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钰儿 书名:特攻娇妻
    顾明城回过头来,苦笑了下:“以研,刚才你可是跟我说——他对你很好,而且还很包容你?你明明就过得不好,为什么要这么委屈自己对我说谎?”

    “好了,你就别说了!”此刻,以研的心都揪紧了,下一秒,她已然离开自己的座位站到了顾明城旁的位置,满脸戒备,当她看着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近的秦越,目光中终于浮现出一丝慌张。

    此刻的秦越整个人看起来锋利无比,没有半点柔软,他扫了眼以研紧张护在后的顾明城,冷漠的目光对上了以研的眼:“给我一个解释。”

    以研咬了下唇,虽然感觉荒谬,但又不得不向他解释清楚:“他就是顾明城,以前和我交往过,我和他有一年多没见过面了,李黎说他过两天要出国继续学业,就约了他吃饭,顺便叫上了我,越,我今天只是出来和他见个面、吃个饭而已,你别……”

    “哦?”秦越突然笑了,脸上的表瞬时柔起来,却让人更觉凛冽、畏惧,“你辛苦躲开我派在你边的人,还爽约了和你哥哥的见面,真的只是想和你前男友吃个饭,不做别的?还有,你说是李黎约你们出来见面,为何她又不在这里?”

    “……”以研只觉百口莫辩,心思百转千回,她该怎样跟大Boss说呢?说她有难以启齿的问题想当面问顾明城,所以才故意支开了李黎?可是,就算她说了,他肯相信吗?看他现在盛怒的样子好像也听不进她的解释啊!怎么办?如果无法让他息怒,顾明城就危险了!就算她心中有恨过顾明城曾抛弃了她,但她不希望因为这种事牵连无辜,而且这件事顾明城本就无错!

    此时此刻,男人强势、愤怒,决绝得想要大开杀戒;女人却纠结、委屈,又不肯柔软退让。

    两个原本亲密的人,不得不剑拔弩张地对峙……

    就在这时,以研护在后的顾明城叹息一口,然后他慢慢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看向秦越,目光很淡,声音也很淡:“我们谈谈吧?”

    秦越只觉一股怒意直往上窜,冷哼一句:“你不配!”话音落,他上前一把抓过以研,将她抱紧按在口,他手臂的力道大得几乎要将她的体揉碎,以研被他弄痛了,眼里含着委屈的泪,就连想要呼吸一口都感觉困难,更别说挣脱开他。

    顾明城心疼地看着秦越怀里的以研,知道她越是忍耐心里就越是委屈,他闭了闭眼,努力忽视掉秦越这个男人的强势、霸道,忍不住开口说道:“我很早就知道自己配不上以研,所以当年我才选择了离开她……可是,我觉得你也未必配得上她!”

    以研惊愕地瞪大了眼!顾明城他疯了么?他竟然敢在大Boss面前说这种话!

    铭仁则一个闪站在了顾明城面前,他一拳过去打在了顾明城的腹部——没有人,敢在他家越少面前放肆,这小子真是找死!

    顾明城硬生生受了铭仁一拳,愣是没有哼出一声,铭仁抬脚又是一踹,几乎往死里整他,却又刻意避开致命的位置,因为他家越少没有发话,自然不会让这小子死得太快!

    以研忍下了想要“叫停”的冲动,慢慢闭上了眼,她知道这个时候如果她为顾明城求,秦越指不定会更加生气,可是,顾明城那个傻瓜为什么要说那些惹怒大Boss的话?他们之间已经都没有关系了,他干嘛要为她抱不平?

    耳边,不断传来顾明城挨揍的声音,以研咬紧了牙,她想救顾明城,可是,她这个时候怎么就想不到一个好的办法呢?

    秦越捏住以研的下巴,迫她仰起头,当他看清了她眼中的心疼和无助,是为了另一个男人,他心里的怒火突然大盛,于是,他发了狠地攫住她的唇,暴力地宣誓他对她的所有!

    铭仁会意到他家越少表现出的绝杀之意,一脚便将顾明城踩在了脚下,从上掏出枪来……

    以研听到了手枪上膛的声音,顿时便泪水决堤,她颤抖着体,从未有过的无力和绝望,在秦越怀里哑声哭了出来:“求求你……不要这样,我和他一直都是清清白白的,而且现在我和他已经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今天的事都是我的错好不好?求求你了,放他离开,我以后一定乖乖听你的话……”

    她终于还是为顾明城求了,虽然这么做太过危险,很可能会激怒秦越,最终得不偿失……

    以研的崩溃,终于让秦越停止了暴行,他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与他对视,“我再问一次——今天你为什么要出来和他单独见面?”

    她该怎样回答?

    让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她出来见顾明城其实是想弄清楚她曾经流产的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虽然孩子的父亲很有可能是秦越,可是她又不敢在证据不够充分的时候下此定论,毕竟之前秦越的态度已经那么明显,他在知道她流产导致无法再怀孕的事实后不是去找害她流产的人算账,而是在她上发泄愤怒,也许他的想法是——她除了他之外,还跟过其他男人……

    而她,因为失掉了那大半年的准确记忆,偏偏无法替自己开口辩驳!

    “我说了,你就会信么?”以研淌着泪,心里发苦。

    秦越显然没了耐心,他瞥了眼铭仁,铭仁立马朝着脚下的顾明城开了一枪……

    “砰——!”

    以研惊了下,整颗心就在瞬时沉浸了寒潭,没了羞于启齿的顾忌、没了被心之人冤枉的委屈,她突然觉得,也许秦越这个男人她原本就要不起,他的,她也根本承受不起……

    “他,死了么?”以研颤抖着嘴唇,感觉自己没有办法再继续思考下去。

    秦越放开了她,看着她痛苦地滑倒在地,冷冷一笑:“原来这个男人在你心里是这样重要!”

    以研觉得此刻自己的体都没了知觉,只会喃喃自语道:“其实他是无辜的,他不该死的……”

    秦越眼底一片黑暗,他看着眼前这个被他宠到了心尖上的女人,忽然觉得再没有发怒的必要了,他一个转,就大步朝餐厅外走,再也没有回过头……

重要声明:小说《特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