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两小鬼戏马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夜白 书名:浪荡老公俏娇娘
    这一天天气晴好,阳光明媚。

    十二岁的孟之寒和十四岁的赵奕昨天就商量好,第二天早晨两人就去山上放风筝。这一大早孟之寒便在自家后门胡同等赵奕,赵奕说他会雇辆马车去山下。

    孟家与赵家是世交,孟之寒的父亲孟雁枫与赵奕的父亲赵玉林,两人自幼交好,长大后又同朝为官,孟雁枫担任户部侍郎,赵玉林担任工部侍郎,而且两家也只不过一个胡同之隔,孟家有二个女儿,一个儿子,赵家有二个儿,而且彼此年龄又相仿,孟家便把二个女儿许配给了赵家的二个儿子。这等机缘巧合实在不多见,两家好的真像一家人一样。

    孟之寒在胡同内等啊等,足足等了一个时辰才把赵奕给盼来。

    孟之寒有点不悦道:“赵奕你怎么才来啊?”

    “之寒,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我是趁着家里没人注意的时候才偷偷跑出来的,要是我娘知道了肯定不会让我去。”赵奕带着风筝,不好意思的笑道。

    之寒叫道:“哎呀,你怎么没带马车啊,这样我们怎么去啊?”

    赵奕道:“要雇马车也不能在家门口啊,我知道有一个专门雇马车的地方。”

    之寒点点头,随赵奕一起离去。

    两人一块来到城北一个小市场,那里有专门雇马车,雇马的地方。两人挑了一辆豪华的大马车,之寒正要跳上车,却被赵奕拉住了。

    赵奕难为的说道:“之寒,我今天来的太匆忙了,没带钱啊!”

    之寒顿时气结:“你怎么这么粗心大意啊,没带钱我们怎么雇马车啊?”

    赵奕道:“你带了没有啊?”

    之寒摸遍了全只摸出一个文铜钱。

    两个小家伙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顿时没了刚才的神气。

    之寒郁闷道:“赵奕,怎么办啊?我们这不是白跑一趟吗?”

    赵奕两只大大的眼睛来回穿梭在马群之中,脑袋灵光一闪,对之寒叫道:“之寒我有办法了。”

    之寒顿时来精神:“快说,什么办法?”

    赵奕说道:“这里不仅有马车,还有马啊?”

    之寒气咻咻:“马车都没钱租,更别提马了,等于没说。”

    赵奕附在之寒耳边耳语了一番,之寒一听来了兴致,笑道:“赵奕,我今天才发现你真聪明。”

    赵奕把目光锁在了一个马夫的上,他手中攥着一文铜钱,向那马夫走去。

    赵奕对马夫说道:“我要租马。”

    那马夫上下打量赵奕一番,见他眉清目秀,又衣着华丽光鲜,知道是富贵人家的少爷,马夫眼皮一翻,手一伸:“五两银子。”

    “好,你把我送到山上我再给你加五两。”

    马夫一听这小少爷出手这么阔卓,心想今碰到小财神了,心里那个美啊甭提了。正当马夫从树上解开马缰得意之际,赵奕把手中的那枚铜钱仍到半米远的地上。

    赵奕指着前面的铜钱说道:“你是不是丢钱了?”

    那马夫见钱眼开,连忙说是啊,是啊,松开马缰便走向前去捡。

    马夫根本就没把赵奕放在眼里,见他一副年少不更事的模样,再加上他平时最占小便,从来都不会放过一杖铜钱,那怕不是自己的呢,所以才安心的松开了马绳。

    趁这机会赵奕迅速跳上马背,把走近的之寒也拉上马,牵动缰绳已飞奔在了长安街上,两个孩童天真的笑声洒了一路。

    马夫转一看大惊失色,一边追一边喊:“我的马,我的马……”无论怎么叫,怎么喊也无济于事!

    马背上,孟之寒笑道:“赵奕,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聪明啊?”

    赵奕委屈的说道:“你高傲的像个小公主一样,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平时都不正眼看我,在你眼里我压根没优点,你当然没发现了。”

    之寒想想疑惑的问道:“我有吗?没有吧?”

    赵奕酸溜溜的说道:“你怎么没有啊?你经常夸我二哥,说他聪明伶俐,文章写的好,字写得棒,还经常和他一块玩,你几乎把他捧上天了,可是你从来都没注意到过我,更别说夸我。”

    之寒笑道:“哦,你是在吃你二哥的醋啊?”

    赵奕脸红道:“胡说,我才没有。”

    之寒道:“那你生什么气?发什么牢啊?”

    赵奕带着命令的口气道:“你将来可是要嫁给我的,我不许你和其他的人玩,尤其是我二哥。”

    之寒不解道:“尤其是你二哥?为什么?”

    赵奕又道:“这你就不要问了,反正以后你只要陪我一个人玩,知道吗?”

    之寒小嘴一撅不悦道:“为什么我只要陪你一个人玩啊?”

    赵奕被问急了:“你那来那么多为什么啊?”

    之寒见他发火了识趣的闭嘴不再言语。

    赵奕虽然年纪小,但非常聪明,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骑马箭的功夫更了得,十四岁的孩童比三十岁的人都精。每当他看到二哥赵衡和之寒一块玩耍的时候,他心里就很不是滋味,这缘于一次母亲和二哥的谈话引起的。

    那风和丽,云淡风轻。

    赵奕像往常一样出去骑马箭,当他走到走廊拐角处的时候,母亲——王照临的声音便从赵衡房间里传了出来,赵奕起了好奇心不由蹲在赵衡的窗子下面听了起来。

    王照临道:“衡儿,之秋都在大厅等你半天了,你怎么还窝在房里不出去?”

    赵衡道:“娘,你把之秋给回了,我不想见她。”

    王照临吃了一惊道:“怎么了?是不是和之秋闹别扭了?”

    赵衡道:“没有。”

    王照临纳闷道:“没有,你干吗躲着不见呢?”

    赵衡道:“娘,你给之秋说以后不要让她来找我了。”

    王照临觉得事有点蹊跷:“衡儿,你告诉娘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赵衡睁着亮晶晶的眼睛说道:“娘,我不喜欢之秋。”

    王照临闻言如挨了当头一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你说什么?”

    赵衡坚定的说道:“娘,我不喜欢之秋,我喜欢的是之寒。”

    王照临听完愣住了,窗外的赵奕更是震惊不已。

    王照临气极败坏的说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呢,你可是与之秋有婚约在的,再说之寒已经指给了你弟弟,你这样成何体统啊!”

    赵衡毫无退缩:“娘,人是活的,规矩是死的,事完全可以变通一下,只要我和二弟交换一下,不也皆大欢喜吗?”

    窗外的赵奕实在听不下去了,他气的脸色煞白,一边走一边心思道:“变通个啊,难道感也是可以交换的吗?”

    从那以后每当赵奕看见之寒与赵衡在一块就像打翻醋坛子一样,对他们不是嚷嚷就是不理不睬,经常弄的之寒莫名其妙。

重要声明:小说《浪荡老公俏娇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