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钰儿 书名:特攻娇妻
    “孩子,你这是怎么了?姑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啊?”

    “姑姑您听不懂么?”以研苦笑了下,“可是我还清楚地记得就在我失忆之前,姑姑您拿走了我千辛万苦才搜集到的数据芯片。言(情qíng)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哦?”姑姑挑了下眉,不动声色地将手里的咖啡杯搁在了茶几上,看着以研的眼神带着些许玩味和审慎。

    “我想姑姑您会这么做,一定是有姑姑的理由,虽然我也很想像姑姑和爸爸那样一切都以国家的利益为重,但是,”以研有些难过地垂头说,“我只是个任(性xìng)的小鬼,对于那些上升到国家层面的利益考量和各种博弈,我是不懂的,当然我也没资格去过问这些,所以,这件事,我会在告诉爸爸之后,从此再也不会插手,希望姑姑您不要再试图让我失忆了!”

    “你要告诉你父亲?”姑姑突然笑了,“全盘布局都是你父亲和上面领导的意思,你想想,那么高级别的任务,一旦泄露了出去后果会怎样?谁又担得了这样的责任?所以,只能牺牲一小部分人的利益来换取更多人的利益了,你现在去跟你父亲讲这件事,是想责问你父亲?还是说,你想看到你父亲为难的样子?”

    “……”这件事竟然是爸爸授意的?难怪那些人里面,除了死里逃生的紫青学姐,就只剩她还活着……“可是不管怎样,既然我已经知道了,我就得和爸爸当面说一下这件事,而且,紫青学姐她还活着,所以我也没有必要再继续调查内鬼的事(情qíng),虽然我也因此受了很多伤害,但毕竟我还活着,所以,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是(情qíng)报部的工作人员,我什么也不会过问,姑姑您就当做我从不知道这件事就好。”

    以研起(身shēn)告辞,“姑姑,我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也许今后我再也不会约见姑姑您了,姑姑您保重。”说完,她转(身shēn)离去。

    “孩子。”姑姑出声叫住了她,以研转过(身shēn)来,只是觉得姑姑看她的眼神特别的温和,然后她听到姑姑说——“今天你恐怕是走不掉了……”

    东方弈心急火燎地找到咖啡馆,只看到自己母亲一个人坐在临窗的卡座里跟人打电话。

    “妈,小妹她有来过吗?你知道她现在在哪里?我打她电话关机了!”

    “你怎么这么没规矩?”母亲收起电话,瞪了东方弈一眼,“以研她约了我见面,我这都等了快半个小时了,连她的人影都没见到,今天又不是愚人节,这不是拿我寻开心吗?”

    “不会吧?”东方弈皱着眉头,看自己母亲好像不是骗他的样子。

    “你这孩子?最近怎么神经兮兮的?”母亲责怪道,“哦,对了,你找到以研就告诉我一声,你舅舅他正着急让我送她回家去,唉,你们这些孩子啊,真是越大越不省心……”

    以研听着东方哥哥越走越远的脚步声,自己却始终挣扎爬不起来,心里顿时一片哀凉,她从未见过姑姑的(身shēn)手,没想到这第一次见识,就栽了,姑姑下手极重,差点就要了她的小命……

    “喂?你怎么没跟我说陈紫青那丫头跑掉了?我的事(情qíng)办得差不多了,你抓紧时间找到陈紫青,千万不能让她再活在这个世上!”

    姑姑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以研拼了命从地上支起(身shēn)体,既然她已经知道姑姑有问题,那姑姑还会让她继续活着吗?不,她不能就这样死掉了,她答应过秦越,要乖乖待在家里,不再给他惹祸害他担心的!

    就在她强烈地想要活下去的时候,她的手臂突然传来了一阵刺骨的痛……好痛!怎么搞的?骥先生不是说手术很成功,她不会再有事的么?为什么她的手臂突然会这么痛?而且比之从前,不仅是手臂,连她的整个(身shēn)体都出现了那种难以言喻的刺痛?

    “我知道了,你要的人很快就会交给你。”

    姑姑好似讲完了电话,以研听见了门锁“咔哒”的响动声……

    “以研?”姑姑惊愕地睁大眼,门外有人把守,这间包厢又是密闭的,除了唯一一道门外,没有另外的出口,怎么会这样?那孩子受了那么重的伤,竟然还能从这间密室里逃脱出去?

    “丫头,是姑姑我太小看你了吗?”姑姑眯了眯眼,眸光里蓄满了危险,“既然你这么不懂事,那就别怪姑姑我对你下狠手了!”

    山顶别墅。

    以研小姐突然凭空掉落在羊毛地毯上,而且还满口吐黑血,吓得正在她房间里搞卫生的女侍姐姐还未尖叫出声就直接晕了过去。

    以研爬过去,无力地伸手推了推女侍姐姐,“哎,你醒醒啊,我好难受,帮我去叫管家大叔或者越少好不好?”

    可是,任由她怎么叫,女侍姐姐就是没有醒过来,于是,她只得忍受着(身shēn)体里的剧痛,手指抠着软软的羊毛地毯,一点一点朝房间门口爬去……

    就在这时,她房间外响起了女人尖细清脆的高跟鞋声,奇怪,平(日rì)里家里佣人都穿布鞋,走路都没什么声音的,为什么突然有女人高跟鞋的声音,是家里来了客人吗?

    以研停下了爬动的动作,然后就听到门外那个女人悦耳温柔的声音,这个声音她有听过,是某个晚上替秦越接电话的女人,听秦越说,这个女人是他祖母的养女,论辈分是他的阿姨……

    “那个丫头就住在这间房里吗?”女人不屑看了面前紧闭的房门,门上竟然还贴了几张专属于以研的大头贴,“你们平时是怎么称呼她的?”

    “回少夫人,越少让我们管她叫以研小姐。”

    “以研小姐?哈!我倒是要看看她是个什么货色,竟然能在越(身shēn)边待这么久!迷得越回家陪我的时间越来越少!……对了,等那丫头回来后,叫她来书房见我!”

    “是,少夫人。”

    对话戛然而止,以研突然有种如坠冰窖的感觉,这是什么(情qíng)况?为什么厨娘阿姨管那个女人叫少夫人?那个女人是谁的夫人?为什么那个女人会抱怨说秦越回家陪她的时间越来越少?还有,现在秦越可是她的丈夫,她和秦越的婚姻是合法登记了的,这里是她的家,为什么那个女人可以不经她的(允yǔn)许去秦越的书房?

重要声明:小说《特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