕儿,我们生为凡夫俗子要尽人事而听天命,小女命该如此,谁也没有办法。”

    孟雁枫把荆条扔在地上,给他穿好衣服,拉着他的手请他坐下。

    孟雁枫越是这样,赵玉林心里就越难受越别扭,他从地上拿起荆条狠狠的责打着跪在地上赵奕,孟雁枫使劲拉住赵玉林的手臂痛心的说道:玉林,我们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难道还要失去第二个吗?”

    赵玉林闻言一惊,手中的荆条不由的掉在了地上,他使劲抱住这个好兄弟,泪水像断珠子一样往下流。

    王照临看着相拥的两人心中感慨万千,泪水不知觉湿透了前襟。

    赵奕承受着精神与体双重的折磨,今发生之事已经将他打入地狱了,他恨不得掉下山崖的是自己,他把自己骂了一千遍一万遍,他恨死自己了。心力交瘁的他,眼前一黑,便昏死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浪荡老公俏娇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