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钰儿 书名:特攻娇妻
    “在想什么?”秦越忽然问她。言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以研慌了下神,连忙低头看自己手臂上的伤口,喃喃道:“没想什么啊。”

    秦越抬眼看了她一下,笑了:“是在担心陈紫青说过的话吧?”

    其实紫青学姐已经将那个秘密说得清清楚楚,何况秦越是个非常精明的人……以研皱了下眉,“你想不想知道那个科学团队的秘密去处?”

    “呵,原来你在想这个。”秦越坦一笑,伸手捏住了以研的下巴,让她看着他的眼,“如果你真的执行过那种秘密任务,从现在开始,立刻忘掉它,不管那个陈紫青说什么,你都要矢口否认,还有,最重要的是——我会保护好你,你不用太过担心,嗯?”

    这个时候,他不问她所隐藏的秘密,反而还为她考虑、承诺要保护她?以研有些感动地将他望着:“越,你真的不想知道那个秘密吗?听说那个科学团队所掌握的科技……”

    “不需要。”他淡然打断道,“我秦越还不至于靠着女人口中的秘密发家致富,”说着,他抚了抚她的头,“丫头,你不要太小看你的丈夫好不好!”

    “……”不知怎的,听了这话之后,以研心里好似吃了蜜一样甜,不由自主地就扑到他怀里蹭蹭。

    “等等,你额头上还有伤口没有处理,”秦越努力克制住自己,好脾气安抚在他怀里乱拱的女人,“这样会留疤的,听话……”

    房间门口传来礼貌的敲门声,“越少,骥先生到了。”

    骥先生?“就是打败紫青学姐的那个男人?”

    “是。”秦越理了理被拱得有些乱的衬衣,看到以研两眼晶亮的样子,脸一下子黑了下来,“丫头,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不能再对其他男人抱有想法。”

    “难道跟你结婚了就不能再看其他男人?”以研才不理会他的警告,挣开他的手,就光着脚踩在羊毛地毯上往楼下跑,“我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要问他。”

    “……”这不是典型的遇到偶像的花痴反应吗?秦越的脸更黑了。

    楼下,客厅里。

    骥立在落地窗边把玩一个古董花瓶,听到后有急促的脚步声,他刚侧了下头,就看见以研笑眯眯地露出八颗牙齿,向着他九十度大鞠躬。

    “您好!我的名字叫elaine!中文名字叫艾以研!请多多关照!”

    “哦”,骥收回目光,答不理地继续研究手里的古董花瓶。

    以研挑了下眉,笑容依旧,“那个,可不可以请教您一个问题?”

    “不可以。”骥冷漠打断,又皱起了眉头,“好吵,越怎么会喜欢这么吵的女人?”

    “……”尼玛这人太冷太傲了有木有?!如果她有周薇薇的手,很想掳袖子扁他好吧?

    “骥。”秦越咳了声,走近,顺手将以研童鞋的爪子抓住,拉到边保护好。

    骥放下古董花瓶,又来了句寒碜人的话:“越,你选女人的眼光不太好,不过,拍回来的古董还不错。”

    啊啊啊……作为被数次鄙视、蔑视的以研童鞋很抓狂啊,秦越拽住她,笑若风对骥说:“既然你喜欢这个瓶子就拿去玩吧,对了,我太太说有很重要的事问你。”

    一直面无表、嘴又狠毒的骥终于正眼看了以研一下,点头说了句“你问吧。”,然后他弯腰将刚刚放下的花瓶拿起,往怀里一揣,就在一瞬间,一个精美的大花瓶就跟变魔术一样凭空消失了。

    “他有特殊异能,你知道的。”秦越安抚地拍了拍以研的肩,“这里只有我和骥,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

    以研点点头,然后郑重其事地问了:“骥先生,请问你的特殊异能和那群被保护起来的科学家的研究计划有关吗?”

    骥颇为不屑地看了以研一眼,哼了声“不是。”

    以研遗憾地叹了口气,她摸了摸隐隐刺痛着的手臂,“陈紫青,就是你之前用异能对付过的女人,你知道她现在在哪儿吗?”

    “关起来了。”

    “关在哪里了?”

    “你这都三个问题了,我不想说。”

    尼玛骥先生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你这样傲为那般呐?以研憋住气,“我想见她,可以吗?”

    “不可以。”

    一旁的秦越听不下去了,虽然骥这人个就是这样,可以研委屈又很想弄明白一些事的表他看了很心疼,“骥,见陈紫青一面有困难吗?”

    “的确蛮困难的。”骥面对秦越又开始好好说话了,“我把她困在了超时空空间里,除了像那个女人那种被改造过的特殊体质,一般人类去都会丧命,而且最近我也不想去那里,这样很费我的能量。”

    原来如此。以研失望地摸着自己的手臂,看样子她只能忍受这种奇怪的疼痛了……

    “等一下!”

    不知怎的,骥先生突然瞬间移到以研面前,伸手就抓住以研那只不断刺痛的手臂,他那张原本面无表的脸此刻变得非常的严肃,“你手臂里有那个人的血液,难道你也被改造过体质?”

    以研很茫然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的手臂最近很痛,陈紫青说这是因为她在我手臂上做了手脚。”

    闻言,秦越也一下子紧张了起来,“骥,有没有办法帮我太太恢复正常?”

    骥皱了皱眉,“看这样子,那个人的血液还没有完全融合进你太太的血液循环系统,她应该还有救。”

    “……那个,你们在说什么?”以研打岔道,“你是说你能帮我治疗好我的手臂?”

    “是。”骥点了点头,“你这种况,截肢,或者对这只手臂里沾了那种血液的组织和血管进行手术切除。”

    “……”有这么严重么?她下辈子只有一只手怎么过?以研慌忙摇头道,“先手术吧,我不要截肢!”

    骥“哦”了一声,又想了想,“如果你运气不好的话,第二种选择其实比截肢受到的痛苦更多,反正手臂是你自己的,你自己判断吧。”

重要声明:小说《特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