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蓝钰儿 书名:特攻娇妻
    以研感觉自己心跳好快,她看着秦越皱眉生气又很痛苦的样子,恍然间想起了那个曾经被顾明城抛弃的自己,上一个人却又被那个人嫌弃的痛苦,这位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oss为什么愿意承受这些?或许……他是真的她也说不定。言悫鹉琻

    想到这里,她的心一时揪紧,心里好似有个声音在催促她要抓住这次机会,给别人一个机会,同时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

    定了定神,以研快走了两步站在秦越面前,“我们就试试吧。”说完,她踮起脚跟就吻上了他的唇,她觉得自己在这一刻几乎要疯了,她的心跳如此之快,却又感觉如此的幸福……

    还在自我封闭中生闷气的秦越怔了一下,意识到以研的主动,他那冰冷的眼里瞬间又溢满了笑意,前一秒地狱、后一刻是天堂,这丫头竟然这样耍他!想到此,秦越一下子将她抱起抵靠在墙上,不再似初尝的犹犹豫豫,他狠狠地回应她的吻,恨不得想将她一口吞下……

    二人在房内浓蜜意地磨叽了一会儿,然后手拉手一起下楼,可是,以研明显感觉到了一点不同——那个在房内的秦越和走出房门的秦越,明显就不是同一个人,他,一走出她的房间就又恢复了他惯有的强势、霸道、唯我独尊。

    “男人还真是善变呢!”以研撇撇嘴。

    秦越优雅地用餐巾擦了擦嘴,勾唇一笑:“男人的世界其实也有很多的无可奈何。”就像他从未想过自己会真的上一个女人,而且还拿这个女人毫无办法、更下不得狠心对她。

    “今天白天我会很忙,你如果没有什么安排就留在家里等我,我尽量早些回来。”秦越说。

    以研笑着回:“我和薇薇约好了逛街,越少不用担心我会在家里闷着无聊。”

    秦越眸光微暗,“丈夫要出去工作了,作为妻子不是该送丈夫出门吗?”

    “哦,”以研醒悟般点点头,可心里却是不屑,她才答应和他谈恋,怎么她就成了他的妻子?

    以研慢悠悠从餐桌起,又从兜里掏出突然开始震动的手机,看了下来电显示,她很是无辜地朝秦越晃了晃手里的手机,“喏,是薇薇打来的,看来我得抓紧时间换衣服出门了,那个……越少工作辛苦,我就不送了!”

    以研优雅从容地朝秦越点了点头,转朝楼上自己的房间走去。

    “……”这丫头骄傲得连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秦越咬牙,看他晚上怎么收拾她!

    “喂,薇薇啊?嗯?好,等一下……”

    以研推开房门,慢悠悠走进去,反手关上了房门,这才沉下了声音对电话那端的人说:“冉毅哥哥,你要的东西我已经拿到手了,我们稍后见。”

    冉毅挂了电话走回卡座,稍显歉意地将手机递还给周薇薇,“我妹妹一听我的声音就挂了电话,真是拿她没有办法。”

    周薇薇眨巴着两只不断冒着粉红泡泡的大眼睛,“要不我去劝劝以研吧,既然是家里生病,又很想念她,她理应回家去看看的。冉毅哥哥,劝以研回家这件事你就交给我吧!我保证完成任务!”

    冉毅释然一笑:“周小姐真是通达理,我妹妹要是肯多学学周小姐就好了……”

    帝国大厦顶层,豪华霸气的总裁办公室。

    岑医生有些无奈地垂着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个结果,按理说这种药不应该让以研小姐产生强烈的依赖的。”

    秦越快速扫视了一下药物化验报告,眼里蓄着寒意,“会不会是有人掉包了那半片送检的药物?”

    岑医生想了又想,突然瞪大了眼,“杜医生,我化验药物的整个过程中,只有杜医生和我有过接触。”

    秦越眯了眯眼,看向铭仁,“立刻去查那个人。”

    “是,越少!”

    空旷无人的郊区,以研将车子停在了路边,推开车门走下车来,她抬手看了看表,还差两分钟才到约定好的时间,不由抱怨起冉毅哥哥自小养成的准时赴约的习惯真是要不得!他就不能早来两分钟么?

    两分钟之后,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驶近,车窗缓缓降下,冉毅笑着对以研说:“上车。”

    以研摇了摇头,“你下来,我们就在这里谈。”

    冉毅没有反对,笑了笑,照她的意思下了车。

    “东西带来了吗?”冉毅问。

    “当然,不然我们怎么谈判。”以研调皮一笑,抬手取下了盘至发顶的美发棒,如瀑的卷发一下子散落肩头,那一瞬,她美得就像遗落凡尘的仙子。

    冉毅心中微微一,迟疑了一秒才从以研手里接过了那只美发棒,“你确认是这只美发棒,没错吧?”

    以研点头,“我检查过,就是这只,里面的芯片我已经取出来了,”说着,她手掌一摊,手心里放着一枚小小的芯片,“就是这枚芯片。”

    冉毅不急着从以研手里拿走芯片,而是对以研说既然他们已经拿到想要的东西,现在就可以动离开c市,回军区复命。

    以研望向远方,迟迟没有回应哥哥冉毅的这个提议,而是提起了另外一件事:“哥哥,你说紫青学姐已经牺牲了,可我那天却真真实实地看到她了,而且她还跟我说——我之前是和她一起出来执行国家的绝密任务,可是,我现在却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冉毅脸色沉稳地看着她,神色也有些复杂,“小丫头,我很确定紫青她已经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牺牲了,而且,出事之前你的确是和紫青在执行同一个国家绝密任务,所以,我在想这是不是你的记忆混乱所造成的幻视幻听现象?”

    “我和紫青学姐是同一时间出事的吗?”

    “不是。”冉毅说,“你们虽然是在执行同一个任务,可却各有分工,紫青是在你出事之前的两个月牺牲的。”

    她只隐约记得她曾被一些记不清长相的人抓住,那些人强行给她吃药,给她催眠,试图删除她的记忆……以研皱了皱眉头,“可是那天我突然从哥哥你的车里消失,又突然回到秦家别墅,这又怎么解释?还有,为什么哥哥见到我之后一直对这么奇怪的事只字不提?”

重要声明:小说《特攻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